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一章 民兵试炼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木床照射在亚克斯特.克里斯的脸上,他立马条件反射般的从木板床上跳了起来,穿起了放在床头边镶着铁片的锁甲,束紧了武装带,拿起角落里面的长弓和装满箭矢的箭壶背在背上,两把锋利的长剑挂在了腰间。穿上厚厚的布鞋,全副武装的亚科斯特柔情的望了另外一处的小房间一眼,自信满满的迎着朝阳出门了。

    他是亚历斯特,也是一个叫做曹轩的青年人,因为自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的记忆脑海里就凭空多出了一段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在那个记忆里面的世界有各种高科技的炼金产物,比如一种叫做汽车用铁片作的还有四个轮子可以跑得飞快的东西。或者是飞机那种凭借着涡轮可以在天空上自由翱翔的东西,那一段记忆里最深刻的还是有一种可以套在头顶上的金属圆环,戴上后整个人可以进入另外一个世界,被那边的人们称为虚拟世界的地方,也就是一个非常类似自己现在的这个世界进行冒险,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前世在虚拟世界里扮演的是一个传奇战士,更令亚科斯特惊奇的是,就连那个时候的武技,战斗技巧他现在也能记得清清楚楚。他曾近因为这段记忆迷惑好长一段时间,认为自己一定是被魔鬼附体了,可是当他花了几枚银币找到镇子神殿的牧师施展神术给他检查时,对方只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然后对他说,孩子,你是太累了,好好地去睡一觉。

    随后的几年里面亚克斯特也坦然接受了这一段光怪陆离的记忆,他是一名半精灵,他有一位可爱的妹妹,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夫,而母亲则是一位被流放的精灵,不过好景不长,母亲在生下自己的妹妹之后的几年后去世了,而他的父亲,那位只知道种田的农夫,也随着对自己美丽妻子的过分缅怀而去世。那个时候只有13岁的亚科斯特只能负担起照顾自己只有4岁妹妹的中单,家里所有的积蓄被他花去用来安葬自己的父母。幼小的亚科斯特每天天不亮就得起来重操父业,下午闲暇时间就在酒馆里面做内侍,每天靠着微薄的收入过活日子。

    不过也许是老天也开始同情起来这个可怜的孩子,就在上个月前,图克镇的公示栏里面居然贴了一张征召士兵的布告,亚科斯特看到之后立马心花怒放起来,毕竟他可是掌握了许多战斗技巧,但奈何平时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为了抓住这次机会,亚科斯特几乎再次把自己几年来存的积蓄全部花光备置了这一身寒酸的装备,而今天,正好就是他扬名立万的日子。

    “嗨,亚科斯特。”就在亚科斯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叫喊帮他拉到了现实生活中,只见一位同样16,7岁的青年在前方向他用了的挥了挥手,亚科斯特看到后立马跑了过去。

    “库里,不得不说你有一位铁匠当老爹还是真是幸福。”亚科斯特看到库里一身“豪华”的都是用鱼纹钢制作而成的锁甲,一把精钢锻造的长剑一面同样用精钢锻造的骑士盾,亚科斯特看了看自己身上只有几块铁片挂着的陈旧锁甲忍不住酸溜溜的说道。不过要说因妒生恨还是不可能的,库里和自己从小就是铁哥们,这次要不是库里帮这说清,可能亚科斯特连护具和武器都凑不齐。

    “嘿,哥们,这次报名人家最看重的是武技而不是装备,谁都知道你亚科斯特是我们图克镇最厉害的一个,如果我老爹再不给我准备点好家伙,你还让我怎么活?”库里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说道,感情自己才是弱势的那一方。

    “算你识相。”亚科斯特大笑着揉了揉库里的头发,两个人就这么勾肩搭背的穿过街道,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镇子中央的演武场,这里是图克镇民兵平时训练的地方,作为一个小镇,图克镇可没有那些正规的军队,但是如果能在这边混上一个民兵的身份还是极有用处的,至少以后不用早出晚归的种田打零工就能养活自己和妹妹,同时每年博德之门的炎拳佣兵团都会来这边挑人,如果你被选中的话,那么自己的待遇自然而然就又能提升一个地位。

    “嘿,瞧我看到了什么?农夫的儿子和铁匠的儿子居然也会来参加民兵选拔?我看他们是烧坏了脑袋。”就在亚科斯特和库里准备进入演武场的时候,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突然从两人的前方传来。亚科斯特抬头向前面望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全身骑士铠甲的男子站在两人的前方,油头粉面的让人非常不舒服。在他的身后跟了三个跟班,同样用挑衅着眼光看向两人,听完自己老大的嘲讽之后立马跟着大笑起哄。

    “可恶,拉皮尔,你这个奸商的儿子知道什么叫做战斗的勇气吗?看我现在给你上上课!”库里听到拉皮尔的嘲笑之后忍不住怒火中烧,周围路人投来的视线更是让他脸上火辣辣的难过,当下抡起自己的袖子就准备上前揍他一顿。不过他还没有迈开第一步,就被亚科斯特一只手轻松的拉了回来。

    “别冲动,你难道忘记了比试前不能私斗的规定吗?他们只不过想引诱你失去比赛资格。相信我,等到待会开赛时我们一定有机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亚科斯特撇了拉皮尔一眼,随即就拉着库里走进了演武场,不过亚科斯特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角色,在经过拉皮尔身边时不动声色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个看似友好的举动却让拉皮尔脸色有点发青。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那只手掌上传来的巨力,好悬没把他的肩膀拍脱臼了。

    “该死。这臭小子不是半精灵的杂种么,难道他还有食人魔的血统?”拉皮尔吃了一个暗亏小声嘀咕到,正如亚科斯特所说的,他现在只能勾引对方先动手然后在交手之前让民兵执法队取消他们的比赛资格。如果他敢先找事情的话,不说自己会不会被取消资格,他敢肯定的是自己几个人反而会被亚科斯特教训的很惨。

    这一段小插曲过去之后,亚科斯特和库里找到了图克镇民兵队的队长布鲁斯报了个名,随后就找到一个角落里面静静的坐着等待比赛开始。场边的参赛者也越来越多,并且绝大多数都不是本地人的面孔,这些人有大部分都是在外面刀口舔血的冒险者或者佣兵团,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不想再去外面干那种把头别在裤腰带的行当,从而想进行一份稳定的工作。

    “不太妙啊。”库里看到人越来越多,而且许多一看就是五大三粗,凶狠异常,身经百战的样子,这个小子忍不住慌了起来。“这一次怎么回来这么多的人,我觉得我这一次可能没戏了。”

    “不要去想那么多。”亚科斯特看到库里沮丧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图克镇的民兵队不可能要这么多不服管教的外乡人和冒险者的,你最后看吧,他们那群人绝对会被分在一起然后自相残杀的。”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库里嘀咕一句。这个时候演武场中央传来一声清脆的铃声,原本喧闹的场地瞬间安静了下来,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