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六十三章 犬丘大战 三
    他叫扎义和。

    是已故翟戎左骨都侯的儿子,现任左骨都侯。

    翟戎同中原诸国一样,贵族就是贵族,贱民就是贱民,二者之间有着严格的区别,不可逾越;当官的永远都是贵族,他爹当完了,再由他的儿子来当。而贱民只有通过不懈的努力,最后当上一个很小的官员,就这也已经是很开恩了。

    当年的左骨都侯被平阳司马和赢任好杀死在渭水之后,为了嘉奖他的忠勇,翟戎王又任命他的儿子扎义和为新的左骨都侯。

    现在为他爹报仇的机会终于到了,扎义和握紧弯刀,等待着这一刻到来。

    此时,左贤王的策略已经陈述完毕,“我的话说完了,看大家还有没有其他意见。”

    众人听着左贤王的陈述,也在认真的思考着,既然左贤王已经把一切考虑的如此完好,其他人还能有什么话说。

    “对于刚才左贤王的建议,你们都说说吧。”翟戎王接着又征询了一遍。对于如此大的军事行动,多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总归是有好处的。

    众人摇头,都对左贤王的安排表示认可。

    “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要说的,那我就把下一步军事行动的相关事宜安排一下。”翟戎王说道,“右大都尉,本王命你为使臣前往大于山寻找镕戎王,商议共同出兵之事。”

    “是---”

    “左大当户,本王命你整顿现有兵马,做好战斗准备。”

    “是----”

    ······

    “右大当户,本王命你带领亲兵,前往各地召集兵马,力争在大战前,能够征集一千人左右。”

    “这个?”右大当户有些为难,毕竟以目前翟戎的人力,若要想在征集上千人的队伍,确实有难度。

    翟戎王看出了右大当户的难处。

    “你有困难?本王告诉你,翟戎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所有男人,不管以前当没当过兵,都要征集起来,参加本次大战。”翟戎王下了最后的死命令。

    “是---”既然大王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右大当户还有什么为难的呢?进帐抓人就是了。

    安排完这些,翟戎王对左贤王道,“老贤王,本王命你为军师,协助本王处理一切军政事务。”

    “是----”

    “众将士,决定翟戎命运的时刻到了,这一次我们要齐心协力,一举成功。”翟戎王最后动员道。

    “是---”

    “是---”

    翟戎王的大帐内发出坚定的喊声,声震旷野,响彻云霄。

    将士们走出翟戎王的大帐,分头行动了。

    “扎义和,你留一下。”

    就在扎义和准备走出大帐的时,左贤王叫住了他。

    扎义和停下脚步。

    左贤王上前拍着肩膀对扎义和说道,“孩子,你父亲曾经是我们翟戎的第一勇士,他的死是我翟戎的重大损失,现在给他报仇的机会到了,希望你抓住机会,为父报仇。”

    扎义和攥紧右拳,在自己的‘胸’脯上猛拍两下,发出“蹦蹦”的声响。

    “爷爷放心,这次我一定要让秦人有去无回,不杀光犬丘的所有秦人,誓不为人。”扎义和狠狠的说道。

    “好孩子,爷爷相信你,去吧---”

    扎义和头也不回的走出翟戎王的大帐。

    身后,翟戎王与左贤王都笑了,有这样的将士,他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大于山。

    地处群山绵绵的黄土高原中部,在周围低矮的群山之中唯有它显得极为突出,比起周围的小山包,大于山可就高大‘挺’拔多了。

    初冬来临,关中平原雪还没有下的时候,这里早就是冰雪覆盖,白茫茫的一片。

    逃出秦军包围的镕戎王再次把本部落人马聚拢在自己的手下,龟缩在大于山周边不大的区域。

    “这是个什么狗屁地方,冻死了---”

    虽然帐篷里点上了篝火,镕戎王也穿着厚厚皮衣,但是在凛冽的北风呼啸下,他还是觉得整个人都快要被吹透了。

    从南边的黄龙山逃到这里,镕戎王常常处在一种心理失衡之中,他骂这里的天气,这里的草场,这里的百姓,这里的牛羊,甚至于连这里的野狼、老鹰、黄鼠狼都骂。

    可是他却没有办法改变这里的一切。

    于是乎,他一直心理失衡;

    整天郁郁寡欢;

    整天骂骂咧咧。

    他也想向秦人发起进攻,夺回属于自己的地盘,但是回头看一看自己的那一点兵马和那些萎靡不振将领们。

    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于是回到大帐里,继续骂骂咧咧。

    时机终于来了,经过千辛万苦的寻找,翟戎右大都尉终于来到了这里。

    “报---,翟戎右大都尉求见。”

    刚才还在喝酒骂天的镕戎王抬起头吃惊的望着‘侍’卫,难道自己听错了,这样的鬼地方,还有人能够找到?

    还要来求见自己?

    “你说什么?”镕戎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问了一遍。

    “翟戎右大都尉求见。”

    “翟戎派人来了?”

    “看来战斗就要打响了。”镕戎王心中暗自琢磨道。

    “请右大都尉进帐。”

    翟戎右大都尉走进帐来,“翟戎大都尉见过镕戎王。”

    “嗯---,坐吧。”镕戎王现在穷困潦倒,也少许多的客套,直接请大人右大都尉坐下。

    坐定后,镕戎王命人给翟戎右大都尉摆上酒‘肉’,“此处太冷,喝点酒暖暖身子。”

    镕戎王说的不错,这里确实太冷了,从陇山一路向着东北过来,那可是越走越冷。找到镕戎王的时候,翟戎右大都尉和随从们都快要冻僵了。

    喝了点酒,翟戎右大都尉身上有了一丝暖意,“哎呀---,这个地方可真难找啊!我们费了好大的劲这才找到这里。没想到这儿比起陇山来说还要冷的多,都快把人给吹透了。”

    一听到这话,镕戎王心中的怨气又上来了,“这个狗不拉屎的地方,就不是人呆的。窝在这里我都快要憋死了。”

    右大都尉一听就知道,这趟差事是找对人了,“既然这样,大王难道就不想有所改变吗?”

    “改变?怎么改变?难道还让我们去进攻秦人,夺回自己的地方?那是去找死,能捡回这条命,我已经是万幸了。”虽然对这个地方很是抱怨,但是镕戎王心中还是很清楚,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不是秦人的对手。

    “找死?不一定吧。如果有人愿意打头阵,镕戎跟在后面袭击秦人,不知道大王是否愿意?”大人右大都尉继续说道。

    “有人打头阵?你把话说清楚点。”镕戎王睁大眼睛,直视着翟戎右大都尉。

    于是,翟戎右大都尉就把秦君赢嘉去世以及翟戎准备进攻秦国的计划向镕戎王做了陈述。

    听罢,镕戎王猛喝了一口酒,狠狠的说道:“既然赢嘉这厮已死,秦人有何惧哉?跟他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