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二十五章 冒险工会的混乱与战刃勇士
两兄妹自然不可能坐吃山空,在享受过奢华的一晚上后,亚科斯特就带着拉维斯来到了博德之门的冒险者公会里面,准备接取一些清剿怪物的任务。凡是跟猎杀怪物有关的任务报酬都非常高,而且亚科斯特是可以通过杀戮生物来提高力量的,至于拉维斯,亚科斯特只知道如果是神祗传统牧师的话,完成神明布置的任务就会获得职业等级的提升,但是通过秩序之源获得力量的牧师如何提高职业等级,这个亚科斯特还真的不清楚。无奈之下亚科斯特只好把拉维斯带在身边,让她出门历练历练也是好的。

    博德之门的冒险者公会位于港口区的正中央,像冒险者这种充满着不安定因素而且实力强大的人,博德之门的统治领导是不可能让他们都集中在上城区的。亚科斯特在带着拉维斯进入冒险者大厅之后,立刻有几道不善的目光从各个角落里面看向了自己,亚科斯特心底一沉,知道麻烦事情来了。

    ”嘿,小子你知道这边是什么地方吗?“一个长着鹰钩鼻的中年男子率先走了过来,”一个乳臭味干的半精灵,带着一个还没断奶的小女孩居然来这里。哈哈,如果你们肯从我的胯下钻过去的话,我就不找你麻烦了。“

    亚科斯特是半精灵,半精灵的寿命一般都要比人类长很多,大概每个半精灵一般都能活到150岁左右,所以半精灵比起人类的15岁成年,他们要19岁才算成年,而亚科斯特今年才18岁,身体虽然因为就职了战士的原因高大魁梧,但是脸上稚嫩的样子却怎么也改变不了,同理,8岁的拉维斯其实就跟4,5岁的人类小女孩一样。不过亚科斯特一开始以为就算有人找麻烦也是战士这种冲动,热血的人先来,没想到这次居然是个游荡者来挑事情。

    ”小贼,我要是你就赶快让开,虽然在冒险者公会杀了你会有点小麻烦,但是我不介意吧你四肢打断之后扔出去。“亚科斯特板着面孔,完全无视了自己面前的游荡者,甚至轻蔑的用上了小贼的蔑称。他可是9级并且和恶魔们战斗过的职业者,这个从气势上来看不过5级的游荡者不会对自己造成丝毫的威胁。

    ”你找死!“也许是因为亚科斯特太过年轻的关系,那个游荡者被嘲讽之后苍白的脸气的涨红,大吼一声拔出了插在腰间的匕首对准亚科斯特的喉咙刺了过去。在他的臆想中,这个嘴巴硬但没见过大风大浪的半精灵杂种一定会尖叫着向后退去或者用武器格挡,这个时候他藏在袖子里面的带有剧毒的弩箭就可以射穿他的皮肤,然后自己就可以尽情折磨起被毒素麻痹的亚科斯特了。

    但是那位游荡者想的很好,事实的发展却与他的YY大相径庭。亚科斯特不闪不避,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朝他看一眼,继续朝着自己正前方缓步走着。这种赤裸裸藐视的举动让游荡者气炸了,他完全失去了理智,拿起匕首狠狠的扑向了亚科斯特,既然你这么自大,那么我就要刺穿你的脖子。

    然后在匕首还没有接触到亚科斯特脖子上的皮肤时,游荡者持着匕首的左臂就已经无力的垂了下来。一把冰蓝色散发着魔法气息的长剑不知道什么时候横在了亚科斯特和盗贼直接,没有人看清楚亚科斯特是怎么出的剑。反而感觉游荡者像是自己傻乎乎的扑倒剑锋上一样。

    ”啊!“惊恐的叫声响彻了冒险者大厅,这并非是因为疼痛的尖叫。而是因为游荡者发现自己被刺伤的左臂上面已经附着了一层白茫茫的寒霜,自己根本感觉不到痛觉,取而代之更加恐怖的是完全失去了知觉。

    ”魔法武器!“所有冒险者看到亚科斯特的长剑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对于低阶冒险者来说,魔法装备和传奇装备其实都一样的,因为压根就不是他们能够得到的装备,此时看到那把造型拉风,不停向外扩散着白雾的武器,所有人的呼吸都沉重起来,眼睛开始发绿,完全忽视了还在惨叫着的游荡者。

    ”把你的武器交给我!你有什么本事能拥有这种武器,连卡特大爷我都没有用过。如果你敢拒绝,我保证你不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这里。“一个战士带着几个人堵在了亚科斯特的面前,贪婪的注视着被亚科斯特插回剑鞘的霜之哀伤。

