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四章 寻衅与挑战
“亚科斯特,库里,这边!”就在两人打闹间跑到守备队总部的时候,一个有着蓝色头发的青年朝着两人大喊道。

    “诶,威尔,扎克你们也都来了!”亚克特斯立马和库里跑倒了两人的身旁,他们一个是镇子上酒馆老板的儿子,一个是烤面包莉莉大婶的儿子,双方都很熟悉。

    “是啊,你们来的不也挺早的。”开朗的威尔笑着回答道“对了,这次我们守备队里面除了我们四个,我们图克镇就只剩下拉尔夫进来了,其他的全是外乡人,亚科斯特你得多照顾我们啊。”

    “没问题,要是谁欺负你们我保证把你去揍他。”亚科斯特用拳头打了打威尔的肩膀答应了下来。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当真了啊。”威尔继续开心的接着话。

    “哈哈哈哈哈.....”四个人同时大笑了起来。

    “哼,一群小鬼。”就在四人开心的聊天时,突然一个阴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亚科斯特皱着眉头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阴狠的看着他们,光着的脑袋上面有一道狰狞刀疤,让人看得有点不寒而栗。

    “我要是你就立马跟我们道歉,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绝对不会是你想看到的。”亚科斯特看着那个光头还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微笑的朝着他说道。自己的威慑,恐吓技能都过了60点,如果能被这种程度吓到还真是见了鬼了。

    “小子,你有种再说一遍。”光头听到亚科斯特没有被自己吓到,反而朝着他挑衅顿时气乐了,他双手放到背后把自己的双手大剑取了下来“半精灵杂种,你以为你射箭射的准就很厉害吗,让肯特大爷教教你男人应该如何战斗。”

    “亚科斯特,算了,我们第一天来,不应该惹事情。”另外一个青年保罗看到对方抽出武器,立马拉住了亚科斯特,自己的同伴脾气他还不清楚,生怕这样下去会变成一场无谓的死斗。

    “没事,保罗,就这么残渣还对我构不成威胁,我保证能在不杀了他的前提下教训他,好让那些外乡人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亚科斯特拍了拍同伴的肩膀,从腰间拔出了两把长剑迎了上去。

    “半精灵杂种,你的勇气让我十分佩服,不过也你也惹恼了肯特大爷,我让你先出手,这样就算我把你砍成两截了也不会丢了这份工作。”肯特狞笑着对亚科斯特说道,同时他把自己的大剑斜放在肩上,轻蔑之意显露无疑。

    “你会后悔的,杂碎。”亚科斯特淡淡的笑了一下,其实他自己也想进一步证实一下自己系统里面那些技能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在离肯特距离10米的地方,他回忆了一下那段记忆里面冲锋的技能使用,把全身的肌肉绷紧,力量全部转移到脚掌和小腿肌肉上面。只见他左脚狠狠的一踏地面。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朝着肯特疾驰而来。

    “战士的冲锋!”肯特看到亚科斯特朝着自己一往无前的冲过来时顿时把眼中的轻蔑收了起来,转而变得认真起来,他作为一个8级的战士自然也会冲锋技能,但是他很纳闷为什么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子也会,要知道哪怕是战士这种大路职业,每一套剑术,每一套步伐或者每一个技能都是由一位资深战士传授下来的,他自己也是以前参加过其他地方的守备队然后由一位历经百战的老战士教的,他想不出图库镇有什么人能传授这些东西,当然守备队长布鲁斯除外,他还是有真才实学的。

    10米的距离对高速移动中的亚科斯特来说一秒钟就过去了,这个时候他才看到肯特刚刚把大剑平对着他,心里忍不住冷笑一声,晚了。

    两个战士交锋,往往凭借着的就是一股一往直前的勇气和战斗时的专注程度。如果在战斗的一瞬间你丢失了它,那么狠快就会被有经验的资深战士打的满地找牙。很遗憾,有着那段前世记忆的亚科斯特何止是资深战士,在战斗技巧上面他都快是步入半神的战神了。

