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六十八章 犬丘大战 八
    俗语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反之就是:兵勇勇一个,将勇勇一窝。

    在扎义和的带领下,刚才被打退的翟戎将士依仗着短刀快马的优势向已经列好阵的秦军发起了进攻。

    翟戎将士以闪电般的速度很快就冲进了秦军‘射’程之内。

    “注意躲藏----”扎义和对身后的将士‘门’大声喊道。

    随着扎义和的喊声,所有的翟戎将士附身藏在了战马的腹下。

    翟戎是游牧民族,长期的放牧生活早就让他们与战马形成了一种人马合一的状态。

    他们骑在马上,时而上、时而下,时而藏、时而显,时而高唱,时而低鸣,潇洒自如,如履平地。

    吃了一次亏的秦军当然知道扎义和等人藏在了马腹之下,在陈曲侯的指挥下,秦军收起弓箭,拿出用长戈对准冲过来的战马下腹刺去。

    就在秦军快要刺中扎义和战马的那一瞬间,扎义和突然翻身上到马背之上,猛地一登,整个人凌空跃起,雄鹰般向着对面的秦军扑去。

    如此勇猛,甚至不要命的翟戎将士,秦军还真没遇到过。

    还没等他们回身,扎义和的弯刀已经劈到了好几名秦军士兵。

    后面的翟戎将士跟着扎义和一起冲向秦军。

    秦军原本布置好的阵型一下子被冲‘乱’了,秦军士兵纷纷向后退去。

    “保持阵型,不要‘乱’---”陈曲侯见状大声喊道。

    但是效果甚微,已经‘乱’了阵脚的将士根本就近不了扎义和等人的身边,几个胆大的刚一近身,就被扎义和等人劈倒在地。

    “这小子,有他爹的气魄。”望着扎义和带人冲进秦军阵营,翟戎王点头赞赏道,随后手一挥,指挥翟戎军队一起向秦军冲去。

    冷兵器时代的战斗,人多在一定意义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是眼下三千对三千人,本因该是势均力敌。

    但是秦军以步兵为主,翟戎却以骑兵为主;这一对比二者之间的差距这就出来了。

    守城战骑兵根本不占优势,但是旷野战,骑兵的优势可就出来了。他们行动快、出刀快、马上马下来回躲闪,使得秦军的无法近身与之搏斗。

    但是秦军与戎狄打了多年的仗,从心里上也不怯他们,长沟河畔,犬丘的秦军与翟戎将士杀的是昏天暗地。

    风从河道里“呼呼”的吹向双方将士,寒冷而无情;

    雪从天空里“簌簌”的飘向大地山川,晶莹而美丽;

    从昨天夜里到现在,赢致带领的秦军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但是他们还是顽强的与翟戎将士厮杀着;此时谁敢有一丝的睡意或者闪失,就将会永远躺在这长沟河畔,永远的休息了。

    战斗从早晨一直打到下午。

    一名秦军将士的胳膊被砍下,临倒下之前,他的长戈刺进了翟戎士兵的‘胸’口;

    又有一名翟戎将士的被秦军的弓箭‘射’中,临倒下之前,他的弯刀飞过去,扎中了秦军的大‘腿’;

    ……

    鲜血一点一点的落下,滴落在雪白的大地上。慢慢的变成一小股一小股的流向长沟河。

    河面上原本已经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此时早就被双方的将士鲜血给融化了,河水慢慢的变红,上面先是一具两具的尸体,渐渐的越来越多,把窄窄的河道都给堵塞了。

    但是战斗还是没有一丝要停下里的迹象。

    此时谁先停下,谁就注定了失败。

    秦军这样认为。

    翟戎也这样认为。

    于是乎,谁都没有提前退出的打算。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秦军的不利因素越来越明显,一则犬丘的秦军本来就不是秦军的‘精’锐,战斗力明然不如关中的秦军;二则秦军奔赴了一天一夜,早就困乏不堪;三则从士气上讲,翟戎可是为了报仇和立足而来的,背水之战,谁都是舍了命的拼杀。

