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二十六章 远方的来客
亚科斯特牵着拉维斯的手来到了冒险者公会的前台,此时已经没有人再敢阻拦亚科斯特他们的脚步,甚至就连前台负责接待的小姐都战战兢兢,眼神中透着害怕和尊敬。这是费伦大陆上面对待强者的态度,亚科斯特前面一战已经证明了太多。

    “这位阁下,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接待员小姐低着头用起了敬称,博德之门的冒险者公会算不上很大,坐镇当中最厉害的职业者也不过13,4级的样子,如果对方想在这边大开杀戒,那么还真没有什么人能拦得住他。

    “我是来注册两个冒险者身份的,这是5枚金币的手续费。”亚科斯特可没有对方想的那么残暴,他平静的说完自己的要求之后拿出5枚金币仍在了柜台上。冒险者身份是所有冒险者都要有的凭证,只要你有钱每个人都能去注册然后领取一个冒险者的勋章,这种勋章全大陆只要冒险者公会的地方都能通用,有了它你才能再冒险者公会里面接取任务并获得完成后的收入。除了这个作用外它还相当于一个良民证,你有了它几乎可以出入费伦大陆上所有的城市和城镇。当然冒险者勋章也是分等级的,最开始注册只能获得F级的证明,随着你完成的任务它可以往上升级,等级高了则可以接取更加难收益更加高的任务。

    “啊?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立马就给阁下办理!”那个女招待一开始听到亚科斯特要注册冒险者身份时惊呼了一声,不过随后看到亚科斯特投来的目光时立马结巴的改了口,然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登记信息和办理手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面,亚科斯特就拿到了两枚普通的铜质勋章。

    “阁下,任务接取的地方在那块木板上。如果阁下想要接取什么任务只要在木板上接取羊皮卷就可以了,然后完成了任务再把羊皮卷和任务上面标注的凭证带给我们就行。由于阁下你是D级冒险者的身份,所以只能接取包括D级和D级以下的任务,不知道阁下还有什么吩咐?”女招待毕恭毕敬的把话说完,生怕自己有什么做的疏忽的地方会让亚科斯特不满意。尤其是冒险者勋章等级那一栏,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把亚科斯特直接从F级弄到了D级,如果对方还不满意,那么自己也没办法了。

    “D级冒险者?”亚科斯特有点惊讶,他没想到自己和拉维斯居然可以连跳了2级,这可是个意外之喜,他向着女招待摆了摆手算是示意答谢了,然后带着拉维斯来到了发布任务的木板前面。

    “恩,清剿狗头人,报酬太少了。寻找失踪的女孩。任务范围太大,太耗时了......”亚科斯特一个一个看着任务木板上面发布的任务,由于自己前面鲜血的震慑,他一来到任务木板前其他人全部闪开了,这也导致着亚科斯特可以慢慢挑选自己中意的任务,而不用发生跟别人哄抢的事情。

    “击杀堕落牧师雷瑟尔,居然有2000枚金币的报酬!”亚科斯特不一会儿就在任务面板的一处角落里面发现了自己的中意的任务目标,这是一个由友善之臂【博德之门的附属小镇,和贝尔苟斯特一样,PS在博德之门里面友善之臂是个酒馆,现在请允许我把它升级成为一个小镇】守卫之神海姆神殿发布的任务。上面清楚的给出了所有的任务信息。一个堕落前职业等级12级的牧师,经常游荡的地方。上面写着只要亚科斯特能带来对方的脑袋就行,无论交到神殿里面还是冒险者公会都能获得赏金。

    “就决定是你了。”亚科斯特伸手把那张榜单接了下来,这是D级任务里面收益最高的,也只有神殿的财富才能拿出那么丰厚的奖赏来吸引冒险者们去完成任务。

    “对不起,这位阁下,我们能不能跟你提出一个请求。”就在亚特斯特转身准备离开任务大厅的时候,两个人突然拦住了自己。

    “你说吧。”亚科斯特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女子的穿着非常暴露,一身橘黄色的纱裙既薄料子又少,除了几块重要的部位其他雪白的肌肤都裸露在外面,不时的让周围的男子投来猥.琐和下.流的目光,不过那个女子却丝毫不在意,仿佛早已经习惯了。在女子后面是一位孤言寡语的僧侣,他光着的脑袋上面烫有戒疤,穿着粗布麻衣,宽大的手掌上布满了老茧,这么明显的特征非常能让人知道他的职业,武僧。

    不过在托瑞尔星球上武僧分为两种,一种是在费伦大陆上信仰苦难之神伊尔马特的圣职者,他们虽然也是顶着一个光头,但是却不会烫上戒疤,一种是来自东方卡拉图大陆神秘国度寺庙的里的僧侣,他们会烫上九个戒疤,以此来表示自己遁入空门潜修的决心,在东方国度这些寺庙的地位跟在费伦大陆上面神殿的地位差不多,那些寺庙大多负责镇压着上古邪物,所以很武僧除了极少部分出来历练外一般是不出门的,在隔着一个无尽之海的费伦大陆上更是少见,这也导致了亚科斯特对他们的了解并不是很深,不过也在那段记忆里的动荡之年打过几次照面。既然那位武僧的身份呼之欲出,亚科斯特好想也知道那个浑身上下充满着魅惑气息的女子是什么职业了。

    “我叫玲,是一名东方舞姬,他叫李青【请原谅想不出合适的名字我恶搞一下盲僧把】,是一名武僧,我们先前虽然没有接下这个任务,但是我们对这个任务留意了很久,甚至去过友善之臂调查过任务的情况。”玲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虽然在调查完我们知道仅凭我和李青的实力无法完成的这个任务,但是如果阁下你能让我加入的话,我觉得我们三个的实力绝对可以完成这个任务的。”

    “阁下你可以不信我,但我还是得告诉你,这个任务的难度并不如表面上写的那么简单,如果阁下可以让我们加入,我们不但不会拖阁下的后腿,而且还会我们调查的信息与阁下分享。至于这次任务的收益,我们只要5成就够了,阁下你一个人独占五成,您觉得这个提议行吗?”

    亚科斯特听完玲的话犹豫了半响,他深刻的清楚冒险者公会里面的任务有多坑爹,一般任务的实际难度都会远远超过任务卷轴上面写的,再加上可能发生的各种突发情况,每年死在任务中的冒险者可谓是不计其数。但是亚科斯特又有一点吃不准对方在忽悠自己,从而骗取自己的收益,因为这个任务亚科斯特自己接了就算是他的任务了,除非玲和李青能杀了自己抢夺任务卷轴,否则就算他们抢在亚科斯特之前完成了也拿不到一分钱。再加上玲的职业是东方舞姬,亚科斯特对这个职业别的不了解,但是偏偏知道这个职业天生表演,唬骗,欺诈技能贼几把高,而且还有专门的特殊专长辅助,自己那段记忆里可是有不少高阶职业者栽在了她们妩媚的身姿和甜言蜜语里面。

    “如果你能让你身后的那位武僧先生开口保证,我就允许你们加入这个任务。”考虑了半响,亚科斯特觉得还是不要用自己和拉维斯的小命做赌注比较好,他折中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武僧做出保证。这种职业和圣武士一样最不擅长说谎,哪怕是堕落的武僧,也会用自己的拳头杀戮而不屑于用谎言欺骗。

    “我保证,任务的实际难度要困难很多。”李青听到亚科斯特提到了自己,抬起头对着亚科斯特作了两句话简短的保证。虽说只是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但是却让亚科斯特放下了心中的戒备。

    “很好,现在就让我们来谈谈那个堕落牧师的是事情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