    ”我们是鲜血之吼冒险团,我们愿意出钱购买这把魔法武器,你可以放心的把武器交给我们,不过先把丑话说在前面,这把武器我们势在必得!“另外一个长着巨大獠牙却有明显人类特征的半兽人战士也堵住了亚科斯特,令亚科斯特吃惊的是,这位种族名声一向很臭的半兽人居然提出购买的提议,这可要比纯人类卡特讲道理多了。

    ”你们鲜血之吼算什么东西,一个只有几个人的冒险队伍,这把长剑我们巴斯坎丁势在必得,如果你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最好赶紧滚开。“又一个冒险者小队围了上来,渐渐的所有人都涌了上来,生怕晚到一步就与这柄魔法武器失之交臂。

    ”你们都是坏人!“看到这么多张丑恶面孔,拉维斯气愤的涨红了小脸尖叫道,不过小女孩的声音很快被嘈杂的争执声淹没了。就算有人听到了估计也不会当一回事,谁会在乎一个8岁小女孩的指责呢?亚科斯特也是摇了摇头,他没想到就一件魔法武器居然引起了冒险者那么大的反应。当然这也跟他那段记忆里面成为半神战士的经历有关,几乎登上这个世界巅峰的他已经不太记得那些弱小群体的事情了,那个时期凡是能与他接触的人都有传奇武器或者一身的超凡装备,谁还会对着两件魔法武器大惊小怪。

    亚科斯特看了过去,发现包围自己的职业者有9成都是战士和盗贼,一小部分圣武士和武僧全都呆在自己原来的位置没有动,他们不是道德高尚就是严守纪律,哪怕对霜之哀伤再动心也不会干出明抢的事情。至于施法者在这个冒险者大厅里面几乎一个都没有,法师几乎全都在法师塔里搞研究,牧师都在神殿里伺候着自己的神明,德鲁伊在全世界为维护自然而奋斗,只有术士这种没爹疼没妈爱自然觉醒的施法者可能会出现在冒险者公会,但是就算有他们的身影他们也不会加入到这种低级的冒险者小队里面。

    ”你们,最好赶快给我死开,否则我发誓你们会后悔的。“亚科斯特有点生气了,面色冷峻的说了一句。他看到那群人还在大声为着霜之哀伤的归属争吵,仿佛这把武器亚科斯特已经交出来了一样,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呵呵,小子,你怎么这么嚣张,难道你这杂种的爸爸妈妈没有教你对待强者的礼貌吗?“虽然亚科斯特前面那句话声音不高,但是却一字不落的被那些战士和游荡者听到了,其中一个阴沉的对着亚科斯特放狠话,其他人则哄堂大笑起来。

    ”唰!“一声寒光闪过。一条人类的手臂飞到了半空中。那个面色阴沉的男子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怔怔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右手,伤口整齐平滑,完全没有鲜血喷洒出来,因为在伤口的边缘结成薄薄的一层冰面,把血液全都冻结住了。

    ”找死,他居然还敢动手!“亚科斯特这些无疑激怒了其他人,他们面色狰狞着拔出了自己各色各样的武器,大叫着朝亚科斯特扑了上来,那架势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亚科斯特乱刃分尸。

    ”刷。“又一声脆响,亚科斯特手中的霜之哀霜边砍为平扫,在22点敏捷加成下的反应速度和先攻让亚科斯特在一圈人武器落下之前已经完成了动作。21点的力量轻而易举的把一圈人击飞了出去了,撞到了一片身后的人。当然这是亚科斯特手下留情的结果,如果他前面用的是剑锋而不是剑身,那么那群人就不是被击飞而是被拦腰斩断了。

    即便如此,那些被打退的战士在地上**的爬不起来了,21点力量已经是成年食人魔的水准。那些食人魔有3米多高,500磅左右的块头,手臂的肌肉可以比上成年人两条大腿的粗细。这种怪力不说别的,就在这群低阶冒险者身上也足以开无双模式了。

    ”去死吧!“就在亚科斯特放倒第一批冒险者之后,突然一阵凌厉的风声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声在亚科斯特的后脑勺响起。亚科斯特有心想闪躲避开锋芒,但是却又考虑到自己左手牵着的拉维斯,只好迅速举起右手平举霜之哀霜横档了过去。

