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二十二章 亡者之歌
战斗结束了,不过没有鲜花,没有掌声,也没有欢呼。

    许多年少的圣武士在战斗结束之后怔怔的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惨烈的战场,一行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大多数被恶魔破坏的尸体都已经认不出了全貌,他们分不清自己的战友和兄弟倒在了战场的什么角落上面,他们理解不了为什么邪恶如此强大,自己潜心苦练,从神明那边获得的力量却对抗不了那些恶魔,自己奢望凭借努力可以改变世界,可是现实却如此的残酷。很多年轻圣职者在这一刻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动摇,当然这是很常见的事情,熬过去了你将变得更加虔诚,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熬不过去你就会失去圣职者的身份,在严重点可能直接堕落。

    那些面容坚毅的中年圣职者们则默默地收敛着同伴的尸体,他们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奉献和牺牲,他们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同伴死亡只不过是提前去往了神明的神国,而自己也许在下一次,或者下下次战斗也会随着他们的步伐离去。这群身经百战的战士见识过了太多太多,他们不焦躁,也不怯弱,深知这个世界的人情世故以及邪恶的强大。这群人才是所有神殿真正的财富,圣职者的根基力量。

    “年轻人。”在战场的另外一边,安亚为亚科斯特把折断的骨头掰正了,不过由于今天所有牧师的神术都消耗一空,牧师少女也只能用绷带固定住了亚科斯特的手臂。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者走了过来对着亚科斯特打着招呼,亚科斯特认识他,这位老者正是在贝尔苟斯特镇给圣职者动员的那一位,身份自然不低,也是一位地区主教。

    “我叫博格斯,是正义之神提尔的牧师,你很强大,有没有想过加入我们,为对抗这个世界的邪恶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博格斯微笑的对着亚科斯特抛出了橄榄枝,前面亚科斯特和狂战魔那最后惊心动魄的一击震惊到了自己,能够只靠一击就杀死了狂战魔可不是一个低阶战士的能力能够做到的事情,既然亚科斯特做到了,那么只能说他有惊人的天赋和高超的武技。这让博格斯忍不住动起了游说之下,在他看来亚科斯特将来必能成为传说中的人物。

    “对不起,我无意成为圣职者,至于这次对付恶魔,也是为了我的家乡复仇。”亚科斯特仔细检查者怀里拉维斯的身体情况,连头都没有抬起看博格斯,这是一种及其失礼的举动,可亚克斯特却不没有功夫注意那么多细节了。前面拉维斯连同秩序之源释放了一个神术,巨大的消耗对于一名8岁的小女孩来说太沉重了,现在亚科斯特只想要带着拉维斯好好找一个地方休息休息。

    “谢谢你的好意主教大人,我的朋友他们的尸体还在等着我去安置,所以就不打扰了。”亚科斯特悲呛的说着,这次灾难之后图克镇侥幸活下来的居民不到十数个,亚科斯特一眼望过去不禁心里一沉,幸存者里面没有自己好兄弟的身影,那么自己能做的就死找到他们的尸骨帮助他们下葬。

    “等一下,你的朋友有你这样的人当兄弟,我相信他们就算死亡了灵魂也能快乐的前往冥界转身。”博格斯在后面叫住了亚科斯特,不过却没有再次劝说的意思,反而丢了一串项链过来。“这是你应得的,你为这次针对邪恶的战争做出了贡献,这是你的奖励。”

    亚科斯特接过项链,整条项链是由瑟银制作的而成的,中间串着几颗散发着圣洁光芒的红宝石,强大的魔法波动让亚克斯特这个对于魔法物品研究不深的大老粗也知道这是一件强大的物品,他对着博格斯鞠了一躬,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忠贞之挽【魔法物品】

    耐久120/130

    感知+1

    一,二,三环神术位+1

    圣光护盾1次/天光亮术3次/天

    愿我的生命能够照亮你黑暗孤独的世界。”

    亚科斯特把手里的项链戴在了拉维斯的脖子上,这是亚科斯特第一次送给拉维斯的魔法物品,而且刻在项链宝石上面的那一段通用语也能代表亚科斯特的心意。圣职者大军在收敛完自己的同伴的尸体之后,也把恶魔的尸体也带了回去,恶魔们的尸体不能随意的弃置在荒郊野外,需要带回教堂去净化,否则会腐坏一片土地,并且恶魔的尸体也代表着自己的功绩,也算能为那些死去的同伴正名。

    至于图克镇,已经成为了过去,幸存的图克镇民们纷纷跟上了圣职者部队的脚步,准备随着他们去往贝尔苟斯特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荒野上,十多个只会种田或者手艺的平民在野兽眼中与羔羊无疑,他们知道作为流民前往贝尔苟斯特镇的他们待遇会非常差,可为了生存他们也只能这样了。

    一下子在图库镇的断瓦残恒之中,只剩下亚科斯特一个人孤零零的游荡着,他背着陷入沉睡的妹妹不断的在废墟里面寻找着,最后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也没能找到自己三个好友的尸体,只找到了一些他们身前的遗物,比如一把折断的长剑和断裂成两半的盾牌,亚科斯特眼睛有点发涩,他知道库里他们没有一个是孬种,在恶魔来到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拿起武器去战斗。亚科斯特忍者悲痛把它们都葬了下去,并在上面竖立起了一块墓碑。

    “开朗的库里,活泼的威尔,腼腆的保罗,你们都是最勇敢的战士,在恶魔降临图克镇的时候,你们为了保护小镇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愿来年这片你们埋葬的地方春暖花开。”

    拿着霜之哀伤刻完墓志铭之后,亚科斯特觉得自己仿佛突然苍老了几岁,啊苦笑着在墓碑前坐了一会儿,随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他还有妹妹要照顾,所以他绝不能就此沉沦下去。

    殊不知在亚科斯特离开的时候,从旁边的草丛里面突然浮现出三个半透明的虚影,它们一直在旁边的看着亚科斯特的所作所为,直到对方离去。

    “亚科斯特,下辈子我们再做兄弟!”像是在山岚中的低语,三个虚影被风一吹消散在了原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