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六十八章 高阶游荡者
亚克斯特飞快的跑到了杯子的旁边,身手灵敏的不似一个战士,而是一位全部加敏捷的盗贼一样。不过亚克斯特并没有冒冒失失的直接拿起黄金杯子,他先自己仔细的看了几眼,确认自己不要眼花看错了,并且还让多丽丝在旁边施展了几个一环法术侦测陷阱,免得乐极生悲就好玩了。

    在一切都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亚克斯特忍不住在手上吐了几口唾沫,心情十分激动,这也难怪亚克斯特,他最富有的时候是完成神殿任务委托和卖掉无名矿脉信息的时候,那也只有两千枚闪眼的金币,现在可是足足提高了5,6倍,请原谅还是土包子阶级的亚克斯特,他表示自己已经按捺不住那心里的悸动了。

    “噗嗤“一声金属入肉的声音,就在亚克斯特伸手快要触碰到黄金杯子时,突然一道轻微的风声从自己的背后传来,亚克斯特立马收回了自己的手臂,身体赶忙向左边移动,一把短小的匕首插进了亚克斯特的右肩膀位置,同时一阵麻痹的感觉蔓延到整个右手臂,匕首上明显被人涂了某种毒素。

    “找死。”亚克斯特大喝一声,在闪避的同时右手已经挥出了霜之哀伤,霜冻魔法长剑从空中划过一道淡蓝色的轨迹劈向后面,不过对方明显是一个老练的游荡者,一击不中之后立马又躲了起来,亚克斯特这一击挥了一个空。

    “你没事吧。”玲和多丽丝这才反应过来,他们立马围城一个圈,把亚克斯特和拉维斯保护在当中,前面那一刻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们的视网膜出现盗贼的身影时匕首已经扎进了亚克斯特的身体上,而他们反应过来想要做出动作时那个游荡者又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没事,我们走。”亚克斯特咬着牙说到,通过视网膜给出的信息对方只不过在匕首上涂抹了双足飞龙带有麻痹的毒液而已,现在他自己只不过是右手臂失去了直觉,他非常庆幸幸好不是沼泽里面九头蛇蜥或者尾晶蝎身上带有的剧毒,否则哪怕没有刺中要害部位也足够要自己的命了。

    拿了近在咫尺的黄金圣杯,亚克斯特他们互相戒备着离开了烛堡的图书馆,他们神经绷得紧紧的,提放每一个角落里面可能出现的袭击,这就是一个高阶游荡者的威力,已经与阴影位面取得联系的他们可以随意的调集阴影力量附着在自己身上,他们可以在你眼前突兀的消失或者出现,让人防不胜防,而且传奇的游荡者更可以随意来回跨越穿梭与阴影位面通道,哪怕是传奇法师号称定住半神以下一切生物的时间停止法术也困不住这群人,一个有耐心的游荡者总是令人头疼和害怕的,他们就像黑曼巴毒蛇一样潜伏在角落里面,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给予你最要命的一击。

    回到了住所,亚克斯特他们不敢分房睡了,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亚克斯特和拉维斯的房间里面,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多丽丝和拉维斯已经在房间周围内布置了几个法术陷阱和预警术,但是对上经验丰富的游荡者能起到多少作用就不好说了。

    “你们先去睡觉吧,我们还有两天不到的时间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先守第一班岗,放心吧,否则还没有战斗我们就要被别人拖垮了。”亚克斯特看着疲惫不堪的多丽丝和拉维斯说道,施法者虽然战斗时候很厉害,但是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需要足够的休息,每一个施法者都要通过晚上足够的睡眠才能记忆和恢复自己第二天的法术位,一个得不到休息的施法者是脆弱的,他们在第二天会失去施法能力,如果强行施展法术则会出现一些不可预料的后果。

    “好吧,我们先睡觉咯。”“哥哥你小心一点。”多丽丝知道亚克斯特说的是事实,而拉维斯也不是以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了。她们直接躺在了床上倒头就睡,而玲和武僧对视了一眼,靠在床头进入了浅眠状态,不过即使是闭目养神他们也保持着警戒的状态,一旦有情况发生他们能第一时间就进入攻击状态。