    ”呯!“一声巨响,那个最先说话的半兽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自己的背后,举起自己的直刃刀对自己进行了一次跳斩,半兽人不俗的力量外加技能加成下,这一击居然把亚科斯特打退了几步。

    ”直刃刀!有意思!“看到半兽人的武器,亚科斯特就知道了对方的职业,对方是兽人和半兽人一族特有的战刃勇者,这种职业跟人类的剑圣差不多,都是属于拥有极强的爆发力,极致武器的掌握,灵活的敏捷身手,但是生存能力却极度脆弱的职业,不过它们这种职业都是持单手武器,虽然没有剑圣双持武器这种专长,但是他们却能获得专属武器掌握度+2的奖励。

    亚科斯特对着半兽人勾了勾手指,不过左手依旧牵着拉维斯。这个举动更加激怒了半兽人。半兽人和兽人一样都是把战斗看得比生命还重的种族,一场史诗般公平的决斗是他们毕生的追求,哪怕自己在战斗中光荣的死去也会无怨无悔。他们最受不了的就是在战斗中被人轻视,就像眼前亚科斯特现在做的那样。

    “你会为你的愚蠢付出生命的代价,记住,杀掉你的人是库格鲁斯.战歌!”半兽人大吼一声,手握着直刃刀的两条手臂肌肉突然膨胀起来,只见库格鲁斯.战歌发出一声压抑的吼声,原本绿色的眼睛变得鲜红起来。亚科斯特知道半兽人放大招了,他平举着长剑屏气凝神,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库格鲁斯.战歌。在旁人眼里,他们惊讶的发现亚科斯特的眼睛也变得不属于的正常人的范畴里面,幽蓝色的魔法光芒占据了眼白部分,配合着黑色的瞳孔,形成了一股仿佛能把人灵魂吸收进去的动人心魄的眸子。

    弱点洞察,集中精神的亚科斯特突然明悟了,原本技能栏里面显示解锁的弱点洞察却一直不知道怎么用的亚科斯特现在毫无呆滞的使用了出来。在他的眼里,原本彩色的世界变成了黑白两色,几个红点在出现在半兽人的手臂,脖子,心窝和大腿上。

    “吼!”一声怒吼平地而起,库格鲁斯.战歌仿佛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剧烈的痛苦和嗜血的战意仰天长啸,巨大的声浪虽然没有把别人夸张的震飞出去,却也让所有人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蹲在了地上。在这一刻,达到了现在战力最巅峰库格鲁斯.战歌动了。他右脚用力的一踩地面发动了冲锋,冒险者大厅下面坚硬的青石板被半兽人硬生生的踩碎,龟裂。半兽人冲锋的速度也快到了极致,甚至在背后出现了一道道残影。所有在场观战的人只感觉到自己的视网膜前面出现了一条绿色的直线,如同洪流一般一往无前的冲向了亚科斯特。而亚科斯特就像风雨飘零中的一片浮萍,马上就要被这一股狂暴的飓风撕碎!

    风起,风止。两者的身影在一刹那间相交而错,亚科斯特的身影如坚毅的礁石般岿立不动,半兽人库格鲁斯.战歌那如狂风般的身影也停了下来。

    “为什么.....”库格鲁斯.战歌瞪大了自己血红的双眼,焦距在眼神中渐渐消散,他在弥留之际看了一下胸口,观战的众人才在半兽人的视线中发现了一道细如针刺结霜的伤口出现在了心窝上位置。

    而亚科斯特也不是没有丝毫损伤,几缕银白色的头发如风吹动,落在地面上。

    万籁俱静,所有挑衅者在此刻都失去了声音,他们全都眼睁睁的看到那只有一刹那却惊心动魄的战斗,如果换做自己是战斗中的任意一方,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性。而此刻半兽人却被纤细的半精灵无情的斩杀,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这些都是外人认为的,亚科斯特自己背后和手心上全都遍布了冷汗,前面那一次交锋是他到现在为止最接近死亡的一个瞬间,哪怕是跟狂战魔那一击也没有刚才危险。库格鲁斯.战歌的刀锋离自己的脑袋只有几公分的差距,如果不是自己先一步进攻到了对方的心脏,那么半兽人一定会把自己的脑袋劈成了两半。

    实力,运气,在两者的帮助之下,亚科斯特才有惊无险的战胜了半兽人,要是把刚才的场景倒回来再复盘一边,那么此时倒在地上的就有可能是亚科斯特自己!

    两章并一起发了,今天圣诞节失落也要过节去啦~就这么多咯,祝愿读者们也有一个快乐的圣诞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