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五十五章 真正的冒险小队
在丢下这一句话后,玲变离开了亚科斯特的身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亚科斯特像中了石化术一样的在原地站了很长时间,也相通了什么,苦笑着摇摇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夜晚重归于宁静,在回廊的屋顶上,武僧李青一直在上面打坐,在两人离开之后,他的嘴角慢慢向上翘了翘。

    “亚科斯特先生,你起来了吗?”第二天一早上,房间门外就传来一礼貌的喊声,亚科斯特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晚上他被玲突如其然的“袭击”搞的心神不宁,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几点钟入的睡,不过这对于职业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用了2秒钟,亚科斯特就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了起来,由于时间尚早,拉维斯翻了个身子还在睡觉,亚科斯特轻手轻脚的爬下了床,立马穿戴好自己的装备开了门。

    “太好了,原来您醒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位稚气未脱的男孩,年龄看上去和亚科斯特差不多大小,身上穿着一身亮白色轻便的锁子甲,胸口则佩戴者一个见习骑士的徽记。“博格斯主教让我过来叫您,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议。”

    “我们走吧。”亚科斯特心里有点诧异,他没有预料到神殿办事的速率居然这么快,在他影响中,神殿一般有什么大的军事行动办事效率都极为缓慢,每次不是等自己到场了别人就跑了,就是邪恶已经彻底成长起来了,自己不得不战的地步。看来博格斯是动用了什么特殊的权限才能够如此迅速。

    “你来了。”穿过一条长廊,亚科斯特来到了主厅,这个时候的主厅可不想自己昨天晚上来的时候那么空空荡荡。在提尔的神像下面,数个穿着华丽长袍的主教站在了那里,而大厅最前排是一位位不同神殿的圣骑士以及圣武士长,从他们坚毅的面容和身体外凝结的圣光来看,这些至少都有13个等级以上,再往下看去,审判骑士,仲裁卫队,神殿骑士,一排排按照实力和自身的阵营魏晋分明整整齐齐的排了下去,哪怕再主厅外面亚科斯特也能看到人头攒动,这种宏大的场面让亚科斯特非常震撼,这远远超过了贝尔苟斯特小镇上神殿的力量!估计把博德之门所有神殿的守卫调集在一起才能有这么多人数。

    “你就是亚科斯特吧。”一位慈祥的老者看到亚科斯特那吃惊的眼神后善意的一笑,他径直走到了半精灵少年的面前打着招呼。

    “是我,大主教阁下。”亚科斯特定眼一看,那位胡子都能够到腰的老头袖子口居然有三条金边,赶忙低下了头表示出自己的尊敬,能穿戴这种服饰的牧师无一不是掌管一个地区的大主教,拥有15-20个等级之间,可能掌握了9环神术的存在,也许费伦大陆上绝大部分无知的人不会知道9环神术的威力,但是亚科斯特这个前世早就跨越传奇这道坎的战士却非常清楚,9环里面的神术已经能够把自己信仰神祗的力量完全具体的表现出来了,想什么神刃结界,律令:震慑,律令:死亡,极效阳炎爆,召唤异界神侍【传奇生物】等,不同神职的牧师进入这个级别后能获得不同领域方向的神术,但是可以说每一个都是非常危险甚至能对那个时候进入传奇领域的自己造成威胁的神术。当然对于高低阶牧师使用神术的威力大小为什么会有区别,这里可以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低阶牧师虽然也能通过祈祷运用自己信仰神祗的力量,但是由于他们精神力的承载不够强大,信念也不够纯粹,所以跟本无法获得或者使用神祗绝大部分的力量,说白了牧师就像一个水桶,里面水的多少一方面取决于倒水的人肯往里注入多少,另一方面取决于这个桶最多能容纳多少。

