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龙城大世界 > 第三百零四章 红鸦团
    “额.......”

    阿尔宙斯感到自己脸皮一阵发烧,讲道理他是不太懂浮空城的价值,现在被人用一种极度不屑的语气点出,科米尔伯爵甚至连反驳的话都讲不出口了。

    “既然阁下不肯割爱,我们科米尔王国也不勉强,不过我们也可以花大代价收购浮空城的建筑图纸,不知道主母大人您肯不肯就这个和我们商谈。”

    不过好在阿尔宙斯对于一开始就对买下成品这个结果不太抱有希望,另外一边科米尔的高层也是如此,否则也不会在他出行之前给他定下两个目标了,科米尔伯爵立刻决定执行B计划。

    呵呵,玛维在心里冷笑一声,暗道老娘等的就是你说这句话,但守望者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反而露出一副极度为难的神色,白玉般的手指有节奏的摸索着自己光滑的下巴,时不时发出的沉吟都无一不在表示她现在真的很纠结。

    高等精灵的表演天赋绝对是费伦大陆上比较高的族群了,他们在漫长的生命时间里面其他没学会,怎么演戏倒是如火纯情了,特别是玛维还是一个女子,加上女性天生在表演专长上的加成,玛维这一种姿态立马把阿尔宙斯等人给忽悠了进去......

    论起守望者的演技,哪怕是在血色霜炎冒险小队里面也是仅次于小舞姬的存在,虽然她平时不怎么玩这套,但亚科斯特对此却深有体会。

    想当初她不就是靠着自己把山脉巨人的坑到了蓝龙巢穴里面?临死前还用她给的坑爹道具把他们消耗了蓝龙一波血,这种活雷锋一样的做派没有玛维的“倾情演出”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这不,现在科米尔伯爵已经上套了.......

    “只要您肯把建筑图纸出售给我们,什么价钱都是可以商量的,如果你不需要金币的话,我们也可以换成其他稀有材料,魔法装备或者领地作为交易。”

    这位自作聪明的科米尔伯爵赶紧主动加大了自己的筹码,他现在是看出来了,那张浮空城的建筑图绝对是存在交易的可能性的,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太过珍贵,所以对方现在正在斟酌过程中.........

    “是吗,可是你也许不知道,北地联盟,安姆的商人,卡丽杉的奴隶主,厄加斯的蛮人在你们之前都已经和我会面过了,他们也同样需要浮空城的建筑图纸,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啊。”

    玛维撅起小嘴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然而她刚才说的全都是实话,这些王国的确都派人过来过了,并且是真的想要浮空城的建筑图纸,只不过除了北地联盟的法师比较识货外,知道这里只卖图纸不卖密瑟拉核退出了外,其他三个国家都已经傻呵呵的交钱把羊皮卷轴给捧回家了........

    “额,我知道你的难处,但请务必把浮空城的图纸卖给我们科米尔王国,我可以在这里向您保证,如果你肯这么做的话,科米尔王国一定会庇护星夜领的,我们可以派一支紫龙骑士团和战斗法师团来这里常驻,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意外的麻烦!”

    “别,这个倒不用了,我们领地不强大,但让自己不受别人欺负还是办得到的,我们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玛维立刻摇头拒绝道,开玩笑。哪个国家希望让别人的军队常驻在自己的领地上,这TM的不是殖民吗?

    “算了,你们现在就可以开价了,如果价钱公道的话,我就把浮空城的建筑图纸送给你们。”

    守望者最后发现自己还是不要再多言的比较好,万一再说下去,话题跑偏了,从兜售浮空城图纸上跑到结盟驻兵上可就不太好了。

    “好吧,我们愿意付出1000万帝国金币的代价来收购你们的建筑图纸,当然,我们也可以换成同等价值的粮食物资,或者是1000套超凡品质的制式铠甲,如果您还对上述不满意,我们可以付出以暴风要塞为首的周边三座城市给你们,那样整个暴风山脉就都是你们的了。”

    玛维听了之后顿时瞪大了自己的美目,她不敢相信的看向自己底下的科米尔人,不是因为他们付出的报酬太少了,反而,这个报酬的数目大大的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1000万帝国金币来买一张图纸,要知道,他们制造整个完成品的浮空城也就花了几百万而已,帝国人果然是财大气粗,守望者表示她今天见识到了.......

