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十章 离开
出发时他们连同着阿克图雅夫一共51人,回来时却不足20个人,肯特死了,他在开战前就被潜伏的游荡者刺穿了喉咙,汉考克死了,死了法师的火球术之下,许多熟悉的和不太熟悉的人都没能回来,他们就此长眠在了那一片土地上面。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库里问出了一句非常残酷非常现实的问题,所有都相对无话,因为无论那场在威尔斯男爵城堡的战斗谁赢了,他们都没有好果子吃,如果威尔斯男爵赢了,身为逃兵的他们会被绞死,如果对手巴克利男爵赢了,他们也同样逃不过被杀头的命运。

    “我们还好,反正在来图克镇之前就走南闯北,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讨活,但你们怎么办。”利文斯顿犹豫了半响,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剩下的亚科斯特和库里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五个本地人一时间没有什么好办法。

    “我离开这里,虽然拉维斯还小,但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亚科斯特想了半天之后咬着牙说道,他这个决心不好下,带着今天刚8岁的小姑娘背井离乡可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我不能走,我爸爸的酒馆就在这里,这边是他的命根子,而且他肯定不同意跟我离开的。”威尔犹豫了半天还是沮丧的垂下了脑袋。“并不是我们懦弱,而是他们放弃了我们,我相信就算事后威尔斯男爵也不会来找我麻烦的,我晚上为他杀了6个敌人。”

    “我也不会离开图克镇的,我爸爸在这边打铁十多年了,性格就像那些矮人一样固执,我必须得留下来照顾他。”库里收起了平时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严肃的说道“就算是绿衫领的巴克利男爵打赢了接受这里,我相信他也不会为难我们的,我们只要把守备队的名册一烧,谁知道我们以前是干嘛的,难道他还能把全镇的人杀了不成。”

    “我,我也不离开。”保罗支支吾吾的只说了一句,但也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我无所谓,反正我老爸是行商,每年待在图克镇的时间没多少。”拉皮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自从昨天晚上之后,拉皮尔加入了进了亚科斯特这个小团体里面。

    “我感觉昨天晚上的事情没那么简单。而且最近来这一段时间都不正常,相信我就离开这里。”亚科斯特盯着他们三个人的眼睛,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他真心把对方当成兄弟,所以不想看到他们发生什么无可挽回的悲剧。

    “别,亚科斯特我们知道你是为我们好,,但不要自己吓自己好吗?”库里恢复了爽朗的性格“你是该带着拉维斯去外面走一走了,以你的天赋,不该埋没在这种小镇里面,不用担心我们,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亚科斯特无奈的看着他们,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感觉,却没有什么客观的真凭实据,用这个根本劝不动别人放弃家业离开。事到如今,亚科斯特也只好默默地祈祷他所有的感觉都是错误的。

    中午,休息了一上午的众人活动了起来,他们扫荡了整个空荡荡的守备处,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分赃掉了,不得不说,图克镇的手背处里面财富还真不少,除开武器,铠甲之外,每人还分到了10多枚金币,那些准备离开图克镇的人还得到一匹代步的驽马,可谓是收货颇丰。

    这个世界里面的马匹可是非常珍贵的,换算起来相当于90年代的车子,平民是肯定拥有不了的。亚科斯特拿完东西之后在守备营地里面洗了一把澡,冲掉了昨天晚上凝固已经有点散发出恶臭味的血迹,换上了一套崭新的铠甲和长剑回到了住处。他还没有开门,拉维斯就从门里面跑了出来。

    “哥哥昨天你去哪里了?”拉维斯看到亚科斯特之后大眼睛泪花打转,险些要哭了出来。说到底虽然平时拉维斯机灵过人,但还是一个8岁的小女孩,从小到大哥哥就从来没有彻夜不归过。这一次显然有点吓到小女孩了。

    “没事,昨天哥哥有紧急任务所以没来的及赶回来,现在我不是回来了吗?”亚科斯特心疼的摸着拉维斯雪白的秀发,看到拉维斯滋滋欲泣的模样,亚科斯特有点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跟小姑娘解释搬家这件事情。

    “哥哥,我们是不是要离开了这里了。”拉维斯还没等亚科斯特组织好语句,突然蹦出来一句话把亚科斯特吓了一跳。

    “额。是的。拉维斯你怎么知道的?”亚科斯特有点疑惑,他自己什么都没说啊,脸上也不可能写着搬家两个字,这个小妮子从哪里看出来的,难不成还会读心术。

    “人家当然是猜的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感觉哥哥要跟我说离开这里了。”拉维斯咬着自己的手指头说着,却把亚科斯特累得外焦里嫩,得,果然还真会读心术。

    “那你会怪哥哥吗?”亚科斯特问出了这句他最不想问的问题上,毕竟拉维斯只是个小女孩,此刻却要面临着跟他一起去风餐露宿,而且这里是他们爸爸自己搭建的屋子,相当于祖宅,祖宅都保护不了,越想亚科斯特就觉得自己越窝囊。

    “怎么会呢,拉维斯的家就是哥哥,哥哥去哪里,拉维斯就去哪里。”小女孩看到亚科斯特懊悔的模样,连忙开口脆生生的说道,这一说不要紧,如此暖人的对方差点没让亚科斯特哭了出来。特别是自己经过一夜无情的杀戮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恩,那我们去收拾东西,还有些叔叔在等我们呢。”亚科斯特揉了揉拉维斯的头发,牵着拉维斯的小手就走进了屋子,此刻他内心深处生出一股要变强的欲望,不为别的,哪怕就是为了让拉维斯过更加舒适,安定的生活,他也变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