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四十二章 地底世界
黑暗,众人手里面拿着的照明工具早就在战斗中或者入水时遗失掉了,亚科斯特凭借着自己的昏暗视觉,才能模糊的看清周围的环境。地下河蜿蜒曲折,也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前方一片黑暗,给人一种莫名神秘和恐惧的感觉,奇形怪状的石头耸立在头顶和旁边的石壁上,石壁缝隙内长着许多发出淡绿色荧光的苔藓,如果眼力好的人可以看到许多不知名的昆虫爬在了上面。

    在又被河水待过一个拐角后,一片空地出现在了河流旁边,亚科斯特看见后大喜过望,他知道自己不能在河水里面继续随波逐流了,先不说河水流向什么地方,河底下有没有什么危险的生物,光是冰冷刺骨的水温就让亚科斯特非常难受,更遑论自己怀里抱着的拉维斯了。

    ”上岸!“亚科斯特大叫一声提醒着自己身后的众人,他一只手从腰间取下了一捆绳索,用力一甩就勾搭住空地嗙一块巨大的石头上,绳子传来的拉力和河流的冲力让亚科斯特整个身体一下子被甩在了半空中,调整好方向,亚科斯特带着拉维斯重重的摔在了空地上,当然拉维斯有着亚科斯特做”人肉垫子“并没有摔着,只是呛了几口水而已。

    李青和玲听到亚科斯特的吼声,赶忙从腰间摸出自己的绳索,学着亚科斯特的样子吧自己甩在空地上,但是戴伦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既没有工具而且作为刚刚就职的战士也没有其他人灵活的身手,眼瞅着他就要被冲进更加幽暗的地方,亚科斯特一甩绳子套住了对方的左手,硬生生的把对方拉了回来。

    ”咳咳咳......“上岸的众人全都精疲力竭的躺在地上,在汹涌的河流里面挣扎消耗的体力非常大,因为如果你不时刻保持着身体平衡,那么最大可能性就是被一头冲进河流底下。这可是十分危险的境地,众人在事先并没有探测过河流的深浅,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可能自己就永远浮不上来了。

    喘息了一会儿,亚科斯特第一个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现在万分庆幸自己在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买了空间袋,几乎所有冒险所用的物资都被他储存在袋子里面,只要袋子不掉他们就有在任何艰苦的环境下存活的可能。

    他把干柴和打火石从空间袋里面取了出来,李青很自觉地走上来准备生活,而亚科斯特自己则再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照明石,这是他们身上最后一块备用的了,如果再遗失他们就只能用火把了。

    看到众人忙碌了起来,亚科斯特自己拿着照明石往山洞深处走了过去,他迈着碎步躲避着地上的碎石和水洼,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冒险者们逗会向四周探查一下地形才会选择安营扎寨,这活一般都是队伍里面的盗贼来干,可是亚科斯特看到躺在地上娇喘着的玲,还是默默地把这个活揽了过来。

    空旷的山洞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除了黑暗幽深的通道,亚科斯特连一只爬动的蚂蚁都没有找到,走了一段路的亚科斯特就放弃了继续探索的打算,未知的前方总是能给探险者造成压力和恐惧,亚科斯特明智的决定先休息一会儿,然后等大伙恢复体力之后一起走。

    回到河岸处,李青等人已经升起了篝火,架起了木架和一口小锅,浓郁的香味顺着锅盖往外面飘着,戴伦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篝火上的食物,就差没把口水滴在了地上。在野外,许多冒险者都只能啃着硬冷的黑面包,就着凉水吃饭,像亚科斯特他们吃的这么好纯属偶然,如果环境不允许的话,亚科斯特他们也不会明目张胆的生火。

    食物炖好后,一群人狼吞虎咽的把锅里面的东西全部捞了个干净,在阴冷的河水里面待了小半会儿,此刻能喝上热乎乎的浓汤自然是一阵酸爽。吃完饭收拾干净的众人此刻就围着篝火席地而走,躺在了硬邦邦的”天然床“上面。其实本来亚科斯特等人是准备了帐篷和睡袋的,可惜为了腾出地方放宝石矿石,那些大体积的东西都被大家给扔了出来,不过还好他们都不是一群娇生惯养的贵族,也没多说什么,安排好守夜制度后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喂,亚科斯特!“

    第一班岗自然是亚科斯特这个领队来站,就在亚科斯特百无聊赖的摆着细小的树杈丢进火堆里面时,一声轻柔的呼唤突然响起在亚科斯特的背后。

    ”怎么了,还不睡觉?“亚科斯特自然知道是玲,他头也没回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睡不着,你说我们能走出这片山洞吗?“玲此刻的声音变得特别温柔,也许是身陷未知险地的关系,玲的语气中少了许多平时的骄横,多了一些忧郁。

    ”能不能走出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快困死了,既然你睡不着,那么你先替我守夜把,等你累了在把我叫醒。“亚科斯特打了一个哈气,漫不经心的敷衍着玲的问题,同时脑袋向后躺去,想着一闭眼就进入梦乡。

    ”啪。“一块小石子不轻不重的砸在了亚科斯特的后脑勺上。

    ”想得美,我睡不着你也别偷懒,继续给老娘醒着。“玲瞪大了美目,从小到大还没有男的敢这么调戏她。

    ”额,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自己睡不着还拖累别人。有没有......好吧,我守夜。“亚科斯特本来转过脑袋抱怨着,但是看到玲手上那一块比比前面体积大上数十倍的石块后,他连忙把后半句话咽回肚子里面改口道。

    ”这还差不多。“玲看到亚科斯特的样子心中莫名有一丝窃喜,嘴角也得意的往上翘了翘。”既然我睡不着,你也没事情干,你跟我讲讲费伦大陆的见闻如何?“

    ”啊,其实我也没有去过多少地方。“亚科斯特习惯性的开口婉拒,后面没等玲有什么新动作,他还是顺着自己前世的记忆讲了起来。

    月光湿地的狼人,沼泽里面的九头蛇蜥,影牙堡里的吸血鬼,世界之脊上面的雪巨魔,亚科斯特慢慢的道出了这段记忆里面各种各样的历险,玲也拖着自己的白皙的下巴津津有味的听着,只有篝火的噼啪声和水流声陪伴着两人,这一讲就不知道过了多久......

    最后等到亚科斯特醒来的时候,发现李青正坐在篝火旁,亚科斯特挠了挠脑袋,自己太累了居然守着夜都能睡着,幸好这里附近没有什么危险,要不然碰到突发事件自己可就是罪魁祸首了。

    ”你终于睡醒了,死猪。“玲在一旁用调笑的眼神看着亚科斯特,仿佛前不久的温柔都是幻觉一样,不过亚科斯特也没有多想,他跑到河水边用冰凉的水洗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了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