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五十三章 秦君之死
    秦都雍城。,:。

    天气慢慢变凉,秦国大郑宫也开始由过去的闷热变得凉爽中带着一点冷清。

    秦君赢嘉静静的躺在这里,时不时睁开眼望望窗外的风景。远处就是秦岭,树木葱翠,高耸入云。

    窗外时不时有鸟儿飞过,留下一两声清脆的叫声,旋即飞走。

    秦君赢嘉默默的望着窗外,思绪万千。现在秦国遭受了多年不遇的大旱,好多事情需要他来处理。

    可是他却没有这个‘精’力了。

    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

    “太子在哪里?”躺了半天,秦君赢嘉意识到太子赢恬今天还没有过来看他,于是问道。

    “太子去岐山督促秋天的播种去了。”

    “哦--”

    夏收已经错过,秋天的播种可不敢再有所耽搁了。

    看来赢恬把什么都想好了,这多少让他感到欣慰。

    “扶我起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秦君赢嘉想起来转转,躺的时间太久了,他的后背有些酸痛。

    “国君,您的伤不宜动啊!”内‘侍’上前劝道。

    “胡说,快扶寡人起来。”秦君有些恼火,对内‘侍’喝道。

    虽然内‘侍’知道国君的病情不宜动,但他们也不敢不听国君的话,只好扶他起来。

    在内‘侍’的搀扶下,秦君走出宫,缓缓的登上大郑宫的前面的平台。

    站在这里,可以远望秦都周边的一切。

    站稳后,秦君赢嘉环顾四周,这里的一切,他太熟悉了。

    秋日的清凉,让秦地的山山水水都显得那样安静和谐,如最美妙的音乐一般。

    深深的吸上一口气,那种沁人心脾的感觉油然而生。

    田野里百姓们在匆匆忙碌着,夏日的庄稼都已经旱死,秋天如不及时播种,来年的生活可就困难了。

    望着这里的一切秦君赢嘉眼眶湿润了。

    最后,他的目光转向了东方。

    东方---

    东方---

    那里是他毕生为之奋斗的方向。

    若上天再给他十年时间。

    他一定要扬鞭勒马在大河之滨,望一望那白‘浪’滔天的河水,听一听惊涛拍岸的巨响;

    如果上天能给他二十年时间,

    他一定要率军突破大河天险,看一看那中原大地的诸侯争霸,挥刀杀一杀他们的锐气,让他们都知道,在这西垂之地,还有秦人的声音和铁骑。

    可是?

    可是他能吗?

    秦君默然。

    “前面是哪里?”秦君赢嘉望着辽远的东方问道。

    “是东方,国君。”内‘侍’答道。

    “东方,记住这个方向是东方,那是秦人的方向。”秦君赢嘉说话的声音很轻,但却充满了力量。

    内‘侍’们吃惊的望着国君,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话,谁都知道这个方向是东方,为何国君还要多问。

    难道国君已经糊涂到连方向都辨认不清了?

    起风了,宫外有些冷。

    “国君,回吧,要起风了。”内‘侍’劝道。

    秦君没有动,他继续站在平台上,凝望着东方。

    太子去岐山督促播种了,也该回来了。

    怎么还看不见他的身影。

    秦君赢嘉眼巴巴的望着东边,此时他多么希望孩子能够出现在他的眼前。

    可是,孩子一直没有出现。

    风越来越紧,吹的衣裳随风摆动。

    “国君,快回吧;您的身体受不了风寒。”内‘侍’再次劝道。

    秦君望了一眼身边的内‘侍’,轻飘飘的说道:“难为你了,已经没有必要了。”

    内‘侍’这才看见,不知什么时候,秦君‘胸’前的衣裳已经染成了红‘色’。

    他的伤口再次崩裂了。

    内‘侍’们吓傻了。

    “快---,快扶国君回宫----”

    “快---,快请太子回朝----”

    “快---,快请郎中进宫----”

    ……

    听着内‘侍’们慌张的喊声,秦君赢嘉的脸上‘露’出一丝凄惨的笑。

    他知道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不由国君分说,内‘侍’们抬起秦君撒‘腿’向宫里奔去。

    此刻的秦君像孩子一般,任由内‘侍’们抬起,向宫里跑去,他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说话,更没有力气反抗。

    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望着远处的秦岭、远处的渭水,还有越来越模糊的东方。

    他真的心有不甘啊!

    不一会儿,太子、公子、郎中、大臣等等都快步来到了宫里。

    郎中已经替国君包扎好了伤口,但是伤口的周边已经化脓,即使包扎了,还有脓血不断的流出,但是郎中也已经无计可施,也只能如此了。

    “君父---”太子赢恬上前轻轻的叫了一声。

    秦君赢嘉睁开眼,望着身边的人们,“你们都来了?”

    众人上前对国君默然点点头。

    “恬儿,为父将不久人世,秦国的重担就‘交’给你了。”秦君赢嘉拉着太子赢恬的手,轻声说道。

    赢恬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君父,您还年轻,千万别这样说,您一定要好好的活下来。”

    “不可能了,为父已经三十多岁了,比起你爷爷来,我已经活的够长了。只是这秦国才刚刚起‘色’,我就要离开人世,有些不心甘啊!我走后,诸侯、戎狄、王室以及关中诸国定会有所举动,望你要谨慎行事,切莫要逞一时之强,误了秦国。”秦君赢嘉对太子赢恬说道。

    赢恬含着泪重重的点头。

    秦君摆摆手示意公子赢载来到他的身边,“孩子,你们兄弟三人就属你最聪明,为父走后,你一定好好辅佐你兄长成就大业,切莫要在自家兄弟之间争长论短。”

    秦君赢嘉轻轻的‘摸’了‘摸’公子赢载的头,对他来说,每一个孩子都是他的心头‘肉’,都是他最爱的人。

    “孩子,你过来。”

    最小的儿子赢任好来到君父面前跪下。

    “任好,秦国的东边是哪里?”

    “是矢国和镐京。”

    “镐京的东边是哪里?”

    “是晋国的西河之地。”

    “那西河之地的东边是哪里?”

    “是大河---”

    父子二人一问一答。

    听完小儿子的回答,秦君赢嘉瘦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抬起手也‘摸’了‘摸’小儿子的脸,“想不想见见大河?”

    “想---”

    “好,等你当上了国君,就带领大军杀向东方,去那里看大河,听涛声。好不?”

    “嗯---”赢任好含着眼泪答道。

    秦君赢嘉听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望着一溜跪着的三个儿子,秦君赢嘉凝重的说道:“孩子们,秦人命苦,秦国的担子更重,全靠你们了---”

    孩子们早就泣不成声。

    最后,秦君赢嘉的目光落在了大臣们身上,“诸位爱卿,寡人也拜托你们了,我走后,望你们忠心辅佐各位公子,寡人在天之灵也就安心了。”

    曹叔等人跪倒在秦君面前,“我等一定竭忠尽智,辅佐太子。”

    “既然这样,寡人就可以放心的去了。”

    秦君赢嘉‘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轰隆隆---”

    “轰隆隆---”

    旱了大半年之久的秦地终于降下了一场久违的甘霖。

    秦君去世了---

    这一年他只有三十四岁,死后谥号“德公”,史称“秦德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