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六十四章 犬丘大战 四
    飞雪---

    寒刀---

    疾风---

    快马。

    沉寂了一年多之后,翟戎再次聚集所有兵马向着秦人的发迹地犬丘发动了进攻。

    由东北向西南,翟戎将士疾驰百里之后,终于来到了一处沟壑、川台相‘交’的地方。

    “大王,这里有一条河流---”

    在沟壑的群山之中,翟戎将士发现一条不大的河流横在了面前。

    有河水的地方就有人家。

    翟戎王望着身边的左贤王,用目光征询他的意见。

    “这条是千河的源头,它的下游就是秦人进入关中之后曾经养马的汧渭之会;这里是进入犬丘毕竟的路线,大王我们已经到了犬丘境内。再往前走不远,应该就有秦人的村庄。”

    犬丘的地貌大体上由梁峁、沟壑、川台、河谷四部分形成。而且这里河流‘交’错,自东北部至西南部,千河、长沟河、牛头河、葫芦河依次流过。

    “诸位将士,大军已经到了犬丘,原地休息,今夜进攻犬丘。”翟戎王命令道。

    北方荒漠,本就干旱。

    这个地方竟然有水,称得上是水草丰茂。戎狄人逐水草而居,中原人沿河而居,都是为了用水方便。

    来到这里,所有的翟戎将士都感到了欣慰,若能占据此地,也不失为一处绝佳的放牧草场。

    翟戎将士下马休息,跑了几百里路,马也累了,人也饿了,该休息休息、吃吃饭了。

    行军打仗本来就是辛苦的事情,吃饭也只能将就。

    翟戎王同将士们一起啃着冻硬的的干‘肉’,喝点酒暖暖快要僵硬的身体。

    有几名士兵实在渴的不行,就地抓几把积雪来解渴;水囊里的水早就冻成了冰块,还不如地上的积雪来的快。

    此时想喝几口热水那可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冰天雪地哪来的柴火,即便是找到干柴生火做饭,就会产生浓烟,这样会引起周围百姓警惕的。为了夜里的行动,吃饭也就只能将就了。

    吃完饭后,夜幕已经降临,翟戎将士在河道里布满的石头上磨刀霍霍,准备今夜的屠杀。

    这一天他们已经等待了好长时间。

    当翟戎向犬丘的弯刀冲向秦人的时候,秦人却没有任何防备。

    这一次秦人真的是大意了。

    也许是在关中的一连窜的胜利让秦人失去应有的防范;还是因为国君‘交’替,打‘乱’了秦人的计划;或者是北边镕戎等戎狄部落的进攻,占用了秦人的‘精’力。

    总之,当秦人在在关中取得胜利的时候,他们完全忽略了犬丘的安危。

    当然,处在犬丘的秦人自己也疏于了防范。

    一直以来秦人的战斗主要集中在关中,生活在犬丘的老秦人早就被长久的安逸给消磨了意志。

    他们在这里安逸的生活,已经很长时间了。

    加之,犬丘大夫秦国先君赢嘉的族叔,秦公赢恬的叔爷爷赢回已经老迈,也疲惫了。人老了,虽然瞌睡不多,但总是犯困。

    冬季寒冷,有没有什么事情,吃过晚饭,赢回命令关闭城‘门’,回西垂宫早早就休息了。西垂宫本来是秦人在此建国时的宫殿,自从秦人前往关中之后,这里就成了西陲大夫的府邸。

    但他那里知道在距离西垂宫不到百里的犬丘的千河湾一代,翟戎的大军已经赶到,此时他们正注视着山下的村庄。

    夜幕降临,四周一片黑暗,除了“呼呼”作响的北风,“簌簌”落下的雪‘花’,还有远处时有时无的狗叫声,这里寂静的没有一点声响。

    翟戎将士的身上,落下一层厚厚的积雪,但是他们一动不动的等在那里,死死地盯住下面的村庄。

    “大王,天已经黑了,行动吧。”左贤王对翟戎王说道。

    翟戎王点点头,拔出弯刀对着身后的将士们喊道:“众将士,前面就是秦人,拿出你们的勇气和力量,像狼一样冲向他们,杀死他们。”

