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二十七章 神职者的悲哀
四个人在简单认识之下就离开了博德之门,朝着友善之臂赶了过去。

    友善之臂离博德之门并不遥远,它位于贝尔苟斯特和博德之门的中间,两者相距不到2个小时的路程。而在赶路的时候,亚科斯特也大致了解了这个任务的真实难度。

    任务卷轴里面写的雷瑟尔堕落前世12级的牧师的不假,可是堕落后对方的牧师等级居然没有失去,甚至没有降低!虽说堕落了之后雷瑟尔失去了神恩,也就是海姆赐予的神术。但是他的施法能力好想转变到了另外一个极端,从圣洁的圣光类神术变成了恶毒的死灵类法术。这种情况如果要说是自然堕落肯定是不可能的,这里面一定有一些不知名的内幕存在,就算有魔鬼的身影出现也不足惊讶,毕竟魔鬼们最喜欢的就是勾引圣职者们堕落。而且雷瑟尔堕落的诱因也非常离奇,一伙豺狼人突然突袭了友善之臂,把镇上一位他一见钟情一直苦苦相思的贝瑞女士给杀死了,尸体被咬成了碎片。随后在神殿里的雷瑟尔居然当天晚上梦到了这件事情,第二天当他烽火燎原的赶到自己暗恋对象家里面时,血腥的场景让他发了疯。他痛恨那些豺狼人,但是更加痛恨守卫之神神殿,如果不是自己的牧师的身份,也许自己早就和贝瑞结婚生子长相厮守了【神职者是不被允许婚配的】,如果说豺狼人是直接凶手,那么神殿就是帮凶!愤怒使他丧失了理智,忽略了这件事情本身不合理的地方。他没有想过为什么在友善之臂附近快要绝迹的豺狼人能冲进小镇,而且唯独杀了贝瑞,为什么自己能在神殿里面作着那么奇怪的梦。于是疯狂的雷瑟尔堕落了,他撕掉了自己身上代表着海姆的徽章,抱着贝瑞残缺不全的尸体怒吼着跑出了友善之臂。人们第二次看见他的时候在是在镇子外的公共墓地,他施展邪恶的法术唤醒那些死者的时候,随后他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然而现在摆在众人眼面前的问题就是,由于雷瑟尔掌握了召唤死灵的本事,现在众人不但要面对一个施法等级有12级甚至超过12级的邪恶牧师,以及他麾下召唤出来不下100个的骷髅和僵尸。也就是那个精神不太正常的牧师带着自己的死者部队龟缩在深山老林里面没有出来作乱,否则这种事情一定会惊动整个博德之门,那可是一股足以屠村灭镇的力量。

    ”你们在调查的时候没有发现其他不寻常的事情吗?“在来到了友善之臂之后,众人来到了同样以这个名字冠名的酒馆里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关于任务的讨论三人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没有结束。

    ”没有,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我们的确没有看到其他邪恶的踪影。“玲坐定下来后自顾自的点了一瓶麦酒。在酒保上来的时候她悄悄的使用了一下魅惑术,什么职业都没有的酒保自然通不过豁免,留着口水的把酒水端上来后没要钱就走了。

    ”喂,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和李青身上的钱都用完了,不然你以为我们干嘛接这么危险的任务。“玲一句话就把亚科斯特说的哑口无言,亚科斯特有心打听他们为什么能从东方国度跨越无尽之海来到费伦,不过一路上无论自己怎么旁敲侧击玲和李青就是不说,对此亚科斯特也只好就此作罢。

    在休息了一晚上之后,亚科斯特一行人再次出发,他们直奔向任务的目标地点,位于友善之臂西侧一处废弃的矿坑里面,有目击者看到雷瑟尔最后是进入了这里面。在进入矿坑之前,亚科斯特把上一次对付恶魔时从神殿那里分红来的圣水发放到了玲,李青的手上。既然里面有骷髅和僵尸这种不死生物,也难保证不会有幽魂,怨灵这种东西。而这种东西普通金属武器打上去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虽然亚科斯特自己有两把魔法属性武器,但是玲和李青显然没有,但是这些普通的冒险者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办法,最常见的一种就是把圣水涂抹在自己武器上。

    万事准备具全后,亚科斯特一马当先进入了阴风阵阵的矿洞,李青作为武僧这个职业走在队伍的第二位,拉维斯则被众人保护在中间,玲走在队伍最后保证后方的安全。这个废弃的矿坑并不深,据说在几十年前友善之臂的人发现这边有一条矿脉,但是挖了没多久之后旷工才发现这是一条已经枯竭的矿脉,越往里面挖出产的东西越少,久而久之这边就被废弃了。亚科斯特真不知道那个叫雷瑟尔的家伙是不是堕落了之后智商也跟着直线下降,否则怎么会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过起了宅居的生活。

    转过两个弯道后,亚科斯特他们来到了矿坑的最深处。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牧师长袍的家伙正坐在那里,不用多说这个就是雷瑟尔了。在他旁边是一位用破碎尸体缝合起来的怪物,从外表看还能认出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女子。雷瑟尔听到动静后抬头看了看全副武装的四人一眼,不过他并没有动手的意思,还是在专注的把弄着尸体歪着的脑袋,想要把她扶正了。

    “雷瑟尔,死去的人不会复生,你还是认命吧。”亚科斯特感觉一阵恶心,但他心中更多是同情和理解,他非常能知道雷瑟尔心中的痛苦。因为如果他发现有人把拉维斯杀了,那么自己也一定会疯狂的,也许会做出比雷瑟尔更加过分的事情。毕竟那个时候的雷瑟尔还仅存着自己那么一点的良知,没有杀掉周围那些无辜的平民泄愤!

    “哈哈哈哈,我听到了什么?居然有人要来破坏我们的幸福生活。”雷瑟尔听到亚科斯特的话后瞬间愤怒了!他站起来对着亚科斯特尖叫道“为什么你们这群伪善的人还不肯放过我们!我已经因为那些该死的职责失去了贝瑞一次,现在你们居然还想来破坏我们的生活,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让你们如此对待我们!”

    望着雷瑟尔撕心裂肺的大吼,亚科斯特有心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话来。倒是队伍最后面的玲站了出来,她收起了自己一贯看破世俗的微笑,沉了一张脸对着雷瑟尔说道。

    “你看你深爱的贝瑞,她已经死了,可是就算死了你也不肯放过她的灵魂。真正折磨着的她的是你,你不是真正的爱她!”

    “谎言!胡说八道!你们这群该死的家伙都该去死,出来吧!我的死者军团!【失落写到这句话时有一种熟悉的即视感】”雷瑟尔已经疯了,他大叫着举起双手,随着他的动作,原本阴气十足的矿洞温度居然又向下降低了几分。无数带着腐肉或者白骨的手掌从地面伸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