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篮坛紫锋 > 第三章 这是上帝给我的机会
砰!!!

    在场所有人都微微顿住了脚步,不为别的,就因为唐潜刚刚的那一扣。

    那股力道。

    那股气势。

    这还是大学生吗?

    这还是大一新生吗?

    唐潜落地后直接撞开了还在愣神的李黄,然后走过张可嘉身旁道:

    “传球,你听见了吧。”

    张可嘉讷讷地点了点头,他不是傻瓜,刚刚唐潜那补扣的力道,实在是难以想象。要不是这个体育馆的篮球架才新换过不长,唐潜刚才那一扣,足以将篮筐都给拧下来。

    沉默了片刻后,开球再战。

    由于唐潜刚刚的补扣,现下场面上的气势已经发生了微妙的扭转,张可嘉主动给唐潜传了几个球,后者无一例外,全部打进。而且都是在李黄的脑袋上完成的。

    而且,清一色,都是大力灌篮。

    “喂,张可嘉,你在干什么?之前咱们不是说好了自己玩的吗?你干嘛给这些普通人传球?”曾智似乎缓了过来,回防的时候趁机在张可嘉耳边道。

    “那家伙……”张可嘉看了看唐潜如铁塔般的身影,艰难开口道:“不是普通人。”

    “什么不是普通人?”曾智有些生气了,蔑声道:“连体育特招生都不是,身体素质能强到哪里去?刚刚的扣篮不过是依仗了身高罢了,我要是有那么高,一样可以轻松做到的。”

    张可嘉皱眉看了曾智一下,道:“你不相信我?那好,你就自己玩吧!”

    “求之不得呢!”曾智满口接下道。

    “白痴。”张可嘉看着曾智跑位的背影,嘴里低声道。

    “传球。”

    唐潜卡好位之后,立刻向控球的曾智招手道。

    但是站在三分线外的曾智,选择了无视,只见他一个胯下运球之后,凭借不错的身体素质,竟是生生摆脱了对方黄嘉斌的阻扰,然后一个大步子,拔地就起。

    看那模样,似乎是要上演扣篮了。

    曾智本来就是练三级跳出身的,所以攻势一起来,寻常时候,的确是少有人能拦得住。

    况且他也不算矮,拥有一百九十公分的标准身高。

    在这个身高线上,加上他原本就拥有不错的弹跳,想要在比赛中上演一记扣篮,倒也的确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曾智忘了,这里可不是野球场,在真正的篮球比赛中,就算你过掉了防守队员,在内线里,仍然有道关卡的存在。

    被唐潜连续轰炸了几次,李黄早就在肚子里憋了火了,眼看另外一个新生也要杀进来扣篮,他顿即冒火,一个滑步,弹地而起。

    啪!

    曾智被李黄直接来了一记大火锅。

    落地踉跄了几下的曾智,感觉颜面大跌,当即就逮着同为中锋的唐潜吼道:“你在干什么?明明看见我要扣篮,为什么不挡住他?让他盖了我,你很爽么?”

    正在回防的唐潜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很爽。”

    “什么???”曾智毛了,朝着唐潜大喊道:“篮球是团队运动,你丫连个掩护意识都没有,白长这么大块头了!一看就知道是新手,没有半点合作精神!”

    “掩护?你找我要了吗?”唐潜道。

    “老子没说你不会主动给啊?你是猪吗?你会打篮球吗?”唐潜那呆板的回答,曾智是越听越气,最后牙关一松,骂词脱口而出。

    “比你会。”唐潜冷冷地回答道。

    说完唐潜纵身而起,抢下了一个程栋没有投进的半截篮,接着往控卫吴凡手中一塞,道:“空接。”

    吴凡一听,眼睛就亮了,毕竟相对于张可嘉和曾智的傲慢,他还是更倾向于支持寡言的唐潜。

    再说了,一个空接,自己也能添上一个助攻不是?

    稍微一想,吴凡就定下了立场,将篮球稳稳带过半场后,他也不管曾智在一旁跳脚要球,看准机会,直接把球抛向了空中。

    “你脑子进水了吗?我空了你没看见?你这是瞎投的什么玩意?”曾智刚一骂完,一道巨大的灌筐声就响彻了全场。

    唐潜接吴凡传球,空中接力成功。

    “传得好。”唐潜和吴凡击了击掌道。

    接下来的回合,几乎都是上演的类似的戏码,唐潜抢下后场篮板,然后传给吴凡,接着吴凡推进,再吊给唐潜单打。整整几分钟,曾智都没有一次能摸到球。

    “妈的,你们是要孤立老子是吧?老子不防守了,看你们四个怎么玩!”曾智也搞清楚了唐潜的用意,顿时放狠话道。

    哪知唐潜根本毫不在意,只是冲他道:“无所谓,有你没你都没关系。”

    “我日你MD……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打下去!”曾智铁了心要和唐潜干上了,因为后者的话,实在是伤人。什么叫做有我没我都没关系?你是想说,就算四打五,你也能搞得定么?可笑!我曾智就等着,等着你待会说嘴打嘴!等着你待会出丑!!!

