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五十七章 虢仲殉国
    这一次真的让季子给说中了。。:。

    风雪中忍饥挨饿的周天子姬阆正进行着艰难的选择,左思右想、前推后想,把能想到的诸侯一一列举之后,目光最后还是投向了秦国和郑国。

    周天子决定派王子郑前往距离他最近的郑国,条件是把周王室的虎牢关给郑国,‘交’换郑国出兵帮助天子回朝;

    同时还派遣大臣虢昌前往秦国,条件是把镐京给秦国请求秦国出兵勤王。

    之所以这样做,那是因为郑国曾经在郑庄公时期对周王室很不友好,两次派兵强割周王室的庄稼,给王室烙下了‘阴’影;而今天的郑国国君郑厉公正是郑庄公的小儿子。为了保险起见,周天子还安排虢昌前往秦国,毕竟秦国在历史上有勤王的先河,想必这一次秦国也不会拒绝,更何况把王室早就管不了的镐京让给秦国,也有利于拉拢秦国,给自己找一个帮手,周天子何乐不为呢?

    此刻,周王室的使臣虢昌已经在前往秦国的路上了。

    虢昌乃是镐京大夫虢仲的弟弟,这次出使秦国,周天子左思右想之后,认为这趟差事非他莫属了。

    西去的道路很不平坦,除了风大雪大之外,还有就是这里的道路太崎岖了,大河阻隔,山道盘旋,最后过了函谷天险,虢昌终于来到了关中地界。

    一进入关中,虢昌望着一望无垠的原野,终于明白在这群山连绵、大河阻隔的背后还有这样一块美丽的地方,地势平坦,渭水滋润;具有此地,非王即霸。

    “哎--,这么好的地方让了秦国真是可惜!”虢昌一声长叹,为周王室逃离关中感到惋惜。

    进入关中继续向西再走一天的路程,虢昌来到了镐京城下,在这里他要从兄长虢仲这里拿到镐京的人口簿册等前往秦国‘交’换出兵。

    当晚,镐京大夫虢仲在自己的府邸招待弟弟。

    多年未见,兄弟二人甚是感慨。

    二人座定后,虢仲道:“你我兄弟多年未见,这次你就多住几日,我们兄弟二人好好叙叙旧。虽然国难当前,但也不能忘了兄弟之情。”

    “感谢兄长招待;不过我这次前来实在是不能长待,事情紧急,还需兄长帮助。”

    “兄弟请讲。”

    “兄长可否知道王子颓政变的事情?”

    “有所耳闻,不知天子现在情况如何?”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周王室的臣子岂能不知,虢仲关切的问道。

    “哎--,很不好啊,现在天子流落在晋国与郑国之见的大河之侧,孤立无援,忍饥挨饿、风餐‘露’宿不说,整天还提心吊胆,担心王子颓会随时来袭击。哎---,真是惨不忍睹啊!”说着虢昌就哽咽了。

    听到一国的天子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虢仲更是伤心不已,“胆大妄为的王子颓等狗贼,如此对待天子,天理难容。”

    说罢,虢仲愤愤的站起身,“不知道当下天子可有破解之法?”

    “有,当然是有了,不然我怎么会来秦国。”虢昌也站起身对兄长说道,“在逃亡的路上,众大臣也想了好的办法,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还是应该从秦国或者郑国中选择一家来帮助天子打败我王子颓等人,扶持天子重新登上王位。所以,天子就派我前来秦国,以镐京作为‘交’换,换取秦国出兵勤王。”

    “以镐京作为‘交’换,换取秦国出兵勤王?为何不请晋国出兵,他可是中原最大的诸侯国,在这个关键时刻更应该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啊!更何况晋国还是王室的同姓国家(晋国是姬姓诸侯国)。”

    “哎---,好我的二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晋国因为兼并王室土地的事情,早就与王室有间隙了。说不定这次卫国出兵的背后就有晋国支持,要知道卫国本来就是晋国的盟国。”

