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六十七章 犬丘大战 七
    扎义和望着对面的赢致,脸上‘露’出意思不易觉察的笑意。,:。在扎义和看来,对面这区区上千将士根本就挡不住他前进的步伐。

    “勇士们,跟我冲----”扎义和大喝一声,纵马向前冲去。

    “弓弩手,快‘射’---”赢致也看见了冲过来的扎义和等人,命令军队‘射’击对方。

    “嗖-嗖--”

    “嗖-嗖--”

    秦军的将士的箭簇雨点般‘射’向对面的翟戎将士,“啊---”“啊---”很快就有好多名翟戎将士应声落马。

    “注意隐藏--”扎义和话音一落,整个人就藏在马腹下面。

    “驾--驾--”翟戎的战马闪电般冲向秦军。

    风雪中,只见扎义和等人的战马向着秦军冲了过来,却看不见敌人的踪迹。

    赢致等秦军将领稍稍一愣。多年不与戎狄作战,犬丘的秦军对他们的作战方式都遗忘了。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秦军将领正在发愣之际。

    扎义和等翟戎的战马已经扑到了秦军面前。

    “秦狗,拿命来----”就在战马扑到赢致面前的那一瞬间,扎义和从马腹下面一跃而起,挥起弯刀朝着赢致狠劈过来。

    赢致吓傻了,木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扎义和挥刀扑向自己。

    “将军小心---”身边的‘侍’卫倒是倒是清醒,就在扎义和弯刀劈过来的那一刻,一把推到还在发愣的赢致,挥戈挡住了扎义和的弯刀。

    “铛----”

    金属碰撞在一起,发出震裂般的声响。

    扎义和的这一刀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侍’卫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拿命来---”扎义和的出刀非常之快,就在‘侍’卫后退的那一刻,他再次挥刀对着‘侍’卫的‘胸’口刺了过去。

    “啊---”‘侍’卫大叫一声,应声倒下。

    见‘侍’卫被杀死,滚到一边的赢致对身边的将士大喝道,“快--,快‘射’死他们---”。

    可是在场的秦军都被扎义和的勇猛给吓着了,纷纷向边退去,直到赢致命令后,这才拿起弓箭和长戈对准了冲过来的翟戎军队。

    在人数明显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扎义和不敢恋战,冷笑一声,挥刀向前冲去,所到之处秦军纷纷退开。

    “驾驾---”

    战马嘶鸣,扎义和从秦军的重重包围下向着西南方向冲去,在他的身后,近千名翟戎将士快马加鞭冲出了秦军的包围。

    直到翟戎军队闪电般冲出重围,赢致这才缓过神来,望着远去的背影发呆。在犬丘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见过如此不要命的翟戎人,他真的被扎义和这一刀给吓住了。

    “将军,现在该怎么办?”从后面追上来的陈曲侯问道。

    “啊?”赢致缓过神,望着陈曲侯,木木的说道,“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追击啊!如果放这些人跑了,会有更多百姓们遭殃的。”陈曲侯说道。

    “追击?”

    赢致望着地上被杀死的‘侍’卫,心里凉了一大半。

    追与不追?

    这可是个大问题。

    追击,有可能会遭到失败;赢致很清楚,他们所遇到只是敌军中的一部分,追击下去,极有可能会遇到更多的敌人,以刚才的情况来看,敌人的战斗力非常强。

    如果不追击,坏处也是明摆的,那就是会有更多的百姓将遭到敌人的杀害。

    “将军,追与不追,你给个话啊?”陈曲侯见状,焦急的问道。

    在陈曲侯等人的坚持下,赢致只好带领大军向着扎义和逃走的方向追去。

    此时天已经亮了,经过一夜的奔袭,秦军流‘露’出疲倦的神‘色’。但军情紧急,岂容将士们休息,在赢致的带领下,秦军所有将士快速跟着扎义和的脚步向西南追去。

    人跑的速度岂能跟上战马的速度,秦军越追越远。

    时间不大,翟戎将士就消失在秦军的眼前。秦君不敢怠慢,继续沿着翟戎军队的方向朝前追去。

    快追到长沟河的时候,一座小山横在了秦军面前。山虽然不大,但在风雪中却显得昏暗而悠远,过了这座小山,就是长沟河了。

    望着对面的小山,赢致的心头掠过一丝小小的不安,但也只是简单的这么一闪,赢致也没有说什么就带着大军向前追去了。

    人常说:心虚处有鬼。

    就在赢致的大军刚刚转过小山的时候,迎面就看见了扎义和的队伍整齐的列阵在长沟河岸边。

    “赢致,你的行军速度太慢了,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久,你们怎么才来啊?”说罢,扎义和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太刺耳了,夹杂着凛冽的寒风,秦军听着心中一阵阵发‘毛’。

    “扎义和,休得猖狂,就你这点人马能奈我何?”此时赢致已经不再害怕,对着扎义和说道。

    几百年来,秦人打得仗还少吗?虽然刚才被扎义和的勇猛给下着了,但是秦人骨子里是不怕打仗的,最多不就是一死,有什么可怕的。

    现在已经躲不过去了,跟他们打就是。

    “哈哈哈,就我这点兵马?你好好看看----”扎义和弯刀朝左右两边指了指。

    顺着扎义和的方向,赢致看到翟戎王和左贤王分别带领的军队从左右两边飞一般向这边奔来。

    “将军,我们被包围了---”身边的‘侍’卫喊道。

    “喊什么喊?”赢致命令道,“列队迎敌。”

    “诸位将士列队迎敌。”陈曲侯喊道。

    敌人的速度非常之快,还没等秦军拿出背上的弓箭,敌人已经扑到了面前。陈曲侯见状大喊一声:“长戈迎敌---”

    “刷--”

    在陈曲侯的指挥下,秦军所有的长戈一致对外,刺向前方。翟戎将士刚一冲到秦军跟前,正好遇到了秦军伸出来的长戈。

    “噗嗤--”

    “噗嗤--”

    冲到前面的翟戎将士被迎面而来的长戈刺到。

    “一起上。”陈曲侯一声令下,秦军将士一起将刺到在地的翟戎将士杀死在阵前。

    陈曲侯前面杀敌,赢致指挥后面的将士拿出弓箭,搭弓上箭‘射’向对面过来的翟戎将士“嗖嗖--”‘射’去。

    终于翟戎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

    这无疑鼓励了秦军的士气。

    眼看着第一次进攻被打退,扎义和正在踌躇,就在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勇士,这下看你的了。”

    扎义和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翟戎王已经来到他的身边。

    “大王放心,看我的--”说罢,扎义和回头对身后的将士道,“勇士们,决战的时候到了,跟我来。”

    这支军队正是刚才冲出秦军包围那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