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六十五章 犬丘大战 五
    天终于亮了。

    发疯的翟戎将士已经沿着千河源头,将邻近的五个村庄百姓杀光殆尽。

    这是一场屠杀,是长久以来翟戎对秦人积压已久仇恨的发泄,所到之处,遇到的秦人无一幸免,就连看家的狗,饲养的猪,以及下蛋的‘鸡’都未能幸免。

    天是‘阴’沉沉的,北风卷着雪‘花’,洒满了犬丘东北的山岗、原野、草场、河流。在这大雪纷飞的时刻,早就过惯了平静生活的人们,更不愿意走出家‘门’。

    以至于当翟戎从东北方杀过来的时候,竟没有人发现;更有甚的是当翟戎洗劫了这些村庄之后,也没有人将消息告诉西垂宫里的赢回等人。

    雪继续下着,每年的冬天,西北的雪都很多,没玩没了的下个不停。

    大雪覆盖了村子里的一切,横七竖八的尸体上已经撒上一层厚厚的积雪,鲜血已经渗入地下,早就没有踪迹。

    除了空气里还有残留的血腥味之外,这里死一般寂静。

    连平常习惯于在雪地上玩耍的看家犬也没了声息。

    这里太静了。

    静的让人害怕。

    村外的山岗上,一对年轻夫‘妇’翻过山岭向村子走来。

    大雪天的,这两人之所以冒着大雪出来,原来这是一对刚刚结婚的夫‘妇’,前几天有人捎话过来说‘女’方的母亲身体不好,想见见‘女’儿。

    这不,小媳‘妇’只好让丈夫陪着回家看望一下父母,顺便再娘家呆上几天!

    年轻人有的是‘精’神,,于是乎便冒着漫天的雪‘花’,翻山越岭来到村里。

    好长时间没有见父母,‘女’儿准备了好多要说的话。

    村子越来越近,都快到村口了,一股难闻的气味迎面而来。

    怎么还没有一点声音,夫妻二人疑‘惑’的望着对方。

    “夫君,村里有些不正常啊!怎么这么安静,连狗都不叫一声。”走到村头小媳‘妇’不安对丈夫说道。

    “是啊!我也觉着不正常,走---,到你家看看。”

    夫妻二人快步向娘家奔去。

    还没到‘门’口就看见自己家的狗死在了大‘门’口,肚子被剥开了,肠肠肚肚都已经僵硬了。小媳‘妇’的心头一惊,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娘家的院‘门’是开着的,二人跑进屋里一看,随即小媳‘妇’“啊--”了一声,昏死过去了。

    她的家人都已经死了,父亲的头颅被割了下来,滚落在屋檐下;弟弟右手里拿着一把锄头,肚子被破开,左手也被砍下;虽然没有见到娘的身影,却看见自己的水井边,有她的鞋子,不用说娘已经投井了。

    媳‘妇’晕过去了。

    丈夫望着遍地的尸体,死一般的寂静,一种恐惧涌上心头。

    如此的惨象,绝不是一般人所谓,还是赶紧逃离为上,谁知道歹人还在不在这周边。

    于是丈夫背起小媳‘妇’,向村外跑去。逃出村的夫妻二人惊魂未定,这时小媳‘妇’已经醒了,失声的向丈夫哭诉,“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夫妻二人都是平头老百姓,怎么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简单商议之后,赶紧跑回村子向里长做了汇报。

    里长听罢,觉着事态严重,于是带着村上几个胆大的年轻人翻过山岭来到邻村,这一看差没吓死。

    一连几个村子都是被人肆虐过得惨象。

    里长借了匹马,撒开‘腿’向着西南的西垂宫奔去。

    当里长纵马来到犬丘西垂宫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城‘门’早就关闭。

    城外风大雪大,里长在城外喊了好长时间,城上的守城将士这才懒洋洋的伸出头来,“城下是干什么的?”

    “我是千河湾的里长,要见犬丘大夫。”

    “一个小小的里长还想要见大夫?咱们大夫是谁?那可是当今秦公的爷爷。”守城将士嘟嘟啷啷就是不给里长开‘门’,“天已经黑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军爷,情况十万火急,千河湾一带已经有好几个村子,全村人被杀。耽搁不起啊!”里长带着哭腔对城上的将士喊道。

    一听到整村人被杀,守城将士不敢怠慢,赶紧跑进城向犬丘大夫赢回汇报。

    城‘门’终于打开了。

    里长一路小跑来到了赢回的府邸。

    犬丘大夫赢回已经准备睡觉,人老了就是瞌睡多,但一听说千河湾好几个村子整村的百姓被杀,怎么还能睡的下去了,立即叫上儿子犬丘将军赢致一同来到大厅。

    见到当地的最高军政长官,里长正要行礼,赢回制止了他,“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我们村一对年轻夫‘妇’回娘家探望父母,发现邻村的所有百姓全都被杀掉了。就赶紧回来向我汇报,我当是一听就傻了,连忙带上几个将年轻人赶往邻村一看,我的妈呀,一个村子的百姓全都死了,不但是人,连猪狗都没有留下一口来。我一想既然这个村子是这样,那么邻村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又带着人沿着河流的方向下下游找去,到了下游的村子一看,这个村子的所有百姓也都被杀了。事情如此严重,我们就借了一匹马,赶紧向您回报来了。情况就是这样。”

    听完里长的汇报,赢回又问道:“知道是什么人所为?”

    “哎呀--,我的大老爷,看到这样的情况,跟着我的那几个年轻人都下吐了,还能问什么人所为吗?您不知道当时那种惨象就别提了,所有的百姓都被残杀,肢体不全,好多‘女’人,都被人糟蹋了,就连老人孩子都不放过。哪个惨象啊,我现在想起来都感到害怕。”

    赢回能够看出,里长的眼神里是害怕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

    能够在一夜之间将几个村子的百姓全部杀掉,这绝对不是强盗或者仇家所为。

    一定是军队所为,而且是与秦人有着深仇大恨的军队所为。

    赢回虽然老迈,但绝对不糊涂。

    现在他已经清醒的认识到有敌人已经来到了犬丘,而且距离西垂宫很近。但是犬丘周边戎狄甚多,有绵诸、緡戎、乌氏、翟戎等等,究竟是哪个所为?

    “赢致,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父亲,如此迅猛而且残暴的行为,绝对不是一般的强人所为,一定是与秦人有着深仇大恨的军队所为;到底是那一家,孩儿暂时也说不清楚,要不孩儿先带带领五百军士前往千河湾一带察看一下到底是何人所为?”

    “不不不,你不要去,现在前往那里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最大是看看那里的惨象而已。现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要阻止这些敌人屠杀更多的百姓。为父在想一个问题,这些军队为何单杀百姓,却不来进攻西垂宫?难道他们还有其他企图?”

    “难道他们为了报复秦人,故意来屠杀百姓?”

    “没有那么简单;我猜想这些敌人是为了占领我们的土地而来。屠杀百姓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占领他们的地方。”赢回坚定的说道。

    “父亲所言极是,既然这样,孩儿该如何?”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沿着河道的方向向下游屠杀百姓;当下你速速带三千兵沿着河道的方向向上去寻找敌人的踪迹,截杀他们,防止他们屠杀更多的百姓。”

    “是----”

    当赢致带领三千秦军出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翟戎已经开始了他们的第二天夜里的屠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