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五十章 秦君求雨
    公元前677年就这样过去了。

    一杯酒下肚。

    公元前676年也来到了。

    秦国由于讨伐“三戎”取得胜利,国土面积快速增加,诚如芮伯万分析的那样,转入新年之后,秦国确实停止了东进的步伐。除了因为战线太长,兵力不足的原因之外。

    还有有一层意思,那就是秦国还没有想好究竟要向哪个方向出兵?

    向北已经打到了黄土高原的南部边沿,再向北那可是一望无际的山脉。

    看来还是不去的好!

    向南又是巍峨高耸的秦岭,根本没有攻打的可能‘性’。

    看来只有向着东方进军了。

    可是秦国以东又都是周王室的属国,秦国还没有想好将以哪种方式向东方的周王室属国进攻。

    毕竟,芮国、梁国、矢国以及镐京等等,与秦国一样,大家都是周王室的属国,秦国要向吞并人家,除了实力上的差距之外,还有道义上的谴责。

    于是乎,劳累了一年的秦君赢嘉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暂时停止了东进的步伐。

    他需要好好理一理思路。

    开‘春’,又是草长莺飞的美好时节。

    既然没有想好进攻的办法,何不把现有的土地巩固一下,于是乎,秦君赢嘉带着太子赢恬、公子赢载,以及大臣季子、将军赵骥等人前往秦国各地进行巡查。

    比起行军打仗来,巡查各地可就是一件非常轻松自如的事情了。

    秦君赢嘉的人生迎来了他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从西边的陇山开始沿着灵山、老龙山、一路向着东边的黄龙山巡查过去。

    满眼望去,过去戎狄的草场上,已经有秦国的百姓开始种植庄稼,这令赢嘉甚是满意。

    偶尔,也会有少许的戎人在秦国百姓的周边试探着放牧。

    对于这些抱着投机心思的翟戎人或者镕戎人,秦君赢嘉的队伍给予了无情的打击。

    让他们明确,这些地方已经贵秦国所有,他们将永远不能再染指这些地方。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

    等到秦君带人回到雍城的时候,‘春’天已进入到了尾声,夏天也即将到来。

    这一年注定将是不平凡的一年。

    刚进入四月,天气就开始热了起来,炽烈的阳光照耀在秦山渭水之上,往日水草丰茂的渭水也在阳光的炙烤下显得瘦小了许多,欢快的河水变成了涓涓细流,蔫蔫的流过秦国大地。

    太热了。

    原本这个时候还穿着夹衣的秦人不得不脱去夹衣,穿上了单衫。

    秦都大郑宫。

    秦君赢嘉焦躁不安在宫内转来转去,才刚刚是早上就已经热的出奇。

    “今年怎么这样热?”赢嘉焦躁不安的问身边的太子赢恬。

    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正是庄稼成长最关键的拔节时候,需要雨水灌溉。可是如此炙热的天气,庄稼如何生长?而过庄稼受到了损伤,百姓来年的生活,又在那里着落?

    作为一国之君的赢嘉岂能安心。

    “君父,面对这样热的天,群臣也很无奈,纷纷要求祭师祈求上天降雨。”

    “情况如何?”

    太子没有回话。

    情况还能咋样?炙热的天气已经告诉了结果。

    见太子不说话,秦君赢嘉自然知道什么意思,“有没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办法?”

    “这需要问问祭师?”

    “你现在就去把祭师给我找过来。”赢嘉着急的说道。

    祭师很快就进来了。

    “下臣见过国君!”

    “祭师,你说说这么热的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地尸横遍野,孤魂野鬼太多滋扰了上天的安宁,上天有意惩罚秦人。”

    听完祭师的解释,秦君沉默了。去年以来,秦地的战斗确实是多了些,说是尸横遍野实不为过。

    “如何将功补过?”

    “唯有国君亲自祈求上天宽恕秦人,兴许上天会给秦地降下甘霖。”

    “你的意思就是国君亲自求雨?”

    “也可是这样说。”

    “好,只要能够下雨,那寡人就亲自登台求雨,解万民之忧。”秦君赢嘉爽快的说道。

    事不宜迟,秦人赶紧在雍城东‘门’外搭建土台,并在四周‘插’上招雨幡。

    午后,烈日正盛。

    身穿白‘色’长袍、披散着头发,表情严肃,神情庄重的秦君赢嘉带领着文武百官,顶着火一般的太阳来到土台前,这里已经跪着成百上千的百姓。

    “请国君登台求雨-----”祭师高声喊道。

    秦君脱去鞋子,赤脚踩在火一样的大地上,一步一步登上土台。

    越往上走,秦君越感到大地的滚烫,他的脚下好像生了火一般,火辣辣的;四周空气也像着了火一般,拂在身上如针扎一样。

    还没有走上土台,赢嘉已经是大汗淋漓。

    本来很短的一截路,赢嘉却觉着十分的漫长。

    走上土台,赢嘉在正中间双膝跪下。

    在膝盖接触在地面上的那一刻,秦君立即感到两只膝盖突然间被烫着了一般。

    如此热的天,莫要说是庄稼,再过几天人都会被热死。

    “万能的上天,秦国君赢嘉诚心祈求您念及百姓的辛劳,快快给秦国大地降下甘霖;若秦国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全是赢嘉一人之错,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人,切莫要加害秦国百姓。”

    说完,秦君赢嘉长跪在土台之上。

    见国君跪下,台下的百姓也跟着祈求起来,“老天爷,求求您,快快降雨吧--”

    烈日继续炙烤着秦国大地以及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当然包括正在求雨的秦君赢嘉和台下跪着的百姓们。

    半个时刻之后,赢嘉再次直起腰,向上天祈求一次。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天上的太阳越来越毒,快把台上的赢嘉和台下的百姓们烤熟了。

    几个时辰过去,天空一点变化都没有。

    “上天啊!你为何还不给秦国降雨。”赢嘉望着明晃晃的太阳,嘴里默念道。

    太阳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一般,虽然秦人不断的求他,但他并不为所动,继续把自己的光和热洒向秦国。

    此时的赢嘉在火一样的阳光炙烤下,豆大的汗珠子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身上的衣服先是被汗水浸湿,再接着有被阳光烤干。

    他已经快撑不住了。

    “上天,你就惩罚我吧。”赢嘉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小到他自己都快听不到的程度。

    既然他自己都快听不到了,那样高的上天岂能听到,继续向大地释放着他的光和热。

    “上天,下雨---”赢嘉嘶哑着嗓子喊道。

    随后他的身体向前一歪,倒在了火一样的大地上。

    “快---,国君晕倒了---”

    台下的官员和百姓赶紧冲上土台,抬起国君就往城里跑去。

    此时,土台上的招雨幡,慢慢的晃动起来。

    “快看,刮风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众人抬头向南边望去,只见云层开始在南边的秦岭方向聚集,一点一点的变厚,风也开始沿着渭水慢慢的吹过来。

    真的要下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