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七十一章 土地之争
    矢国以小欺大,秦国岂能放任。.:。

    但鉴于矢国与秦公赢恬的特殊关系,大臣都不说话。

    既然大臣们都不说话,但是作为赢氏子孙的公子赢载、公子任好就不能不说了。

    公子赢载出列道:“国君,矢国以小欺大,断不可放任自流。我也知道矢国乃是嫂嫂的母国,但即便是母国,也不应该在我秦国的土地上撒野。如果矢国的事情不处理,那么今后我们还怎样处理与晋国、梁国、芮国等关中诸国的关系。兄长,此事你若不好处理,就‘交’给我来处理,如何?”

    公子赢载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

    秦公赢恬没有说话,他不是不知道任由矢国撒野的结果,但是这事情实在是太难处理了。

    他爱姜晞,当然也要爱她的母国;更何况今天的矢国如此做派,全是自己当年的轻言许诺的结果,现在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他真的很为难。

    “大哥,你到底说个话啊!”赢载才不管你赢恬是不是难受,现在他要站在秦国的立场上考虑问题,要提秦国说话,“大哥,我可跟你说了,若是任何人因为个人的情感,以秦国的利益做‘交’换,我赢载决不答应。”

    赢载给兄长最后的下马威。

    “这个?”秦公赢恬望着已经有些气恼的二弟,还是说不出话来。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父亲当年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难处与艰辛。

    “二哥,你莫要‘激’动,你要给大哥时间,让大哥好好想想解决这个事情的办法。”终于少公子嬴任好说话了。

    赢恬感‘激’的望着小弟。

    “想可以想,但最好别出卖秦国。”赢载气呼呼的说道。

    事已至此,只好散朝。

    待诸位大臣都走了之后,嬴任好留下了,他对秦公赢恬说道:“大哥,我知道此事让你很为难,也许过一段时间,这事情总会有转机的。”

    赢恬望着小弟,上前拍着他的肩膀,感叹道:“三弟,当国君难啊!”

    “大哥,秦国的江山都担在你的肩上,你一定要‘挺’住。”随后嬴任好又说道:“不过,大哥我要提醒的是,如果矢国的事情处理不好会影响到你在秦国的统治,望大哥三思。”

    赢恬望着殿外明媚的阳光,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哎---,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拿秦国的土地做‘交’易,那会困住你一生的。”

    这句话既是给自己说,也是给嬴任好说。

    回到寝宫,君夫人姜晞公主还不知道矢国从秦国夺走土地的事情,高兴的给赢恬说:“夫君,矢国来信了,说我母亲将于五天后来秦国,到时候,我就可以同母亲好好聚聚了。我已经两年都没有见过母亲了。”

    望着夫人高兴的神‘色’,赢恬不知所云。姜晞公主已经来秦国快两年了,这是岳母第一次来秦国,本应该是高高兴兴的事情。

    可是偏偏出了这样的事情,岳母还能来吗?看来夫人还真不知道矢国夺走秦国土地的事情。

    姜晞冰雪聪明,从赢恬不说话的表情就知道这中间肯定会有什么事情,“夫君,你不高兴吗?”

    赢恬摇摇头,挤出一丝笑容道:“高兴,我当然高兴了。”

    “夫君,出什么事情了吗?”姜晞疑‘惑’的问道。

    自从结婚以来,夫妻二人一直是坦诚相待,今天要让赢恬说谎,他也说不出来,只好把矢国夺走秦国土地的事情,告诉了姜晞。

    姜晞听罢,久久不语。

    “夫人,你也不要伤心,既然当年我答应过你父亲,要划土地给矢国,今天我就不会后悔;你兄长带兵拿走该属于矢国的土地,我也认了。”赢恬安慰姜晞道。

    “夫君,我知道当年你因为爱我,才答应把秦国的土地划给矢国;但你可知道,只要我嫁给了你,我也就是秦国人了。既然作为秦国人,我怎能允许别人轻易夺走秦国的土地;即便是你答应了,我也不会答应,任何时候以土地作为‘交’换的条件都不允许的。我不会答应,秦国的公子大臣不会答应,就是秦国的任何一个百姓也不会答应。既然大家都不会答应,作为国君,你怎会答应?”

    听到君夫人如此说,赢恬无奈的说道,“可是我已经答应矢国,要帮助矢国打下渭水以南的土地,既然现在这块地方已经归了秦国,也应该划给矢国才是。”

    “答应是答应,可是夫君你有没有想过,当时的你只是秦国的太子,说话根本就不起作用;再说了划归土地如此大的事情,岂能凭一面之词来定。要有文书作证,既然没有文书作证,说了也是白说。”姜晞安慰道,随后姜晞抬起头望着赢恬认真的说道,“夫君,我知道你当时那样说,那是因为你太爱我了,这句话只要我心里明白就是了,千万不要做出把秦国土地划给别人的傻事来。如果你真的因此把秦国的土地划归给了别人,那你可就是秦国的罪人,会对你,乃至整个秦国都不利的。”

    “既然这样,那我该如何?”赢恬望着夫人美丽纯净的脸庞,坐在她的身边轻声说道。

    “派使臣前往矢国,要求退回秦国的土地。”

    “这样会让你父亲为难的。”赢恬担心的说道。

    “不会的,现在的矢国,我父亲已经不担多少事情了,出兵夺取秦国土地的事情一定是我兄长所为。我们派使臣前往矢国最多也就是让我兄长为难一下罢了。”姜晞肯定的说道。

    赢恬感动上前,轻轻的抱着夫人,在她的耳边喃喃说道,“此生有你,赢恬夫复何求。”

    “小心点,可别压着孩子。”

    “嗯---,让我看看我们的小公子。”赢恬‘摸’着姜晞的肚子说道。

    “你咋就知道他一定是个公子,万一是位公主呢?”

    “不,我赢恬的孩子,一定会是一位公子,将来还要成为秦国的太子、国君。”赢恬坚定的说道。

    姜晞望着赢恬的神气的样子,抿着嘴,轻轻的笑了。

    秦公赢恬有所不知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矢国占领秦国的土地的事情已经在秦国悄悄传开,不明真相的百姓早就在‘私’下里指责国君为了讨好他的岳丈,出卖秦国的土地和人口。

    人言可畏,赢恬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