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二章 技惊四座
一位身穿长袍,头发花白的老者来到了中央用木头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他摆了摆手,清脆的铃声瞬间消失了。然后他又用右手示意了一下,跟在他身后一个穿着法袍的中年男子立马念出几个奇异的音节,只见中年人手指上法术灵光一闪,几秒钟就完成了0级法术扩音术。

    “各位。”老者清了清嗓门,凭借着魔法的效果让自己声音清晰的传遍了每一个角落,“非常感谢你们能响应并参加图克镇的民兵招募,我在这里以图克镇镇长的身份代表着威尔斯男爵对各位的到来表示感谢!”

    曹轩听到镇长的话忍不住撇了撇嘴,说到威尔斯男爵,其实也没有外乡人想的那么位高权重,他只不过是拥有400个私人士兵以及统领了2座小镇而已,这个武装力量远远配不上一个男爵应该有的实力,不过造成这种现象归根结底的原因是在西哈特兰德地区一直没有一个势力能统一各地形成一个王国,反而是各个小贵族形成的领主联盟,从而造成了只要你手底下有点人马和地盘就能割据为王,当然必须得加入那个联盟其他贵族才会认可你的合法地位,当然自己给自己按个什么称呼也就没有人来管你。

    亚科斯特曾近听到最搞笑的是有个破落贵族建立了一个村庄,居然让里面的人称呼自己是公爵,也幸亏这没有给邻居科米尔帝国的公爵听了去,否则人家分分钟拉出几千号装备精良的士兵教你什么叫做公爵的底蕴。

    “这一次,经过威尔斯男爵的授权,我们准备征召50名武技高超,勇敢的勇士作为图克镇的守备队,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仁慈的威尔斯男爵准备提高自己治下所有守备队的收益,从原本每人每年五枚金币变成每人每年十五枚金币!”老镇长的话引起了台下所有人的欢呼,15枚/1年的收入绝对能让平民疯狂起来了,要知道每天早上吃的黑面包才3枚铜币就能买到,1枚金币都可以够老百姓买一年份的早餐了。

    “不太对劲啊。为什么今年他们招收那么多民兵,而且待遇还给这么高?”库里听到镇长的话之后隐约觉得这事情有点蹊跷,他老爹打铁一年才20,30个金币收入,要知道铁匠可是金饭碗啊。

    “管他呢,反正就算刀山火海我也要去参加,我可还有拉维斯要养呢。”亚科斯特白了库里一眼,人家是喝井人,自己是挖井人,绝对不是一路的。

    “好了,现在我也不多说废话了。”老镇长看到场面气氛调动的差不多到火候了开始说起了正事“现在我们进行第一轮射击考察,所有人可以运用弩,长弓。标枪等武器,我们唯一的硬性要求是要求参赛者一分钟只能完成十下攻击,至于成绩的好坏我们则会通过评审根据每个人使用武器的难易程度进行判定。现在,请拉库斯,奥库,特格鲁,利亚德,库里上场!”

    “真倒霉。”“加油!”

    亚科斯特大笑着推了库里一把,直接把他赶到了场边,库里从怀里摸出一把军用手弩,作为一个还不到18岁的年轻战士,库里可是把绝大部分时间用来练习剑术和盾牌格挡上面了,所以远程攻击他只好选择了手弩这种稳定性高,操作简单,上手方面的东西了。

    “嗖嗖嗖...”第一轮比赛很快就结束了,负责报靶的人记录成绩换了新靶之后,第二轮参赛者早已经热身完毕。

    亚科斯特很快被叫到了名字,他迅速起身走到了场边,突然看到了拉皮尔,他是自己上一轮比试的,但是他看到自己之后居然没有露出畏惧的神情,反而诡异的对着自己笑了笑。快速走到自己身边低声说了一句。“祝你好运种田的小子,希望我能在第二轮看到你。”

    亚科斯特被他弄的有点迷糊了,不过随即看到了跟自己同一轮比试的对手,瞬间明白了拉皮尔那句话的含义。

    图克镇大大有名的猎手,追猎者科亚塔,有着20岁丛林捕猎经验的老爹哈斯勒姆,另外两个哥们虽然不是本镇的,但是亚科斯特看到他们布满老茧的双手和锐利的眼神就知道对方一定不是善茬。

    “该死。”亚科斯特暗骂一声,这要说里面没人捣鬼自己第一个不信,可是这又能怎么办?人家毕竟没有违反比赛最基本的规则,亚科斯特狠狠的看了拉皮尔一眼,对方却留给自己一幅得意洋洋的神色。

    “还好劳资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亚科斯特收回了自己目光,他可是清楚地记得自己前世是到达过传奇的职业者,什么战斗技巧对于他来说都能信手拈来。可是这个仇他是记下了,自己本事大不代表他会放过恶意陷害他的人。

    “比赛开始!”随着老镇长一声令下,追猎者科亚塔第一个反应过了,只见他迅速的张弓搭箭,在短暂的瞄准过程中射出了自己的箭矢。“嗖”的一声,箭矢狠狠的钉在了100米外的红色靶心。第二个被人尊称为老爹的哈斯勒姆也不逊色,他虽然反应没有科亚塔快,但是胜在更加稳定,哈斯勒姆射出去的箭矢一支一支的钉在靶心周围,几乎没有两支之间的距离超过了2公分。另外两个冒险者看起来也是强大的一塌糊涂,只见他们一个从背后取下了标枪投掷,一个则拿出了类似飞镖一样的暗器,花样可谓是五花八门。

    不过令所有人奇怪的是,就在其余四人各显神通的时候,亚科斯特却没有动,他如同一桩石雕一样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丝毫没有理会场外的情况。

    “他是怕了,那个种田的小子一定害怕了,快滚吧!这里不适合你,你应该去烂泥地里继续种你的莴菜。”拉皮尔看到亚科斯特还没有动作,忍不住带着自己的小弟大声嘲笑起来,希望以此来影响亚科斯特的动作。周围不明所以的观众也紧接着跟着起哄,放声开始谩骂嘲笑,好让那个站在场地上的傻小子快点滚回家去。

    但是就在最后一名选手完成自己的最后一击时,那些嘈杂的喧闹声突然消失了。因为亚科斯特动了!

    只见他迅速的从箭壶了抽出了五支箭矢搭在了手上,迅猛无比的拉动了弓弦,所有参赛者只听到了“嗖”的一声,还有一声“噗嗤”的闷响,威力巨大的箭矢居然直接把靶心穿了个对穿,钉在后面一根木柱上面。

    “嗖”就在众人还没从第一箭的风采当中回味过来时,第二支箭矢已经被亚科斯特迅速的射出,这回大家就只听见了弓弦响动的声音,因为第二支箭矢居然顺着第一支箭矢射穿的洞里面钻了过去,依旧钉在了那根木柱上面。

    第三支,第四支,第五支.........

    只有在最后一箭时,亚科斯特没有把握好准心,箭矢顺着另外一边刺穿了靶心,给靶子开了一个新洞。

    场边万籁俱寂,几乎掉落一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沉寂并没有多久,转而变成了爆发的山洪海啸。

    “亚科斯特!亚科斯特!亚科斯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