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五十五章 周室政变
    东周洛阳。

    周王室大殿内香烟袅袅,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东周王室的第五位国君----周惠王(姬阆),正在闭目养神。

    编钟“铛铛”,发出悦耳的声音;裙裾飘飘,跳出舒缓的歌舞。

    周天子在这美妙了的音乐和轻缓的歌舞中陶醉了。

    “所有的音乐中,唯有这韶乐最好听。”听着音乐,看着歌舞,周天子陶醉的说道。

    王子姬郑(王子郑)和父亲一样,也被这美妙的音乐陶醉了,“父王说的对,所有的音乐中,唯有这韶乐能够打动人心。”

    音乐继续,歌舞继续,直到日上三竿这才结束。

    听完音乐,欣赏完歌舞,周惠王带着王子郑走出大殿。

    欣赏着殿外美好的‘春’‘色’,周天子的心情极好,但站在一边的王子郑却有些忧心忡忡。

    “如此美妙的音乐,如此大好的天气,你为何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天子看出了王子郑的不悦于是问道。

    “父王,我一直在担心边伯、祝跪、詹父、子禽、石速这五个人。”王子郑担心的说道。

    原来这位周太子姬阆也非凡人,前年才刚刚即位,继位仅一年之后,就表现出自己贪婪的一面。

    先是占取他的叔父王子颓的菜园来畜养野兽,还美名其曰这是为了王室的千秋大业,要封赐他的叔父王子颓为养兽大夫,差点没把他叔父给气死。可他叔父气归气,也拿他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周天子呢?

    在这里尝到甜头之后,周天子姬阆再次出招,先后强取周朝大夫边伯靠近王宫的房舍,大夫子禽、祝跪和詹父的土地田产,最后还因为一件小事收回膳夫(掌天子饮食的官员)石速的俸禄。

    这样贪婪的做法很显然与当下周王室的地位很不符合。毕竟此时的王室已经是风雨飘摇,本来就江河日下,此时他不拉拢人心,反而贪财恋物,无异于让自己的政治对手结成统一战线。

    要知道他所抢占的这位叔叔王子颓曾一度差点取代他的父亲成为周天子,虽然后来因为是庶出没能当成,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当上天子的想法。

    现在周天子姬阆竟然夺他的菜园,难道不是硬‘逼’着把王子颓与其他五位大臣往一块推吗?难道不是在自找死路。

    但是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周天子姬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反问道:“为何?你是怕他们造反不成?”

    王子郑摇摇头,“这倒不是,我是担心他们与王子颓勾结在一起会对王室不利。”

    “他们与王子颓勾结?不可能,不可能。”周天子姬阆摇摇头,在他看来王子颓已经老迈,根本不足为患,更何况自己手下的大臣,就是自己的奴隶,谁还用管他们的想法。

    不就是要了你们一点土地和口粮吗?

    值得那样大惊小怪,还把我这位周天子当回事不?

    周天子姬阆愤愤的想到。

    可是他错了;

    这一次真的错了。

    偏偏这五位大臣就与王子颓勾结在了一起,此时他们正一步步走向统一战线。

    王子颓府邸。

    边伯、祝跪、詹父、子禽、石速五人趁着夜‘色’来到这里,王子颓早早就等候他们了。

    六人坐定。

    边伯道:“姬阆不顾我等死活,夺取我们的土地和口粮,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必须有所行动,不然,今后他还会索取更多的东西,甚至还会要了我们的命。”

    “对--,边伯说的对,其实他的这个王位来的本就不光明,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依我之见,最好把他这个天子给换了。”石速本是一个管吃饭得官员,不像其他的官员说话还讲求一点技巧,他说话也很是直接,二话没说就提出要换掉天子的想法来。

    石速说完,其他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接话。

    “你们这都是怎么了,不说话了。”石速不满的问道。

    其他几个人还是不说话,这是一场心理战,大家都等别人先发话。

    王子颓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关键时候都在打马虎眼,于是说道:“都说说吧,不要在关键时刻不表态。”

    “既然这样,我就先表个态,我同意石速的提议。”边伯说道。

    边伯在这些人中的官阶最高,既然他都说话了,其他几位也都顺利跟着同意石速的建议,换掉天子。

    换天子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谁来接替周天子姬阆的人选了。

    不用说,王子颓就坐在这里,在这一点上六个人很快就达成了协议,共同推举王子颓为下一任周天子的继任人选。

    “承‘蒙’诸位抬举,推举我为下一任的天子,不过有一事我不得不说清楚,即使我们要废掉姬阆,除了我们这些大臣之外,还需要有军队的支持,否则一切都是瞎折腾,起不到任何作用。你们都说说,我们应该寻找那家的军队支持?”

    王子颓提出了军队这个核心问题。

    “王子,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很久,列国之中唯有卫国与王室仇恨最大,卫国国君对姬阆帮助公子黔牟取代他的事情早就怨恨在心,如果此时我们去找卫国帮忙,定能成功。”詹父进言道。

    “卫国?”

    王子颓想了想点点头,看来詹父早就谋划好了。别看这条老狐狸刚才装死不说话,其实心里早就有了渠渠道道。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你前往卫国一趟,争取他们的支持。”王子颓对詹父说道。

    “诺--”

    当詹父带着王子颓的亲笔信赶到卫国的时候,卫惠公正在为周王室帮助自己的政治对手的事情生气。

    双方一拍即合,当下决定公元前675年冬十月向周王室发动进攻,赶走周天子姬阆,扶持王子颓为新天子。

    一场‘阴’谋就此形成。

    就在王子颓等人已经商议好对付周天子姬阆的时候,作为天子的姬阆却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临,还在平心静气的欣赏动人的音乐,观看曼妙的歌舞。

    这一听、一看,冬天就来了。

    在严冬的侵袭下,大河上下大雪纷飞,淹没了王都洛阳、大河以及远处的田野和道路。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过冬的时候。这年冬天,卫国联合南燕国突然向周王室发动进攻,由于有王子颓等人作为内应,周王室很快被攻克,周天子姬阆带着王子郑等人只好放弃洛阳连夜逃出都城。

    逃出王都的周天子姬阆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可是一切都完了。

    “呼--呼---”

    “呼--呼---”

    大风卷着雪‘花’,无情的抛洒向大地,周围一片漆黑。

    逃出城的周天子姬阆又冷又冻,又饥又饿,“哎---,早知如此,父王就应该听取你的建议,提早防范王子颓这条老狗。哎--,悔之晚矣,悔之晚矣。”

    周天子后悔不已,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周天子冻得直打哆嗦,牙齿“哒哒”作响。

    望着作为一国之君的天子冻成这个样子,逃出城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可是光同情不起任何作用,既不能吃饱,也不能穿暖。周天子还继续得在严冬里忍饥挨饿。

    王室衰微,真的到了没人管的程度吗?

    “父王莫要担心,容我好好想想办法?”王子郑对绝望的周天子说道。

    “嗯--”周天子木讷的点点头,此时他早就没有了主张。

    “父王,当下我们首先要考虑前往哪个国家,站稳脚跟之后再说东山再起的事情。”虽然周天子已经没了主意,但是王子郑还没有糊涂。

    “嗯--,你说的对,依你之见我们应该逃往哪里?”

    周天子的脚下是大河南岸。

    过了大河往北就是晋国的地盘,往东则是郑国,往南是楚国,往西还是晋国的西河之地,但过了西河之地可就是周王室的故都镐京。

    哪里去?

    这下该向那里去?

    周王室又一次处于风雨飘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