    一天的战斗下来,秦军的伤亡明显比翟戎的要多。

    “将军,在这样打下去,这一点秦军可就全折在这里了。”陈曲侯一边战斗,一边靠近赢致说道。

    此时的二人早就成了血人一般,头上、脸上、身上没有一处不带血的,甚至于战甲上的鲜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那你说该怎么办?”赢致回道。

    “且战且退,向西垂宫方向退去。”

    “好---,你在前面开路,我们且战且退。”赢致说道。

    “不---,将军先走,我来断后。”陈曲侯坚持道。

    “也好---”赢致不再争辩,带兵且战且退。

    战场之上,战士们看将军,只要将军且占且退,士兵们也跟着赢致、陈曲侯等人向西垂宫方向退去。

    当然,战场之上也没有傻瓜。

    翟戎王等人也能够看出秦军的想法,于是乎,紧追不舍的盯着秦军一路向着西垂宫方向追去。

    秦军的步兵岂能跑的过翟戎的快马,一直被人家死死的咬着,无法摆脱。

    追到距离西垂宫大约五十里的时候,左贤王叫住了翟戎王等人,“大王,不要在向前追了。”

    “为何?”杀的正起劲的翟戎王与扎义和等人不解的问道。

    “前面就是秦军的老巢西垂宫,一旦秦军退到哪里,城里就会有军队前来支援,对我们不利。再说了翟戎人数本就不多,占领太多的地方不利于管理,还是见好就收的好。巩固已经占有土地为上。”

    听完左贤王的话,翟戎王手一挥,挡住了扎义和等人的队伍,“停止前进,就地清查死伤人数。”

    “为何?”杀的正起劲的扎义和不解的望着翟戎王和左贤王。

    左贤王简单给他解释了几句。

    扎义和听罢,默不作声,纵马向正在掩护秦军撤退的陈曲侯追去。

    越追越近,随后扎义和一声冷笑,挥动弯刀对着陈曲侯后背抛了过去。

    “嚓---”

    弯刀正中后背。

    “啊---”

    陈曲侯大叫一声,滚落下马,死在了距离西垂宫不到五十里的地方。

    “哈哈哈---”

    “哈哈哈---”

    扎义和仰天大笑,调转马头向回奔去。

    经过清点,这场战斗下来,翟戎死伤不到一千人,而且大多是新招募的士兵。

    对于这样的死伤,翟戎王等人既心疼又欣慰。毕竟翟戎积攒下来的这点军队又回到了原来的数字。欣慰的是这场战斗下来,秦军比自己死伤的要多得多。

    西垂宫。

    把儿子赢致派出去之后,犬丘大夫赢回再也睡不着了。

    “探马何在?”

    “小人在---”

    “速速前往雍城向国君禀明这里的情况。请求大军支援犬丘。”

    “是----”

    探马走后,赢回登上城楼,焦急的望着远方,现在他根本不知道有关敌人的任何情况。

    人就是这样,你越是对某种事情不知道,你就越是心焦。

    一天时间过去,儿子和手下的三千将士还没有回来,老迈的赢回在城头上急的团团转。

    虽然他已经困得实在是撑不住了,但是他能睡得着吗?

    天慢慢黑了下来,北风夹杂着雪‘花’,无情的吹向这座西北城池。

    赢回心急如焚,焦急的望着远方。

    “大人快看,咱们的军队回来了-----”

    焦急的盼望中,北边一支军队终于出现了。

    赢回兴奋异常,盯着远处的军队一步一步来到城下。

    天已经黑了,看不清远处的军队的服装,赢回还不能确定对面过来的军队是不是秦军。

    终于对面的军队来到了城下,赢回一看果然是秦军,在确定他们身后和没有追兵的情况下,才命令守城将士打开了城‘门’。

    经过清点,长沟河一战,秦军死伤了一千五百多人。也就是说,赢致带出去的秦军损伤过半。

    随后,赢致把与翟戎战斗的情况告诉了父亲。

    赢回听罢久久不语,他知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单靠犬丘的秦军根本不能将翟戎赶走,他需要雍城国君的支持。

    但雍城的秦公赢恬能给予他支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