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二十一章 生死一击
不过可惜那种状况都没有发生。亚科斯特旁边的神殿骑士和圣武士是去进攻狂战魔了,但问题是级别高的都再狂战魔原来的地方,被指挥对付劣魔的自然是实力不咋地的,狂战魔咆哮着抡起了自己的战斧,所有上前的战士全都被劈碎或者打飞了,几乎没有一合之敌。而牧师更是全员支援到了另外一块战场,压根没有人注意到亚科斯特这边的状况,当然拉维斯除外。

    在过来战斗的时候,亚科斯特曾近告诫过拉维斯,那就是除非生命关头否则不要释放神术,毕竟她这不过是一个8岁的小女孩,如果抬手施法那简直太过惊世骇俗了一点,即便在场的人不是善良守序阵营的就是中立守序阵营的,不大可能干出直接出手明抢这种事情,但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亚科斯特还是很不让拉维斯释放神术。

    拉维斯一项很听自己哥哥的话,但现在情势急转直下,拉维斯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做点什么,那么自己这个笨蛋哥哥十有八九就要扑街了,就算再怎么听哥哥的话,如果哥哥挂了那么以后还怎么听?

    打定主意的拉维斯双手环胸,按照记忆念出了繁奥的语言,这不同于牧师,德鲁伊祈祷施法时念出的祷文,也不是法师,术士施法时念出的半音阶,这是一种更加古老的语言,如果其他人去听拉维斯具体念得词,那么不过片刻他们就会忘记的干干净净,而且如果有大主教或者学识渊博的大法师此刻在拉维斯旁边,那么对方一定会惊掉一地的下巴。

    这是古神语,在多元宇宙形成之处就产生的预言,这个世界上不说世人,就哪怕是神也没有几个会读的,当然作为创世之初就存在的黑夜女士莎尔和银月女士苏伦一定掌握了这门预言,再往下也许暴风之神塔洛斯,远古死神耶格,魔法女神密丝瑞尔,大地女神裳禔亚,战争之神坦帕斯这些第一批古神可能掌握,这与近千年高举神座的新神还是算了吧。除非机缘巧合否则他们根本掌握不了这门每个字眼都充满魔力的语言。

    随着拉维斯最后一个音节念完,一道比其他光柱都浓郁的金色光芒照耀在亚科斯特的头上,亚科斯特瞬间就恢复了身体的自由,而且效果好像不只是如此,亚科斯特突然感觉自己原本疲倦的身体重新恢复了活力,原本身上被劣魔造成的几道伤口也全部恢复了原样。

    “你受到了恢复术的影响,免除了定身状态,免除了疲劳状态,你的生命值得到了少量的恢复。”

    “什么?”亚科斯特看到视网膜的信息有点吃惊,恢复术他知道是一个二环的神术,它的作用是帮助别人免除定身效果,但是可从来没听说又可以加血又可以加耐力的,否则这不可能仅仅只是一个二环神术。难道是有主教级别【职业等级10-15的牧师】的人出手救了我?

    疑惑归疑惑,亚科斯特自己的动作可不慢,狂战魔已经离自己不足4米了,亚科斯特直接向后一跃可耻的逃跑了,对,他就是逃跑了,因为他可不是圣武士和神殿骑士,那些人或许不都是那么死板不知道变通,但是教义里面有一条遇到邪恶不能逃跑让他们变得死板起来。亚科斯特可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这种只是战术性的撤退。

    拉维斯看到自己的哥哥脱离险境之后,忍不住送了一口气,小女孩现在感觉自己好疲倦,好想一下子倒在地上就睡着,但是懂事的她知道这里是危险的战场,所以她强打着精神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脸,好让自己清醒起来。

    “去死!”在混乱的战场上,亚科斯特想要甩开恶魔的注意力不要太容易,他向后刚刚退开几步,那只叫做洛弗巴斯的狂战魔又被其他圣武士给缠住了,脱开身子亚科斯特又去找劣魔的麻烦,对付这种最低级的恶魔他现在有了心得,杀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数十头劣魔此刻已经死伤殆尽,而三头狂战魔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头,不过那头会使用狂暴的狂战魔此刻也是强弩之末,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停留着暗红色的鲜血,哪怕不用打它它也活不了多少时间。