    喊完,翟戎王帅军向前冲去。

    “恢--恢---”

    战马嘶鸣,甩动鬃‘毛’,冲向村庄。

    将士们身上的积雪犹如天‘女’散‘花’般洒向天空。

    “杀---”

    “杀---”

    翟戎将士,喊声震天,响彻在这冬天的夜里。

    “哇-哇-哇---”

    “呜-呜-呜---”

    “噢-噢-噢---”

    翟戎将士好久都没有这样爽快的怪叫过了,这一次他们拿出全身的力气怪叫着,欢跳着,在马背上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向前面的村庄冲去。

    这里的人们刚刚睡下,还没来得及脱去衣服,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怪叫声惊醒。

    “这是什么声音?”

    “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村里的人们还在吃惊的互相打问,平静的日子过得很长了,人们已经遗忘了戎狄的怪叫声。

    但是在村口溜达追逐的看家犬已经发现了翟戎的将士,对着他们“汪-汪-汪--”“汪-汪-汪--”的叫个不停。

    冲在前面的扎义和拔出弯刀,对着前面的看家犬“嗖---”的一声,弯刀飞了过去。

    “噢---”看家犬惨叫一声,挣扎了两下,蹬‘腿’死了。

    “驾---”扎义和纵马向前,翻身向下,从狗身上拔出弯刀,继续向村中扑去。

    村口就有一户人家,低矮的围墙根本挡不住翟戎的入侵。扎义和纵马一跃,就冲进这户人家里。

    “你是什么人?”听到屋外的声响,男主人跑出屋厉声问道。

    在他的面前,只见一位骑着高头大马、披散着头发的男人骑在马上,最为奇怪的是这个人大冬天的这个人右胳膊的衣裳卷起,‘露’出大半个胳膊,手里握着一把弯刀,正恶狠狠的望着自己。

    “你---”男主人吃惊的望着来人,随即惊恐的指着扎义和道,“你是翟戎人?”说完回身向屋里跑去。

    “嘿嘿嘿--,算你识相,不过迟了。”扎义和冷笑道,随后右手一挥,男主人的头颅滚落在地。

    屋里的‘女’人听见外面的声响,抱着孩子扑出‘门’外,虽然是晚上,但是雪‘花’映照之下,‘女’人依然看见丈夫滚落在地的头颅。

    “啊---”‘女’人惨叫一声,晕死过去。

    怀里的孩子掉落在地,“哇哇”大哭起来。

    夜里孩子的哭声尤为响亮,这令扎义和很是气恼;他眉头一皱挥起弯刀,结束了孩子的哭声。

    杀死孩子之后,扎义和并没有立即离去,他望着躺在地上的‘女’人愣住了,很显然这是一位年轻的‘女’人,虽然天黑看不清她的脸,但扎义和能够感受到她身体里撒发出‘诱’人的味道。

    扎义和跳下马,抱起‘女’人向屋里走去,三下两下脱光‘女’人的衣裳,狠狠的‘插’进她的身体。

    外面的屠杀还在进行。

    哭声、喊声、厮杀声,不断的涌进屋里来。

    还有狗叫声、马鸣声·····‘交’织在一起。

    此时的扎义和不去管这些,狠狠的做着身子下面的‘女’人。‘女’人最终被他‘弄’醒了,睁大眼睛望着身上的这个男人,这个杀死她男人和孩子的敌人,张开嘴对着扎义和的肩膀猛咬一口,这一口用劲太大了,扎义和肩头的‘肉’都被她咬下一块。

    “啊--”

    扎义和大叫一声,拿起身边的弯刀,对着‘女’人雪白的身体刺了进去,鲜血从‘女’人雪白的身体里流出。

    杀死‘女’人之后,扎义和从‘女’人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简单包扎好肩头的伤口;随后取下背在身后的酒囊,猛灌了两口,穿好衣服,走出屋子。

    外面的厮杀声渐渐弱下去,村庄里的秦人已经基本被杀光殆尽。

    翟戎整顿兵马沿着河谷向下游的村庄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