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篮坛紫锋 > 第一章 为了我挚爱的篮球
二零一五年,这是一个相对平常的年份,它相比曲折波澜的二零零八,实在是有些平静,甚至是平淡。

    这是六月夏初的一天,水泥铸成的篮球场上,正有“砰砰砰砰”的声响传来。

    时快时慢,时缓时急。

    “喂,唐潜,唐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

    远处有一道“男高音”传来道。

    “是鲁洋啊?怎么了?有什么事?”水泥球场内的篮球声停止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来者是个高个男孩,看起来约莫接近一米九的模样,身材中等,脸上挂着洋溢的笑容。

    “来,猜猜是什么消息?”鲁洋笑嘻嘻地道。

    “你爱说不说。”唐潜瞟了他一眼,又开始继续拍动篮球了。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真没劲,算了,告诉你吧,科比宣布复出,参加揭幕战了。”

    “是吗?”唐潜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波动,他喃喃道:“终于,终于你还是重新回来了么?”

    唐潜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今儿心情不错,陪我练两招。”

    “哈哈,练就练,谁怕谁,我鲁洋好歹也是校队的,对付你,一只手足矣!”鲁洋大声应道。

    一番激烈的对战后,两人席地而坐,仍凭汗水滑落那年轻的脸庞。

    “痛快啊,痛快,要不是我占据身高优势,要想赢你这个小子,还真有点难度。”鲁洋大咧咧地说道。

    “不过唐潜,你学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喜欢打篮球啊?我看学校那些个书呆子,几乎没有一个爱动弹的,都是一副‘先生’样。”

    “我不知道,就是因为喜欢呗。”唐潜眼中目光闪烁了两下,言不由衷道。

    “唉,哥们,说句实话你可别生气,你虽然投篮挺准,但个头实在太矮,打篮球实在是太吃亏了。同样一个动作,你想要顺利完成,难度比常人大几倍,而且还老是吃力不讨好。”

    “嗯,我知道的。”唐潜漫不经心地抚摸着篮球道。

    其实鲁洋的话,他又何曾不知?只是身高,天生因素占据得太多,他想要改变,无疑是痴人说梦,根本不可能。

    也许这一辈子,我都只能这样爱着你了。

    唐潜看了看手中的篮球,沉默道。

    三个月后,唐潜因为心脏病急发,医治无效,宣布逝世。

    ……………………

    我这是哪里?我的脑袋好晕,我的眼皮好重。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唐潜再一次睁开眼睛之时,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大学中的那个廉价小房内。一切一切,一如往昔,什么都没有动作过。

    除了……

    等等?这个房间的摆设?唐潜猛地从床上挣扎了起来,然后用力扯来日历,双眼盯着,目不转睛。

    果,果然,今天是二零零八年。

    那么这里,不是大学的廉价出租屋,而是……

    自己的家???

    是穿越了么?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唐潜意兴阑珊地从镜子里打量着自己,一切如旧,一米六五出头的身高,消瘦的身板,除了那更加稚嫩的脸庞,一切仿佛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还是他。

    一个普普通通的唐潜。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蓦然苦笑了一声,道:“穿越了,是又让我回来蹉跎一把吗?”

    “若是这样,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我还是不能打上篮球。”

    “我还是不能打上我所喜爱的篮球!”

    “既然这样,又有什么意义???”

    这天,唐潜在新闻中看到,洛杉矶湖人不敌波士顿凯尔特人,以总比分二比四,丢掉了队史第十五次总冠军。

    两个月的暑假,一晃即逝,唐潜家里是普通人,父母都是底层的工薪族,但他还是以优异的成绩挤进了Y市重点高中,城南高中。

    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城南高中开学的日子,这天老生们经过一个暑假的放松,个个精力十足的回到了教室。而城南新生,也是交头接耳,半怯而入。

    高中,对于一个个刚刚从初中的懵懂脱离出来的学生,那是充满了渴望和好奇的。

    年少灿烂,热血如花。

    而这一天,城南高中,迎来了一个特别的人。

    他就是唐潜。

    “请问学校篮球场怎么走?”

