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五十四章 秦公赢恬
    秦君薨(hōng)了---

    秦君真的薨了---

    周王室对于各级人员的去世有着严格的规定: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秦国国君是诸侯,所以去世就称为薨。

    矢伯听后,高兴的笑了,真没想到自己这位黑不溜秋的‘女’婿不到一年之后就当上了秦国国君,他再也不用为矢国的安危发愁了;

    镐京大夫虢仲听罢,平添了许多忧愁,秦君赢嘉的大军来到镐京城下时,没有进城,那是顾忌着王室的面子,可是这位新国君会怎样呢?他一点也拿不准,能不发愁吗?

    梁伯听到秦君去世的消息后,轻轻叹了口气,辛辛苦苦与秦国的建立的关系就这样飘走了,看来还得重新来建立,真不知道这位本家好不好打‘交’道;

    芮伯万听后,冷笑道:“人说秦君命短,看来还真不假,秦国三代国君都没有活过我,哼---,看你秦国还能蹦跶几天?”说罢,芮伯万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回宫睡觉去了。

    别人就是别人,他们只从自己的角度想问题,从不会想到此时秦国太子赢恬的感受。

    秦国大郑宫内,一身孝衣的太子赢恬正在为父亲守孝。依照周礼规定,父亲去世,一般要守孝三年。

    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经大臣们合议,要求太子赢恬守孝三月即可。

    现在是十月了,等到守孝结束,也就是来年了。

    赢恬静静的跪在父亲的灵位前,默默的思考着。

    已经是深秋了,父亲的死给秦国带来了久违的甘霖。看来秦国今年的秋收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至少可以缓解一下夏收带来的不利。

    窗外雨潺潺,赢恬轻轻的起身来到窗前,凝窗而望。

    雨声真好听啊!

    滴滴答答,把人世间所有的忧愁都下得干干净净,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

    君父走了,把偌大的秦国留给了自己。

    他能担起来吗?

    他已经十八岁了,按说应该该担当一个国家的命运了。当年他的爷爷秦宪公只有九岁就担当起了秦国的重任,而今天的赢恬都已经十八岁了,对于‘春’秋时期秦国的国君来说,已经不小了。

    但当赢恬把秦国的所有事情担起来的时候,他这才觉着自己还是太小了、太嫩了。

    这时,曹叔进来了,“太子,探马来报。”

    “说吧---”赢恬没有转身,继续望着窗外说道。

    “陇山、老龙山,还有黄龙山都发现戎狄南下放牧的影子,将军们请求国君示下。”

    戎狄趁着君父去世趁机南下,这在赢恬的意料之内,不过现在正是秦国大丧之际,不宜出兵。

    “知道了,让将军们耐心等待。”太子赢恬说道。

    “诺----”

    曹叔走后,赢恬再次来到君父的灵位再次跪倒。“君父,你为何要早早离世,把这么大的秦国‘交’给孩儿,孩儿真有些担当不起啊!”

    说着说着,赢恬的泪水就下来了。

    就在赢恬伤心之际,内‘侍’上前对太子小声说道:“太子,矢国太子求见,指明要见你。”

    矢国太子,就是姜晞的兄长姜渊。

    对于这位大舅哥,赢恬去矢国的时候没有见到,但是后来却听说过不少。

    从别人的嘴里,赢恬不但知道这位大舅哥贪得无厌,而且从一起初就看不起他这位秦国的太子,认为秦国出身低微,根本就不配矢国这样的传统国家。

    既然这样,不知道今天他跑来干什么?

    赢恬有些疑‘惑’,而且还指明要见自己,看来他的用意不善啊!

    虽然赢恬意识到了姜渊的来意,但人家已经来到秦国,而且还与自己有着亲戚关系,他还是摆脱不了,于是对内‘侍’道:“你去告诉矢国太子,就说我重孝在身,不便见他,如果他有紧急的事情,就请他到这里来见我。”

    这里可是秦德公的灵堂,赢恬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让姜渊知难而退。

    “诺---”说罢内‘侍’出‘门’跟姜渊说去了。

    没过一会,在内‘侍’的带领下,姜渊走进了秦德公的灵堂。

    上香祭拜完秦德公之后,姜渊开口了,“妻弟,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得不说。”

    “兄长请讲。”

    “嘿嘿,”姜渊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不说你也明白,那就是你当年娶我妹妹的时候,说过你一旦当上国君,就要帮助我们夺下骊山以西,渭水以南的土地。此话可有?”

    赢恬点点头,“是有这么回事。”

    “好--,我就知道你妹夫是个讲信誉的人。你也知道我父年事已高,有些事情我还是不能不向你提醒一下。”

    一听这话,赢恬的心中,就来气了,心想道“你父亲年事已高,但人家还是矢国的国君,你作为太子急什么,好像你已经是矢国的国君一样。”

    但心里想是心里想,嘴上还是不能说出来,“太子尽管放心,只要是我说过的话,就一定办到。”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什么时候能够兑现?总不能让我们一直这样干等着吧!你也知道,我父亲年事已高,可别让他老人家失望啊!”

    这话这把赢恬给气着了,“既然我已经答应就一定会办到。你为何还非要问个时间吗?你说说我现在重孝在身,就是有心帮你,也无能为力。你先回去等吧,到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你。”

    姜渊见赢恬已经‘露’出不悦的神‘色’,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告辞。

    等送走了姜渊,赢恬真是气的不行,早就听说过这位矢国太子的品行较差,今天一看果不其然。

    此时赢恬想起了当年父亲就反对过他答应矢国帮他们占领土地。

    今天想来还是父亲英明啊!

    “哎---,人为何只有吃了亏才能成熟?”赢恬暗想到,要是自己当年有今天的思考,绝对不会向矢国做出这样的表态来。

    赢恬默然,看来这只是一个开始,秦国今后的路还很漫长,他需要谨慎行事。

    这一年,冬天雪特别大,似乎是在补充夏天的干旱。

    经过一个极其寒冷的冬天,公元前676年走到了头,这一年过得甚是清静。

    过完年的公元前675年‘春’正月,按照礼仪,秦国太子赢恬正式继位秦国国君,史称“秦宣公”。

    为了与秦君赢嘉有所区别,书中将称其为“秦公赢恬”。

    公元前675年的‘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