    最后,阿尔宙斯伯爵带着自己一干紫龙骑士团心满意足的走出了陨星要塞,手里攥着浮空城的建筑图纸,兴高采烈的走上了往科米尔的回城之路。

    “玛维姐姐,你们谈了怎么样,他们花了多少钱把那份拓印了一百份的图纸给拿回去了。”

    拉维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王座的背后,此刻探出了一个小脑袋问向守望者。

    “你猜,这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一个数字,我只能告诉你,科米尔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亚科斯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恩,最人傻钱多的王国了。”

    #####

    远在山比亚王国的亚科斯特并不知道自己领地近来所发生的一切,从兽人攻城到浮空城出世,再到各方王国纷纷前来拜访,玛维坑人收钱收到手软,半精灵剑圣表示自己是一个也不知道。

    费伦大陆本来就没有电话手机,所有来往通信都是依靠书信往来,在高级一点的可以用魔法传讯,可是很尴尬的是,自从仲冬节过去后,费伦的魔法网络变得极其不稳定,短距离魔法传讯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想要跨越大半个大陆把消息从西哈特兰德发到月海已经变得不可能了。

    然而书信往来就更加不用提了,现在大陆上一片混乱,乱雄四起,今天这边碰到百年一遇的大雪灾,明天那边就能蹦出几只巫妖,现在所有国家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麻烦,哪怕没有那些绝世高手出现,强盗山贼也是多如牛毛,这个时间段哪里还有什么商队往来邮差送信的,大家能守好自己那一亩三分田已经算是很好了。

    所以,这个时候费伦的消息传递无疑是十分闭塞的,特别是那些跨越南北东西的极端位置,他们压根就没办法知道大陆的另一端现在正发生了什么大事。

    只不过即便这样,亚科斯特还是不太担心自己苦心经营的领地会出什么问题,原因很简单,别看他带走了领地几乎大半数的高端战斗力,但他留在星夜领防守的几个人却全都是强大施法者,在有了法师塔的主场优势下,再加上奥术帝国那各种各样的黑科技,半精灵剑圣知道,除非是自己妹妹和多丽丝自己跑去作死,否则哪怕是诸神的圣者形态来星夜领挑事,亚科斯特也能保证对方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老大,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多久啊?”

    在唤潮鱼人的大厅里面,克蓝沃百无聊赖的玩弄着自己手上那根木头筷子,他已经掰断了至少数百根筷子了,在他脚旁边的木屑堆起来快有半人高了......

    亚科斯特他们在阿拉贝尔城这几天实在是无聊的可以,半精灵剑圣对于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只字不提,每个人也只好天天吃了睡睡了吃,就这么几天下来,流浪战士感觉自己最起码长了5斤肥膘。

    “快了,还有一天的时间,今天晚上一过,你们就不会抱怨没有事情做了。”

    亚科斯特倒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他这几天同样没有事情干,但是他可以干女人啊,薇儿,瑟蕾娜,莎莉娜,詹妮弗四只小三,玲这个正妻亚科斯特可谓是每天轮番去雨露匀沾,半精灵剑圣还觉得一天时间太短了呢,他根本就匀不过来好不好.......

    克蓝沃倒是有午夜可以打发打发时间,只可惜现在一门心思扑在法术上面的女法师在全力研究【亨利的千法之书】,自己男人几次隐晦提出的需求都置之不理,烦了还用火球术把克蓝沃轰出去几次,以至于这个倒霉蛋每天都是一副怨妇的样子,不明就里的人看到他这幅样子还以为他被那个啥了呢......