    “很好,你的见识很多,半精灵。我叫查斯姆,是一位正义之神提尔虔诚的仆人,同时也是西哈特兰德地区正义神殿的主事。”老者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但是他的脸上虽然是在微笑,眼神却深邃的注视着亚科斯特那略显俊美的脸庞。“博格斯为了你的情报,擅自动用了超过自身权限的权利,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亚科斯特十分诧异,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了站在旁边的博格斯,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拼,但是博格斯对着亚科斯特惊讶的目光却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这意味着,如果这次行动我们真能挫败你说的那股巨大的邪恶力量,那么我的老朋友博格斯就不会有麻烦,否则的话,他将会失去神恩,被剥夺主教的身份,并且流放出神殿。”查斯姆口气渐渐变得严厉起来,原因无他,查斯姆也没有料到博格斯居然这么胆大,越级召集起来周围势力上的神殿,原本正常流程是博格斯把消息传递给自己,自己再组织人去调查,随后开会决定,最后再调集人马开干,博格斯倒好,第一步和最后一步同时进行,现在人都到场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当然,如果这是一场闹剧的话,那么博格斯的下场无疑是悲惨的。

    “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为我说出的话起誓!”亚科斯特自己不是十分清楚神殿内部的这一套具体流程,但他知道博格斯无疑是冒了非常大的风险,想到这里亚科斯特忍不住对着这位年过半百的主教行了一礼,对方一直都很照顾他,从忠贞之挽项链到帮他免费治疗和狂战魔留下的伤口,再到现在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宁可冒着被流放的危险来越级办事,亚科斯特对博格斯的影响一直以来都非常好,要不是自己真受不了神殿里面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也许亚科斯特就加入了正义神殿。

    “你很不错,年轻人。”大主教查斯姆把亚科斯特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拍了拍亚科斯特的肩膀,随后转过身子面对着密密麻麻站在大厅里面的圣职者大军开始了例行的鼓舞,随即也不废话,大手一挥,所有圣职者整齐划一的转过了身子,按照梯队顺序井然的朝着千针森林出发。

    “等等我们!”就在亚科斯特跟随着圣职者军队身后时,突然几声叫喊由远至近的传来,玲牵着拉维斯和李青气喘吁吁的从神殿休息区跑了出来,玲更是蛮不讲理的当场揪住亚科斯特的衣领,气势汹汹的问道“你是不是想把我们丢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去!”

    “额。没有啊”亚科斯特摸了摸脑袋,他不知道回答什么好,因为自己确实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着来的。

    “哼,你太看高估你自己了吧。没有我们你能干什么,别说报仇了,你连和敌人见面都做不到!”玲冰雪聪颖,看到亚科斯特的摸脑袋这个动作就知道亚科斯特在想什么。

    “以后你再敢擅自行动,我就每天晚上把你绑起来扔在我床下!拉维斯我们走。”她恶狠狠的推了亚科斯特一把,怒嗔着牵着拉维斯的手跟上了队伍。

    “哥哥你太过分了!哼,拉维斯再也不要理你了。”拉维斯扭过头,对着亚科斯特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把后脑勺赏给了亚科斯特。

    “我们是血色霜炎冒险队生死与共的伙伴。我不怕死亡,却不能忍受被人家怜悯。”沉默寡言的李青也难得对亚科斯特说了两句,由此可见这位武僧此时的心里起伏也非常大。

    “你,你们这群傻瓜。”亚科斯特感觉到鼻子一阵发酸,其实说到底这件事就跟自己有关系,玲她们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但是此刻她们却选择为了自己前往邪恶的战场,哪怕可能的代价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亚科斯特突然明白了,从以前到现在,是自己一直没有真正把所有人当做真正的伙伴来看,在废弃的矿场那次是,到现在也是,总想着自己去承担一切灾难的后果,而让同伴身处安全的地方等待。这根本就是保姆而不是真正的冒险伙伴!这种行为也赢不得他们的感激反而是厌恶。

    “喂!你们等等我啊!我错了还不行吗!”幡然醒悟的亚科斯特从后面追上了众人,各种告饶才求得其他人的原谅,在他心里,血色霜炎以后就是一个真正的冒险小队,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