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三十五章 血色霜炎冒险小队
李青很快就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从神殿里面用几金币换回来的特殊瓶子,听说是专门用来收集这些保质期不长得魔法素材。亚科斯特看到武僧手里瓶子盛着发出微光宛如萤火虫般的液体,也总算放下了心来。

    随后武僧按照牧师的要求去制作药剂了,虽然身为武僧他并不会费伦大陆的炼金术,但是他们有自己一套制作药剂的方法。玲也时不时过来照顾着亚科斯特和拉维斯,一行人就在友善之臂旅馆住了下来,还好完成任务后2000金币虽然散去了大半,但还是有一百多金币剩余了下来,一群人短时间内的吃喝都不成问题。

    身为战士,亚科斯特有个强韧专长,这个专长不仅能够增加亚科斯特的生命总值,并且还能够加快亚科斯特身体的恢复能力,仅仅三天时间亚科斯特就拆下了全身的绷带可以下床行走了,第5天的时候亚科斯特除了左臂上有一道钱钱的伤疤,其他已经回到了受伤前的状态。

    而好消息也是接连不断,在亚科斯特能下床之后,拉维斯也醒了过来。亚科斯特第一时间就冲到了自己妹妹的房间里面,不过换来的却是拉维斯的后脑勺。

    亚科斯特知道拉维斯这次是真生气了,可是如果事情再次发生一遍,亚科斯特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但是眼下亚科斯特对着拉维斯不停的认错,好一顿劝,并且违心的发誓以后再也不抛弃拉维斯了,绝对他到哪里就让拉维斯跟到哪里!不过发完誓的亚科斯特有点小担忧,拉维斯毕竟拥有一个第六感的专长,自己没来由的一阵心虚。

    也不知道拉维斯有没有发现自己哥哥的小猫腻,随着时间的推移,拉维斯再也装不下去了,8岁的小女孩大哭着扑进了亚科斯特的怀里,小嘴里不停的说着哥哥是坏人,哥哥是坏人,但是一双白嫩的小手却死死抱住亚科斯特的脖子,说什么也不放开。亚科斯特也紧紧抱着拉维斯,玲和李青默默的对视了一眼,走出房间把门关好,是时候给他们兄妹两留出一点空间了。

    随着拉维斯的醒来,这个击杀堕落牧师的任务也终于告一段落,即便到最后死亡骑士奥罗拉逃走了,还有那货背后可能存在的巫妖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亚科斯特清算了一下他们冒险的收益,在除去为他施展6环神术断肢再生术,拉维斯和他后续的汤药费,自己霜之哀伤以及灰烬使者的修理费用,众人任务的消耗以及这几天的生活开销后,原本2000多枚金币其实也就剩下了100枚不到。但是除了金币不算,他们这次冒险收获的东西其实也是颇为丰厚的。

    亚科斯特突破到了9级战士,矿洞里的不死生物给了亚科斯特很高的经验值,再加上两次复活的雷瑟尔,冒险工会里半兽人战刃者以及先前图克镇与恶魔战斗后突破8级遗留下的那点经验,亚科斯特没过10天的功夫再次升了一级,这个速度如果传出去给其他普通的职业者知道,估计羞愤的会选择自杀。亚科斯特也对他那个神奇的系统机制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亚科斯特没杀完一个人之后,系统就会吸收那个生物的灵魂或者身体能量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以转化成经验值的形式提升自己的力量,而自己这一次杀的不死生物由于是某位巫妖出手,其中蕴含的死亡能量远远比其他野外自然形成的死灵要丰厚的多,这也导致了自己这次升级特别的快。

    拉维斯也升级了,她虽然透支潜能后身体虚弱,但是并没有对身体造成什么不可挽回永久性的伤害,反而让自己连接到了秩序之源更深层次的位置,现在小女孩可以除了1环,2环神术多了2个之后,还能释放8个三环神术,如果按照职业等级来看,她已经是一个6环的牧师,正式晋阶低阶职业者摆脱了见习牧师的名头。

    李青也得到了职业等级的提升,他在矿洞的最后时刻已经初步的掌握了气,能够把气形成实质散发出身体就是最好的体现,他这几天冥想稳固了一下,现在也是一名7级的武僧了。费伦大陆的原住民就是这样,他们往往在一次生死战斗之中就能提升很多等级,当然这需要之前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累积。抛开系统亚科斯特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原住民,但是有了系统帮助的他几乎得不到什么累积,因为一有进步突破就会被转化成数据经验。

    玲是此次冒险唯一一个没有等级提升的职业者,因为东方舞姬这个职业比较奇特,他们虽然也可以通过战斗累积提高自己的职业等级,但是最主要还是通过其他方面,说的玄幻点,她们可以通过忽然对某一花花草草产生的顿悟来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来提升职业等级,或者通过跳舞啊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就能获得实力的提升,亚科斯特上一世的记忆没有接触过多少东方舞姬,再加上她们这些稀少的置业者似乎都有一个严密的派系管理着,所以亚科斯特对玲提升实力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除了实力的提升之外,剩下的也就是生与死之间培养出来的交情了。在费伦大陆上面,你能找到一个真心的伙伴真的很不容易,毕竟每个生灵都会对死亡产生畏惧,而在费伦大陆这种高魔却有复杂的世界里,每时每刻每分每秒多会有人面对死亡。这个时候多出来就是许多背叛的狗血段子。亚科斯特生活了17年也就只交到了库里几个同镇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朋友,随后的汉考克也能算一个,可惜他们全部都死了。至于利文斯顿之流还是算了吧,亚科斯特一开始就只把他们放在了合作伙伴这种位置上。

    ”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在一个闲暇午后的中午,亚科斯特拉上了玲她们几个来到了友善之臂旅馆的后花园,这里鸟语花香,还搭建了几个简易的秋千,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射在花园之中,平添了一份宁静的气息。不过可惜这个时间段友善之臂的人都忙活着自己手里面的活,少有人能有这份闲情雅致来这里清闲。

    ”我们,不知道啊,也许我和李青会继续在费伦大陆上面游历把,我们一开始决定向北边的安姆看看,那边可是著名的商业之城,我们在东方大陆的时候就听说过。“玲抱着拉维斯坐到了秋千上,自己在后面推着,引来小女孩一阵咯咯欢快的笑声。

    ”不,我是想说,如果你和李青来费伦大陆没有什么特殊使命的话,我们一起组建个冒险者小队怎么样。“亚科斯特看到玲和拉维斯玩的不亦乐乎,也忍不住被着温暖祥和的气氛感染扬起了嘴角,他记不清这已经是多少年拉维斯从来没有如此开怀的笑过了,以前作为哥哥,家里唯一的大小孩,他总是天不亮就去外面打工种田养活家里,根本抽不出时间陪着自己妹妹好好玩一玩。

    ”冒险者小队?“玲听了亚科斯特的话不禁吃惊的长大了小嘴巴,她非常清楚自己和李青在这次任务中的表现,简直可以用无奈两个字形容,亚科斯特对他们的无奈以及他们对怪物的无奈”可是我和李青现在这么弱小,你难道还要跟我们组建吗?“

    ”没有人生来就是强大的,但是有人注定会变得强大。“亚科斯特笑着摇头否定了玲的说法,反而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

    ”你是在变相夸你自己把。“玲忍不住对着亚科斯特做了一个鬼脸,不过也算是赞成了亚科斯特的提议”那么冒险小队叫什么名字你想好了吗?“

    ”这个当然,我们冒险小队的名字就叫血色霜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