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八章 惨烈的战斗
“注意,敌袭,敌袭!”“杀啊!!”

    随着那位扑街的战士临死之前的一吼,所有还睡得迷迷糊糊不明所以的人全都翻身爬了起来,而对方眼看自己计划暴露了也不再鬼鬼祟祟的躲着,大喊着冲了上来,场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你们背对背保持好阵型,跟紧我!”亚科斯特看到情势危机,也顾不得去寻找他的大部队在哪里了,而且作为小领地的私兵,他们身上穿着的装备居然没有统一显眼的标志,这导致除了自己守备队的人之外,亚科斯特连友军都认不出来,一帮人只知道见人就砍,简直就像无底深渊血战的恶魔那样混乱。

    “死开。”亚科斯特一声大喝,双手交叉持剑形成一个V字形抵挡住一个战士的顺劈斩,随即把武器顺势向下一滑,那个倒霉战士就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变成了三截,鲜血如泉水般喷涌出来,还没等对方惨叫,亚科斯特一剑扫过了他的咽喉,那位战士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而跟在亚科斯特身后的库里几人则背靠背成犄角的站位,每人手持一面盾牌护住一边,看到有人冲过来就用盾牌格挡后刺出长剑,就这么不知不觉也干翻了数个对手。

    “嘿,亚科斯特,这边!”就在亚科斯特他们被迫卷进战团,不知道往什么地方突围的时候,浑身是血的汉考克对着亚科斯特大吼一声。作为北地蛮人,他最喜欢杀戮的感觉,开启狂暴之后他如同一个战神一般挥着着战斧来回冲杀,死在他手里面的敌人不知道有多少个了,整个人如同修罗一样身上挂满了敌人的残肢断臂,不过亚科斯特看到他开启狂暴之后双目血红的居然还存在着理智就有点惊讶了。前世他作为战士的时候也经常使用过这个技能,开启狂暴后一般会有力量+3,体质+3的增幅,但最大的弊端就是会变得六亲不认,神志不清,这种状况直到他成为了高阶战士之后才得到好转。不过当下也不能考虑这么多,亚科斯特立马带着库里他们赶了过去。

    “呵呵,你们几个小伙子果然厉害,比起我们部落的年轻人也不遑多让。”汉考克大笑着用斧头砍死了面前的一个敌人,对方还试图用盾牌格挡住汉考克巨大的战斧,谁想到在力量的碾压之下他直接连着盾牌被汉考克砸在了地上,随后轻而易举的被砍下了脑袋。

    “你狂暴之后难道不会失去理智吗?”亚科斯特也不甘示弱,用眼花缭乱的剑法荡开一个人的巨剑刺死了对方。对方死之前那惊疑,懊悔的眼神似乎还在询问,为什么你这么年轻看起来这么清秀却这么吊。

    “我们北地蛮人可不是那些正宗的蛮人和兽人。我们有一套自己的训练方法。在每次狂暴的时候就会进入寒冷刺骨的冰湖里面泡着来不让自己失去意识,但是我们的狂暴也有缺点,每次狂暴的时候只会加一点点力量和体质,并且持续时间一般只有15分钟。”汉考克大笑着回答着亚科斯特的问题,同时杀的兴起的他一只手把一个敌人掐住脖子拎了起了。两米多高的身高让他如同抓小鸡一样轻而易举的提起了对方。蒲扇般的大手用力一拧,对方就被掐断了脖子咽了气。

    “好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你有主意吗?”亚科斯特卖出一个破绽让对方砍了过来,立马一个向后转身躲掉了对手势在必得的一击,手中的两把长剑则接着拧过身体的势头狠狠的劈在了对方的腰上,巨大的力量把对方拦腰斩断。这么霸道的击杀方式也让其他准备攻上来的敌人稍稍有点心惊,逐渐避开了亚科斯特这个方向。

    “我怎么知道,反正现在我们还有力气再战斗一会儿,如果还没有人前来支援我们,我们就向后杀出去,反正我们已经尽力了不是?”汉考克此时鲜红的目光渐渐褪去,看来是狂暴的时间过了。人也变得理智了起来。看到自己几个人身边越围越多的敌人,他自己也担忧了起来。说起来虽然北地蛮人信仰战神帕斯坦,认为战死之后能够进入对方的神国,所以外界一致认为他们是最不怕死的一个种族,其实也不全是这样,最起码在生和死可以选择的时候汉考克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活下去,否则他也不会因为腿脚受了伤就不去当冒险者反而过来做相对安稳的守备队。

    “该死的,他们人越来越多,我们要坚持不住了。”疯狗利文斯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不知道由于是巧合还是特意,亚科斯特发现他们这一块的敌人越来越多,一个小领地的男爵能拥有多少私兵?亚科斯特看这个人数觉得对方把自己9成的兵力都用来对方他们这边了。

    “刷。”亚科斯特以退为进拼了命的又砍死了一个敌人,可是另一边却被另外一个战士用盾牌狠狠的击打在了自己身侧。感觉快要精疲力尽的亚科斯特一个没站稳,被对手拱倒在了地上,就在对方狞笑着准备上来结果亚科斯特的性命时,一支箭矢从侧面贯穿了他的脑袋,让他得意的笑容还凝固在脸上的死去了。

    惊魂未定的亚科斯特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转过头向身后看去,只见跟自己一直有矛盾的拉皮尔默默的张弓搭箭,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射去,亚科斯特感激的看了对方一眼,接着往城堡的方向望去。他们已经战斗了快半小时了,而且由于对方把全部的兵力都压在了他们这边,另外一个镇子的守备队早就不见人了,不知道是被杀光了还是逃光了,城堡里面的人居然到现在还紧闭着城门,既不派私兵支援他们,也不开门放他们进去。翻来覆去想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被放弃了。

    “该死。汉考克,我们从后面杀出去。那个该死的男爵已经把我们当做了弃子,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为他战斗!”亚科斯特重新来到了最前线,一边有长剑抵住新涌上来的敌人,一边对着汉考克的方向大吼着,阿克图雅夫不知道在哪里的情况下,汉考克是整个守备队里面最有话语权的人,如果想要大家有条不紊的突围出去,必须非得汉考克出马才行。

    “好。”汉考克用战斧逼退了前面的敌人,举起手中的武器用大嗓门喊着“所有图克镇的民兵注意,后队变前队,向后突围,快,向后突围!”

    大家听到汉考克的命令,纷纷又打起了精神,大声发喊朝着身后冲杀了过去,一时间所向披靡,阵后对面的私兵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又向打了鸡血一样勇敢,瞬间被冲出了一个大缺口。

    汉考克此时身为领袖,自然也非常的上路,一个人站在队伍的最后面断后,一把一米多长的战斧被他舞的虎虎生风,把所有想要追击的敌人全部挡了下来,硬是没有人敢越雷池半步。

    “跑!”亚科斯特看到后面的人已经快突破到树林边缘,立马回头对着汉考克大喊道,同时自己去下长弓,半精灵对长弓造诣的天赋尽显无疑,箭矢如同机关枪一样连射出去,钉死了许多个围在汉考克前面的敌人,汉考克对着亚科斯特比了比大拇指,头也不回的向后开启了冲锋,眼看就要突围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枚从天而降的火球砸了下来,瞬间把汉考克魁梧的身躯吞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