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五十八章 出兵之患
    兄长死了,但是虢昌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命人简单埋葬了兄长之后,虢昌带上镐京的人口簿册继续向西前进了。

    满满当当的走了一天的路程,虢昌终于来到了秦国都城雍城。

    “报---,周王室使臣虢昌求见。”

    在秦人的等待中,周王室的使臣终于来到了。

    “咦--,还真来了?”

    “先别高兴,看看人家是不是给咱们送镐京来了?”

    ······

    听到周王室使臣到来之后,秦国群臣议论纷纷。

    “有请王室使臣。”

    在内‘侍’的带领下,王室使臣虢昌快步走进大郑宫。

    “王室使臣虢昌见过秦国国君。”

    “虢昌大夫快快请起,大人冒着如此大的风雪前来秦国,不知有何要事?”赢恬这是第一次接见周王室的使臣,稍稍显得有些紧张。

    “为了勤王之事而来。”虢昌回答道。

    “愿闻其详。”周王室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秦国当然知道,但是为了应付使臣,赢恬还是故意装作不知的问道。

    “五天前,王子颓发动政变,与卫国和南燕国联合,将周天子赶出了宗周洛阳,现周天子孤立无援,四处寻求诸侯国勤王。最后天子念秦国曾有勤王的经历,故而派遣臣前来秦国,邀请秦国出兵勤王,帮天子赶出王子颓等人,扶持天子重回洛阳。”虢昌说道,当然现在他还没有提到,要将镐京送给秦国的这个条件。

    “哦,原来是这样,这王子颓也未免太胆大了吧,竟然敢向天子发动兵变,真是孰可忍是不可忍。秦国本应出兵帮助天子,无奈路途遥远,等到我们的大军赶到洛阳的时候,说不定天子早就处理好这事情;再说了现在已经是冬天,秦国的将士们正在换休,回家探望亲人,人不好找啊!”秦公赢恬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这就等于是说,不是我不帮天子,你看着路又远、还没有兵马,实在是有心无力。

    听完秦公赢恬的话,虢昌心中暗暗吃惊,别看这秦君年龄不大,其貌不扬,但是说起话来还是很有一套的。

    看来不撒兔子,人家是不会撒鹰的。

    虢昌只好说出王室的条件,“秦君,我来的时候,天子曾经‘交’代微臣;如果秦国愿意出兵勤王,天子愿意将把镐京赐给秦国,以彰秦国的功劳。”

    听完这话,秦国君臣都愣住了。

    当然这个吃惊不是因为天子愿意把镐京赐给秦国,而是因为季子怎么说话就这样灵验,他说天子会把镐京给秦国,还真让他给说对了。

    看来这个外来人不可小视啊!

    “哦,天子果真这样说?”秦公赢恬问道。

    “果真这样说的。”

    “可有凭据?”

    “当然有,天子说话,岂能食言?”说完虢昌便拿出镐京的人口簿册,递给秦君。

    “哎呀呀,还真是如此!”

    拿着镐京的人口簿册,说实话,赢恬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秦国几代国君梦寐以求的事情,就这样实现了?

    还真的给实现了。

    赢恬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既然天子如此大方,秦国又岂能坐视不管;寡人答应你,出兵勤王。”得到了镐京,赢恬很爽快的答应了虢昌出兵的请求。

    “既如此,微臣提醒秦君,天子现在还处在四处漂泊,还请秦君快快下令出兵勤王,以免我天子受难。”既然秦国已经答应出兵勤王,虢昌当然会要求他们尽快出兵,迟缓一天,天子就多一天的危险。

    “诸位爱卿,你们都说说,谁能够胜任此事?”赢恬征询道。

    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了季子的身上,既然你能够猜想到周天子一定会来秦国出兵,也一定想好了下一步的对策。