    “呯”一声清脆的武器碰撞声,亚科斯特巧妙地用自己右手的长剑击中了对方大剑的剑身,凭借着巨大的冲击力和惯性轻而易举的就把对方的武器磕到了一旁,同时自己收缩了全身的肌肉,把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了自己的右肩上面,狠狠地朝着肯特的胸口撞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2米左右的肯特居然被1米8左右的亚科斯特撞飞了出去。他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着后面飞了3,4米摔倒在了地上,嘴巴里吐着的鲜血在半空洒出了一串漂亮的血花滴在了地上。此时所有在场边幸灾乐祸看表演的人眼睛都直了,他们原本以为肯特能轻易的教训亚科斯特,就算再不济也会和亚科斯特乒乒乓乓的打上一会儿,谁能料到肯特居然一回合就被对方秒杀了。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从外面传来,一个身穿板甲的中年战士走到了场地中央,用欣赏的眼光看着亚科斯特。“精彩的冲锋,没想到图克镇里面的人也都卧火藏龙,前面接触磕飞对方武器那一下也把握的十分巧妙,小伙子,你很不错。”

    中年战士夸奖了一下亚科斯特之后转过身子,对着其他还在傻眼的人大声说着。

    “我是野狼,阿克图雅夫,你们这群新兵蛋子的教官!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是身经百战的佣兵,也有人是身手矫健的冒险者。但是在这里,你们全都是我的新兵。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要是谁能上来打败我,那么他就不用接受新兵蛋子的训练,现在告诉我,你们谁上来挑战我!”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起来,野狼的名号是据说当年他年轻的时候一个人单枪匹马干掉过一群【10-15】豺狼人,在图克镇和威尔斯男爵治下另外一个小镇暮色镇范围里,阿克图雅夫可谓是最有名的战士,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没有人妄图去挑战他。不过本地的佣兵团没有人站出来,那些外地的人可就不讲究那么多了。

    “我。汉考克来挑战你,以前是霜狼冒险队的一员,外号冬狼杀手,9级的战士,我们冒险小队曾近在北方参加过冬狼的战争,我一个人杀了5条冬狼。正好现在来回回你这头野狼怎么样。”说话间,一个两米多高的壮汉来到了场边,当他报出自己的战绩时,在场所有人都被吓到了,9级战士,乖乖都快接近中阶的职业者,天知道这么厉害的人还来这边当民兵,是不是脑子被烧坏了。

    “北地蛮人?”阿克图雅夫看着汉考克微笑的说到。“我们可以交手,但是你不允许用狂暴,这毕竟不是生死之战。”

    “可以,不用狂暴我也能打败你。”汉考克大笑着答应了下来,随即取下了背后的一米多长的战斧,大吼一声发动了冲锋。

    阿克图雅夫也跟着取下了自己背在身后的重剑,同样大吼一声发动了冲锋。很快两个硕壮的男人就撞在了一起。

    “嘭。”一声肉碰肉的声音,阿克图雅夫被汉考克撞退了两步,很明显在力量的对决上他输掉了。

    “加油,汉考克干掉他!”“快点碾碎他,我们看好你!”

    周边的人气氛全都被调动起来了,一群男人,特别是一群战士非常容易被这种拳拳到肉的战斗吸引,类似的亚科斯特可以想到自己那一段记忆里的拳击比赛,那可是动轴打一场上亿元的比赛啊。

    汉考克也被周围的热烈的气氛感染,把对手逼退后,上前两步就挥舞着战斧劈了下去,阿克图雅夫此时刚刚从眩晕中清醒过来,失了先机的他立马把大剑当做门板横在了自己的头上。

    “咣当!”一声巨响,阿克图雅夫被又被巨力逼退了几步,汉考克打的兴起,一点也没有给对方喘息的打算,如附骨之锥又黏了上来,挥舞起斧头对着阿克图雅夫就是一阵狂砍。

    “不是吧,这个大个子这么厉害,看起来教官快要输掉了。”库里一直在旁边观看比赛,也忍不住为阿克图雅夫担忧起来,毕竟人家的是为了管教他们那些老油条而来的,如果对方成功,那么身为真正新兵蛋子的他们来说无疑会好上很多。

    “别担心,教官快要赢了,我说那个家伙这么厉害作为9级战士怎么会来这种穷乡僻壤当民兵,他的脚受过很严重的伤。”亚科斯特也仔细的观看着战斗,那个叫做汉考克的战士厉害不假,可是自己看到他每次移动的时候左脚都比右脚慢一拍,这种不协调的小破绽在对付菜鸟到没什么,可是在实力相近的对手面前就是最大的破绽。

    果不其然,阿克图雅夫也在交手间发现了这个问题,他逐渐的放开了防守,开始朝着汉考克的左边攻去,不一会儿汉考克就变得手忙脚乱,在一次不小心中左脚别到了右脚上面,整个人就跌坐在了地上。

    “你输了。”野狼看了冬狼杀手一眼,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对着周围起哄的人霸气的说道“还有谁不服气的,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