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七十章 燃烧的烛堡
一行刻在上面的小字写到卡斯特罗。利迪亚家族,这个与青年法师跟他说的一般无二,但是最后一行用鲜红涂料刻上去的字符就有点诡异了。

    亚克斯特读不懂这行字的意思,但是他却知道这是深渊恶魔语,并且那行文字并不是属于现在统治深渊的恶魔纳塔厘一族的,而是属于创世时那一批最古老的恶魔,奥格斯恶魔的文字。

    亚克斯特有点坐立不安了,凡是能跟古恶魔有关连的东西,都是灾祸和死亡的象征,那些古器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每每在主位面被发现都会引发一场腥风血雨,亚克斯特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杯子怎么会被放在烛堡图书馆的二层,而且最重要的是烛堡的人居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亚克斯特觉得自己一行人又被卷入一场阴谋当中,而仅仅只是因为十多个秘法金币而已。

    亚克斯特就这么思考到了天亮,今天是他们在烛堡的最后一天,明天早上,新的一个礼拜将开始,所有在烛堡的外来者都会被驱逐出去,然后烛堡在对外开放欢迎一批新的旅者,周而复始。

    这一天,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他们听到了亚克斯特诉说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个高阶刺客居然用迷香来对付他们,也幸亏是亚克斯特自己亲自守夜,否则换做是谁代替弄不好都是一个灭团的结局。

    不过刺客已经被亚克斯特杀死了,众人在短时间也不用太过防备,暗夜面具现在还不算像影贼一样的大型盗贼集团,而且他们活动的地方在西门,离博德之门相隔了一个科米尔王国和领主联盟,昨晚这个刺客估计是他们派遣过来做单人任务的一个,他们不可能大范围的把手伸到这里来。

    在下午的时候,那个神秘的青年法师再次出现在亚克斯特他们面前,他的脸上依旧带着公式化的微笑,但是他的形象可不太好,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半边的长袍,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左肩膀一直蔓延到胸口。

    “不用担心什么,我只不过是遇到了一些小麻烦而已,而且现在麻烦已经解决了。”青年法师看到亚克斯特他们眼中的惊讶,耸了耸肩膀一脸轻松的说道。“看来你们也拿到了我要的东西,不是么?”

    “没错,我们是找到了你要的杯子,不过我们也被一个暗夜面具的高阶刺客顶上了。”亚克斯特可没有因为对方淡定的表情而放下戒心,他知道凡是能让施法者怎么狼狈的情况,那就是生死时刻了,而且这个杯子来历不明,但关系甚大,自己也被莫名其妙的卷入其中,亚克斯特怎么能放心的了。

    “哦,暗夜面具那群人啊?”年轻法师用手摩挲着自己光洁的下巴“他们只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在西哈特兰德地区没有什么力量,就只有小猫三两只而已,你们应该把他们打发了把。”

    “……。你的东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圣杯到底是什么东西。”亚克斯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直接从背后取出了圣杯丢给了青年法师,不过他想了想之后还是问了一句,虽然对于法师性格非常了解的他知道对方十有八九不会跟他多废话。

    “哦,你说这个啊,它是由我们家族的祖先在远古时代制造出来的,然后身为继承人的要拿回它,至于它的历史么,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毕竟知道太多有时候不是一件好事情不是吗,好奇心害死猫。”青年法师听到亚克斯特的问话后出乎意料的停了下来、“额外附送你一句,暗夜面具那边你们完全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有太多精力来找你们,至少短时间没有。”

    “是吗……”亚克斯特低头思考了一下对方的话语,当他在抬起头的时候,青年法师已经不见了踪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好吧,我们去寻找多丽丝母亲留给她的遗物把,今天是最后一天了。”玲也松了一口气,好歹这件事情近阶段算是告一段落了,唯一美中不足的还是多丽丝没有找到她母亲的遗物,众人来到烛堡的初衷没有完成。

    “没关系啦,其实找不到就找不到了。”多丽丝看到其他人眼中都蕴含着一丝歉意,这七天时间为了那个杯子,他们几乎整天泡在图书馆里,根本没有时间去探索烛堡的其他地方寻找,多丽丝说失落是不可能的,但是她性格开朗活泼,也不是蛮不讲理的女孩子,此时她强忍着遗憾笑着说道。

    “别说这么多了,我们分开来找,今天一定能找的到的。”亚克斯特看到多丽丝这种表情,心里的愧疚更加深了,他二话不说当先走向了马厩,其他人也分散开行动了起来。

    不过烛堡这么大,一天的时间根本不可能靠5个人的力量搜索完,晚上他们垂头丧气的聚集到了一起,这次看来是没希望了,就算要等也要等到下个月才有机会进来。

    多丽丝一直摇着手说自己根本不在意,可在亚克斯特心里面已经作出了决定,下个月自己一定会再找个商队混进来,血色霜炎冒险小队对于他的心里并不是一个冷冰冰为了金币,宝物走到一起的冒险者,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大家庭,亚克斯特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失望,别说麻烦一点,就是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也愿意。

    心里拿定主意后,亚克斯特他们在住所里面待上了在烛堡的最后一个晚上,如果没有突变发生的话,他们礼拜一就可以滚蛋了。

    但世界上总是充满着不安定。特别是在费伦大陆上面,不管在什么地方发生多么奇怪的事情都不足让人奇怪。

    火光在烛堡外围冒起,那种墨绿色不同寻常的火焰燃烧在烛堡外围的石质城墙和房屋上,随后传来的是一阵呼喝声和打斗声。烛堡的侍卫很快地发现了异动,并且和入侵者交起了手。天空中出现几道法术灵光,几个大阅读者的身影出现在黑夜的上空,他们似乎在天上和什么人交手着。法术灵光照亮了整个夜空。

    烛堡建立至现在并不是没有遭到外敌的袭击,但这些外敌无一例外的失败了,在施法者稀缺的西哈特兰德地区,烛堡拥有的法师数量足以让他们成为这个地区最顶端的势力之一,几乎没有什么组织能和他们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几乎大部分住在住所的外来人听到动静之后都只是打开了窗户看了一眼,随即又安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不过这次的情况有点不寻常,火势并没有因为烛堡侍卫的到来而熄灭,反而有向烛堡内部蔓延的趋势,烛堡的奥术学者也没有打退别人的进攻,一声声惨叫声响彻在静谧的夜色下,显得格外毛骨悚然。

    “情况不对劲!”

    很多人反应了过来,他们再次打开窗户看向外围,不过迎面而来的却是一枚巨大无比的火球术。

    “轰!”整幢住所楼都被炸毁了,燃烧的木梁和残垣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当中混合着无数鲜血和残肢断臂,下起了一场凄厉的“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