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五十二章 杀狗祛热
    伏日设定了,百姓们可以不用出‘门’,不用到田野里去暴晒。。

    但是闷热的天气还照样继续。

    天实在是太热了----

    呆在家里就算是一动不动,背上的汗水还是不断的滴下。

    好多人都处于一种虚脱的状态下。

    田野里,树叶是扭曲的、河水是枯萎的、大地是裂开的,动物们则趴在‘阴’凉处一动不动。

    傍晚的时候,天气稍凉,雄鹰从秦岭里飞出,冲上天空,雄视下方,它知道这样的天气,一定会有更多的动物死去,它该觅食了。

    这样下去根本不行。

    若任由天气继续热下去,不需要敌人攻打,秦国也会自己灭亡。

    秦君赢嘉艰难度日。

    闷热的天气使得原本就已经很虚弱的他更加消瘦,豆大的汗滴不住地滑落在地。

    更为不幸的是,急火攻心,他的伤口又复发了,殷红的血从秦君赢嘉的‘胸’前流下,再顺着竹‘床’滴落在地上。

    他再次休克了。

    傍晚时分,太子赢恬走进殿来,只见父亲脸‘色’煞白一个人静静的躺在竹‘床’上,‘胸’前的白‘色’衣服已经染红,‘床’下是一摊殷红的血‘色’。

    “快---,快请郎中来这里。”赢恬怒吼道。

    在一边乘凉的内‘侍’们,早就昏昏‘欲’睡,听到太子的喊声,吃惊的跑出‘门’去请郎中。

    不一会儿,郎中喘着大气跑进大殿。

    一看秦君赢嘉的状态,傻眼了,直接愣在了那里。

    “你快看看。”赢恬见状对郎中命令道。

    “太子,国君这……,小人怕是救不了啊!”郎中还没有上前施救,先打了退堂鼓。

    “快去救,不然我杀了你。”赢恬知道他要说什么,上前一把抓住郎中的领口怒吼道。

    郎中吓坏了,赶紧上前施救。

    郎中一点一点的揭开秦君赢嘉身上的衣裳,血已经与衣裳凝固在了一起,稍微一用力,就会伤到伤口。

    但秦君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衣裳揭开,赢恬看见原本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血还在缓缓流出。

    郎中用嘴把伤口边的血吸干,趁着新的鲜血还没有流出的间隙,赶紧给秦君上了‘药’,再次包扎好伤口。

    “太子,如此热的天,伤口最容易感染。小人已经尽力了,若伤口再次崩裂,那就请太子杀了小人。”郎中正‘色’对太子说道。

    他知道,夏天伤口感染,无异于要命;若在此崩裂,就是神仙也救不了秦君。所以他很直接的把结果告诉太子,下次再崩裂的话,那你就杀了我,别再让我救了。

    秦太子赢恬点点头,他当然知道父亲的病情,若真的再次崩裂,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他不敢想下去。

    送走郎中,赢恬望着一动不动的国君,泪水早就布满了眼眶。

    “君父,你一定要活过来,你才只有三十四岁啊!”

    赢恬跪倒在秦君赢嘉的‘床’前,默默流泪。

    父亲这一生真的是太苦了,爷爷死那一年父亲只有五岁,才刚刚懂事,可是不久‘奶’‘奶’也因为悲伤而去世。从此他便失去父母的爱护,在兄长的带领下东躲西藏,在惊恐中一天天长大。

    后来,随着秦国形势的发展,伯父一个一个离世,最后秦国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肩上。

    这是多么沉重的担子啊----

    父亲就这样一个人默默的扛起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诉苦过。

    当上国君的日子并没有让他过上幸福的生活,由于连年战斗,母亲也在惊吓中早早过世,从此后父亲就再也没有册立过君夫人,而是一个人独自承受着秦国的一切。

    现在他终于累到了。

    太子赢恬斜靠在父亲的‘床’前,不知不觉日头已经偏西,但炽烈的阳光照耀了一天,傍晚时分,依然很热。

    他晕晕乎乎的睡着了。

    睡梦间,他感到有人在‘摸’自己的头,轻轻的,似母亲的手,那样的轻柔。

    赢恬抬起头,看见君父正怜惜的望着他,眼神里满是爱意,他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头上。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已经醒了。

    “君父,您醒了。”赢恬轻声说道。

    “嗯---”秦君赢嘉微笑道。

    “我以为……”赢恬本想说再也见不到父亲了,可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只好尴尬的笑了。

    “君父命大,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只是这天气太热了,我实在是受不了。”秦君赢嘉疲惫的说道,汗水一点一点从他的头上滚落。

    赢恬抬起衣袖,替君父擦去脸上的汗水。

    可是刚刚一擦去,又有汗水随之涌出。

    父亲实在是太虚弱了----

    “天气确实是太热了,要不问问祭师,看有没有办法解决。”赢恬征询道。

    “也好---”

    祭师是上天的使者,既然上天要惩罚地上的人们,人们也只好求助于祭师们。

    掌管祭祀的祭师被请到了这里。

    “祭师,你说说如何才能躲过现在的闷热?”见祭师到来,秦君赢嘉问道。

    “杀狗以祛除湿热。”祭师坚定的说道,看来面对这样的天气,他已经想好了对策。

    “杀狗?”

    “对,杀狗。热毒时间一长就会产生蛊,若不及时规避,还会生出邪气和厉鬼;到那时将会是秦国的一场大难。”祭师说道。

    秦君与太子大惊。

    邪气与厉鬼都是当时人们最害怕的东西,当然不能让他们出来。

    “若要避免厉鬼生出,唯有以狗血撒地,方可祛除。”祭师说道。

    狗是人类的朋友,自从驯化以来,一直忠心耿耿的跟随着人类,从无背叛。现在秦国为了祛除热毒而要杀狗,秦君有些不忍,毕竟要杀狗祛热,那可不是一只两只狗就能解决的。

    “需要杀多少只狗才能规避这场灾难?”

    “视情况而定,若要彻底规避,最好每家每户都撒上狗血,实在没有那么多的狗,至少每一条街道都要撒上狗血才行。”祭师语气坚定。

    “这么多?”秦君知道要让秦国每一座城池、每一条街道都撒上狗血,没有成百上千只狗,是拿不下来的。

    “国君,为了保住人的‘性’命,必须杀狗来换取。”祭师补充一句道。

    狗命换人命,放到谁都会做出选择。

    “那就杀吧。”说完秦君再一次重重的躺在‘床’上。

    对于‘春’秋时期秦国的狗来说,公元前676年的这个夏天无疑是一场浩劫。

    一夜之间,整个秦国的大街小巷,人们像疯了一样追逐着平常与人关系密切的狗,追上之后,当街将其杀死,随即将狗血淋在自己家的房前屋后。

    滴完血,还要把狗的尸体挂在自家的‘门’楼上,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厉鬼进屋了。

    经过这场屠杀,秦国大地很少能够听到‘鸡’犬之声相闻了。

    可是,天气真的慢慢凉了下来。

    不过这样的好天气秦君赢嘉却享受不了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