    “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我还会再来找你们的!”那头狂战魔狞笑了一声,它的话没有错,由于某些奇特的特性,恶魔和魔鬼在主位面几乎不可能被杀死的,就算它们战死了灵魂也会回到无底深渊或者九层地狱里面获得重生,你如果想要真正的杀死它们只能去下层面,在恶魔的主场杀掉恶魔它们才会真真正正的死亡。

    不过那头狂战魔似乎不准束手就擒,它所在地方突然红光一闪,瞬间就在原地消失了踪影。

    “高等传送术!”本来围着狂战魔的神殿骑士和圣武士惊呼了起来,那头恶魔居然在临死前还要挣扎,下一瞬它的身影出现在本来处于后排的的牧师身边,临死前想要拉上几个垫背。

    那些牧师也意识到了糟糕,战斗已经打了一个多小时,所有牧师的神术位都被耗费了一干二净,此刻的牧师哪怕跟普通人相比也强不到哪里去,有两个牧师甚至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被狂战魔一锤子打碎了脑袋,无头尸体轰然倒在了地上。

    死了两个人,其他的牧师纷纷反应过来向四周逃去,他们虽然有坚定地信念,但是战死和送死也是有区别的,而且自家的神祗可没下神谕让牧师抡起袖子当近战,所以这些牧师逃起来一点也不含糊。

    “啊!”拉维斯惊叫一声,狂战魔传送的地方离她并不遥远,再加上小女孩细胳膊细腿,又是疲劳状态,被其他牧师身体一撞就倒在了地上,那一声尖叫好死不死的还引起了狂战魔的主意,它狞笑一声就朝着小女孩跑了过来,恶魔们特别喜欢纯洁的灵魂,吸收越是纯洁的灵魂对于它们来说越能提高自己的实力,此刻的狂战魔就盯上了拉维斯,所有挡在它身边的人都被它撞到了旁边。

    拉维斯看到块头那么大的恶魔朝着自己扑来,当下就想要爬起来逃跑,但是前面那一摔似乎扭到了脚踝,拉维斯刚爬起来就感觉脚部一疼又跌坐了下去。眼看着狂战魔就冲到了拉维斯的身边,一个亮白色纤细的身影出现在了两者中间。见习牧师安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她一把抱住了拉维斯,同时左手把塔盾往外一格,试图用自己的身体保护拉维斯。

    狂战魔大笑一声,高举自己的锤子就要砸下去。在他看来这个人类女孩太不自量力了,连那些中阶的神殿骑士和圣武士都不敢正面硬接自己的攻击,你一个见习牧师居然敢螳臂当车,无非让我多杀一个人而已。

    不过它没注意,在它刚刚把战锤举过头顶时,侧面又一到身影朝它急冲过来,人还没有来到狂战魔的身边,狂战魔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强大杀意所笼罩,一种从来都没有的危险感布满了狂战魔的灵魂,当下它果断的改变了目标,举起手中的战锤朝着自己侧面挥了过去。

    而面对呼啸而来的战锤,那道身影的轨迹却没有丝毫的改变,或者说由于那道身影速度太快,想要改变方向也是不可能了。他就这么迎着狂战魔的攻击果决的扑了上去,两者体型巨大差异让那道身影看似飞蛾扑火一般自取死路!

    “啪!”如同一道惊雷闪电划过天边,所有人都没有看见两者相交时发生了什么,亚科斯特就和狂战魔错身而过。

    “噗嗤!”亚科斯特率先跪倒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前面虽然他已经在半空中尽可能的闪躲,但是自己左手还是被恶魔的战锤打到,巨大的力量让他的左手此刻成违反自然规律的形状扭曲着,而且他的胸口也连带着被狂战魔的战锤扫到,就只是扫了那么一下,亚科斯特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错了位一样,而且由于亚科斯特第一次到了濒死的状态,如果他此时拉开他的面板,就会现在自己的等级旁边多了一条生命值,他的血量此刻是15/85.

    而另外一边的狂战魔始终没有动作,仿佛中了石化术一样,几秒钟过后,众人只听到一声细微的声响,随即狂战魔的胸口前像是变魔术一样破碎了一大块,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了狂战魔胸腔里面那颗跳动的心脏,也随着胸口肌肉的破碎炸了开来。狂战魔此时蠕动着嘴巴星耀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

    战斗,结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