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六十一章 犬丘大战 一
    陇山以北还是山川。

    偶尔会出现面积不大的平原。

    秋天来临,往日草长莺飞的草原已经变成一片枯黄‘色’,远处近处已经有了积雪的痕迹;北方的冬天来得特别的早,早晚已经冷的出奇。

    按照惯例,这个时候的翟戎人早就该回到相对暖和的南边去过冬了,可是这两年却不行了,因为秦人占领了北塬,并在那里修筑了都城。

    逃到这里的翟戎王和他的部落只好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在镕戎的边缘划出一块地方放牧生活。

    寄人篱下的生活犹如丧家之犬蹲在别人的屋檐下,总会干扰主人的生活,人家一开‘门’看见一只狗挡住了去路,能不踢你一脚吗?

    这样的生活,翟戎王一直是闷闷不乐。

    虽然戎狄是游牧民族,但也要有属于自己的地盘,现在他的地盘被秦人占领,自己却成了丧家犬。

    能不生气吗?

    能不想着有朝一天重新夺回自己的土地吗?

    当然有,他一直在想这件事。

    不单单是他,就是整个翟戎部落都在想有朝一日重回北塬生活。

    无奈实力不济,平阳一战,秦人打败了翟戎,紧接着又打败了镕戎,而且当时的秦君赢嘉正值壮年,兵锋正盛;这令一心复仇的翟戎王感到了压力,感到了害怕,只好强压住心中的怒火,等待时机。

    时机总是给有准备的人。

    这个机会终于被他等到了。

    “大王,好消息啊!”翟戎左贤王高兴的跑进帐来。

    “哦---,这大冷的天还能有什么好消息?”见到左贤王如此高兴,正在喝酒的翟戎王有些不解。

    “秦国国君死了---”

    “什么,秦国国君死了?真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一听到秦国国君赢嘉去世的消息,翟戎王的眼睛睁大了,这消息简直是太振奋了,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真的死了,就在年前,死于伤口崩裂。”

    “什么?赢嘉年前就死了?”翟戎王有些懊悔,都这么长的时间了,知道现在他才知道。

    “大王,其实赢嘉的死我们什么时候知道,并不重要,关键是只要他死了就好!”左贤王说道,“大王,你不认为这可是我们进攻秦国最好的机会吗?”

    翟戎王点点头,其实就算是赢嘉年初知道赢嘉的死,对他们来说,也没有意义,那个时侯他们根本就没有对付秦国的机会。

    “对,我也这么认为。赢嘉一死,秦国就是屁大两个孩子执政,正是我们进攻的大好时机。现在又是秋天,所有的戎狄部落牛羊都已经入圈,将士们也正好闲着,此时不出兵更待何时?”翟戎王高兴的说道。

    “大王所言极是,只是单凭我们一家难以撼动秦国,需要联合其他部落才是。”

    “你说的不错,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你去召集所有大臣前来我大帐里商议。”

    “是---”

    不一会儿,翟戎所有的官员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等等依次走进帐来。

    “拜见大王--”

    “嗯--,诸位请坐。”

    翟戎的官员依次坐下。

    众人坐定后,翟戎王对左贤王道:“把情况给大家都说说。”

    左贤王点点头,随后便把秦国国君赢嘉去世的消息告诉在座的大臣们。

    “什么?赢嘉死了?他年龄并不大啊?”

    “赢嘉死于伤口崩发,看来多狼那一刀还是起到作用了。”左贤王说道。

    顺便提到了他派遣多狼刺杀秦君的事情,就是要向这些大臣们表明一下,秦君的死可是自己的功劳。

    大臣当然明白左贤王的意思,这是在向他们亮话。

    多狼刺杀秦君之后,他们多多少少曾因为此事当面或者背后攻击过左贤王,今天一听说秦君真的死于伤口迸发,个个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看来还是左贤王考虑的周全,这下秦君一死,该我们出手了。”右骨都侯说道。

    “对---,该我们出手了;一年多来我们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像狗一样的寄人篱下,这种日子我早就烦了。大王下令进攻秦国吧!”右骨都侯说完,左大当户跟着说道。

    “对,大王下令吧,我们若不趁此机会进攻秦国,难道今生都要寄人篱下吗?”

    “进攻秦国-----”

    “进攻秦国-----”

    听着大臣的建议,翟戎王心里当然高兴,这样的一股劲可是战争最需要的‘精’神。但是他很清楚,战争是实力的比拼,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的目光放在了左贤王的身上,他知道这位老者一定有了主意。

    左贤王当然明白大王的意思。

    “大家都别急着高兴,既然我们要进攻秦国,首先要想清楚从哪儿进攻,是从关中进攻秦国,还是从犬丘进攻秦国?其次要想一想我们这次进攻秦国,是打击一下秦国的气焰还是要夺回我们被秦国占领的土地?最后,我们还要想一想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进攻秦国是不是力量有些单薄?毕竟秦国有上万军队,而我们的军队不足三千,这点兵马进攻秦国能成功吗?”在众人兴奋异常的议论之后,左贤王说出了他的担心。

    听罢,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义愤填膺、吆喝呐喊、起哄闹事,他们都行;但是要拿出具体的办法策略,这些可就不行了。

    “嘿嘿嘿---”右骨都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知道这么多深奥的问题,他根本想不通,还需要左贤王这些有思想的人来考虑,“左贤王,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打仗可以,但是要考虑大事,还需要你来谋划,你也就别藏着掖着了,直接说吧。”

    翟戎王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一件事情如果大家的意见不能统一,执行起来肯定不会达到满意的效果。几十年来,他对于左贤王还是非常信任的,也相信他能够为自己为翟戎拿出好的办法和主意来。

    “贤王,说说你的意见,让大家也参考参考。”

    “是---,大王。”

    左贤王站起身,走到大帐中央,环视了一圈之后,开始阐述他的观点。

    “诸位,赢嘉虽死,只能说明秦国失去了一个领军人物,但不能因此就说明秦国的实力就会减弱。”

    说罢,左贤王顿了顿,他想看一看大家的反应。

    听着左贤王的陈述,众人点头。

    左贤王有些得意,他很在乎他讲话时,众人点头称赞的感觉。

    “下面我就刚才提出的几个问题一一做解答。如果我们要进攻秦国,首先要考虑一下我们的兵力;以目前我们的兵力来看,根本不够进攻秦国,所以我们需要联合其他的部落一起向秦国发起进攻,这样才能够取胜。”

    众人再次点头,毕竟以翟戎的两三千兵马,根本就不是秦国的对手,正如左贤王刚才所说,秦国只是失去了领军人物,兵马可一点都没有少。所以需要向其他戎狄部落联合,才能取胜。

    “其次,我们这一次的进攻方向,也不能放在关中;因为那里是秦国的核心,有的是大军驻守,硬打下去,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不放在关中,那我们攻打那里?”翟戎众臣不解的问道,就连翟戎王也对左贤王的话产生怀疑。

    左贤王望着众人,说出来两个字。

    “犬---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