    “什么?”这一下轮到虢仲吃惊,就连同宗的晋国都在暗中作祟,这还真是他没有想到的。

    虢仲狠狠的喝了一口酒,“天子以镐京作为条件‘交’换秦国出兵,但是有没有想到,万一秦国出了兵还是没有帮天子回朝,怎么办?到那时天子该往那儿退?至少目前的情况下镐京还是天子的地盘,若真的‘交’给了秦国,今后天子要想回到关中,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不给土地,秦国怎会轻易出兵卫国和南燕国。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至少先要把当下的难关过了不是?”听了弟弟的话,虢仲还能说什么,只好拿出镐京的簿册‘交’给虢昌。

    在‘交’换簿册的时候,虢仲手抖了、落泪了,差点把镐京的簿册掉在了地上。

    为了这座城池,虢仲付出了太多的心血。

    为了周王室的这座故都,他与戎狄斗争,与秦国斗争,与东边的梁芮斗争,与南边的矢国斗争,还要与城内的旧势力斗争,可是今天就这样轻轻的‘交’出去了。

    虢仲抖抖索索的拿着镐京的簿册‘交’到弟弟虢昌的手上,同时‘交’出去的还有他滴在簿册上的泪水。

    从这一刻起,这座大城再也与他没有关系了。

    ‘交’完镐京的簿册,兄弟二人再次坐下来喝酒。

    此时二人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几乎是边喝酒边流泪,边流泪边喝酒。

    已经很晚了,虢昌回馆驿休息了,明天他还要前往秦国。

    送走虢昌,虢仲坐下来,继续一个人默默的喝酒。

    酒入愁肠,化作他对周王室命运的关切。

    “王室命运多舛,命运多舛啊!”虢仲一边喝酒,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帮‘乱’臣贼子,不思报效国家,还一‘门’心思的与天子谈条件,真不知道他们是哪国的臣子?”也不知道他到底骂的是谁。

    最后他想到了自己的命运,他该往那里去?周王室都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天子都在逃往,他一个臣子还能怎样?

    也已经很深了,喝了半夜酒的虢仲走出府邸,缓缓的登上镐京城头。外面依然是漫天飞舞的雪‘花’,“呼呼”作响的北风。

    虢仲走上城头,一个守城的将士都没有碰到。

    这大冷的天,没有多少事情,将士们也放松了警惕,找个暖和的地方躲一边烤火睡觉了。

    “哎---,好好睡吧,但愿到了明天,秦人接管了这里,你们还能够睡的安稳。”虢仲心中愤愤的想到。

    虢仲沿着城墙慢慢的走了一圈,‘摸’‘摸’这里的城砖,看看那边的旌旗,再次远望一眼东边的晋国,西边的秦国,北边的戎狄,南边的矢国,这些他都太熟悉了。

    可是这一切都将离他而去了。

    最后他已经来到了东城。

    从这里往东就是周王室的都城洛阳,在距离那儿不远的地方,周天子正疲于奔命。

    “噗通”虢仲一下子跪倒在地,抬眼望望漫天的大雪,霎时间泪流满面。

    “天子啊!微臣无能,不能救天子与危难之中。无能啊!愧疚啊----”

    说完,虢仲“砰砰”对着东方磕头,不一会儿,头上的血就出来了。

    可不管他磕头的声音多么响亮,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周天子是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虢仲也磕累了,他站起身,来到城头。

    “让一国天子受苦受累,就是我们这些臣子无能,如此无能的臣子留在世上还有什么用。”虢仲狠狠的说道。

    “天子啊!臣来了----”说完,虢仲纵身一跃,从城头上跳了下去。

    “嘭---”的一声沉闷的声响后,虢仲脑浆崩裂,血洒在镐京城下。

    北风“呼呼”的吹,淹没了他的声音;雪‘花’簌簌落下,淹没了他的身躯。

    一位对周王室忠贞不二的臣子,就这样殒身在他守护了一生的镐京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