    “哎,好吧,我去外面随便转转,放心吧,我不会惹事的。”

    流浪战士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要是不能做激烈的床上运动也就算了,他并不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最主要这几天亚科斯特严令禁止【夜王】小队成员的人去外面主动惹事,这才是最让克蓝沃郁闷的地方,他不能主动去找别人PK,而这里的几个地头蛇组织最近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消息,在把女刺客救回来的那个晚上之后居然各个都躲着他们几个人,这样让一心想要战斗的克蓝沃更加没脾气了.......

    一个战士,没有架打,没有美女陪伴,这TM的还能算是一个战士该过的生活吗.......

    流浪战士跟亚科斯特随便比划了一个手势,头也不回的就往酒馆外面走去,一来到酒馆外面,克蓝沃顿时觉得空气清新了不少,酒馆大堂里面实在是太乌烟瘴气了,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洁净一点。

    只是具体要往哪里去兜风,克蓝沃一下子又犯了难,这里可是贫瘠荒凉的贫民区,四处可没有商业街也没有高档会所,这里除了随时会坍塌的简陋木房,就是贫民窟人们四处排泄的臭水沟,自己刚刚出来的【唤潮鱼人酒馆】可谓是这里最华丽的建筑物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队披着红色斗篷的人忽然从拐角处走了出来,他们的目标正是克蓝沃背后的这家酒馆。

    “噌!”

    克蓝沃正眯着眼睛打量着对方,忽然一阵清脆的剑鸣声,一道寒光闪过,为首的红袍人居然二话不说的就从腰间拔出一把细剑朝着流浪战士捅了过来。

    “卧槽!”

    克蓝沃忍不住骂了一声娘,他怎么想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在见面之后不说二话就直接攻击自己,而且他压根就从来没有见到过对方,所以也不可能是仇敌的关系,两者也没说过话,更加不符合那种一言不合就是干的场景设定,这TM是什么鬼?

    只是虽然惊讶归惊讶,可现在流浪战士的身手已经不是在巨龙海岸那个流浪战士的身手了,自从跟了亚科斯特越级挑战过各种怪物之后,克蓝沃的个人战士等级就如火箭一般直线向上猛窜,如今已经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高阶战士,眼下虽然对方占据了先机,但未来的死神大人依旧在电光火石之间扭开了自己的脖子,那柄快如闪电的细剑最终只是擦破了流浪战士的脸颊,刺了一个空。

    “我CN大爷!”

    克蓝沃躲过这次出其不备的袭击之后顿时勃然大怒,情急之下骂出了这句从亚科斯特那里学来的经典国骂,这几天在半精灵剑圣的约束下,这位浑身闲得慌的大爷已经收敛了很多,不再主动去找人家生事了,可现在竟然还有不开眼的人敢主动找自己的刺,这TM的还能忍,不给这些红袍小崽子点颜色看看,他们还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了!

    流浪战士果断的从空间袋里抽出了他那把拉风的屠龙巨剑,杀气腾腾的闪到一边摆出战斗姿势准备和那些人大干一场,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又险些没有让克蓝沃一口老血喷出,在他让开大门之后,那帮红袍神秘人居然连他这个方向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这么旁若无人的拉开木门走了进去,完全把他当做空气一样晾在了一边。

    “我.....我.......”

    流浪战士觉得自己胸口有一股郁气挥之不去,他蓄力的一拳又打在了棉花上面,感情刚才对方朝自己出手仅仅是因为他挡了人家的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比他还要横的人?

    “够了,住手!”

    流浪战士觉得自己不能忍,他正准备追进去跟那群混蛋理论个清楚的时候,一双纤细的手忽然按在了他的肩膀上面,让他瞬间动弹不得。

    “他们是红鸦团的人,不要去跟他们生事,他们也不会找你麻烦,你还是太平点吧。”

    亚科斯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克蓝沃的背后,他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着,只是眼神一直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些人的背后,眼光闪烁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