    “啊?哦,我们学校有两大块室外篮球场,一个室内的篮球场,室外篮球场在东北方,室内篮球场在西角两百米处。”回答唐潜话的是一个清秀女孩,他扎着一袭马尾,布鞋长裙,看着很是清纯。不过唐潜并没有多看她一眼,听完拔腿就走。

    “欸……我们学校的室内篮球场一般是不对外人开放的,只有学校校队可以进去训练。”看见唐潜朝着学校西角走去,女孩好心提醒道。

    “哦?是么?还有这个规定?”唐潜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道。

    “那看来只能先去室外篮球场练练了。”

    “欸,你,你等等,看你手上的通知书,你是新生吧,新生报到要去那边排队的。”马尾女孩抬头看着唐潜道。

    “我知道,但是现在人太多了,我晚点再来,反正早点晚点也没差。”唐潜道。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马尾女孩看唐潜又要走,忍不住脱口道。

    唐潜皱着眉头看着对方,低声道:“唐潜。”

    “哦,欸,你等等,我,我叫周芷茹!”

    一个星期后,城南学校篮球场。

    “哎,你听说了没有,我们学校来了个怪物,整个野球场的高手都被他放翻了。”

    “何止这样啊,我可是听说这人牛高马大,面赛李逵,凶恶得很啊!”

    “你们说,他今天还会来吗?”

    “应该会吧,每次只要放学,他都会过来打上一个小时的。”

    “哈哈,我今天特地过来,牺牲了上网泡妞的时间,就是为了看看这个怪物的真面目啊!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切,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像他那种人,就算只见过一面,也会印象深刻。”

    十分钟后,一个魁梧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城南的室外篮球场上。

    这个人刚一出现,整个室外篮球场的目光,就都若有若无地被吸引了过去。

    一个小时候。

    “瞧,看见没有,是不是怪物?”

    “我屮艸芔茻,这还是人吗?他真的是我们学校的高中生?”

    “废话,我都打听到了,这人才高一,是今年刚来我们学校的。”

    “那敢情好,有这么一尊怪物在,咱么学校今年的篮球大赛或许有希望了。否则每年都被别的学校虐杀,简直是惨不忍睹,不忍直视啊!”

    ……………………

    “唐潜同学,我是城南的校队教练,我郑重邀请你加入我们学校的校队,为我们学校争光。”

    ……

    “唉,什么?不行不行!唐潜这孩子聪明优异,成绩拔尖,未来肯定是重点大学的材料,怎么能让他去打篮球了?那不是暴殄天物吗?绝对不行!我不同意!”

    “哎呀,陈老师,小唐的成绩我也知道,中学考试全市第三名,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要德智体全面发展啊。陈老师,你的心意我不是不明白,只是咱们学校的宗旨可不是培养书呆子,全面发展,才是对学生负责嘛!”

    “主任,我……”

    “行了行了,陈老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唐潜同学加入校队,若是成绩真的有明显下滑,那在论不迟。好了好了,我这边手头上还有事,陈老师就请自便吧。”

    ……

    随后三年,城南中学全国篮球联赛,次次第一,从未落马过。

    而城南魔鬼唐潜,也渐渐成了Y市,甚至是全国小有名气的名字。

    ……

    高考前夕,已经升为大一学生的周芷茹在城南高中的大门外静伫着,时不时还向里面观望一二,看那模样,似乎是在等人。

    “哎,你们看你们看,那是不是城南以前的校花之一周芷茹?”

    “哇塞,还真是她欸,这一年大学下来,她整个人似乎又漂亮了几个维度,啧啧,你们看那大腿,看那……”

    “行了,你个猥琐的死猴子,难道你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吗?”