    季子当然想好了下一步的对策,只见他出列,正‘色’的对秦君道:“国君,虽然当前秦国的将士们已经开始换休,但事出紧急,我们可将留守的将士组织起来勤王,我初步算过当下留守的将士也有五千人左右,勤王应该不成问题。”

    秦君点头,当下秦国除了驻守各地城池的兵马外,还有大约不到两万的兵马,除去一部分换休的将士之外,还有大约**千的兵马,季子说五千兵马是留有余地的。

    “国君可将这些兵马分为两部,一部由将军赵骥带领前往洛阳勤王,另一部由曹叔带领前往镐京,接管镐京。”

    “嗯--,你说的很对,应该如此。”听完季子的话,赢恬猛然明白过来,既然天子已经答应把镐京给秦国,就应该快快接管,以免夜长梦多。

    “就以季子先生所言,赵骥将军何在?”

    “末将在---”

    “寡人名你带五千兵马,明日一早随虢大人一道,速速赶往洛阳勤王。”

    “末将得令--”

    “曹叔,寡人名你带一千兵马,随赵骥将军一同前往,到达镐京之后,与镐京大夫商议接管镐京,不得有误。”

    “诺---”

    安排完之后,秦公问虢昌道:“虢大人,你看这样安排如何?”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天子有救了,王室有救了。”虢昌由衷的感慨道,“不过有一事,我得告诉诸位,家兄已于昨晚自尽,曹大人到了镐京之后,自行接管就是了。”

    “什么?虢仲自杀了?”听到虢仲自杀的消息,秦庭为之震惊,无不为这位忠贞与周室的臣子感到惋惜!

    毕竟在当下周王室风雨飘摇的情况下,还有这样忠贞的臣子,真的是难能可贵了。

    事情已经办妥,众人下朝分头准备。

    就在赵骥准备走出大殿之时,季子叫住了将军赵骥,“赵将军慢走---”

    赵骥站住后,问道:“先生叫我何事?”

    “将军到达镐京之后,切记一定要要拖延行军速度,越慢越好。”

    “?”赵骥的眉头拧在了一起,“这是为何?”

    听到季子这话,正准备离开的秦君也被季子这话给吸引住了,站在一边听听季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将军可曾想过,我们此次出兵前往洛阳都要经过哪些地方?”

    “要经过镐京和西河之地,还有周王室的地盘啊!这有什么不对吗?”赵骥回答道。

    “西河之地是哪国的?”季子没头没脑的问道。

    “晋国的啊?”赵骥一头雾水的回答道。

    “既然西河之地是晋国的,我们在没有任何通报的情况下,率领大军进入合适吗?”

    “这?”赵骥愣住了,站在一边的秦公赢恬也愣住了。

    没想到一次简单的勤王,还有如此多的渠渠道道。

    “我们出兵勤王还需要通禀晋国?”赵骥不解的问道。

    “不通禀晋国,谁知道你是勤王还是想趁机入侵?你说你是勤王,你以为人家晋国会信吗?”季子说道,“将军,秦国虽然在关中取得了胜利,但以目前的实力,还远远不是晋国的对手,我们还需谨慎行事。”

    “我明白了,尽量缓慢行军。”赵骥答道,随后又问道,“不过先生,就算我们行军再慢,也有到达西河之地的那一天。总不能一点也不走吧,毕竟咱们收了人家的城池。”

    “你只管去做,我保证在三日之内,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到那时你就不用前往洛阳了。”季子自信的说道。

    “末将明白。”说完,赵骥走出了大殿。

    赵骥走后,秦君上前,不解的问道,“先生为何如此自信?你说事情会有转机,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转机吗?”

    既然国君问起,季子就不能不说了,“我猜想,我们秦国的军队还没到西河之地,郑国就会出兵扶持天子重回洛阳的。”

    “为何?”

    “因为郑国的现任国君也想和他的父亲一样,借着这个机会在中原称霸。”

    听完季子的话,秦公赢恬似乎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