    亚克斯特看着他的队友都休息去了,自己也从身后拿出一本关于中环法术施展前的特征开始读了起来,他不是没与高阶的游荡者交过受,在那段记忆里面游荡者进阶的影舞者,大盗贼,战场斥候,刺客他都跟对方周旋个,自然知道对方都有一些什么手段和特点。

    凡是高阶以上的游荡者们,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孤傲,他们不屑于与其他人合作,总是一个人游荡在阴影之中,而且他们非常有耐心,游荡者是和战士并列的贫民职业,里面的职业者大多数从小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童年经历,他们挨过饥饿,经历过战乱,被人侮辱欺负,或者流离在街头乞讨,如果他们能够从这些困境中熬过去,并且脱颖而出,那么他们的耐力绝对是惊人的,有的游荡者可以伏在一个地方不休不眠不吃不喝潜伏上两三天,就为了那关键一击。

    最后游荡者对待猎物的心态就是猫戏弄老鼠的心态,他们会通过营造各种气氛让猎物崩溃,最后自己再毫不费力的完成最后一击,现在亚克斯特他们面对的游荡者就是这种人,他先进行了一次偷袭,然后销声匿迹,就是为了让对手时刻保持的警惕,人不是魔像,总归会有疲劳的时刻,那么他的目的就达成了。与游荡者战斗其实就是一个比毅力的过程,亚克斯特他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冷静,然后慢慢等着对方露出自己的马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亚克斯特伸了一个懒腰,他吧读完的法术书籍放回了背后,准备再拿出另一本开始阅读,这个时候突然视网膜看到了一条信息。

    “你受到了迷香的影响,你通过了豁免,免疫了睡眠状态。”

    有情况,亚克斯特立马从原地跳了起来,他尝试着叫了两声自己的队员,不过他们显然在意识放松的时候没有通过豁免,现在已经陷入昏昏沉沉的深度睡眠中去,亚克斯特两只眼睛仔细观察着屋子里面每一个地方,想要找出不对劲的地方,在窗口和门口处多丽丝和拉维斯都布置了法术预警陷阱,一般游荡者不可能从那几处地方进来,那么,唯一有破绽的地方……

    就是壁炉了。

    木柴还是在壁炉里面烧着,偶尔发出“噼啪”的声响,但是壁炉上面的烟囱是通向屋子外的,亚克斯特也在燃烧的木柴中发现了一小块鲜红色的不明物质,游荡者无疑是从烟囱上面把迷香丢进火堆里面的。

    “唰…。”一声微不可查的声响出现在了窗户处,亚克斯特反手从自己的箭壶里面抽出一根箭矢扔了出去,“叮”的一声轻响,箭矢在亚克斯特巨大力量的作用下形成了不亚于一般人用长弓射出的威力,箭矢的箭头全部没入了木质的窗台上面,但是毫无疑问亚克斯特并没有打到任何目标。

    窗户半开,微冷的夜风顺着缝隙传到了屋子里面,亚克斯特环顾四周,他清楚对方肯定已经进入了屋子里面,但是自己却浑然找不到对方藏身的踪迹。

    “现身吧,身为一个高级的游荡者,你居然还用迷香这种东西,难道这么不要你的职业尊严了吗?”亚克斯特对着寂静的屋子大声说道,但没有动静传来,他知道自己这些话语根本影响不了对方,游荡者要尊严?那真是一个笑话,对方注重的只是结果,只要能完成任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使出任何卑鄙下流的手段。

    亚克斯特冷笑一声,继续说着一些不知所谓的话想要扰乱游荡者的心神,不过他身为战士系统面板里面根本没有嘲讽这个技能,所以他那些没杀伤力的话自然影响不到对方。嘲讽这个技能说起来也是战士一个神技,不过训练难度可谓说简单简单,说困难也困难,完全因人而异,对于亚克斯特这种一言不和就倾向于直接用手中长剑解决问题的人来说,学习这个技能难如登天。

    就在亚克斯特进退两难的时候。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