    “呃……好,好吧,既然是唐哥的马子,那我只能忍痛割爱了,唉!”

    “唉你丫丫妹,瞅好,正主来了。”

    “唉,我要是唐潜就好了。”

    “就你?回去再意淫五百年也没用!”

    城南高中,大门外。

    “嗯?你怎么来了?”唐潜看到周芷茹冲他招手,微微皱眉道。

    “怎么?我就不能来吗?大球星!”周芷茹听见唐潜的话,略微不满意道。

    “也不是,只是你来得太多,风言风语不少,对你不好。”唐潜说道。

    “什么对我不好?我看是对你不好吧?碍着你在学校的女人缘了?”周芷茹道。

    “那倒不是。”唐潜说完,道:“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哎,你这个人,怎么三年了一点都没改变?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木头样!”周芷茹看见唐潜拔腿要走,顿时生气道。

    “怎么?你有事么?没事我还要回家做力量练习呢。”

    “你……哼!和你生气真是憋屈!算了,本小姐这次来找你是为了问问你大学志愿的事。”周芷茹看着唐潜道。

    “高考又没结束,我哪知道我能考多少分,能上什么学校?”唐潜气死人不偿命道。

    “哼,城南高中谁不知道你唐潜的本事?凭你的成绩,国内名校,还不任你挑?和我装什么装!”周芷茹皱了皱小鼻子道:“哎,说真的,你准备去哪儿?还是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个学校么?”

    “嗯,还是。”唐潜点了点头道。

    听到唐潜的答案后,周芷茹明显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晚上你别回家了,我请你去吃大餐。”

    “那不行,我妈那边肯定已经把饭做好了,我不回去就浪费了。”

    “哎,你!算了,你不说拉倒,我自己给阿姨打电话!”

    “你……”

    “啦啦啦,谁叫你没手机的,哈哈哈!”

    周芷茹得意地笑道。

    二零一一年,六月七号,八号,全国统一考试。

    “哎,儿子啊,你慢点吃,时间还早呢!”一位穿着围裙的中年妇女“叨叨”道。

    “妈,我吃完要做力量训练,时间快不够了。”唐潜一边往嘴里塞食物一边含糊道。

    “你这孩子,今天是什么日子,还做什么力量训练嘛,就不能放松一天么?”中年妇女瘪了瘪嘴道。

    “妈,力量训练这个东西就是要每天坚持的,否则效果就差了。”唐潜继续大快朵颐道。

    “练,练,练,你就知道练,你都已经像个小牛犊子了还要练,真不知道怎么样你才满意。”唐母哼哼道。

    不过说归说,对于儿子在这方面的投入,她还是十分支持的。

    毕竟在她看来,打篮球又能长个又能锻炼身体,没有什么不好的。再说这三年儿子在篮球上的时间投入虽多,可是成绩一样没有拉下,既然如此,她实在是没有反对的理由。

    再说了,那满屋子的奖杯奖牌,不都说明自己的儿子篮球还打得不错么?

    六月底,高考放榜,唐潜如愿以偿的考入了T市的湘城大学。

    湘城大学,建立于新中国成立后,每年都是cuba大学生篮球联赛的强劲参与者。为什么要说是强劲参与者呢?因为这个学校的篮球热情和积极度虽然不错,可惜是个综合的文化类学校,运动底子差了点,不过这几年,通过特招等手段,湘城大学的篮球队较有起色,在cuba联赛中也是呈一个稳步上升的势头。

    当然,选这所学校,唐潜并不是因为以上原因。

    第一,

    是因为湘城大学是他曾经的母校。

    第二,

    在这里他会碰上鲁洋。

    第三,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唐潜要在这里重新开始,然后一步步靠近他的心底目标。

    ……………………

    “怎么样?新学校习惯么?”周芷茹站在唐潜的身边问道。

    “还好。”唐潜说完,又看了看对方,道:“难怪你要问我是不是来湘城大学,原来你是旁边科技大学的学生。”

