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五章 训练
守备队营地内,所有不管老战士还是新兵蛋子此刻都穿着制式锁甲背着武器围着操场开始跑圈,现在他们都已经被阿克图雅夫治的服服帖帖的,因为9级的战士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很厉害的存在,既然连他都输了,其他人上去也是送菜的份。

    “跑起来,软蛋们,加快你们的速度,难道只跑了20圈你们就不行了吗?”野狼的大嗓门回荡在操场,他手里拿着一根皮鞭,如果看到有谁在偷懒或者掉队太厉害就会一鞭子抽上去,这种带着倒刺的鞭子一下子绝对能把人打的皮开肉绽。

    众人围绕着操场跑完了50圈,阿克图雅夫只给他们10分钟休息喝水的时间,接踵而来的是各种力量训练,50公斤的石锁,每个人至少要一只手一个提起30次才算过关,两百斤的石墩每人则要双手抱起举过头顶再放下20次才算完成了一天的训练量,令亚科斯特吃惊的是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训练扎马步的,每个人肩膀上扛着40公斤的重物要半蹲一个小时训练下盘力量,一个上午过去,无论是年轻的小伙子还是久经沙场的战士都觉得自己体力透支了,一个一个半死不活的躺在了地上。可是当开饭的铃声响起来之后,这群信仰春哥的战士又能从原地蹦了起来,满血复活的冲到了食堂抢占有力地形。

    食堂里面放着四长长方形的桌子,每张桌子上面都摆满了烤鸡,羊肉,牛肉等肉类还有麦酒,相对而言蔬菜几乎没有。战士所需要补充的营养就是这样含有足够能量的肉类,这样配合着训练他们才能拥有足够的大块肌肉,至于麦酒,那完全是给战士助兴用的,你见过哪个豪放的战士吃饭的时候不喝酒?

    亚科斯特和库里他们坐在一起,就在库里,威尔,保罗抢着一大块油腻的鸡腿时,亚科斯特却静静的拿着一旁无人问津的蔬菜啃着,作为拥有两段人生记忆的他来说,非常明白膳食均衡才是最好保养身体的道理。

    “嘿,小伙子,你很强大,有成为出色战士的潜质。”就在亚科斯特他们吃东西时,几个中年战士坐了过来。拿着一杯麦酒给了亚科斯特“我叫利文斯顿,你也可以称呼我疯狗。”

    “我叫亚科斯特。”亚科斯特拿着大杯的麦酒灌了下去,他其实本人非常不喜欢喝酒,但是他明白你和战士交流的最好方式就是喝酒,这也是为什么战士和施法者一直不对付的原因之一。

    “哈哈哈哈,豪爽,你可比你一起的小子出色多了。”利文斯顿大笑着也把自己那杯麦酒灌了下去,“以后如果你遇到麻烦可以过来找我。有空我们切磋一下武技。”

    人在享受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一会儿就到了下午训练的时间。下午训练的科目虽然是武技和战阵训练,但事实上武技的训练时间特别短暂,野狼阿克图雅夫只不过耍了几分钟的最简单的军用剑术就没有细教下下去,因为在费伦大陆上战士们最常见能掌握的就是这套剑术了,其他的高级剑术显然不是普通人能拿到的,要不然亚科斯特那一段记忆里快身为半神战士的自己也不至于只会三套剑术,而这套剑术哪怕是刚刚接受战士训练的库里他们都会,所以自然没有什么多交的余地。

    但战阵训练却是重中之重,说到底这批50个战士里面,有绝大多数都是佣兵和冒险者出生的,哪怕他们年纪大了或者身上有这种那种的暗疾,但论单打独斗能力绝对远远超出民兵所需要掌握的范畴,可如果要他们协同作战的话,那绝对是会乱成一锅粥,这也是冒险者和军队出生的战士最大的区别,一个因为是小团体配合单挑游斗能力出众,一个是配合作战能力出色。两者虽说表面上看上去差别不是很大,可是当真正训练转变起来可谓是千难万难的。

    整个下午就在众人的哀嚎和难受中过去了。对于那些习惯了独自作战的老战士来说,他们现在要学会起来照顾自己旁边的同伴,就比如说一个最简单的突进。为了保持排面整齐不给别人可乘之机,快了的人要慢下脚步,慢了的人要加快脚步,光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众人就在一个下午翻来覆去的训练了上百遍,让许多老战士叫苦不迭。

    晚上没有训练,许多人吃完晚饭后就回到了守备队的宿舍或者去镇子上的酒馆乐呵去了。战士永远是存不住钱的一群人,他们一有钱就会花在麦酒或者女人的肚皮上面。当然那些仅限于外乡人,对于在图克镇的有家庭的亚科斯特他们来说,下午训练结束就可以回家了。

    “哥哥!”亚科斯特刚一打开房门,一个银白色跳动的双马尾就扑进了自己的怀里。亚科斯特和拉维斯都是银白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瞳,这对于人种千奇百怪的费伦大陆上来说也是一种少见的模样,他们这方面遗传的是自己的母亲,那位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从而被流放出来的精灵。

    “今天训练辛苦吗?”拉维斯睁大了自己可爱的眼睛问着亚科斯特,亚科斯特笑了笑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小脑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着不辛苦。

    “哥哥你骗人,你看你都被晒黑了。”拉维斯撅着自己的小嘴巴说道。不过很快小女孩就不在纠结这一点了,小手拉着亚科斯特来到了饭桌上。指着桌上几盘黑乎乎的东西说道“哥哥你看,这是我特意为你特制的营养大餐,你一定要把他全部吃完哦。”

    “额。那个拉维斯,我在守备队里吃过晚饭回来的。”亚科斯特看到桌子上那些用盘子盛的不明物质,吞了口唾沫说道。自己妹妹的黑暗料理其实他很早就尝试过了,那天好悬上吐下泻没有挂掉去见死神克蓝沃。打那之后,每天的饭菜其实都是亚科斯特自己前一天亲手做的,然后第二天自己在家的妹妹热一热就能吃了。

    “啊,不行!我好不容易花了好长时间才完成的。你必须给我全部吃完。”拉维斯一看自己的哥哥推脱立马瞪着大眼睛鼓起了腮帮。“是不是你刚有点小钱就要浪费啊,告诉你这可是我花了5个银币买的食材。”

    “好,好吧。”亚科斯特眼瞅着自己今天在劫难逃,只好悲壮的坐在凳子上,而拉维斯明显是一条活路也不准备给亚科斯特留下,全程一直待在亚科斯特的怀里监督对方吃饭,并且还时不时的用小手拿起调羹喂自己的哥哥吃,如此温馨的举动好悬没让亚科斯特一行清泪从虎目中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