    说起这个科技大学,也有有些特点的,因为似乎无论哪个省份,都有一个这样名字的学校。

    也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必然。

    言归正传,由于有了上一世的记忆,唐潜在湘城大学几乎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很快就融入了整个校园中。当然,他也理所当然的和鲁洋成为了好朋友。

    “今天又是准备霸场吧?”鲁洋还是如同上一世一样,笑口常开,乐天派。

    “嗯,马上就要校队选拔了,我要好好保持状态才行。”唐潜点头道。

    “天啊,你这样还要保持什么状态啊,简直是飞机中的战斗机,人家三个一起上也压不住你一个啊!”鲁洋夸张地道。

    “那是因为这里是野球场,大家也都是攻强守弱,所以才会显得如此。”唐潜非常清醒,丝毫不被鲁洋的话所“迷惑”。

    “哎,你这个人,就是较真,真是没劲!算了,打球吧!”鲁洋一挑篮球,道。

    九月二十五日,湘城大学新体育馆,正式拉开了校队选拔大幕。

    一个留着运动平头的中年男子,目视场中,道:“老刘啊,今年的苗子如何?”

    他身边一个有着啤酒肚的中年人,想了想,答道:“还,还行吧,参加选拔的人比往年都要多不少。”

    “多?多有什么用?一个篮球队最多只能容纳十二人,上场比赛的话,更是只需要五个人,你告诉我要那么多人有什么用?”留着运动平头的中年男子不咸不淡道。

    “这,程教,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看那边几个就都不错嘛,个子高高的,长得也挺清秀的。”

    这人的话,立刻引起了程姓教练的不满,他看了看那几人,冷哼道:“高?老刘啊,一米八多在普通人里的确是算高的,可是放在篮球界,只能算小个子,这个你难道不明白?而且打篮球的,要清秀有什么用,长得好看能得分,能抢板,能盖帽?”

    啤酒肚男子被对方堵得说不出话来,可是纵使有怨气,他又不能表现,否则一旦惹怒了旁边的这位爷,校长发火,绝对有他受的。想到这里,啤酒肚男子不禁怀念起上一个枸教练来,人家那个和气,那个温顺,和这位爷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这个新来教练的名头,他也是做过功课的。H省的原省队教练,前国家教练团助理教练,光是这些名气,就足够他无视自己了,何况听说这人还是校长亲自找来的,两者相加,他就万万不敢得罪了。

    程建国,六六年人,因为理念和性格的原因,让他还如此年轻就从第一线上退了下来。不过对于篮球,他也是真喜欢,虽然没法去国家队和省队干了,可一有机会,他又窜到了大学。而今年,是他在湘城大学执教的第三个年头。

    对于眼前这个啤酒肚,他程建国是一万个看不上的,除了挂职捞油水后,根本不懂一点篮球常识,亏得校长还和自己说他是个在这里干了快十年的老人,简直是好笑。但是由于这个刘东家里关系挺不错,所以纵使是程建国一直想换,也不得其愿。

    两人的关系缓了一下,刘东才挤出笑容道:“不过程教,今年的特招生倒是有几个不错的,您可以看看。”

    “嗯,他们几个我看过了,身体底子不错,就是打篮球的时间太短,以前应该是练田径的吧?”程建国慢悠悠地道。

    “是,是,程教就是程教,果然眼睛老辣,一语道破天机。”刘东赔笑着道。

    程建国微微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也怪不得刘东,毕竟现在整个中国的大趋势就是这样。大部分的体育特招生都是练田径项目过来的,反倒是真正的篮球特长生,少之又少。

    这是国内的大势,他没办法去怨怪别人。

    中国人,骨子里还是认为读书才是硬道理的。

    想像大洋彼岸那样,篮球天才,如春如笋,根本不现实。

    唉,光靠这些人,想要保住去年的名次都不容易啊!

    咦?这个男孩,好,好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