    曾智的心思,唐潜如何能不知道,不过他依然成竹在胸,毕竟对方的内线,实在是不够他翻云搅雨的。

    随后几分钟,唐潜这边的新生组开启了屠杀模式,四个人以唐潜做轴,不断掩护跑动,而唐潜也不勉强进攻,每每吸引了包夹之后,必然将球送出。其他三人的投篮,虽然不能说百发百中,但也命中颇高,因为大空位投篮,真心难度不大,就算是个普通人,无人防守,那一番畅投下来,准确度也不会难看到哪里去。

    反观主力组那边,虽然曾智消极怠工,但也不敢站在原地不动,所以相比新生组这边的投篮机会,他们这边,反而是略有不如。

    原因无它,主要是主力组这边没有篮板。

    哪怕是打野球的人都知道,在一个有篮板保障的队伍和在一个没有篮板保障的队伍,那得起分来,完全是两码事。不消其它,就是出手的压力,那都要轻松大半截。

    而且眼下主力组,根本不是篮板多少的问题,而是压根没有篮板。

    一个篮板都没有。

    这看起来有点夸张,可就是在现实上演,一点不留情面。

    几乎所有的篮板球,都被唐潜的长臂给摘下,仅剩的几个磕的比较远的,也被新生组其他人人给拿到,在这样一种情势下主力组想要投篮,真是想不谨慎都难。

    而在球场上,太过于谨慎,那就是束手束脚,难以发挥了。

    趁着这个人人奋勇的劲头,在第二节结束后,新生组就已经和主力组打平。

    分数定格在了三十八比三十八。

    这也就是说,整整一节,主力组仅得了个可怜的五分。

    这幅场景,相比第一节,完全是恍如隔世一样。

    “程,程教,场面上这个情况很不好啊,咱们要不要先暂停……”球场上的矛盾,就连刘东这个外行人都看出了一丝端倪。

    “不用。”程建国眼睛扫了扫那个高大的身影,低声自喃道:“加油吧,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新人立威。

    如果你真的办得到的话。

    第三节开场,程建国让鲁洋上去顶下来曾智,对于这个我行我素,实力还一般般的特招生,他已经在心里升起了放弃的心思。

    在没有了拖后腿的曾智后,新生组越打越顺,越打越high,最后居然一节之内,连突带投,狂轰了四十分。第三节结束后,以七十八比四十四,狂赢了三十四分。

    “好了,够了,对抗赛就到这里。”程建国阻止了比赛再继续下去,因为如果再接着比下去,他害怕会让主力组的那些人彻底地丧失信心。

    真要是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就得不偿失了。

    终归要参加cuba,要取得好名次,没有了这些老队员,那也是不行的。

    不过通过这样一场比赛,程建国已经看出了很多。

    那个面容清秀的“大”新生,绝对不是池中之物,连续三年的全国高中联赛mvp,不是浪得虚名。

    仅仅一场比赛,就可以确立自己地位,就可以赢得队友的信任,此子……不凡。

    在国内,上一个这种天才是谁?

    程建国想到了陈江华,可惜这几年的cba生涯,这位年轻的天才后卫并没有打出应有水平,反而是球感、灵性,一跌再跌,让人扼腕。

    还有谁么?听说郭士强有个侄子,也十分的不错,但是自己没有亲眼见过。

    可不管怎么讲,那些人都不是cuba里面的,而这个叫唐潜的小孩,绝对可以制霸这块领域。

    不,不止这里,这里太小了,如果他能继续成长的话,cba,国家队,甚至是遥远的大洋彼岸,或许才是他的归宿。

    自己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天才被浪费!

    突然,程建国下了一个颇大的决心。

    “好了,今天大家都累了,打扫的事情我会安排的,记住明天照常过来训练就行。”

    “哦,对了,唐潜,你留一下。”

    唐潜同鲁洋正要一起离开,听到程建国的话后,他只能让鲁洋先走。

    “程教练,有什么事吗?”唐潜看着程建国道。

    “小唐啊,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

    “嗯,问吧,教练。”唐潜道。

    “你喜欢打篮球么?”程建国这句话说得很严肃,一板一眼,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唐潜稍稍愣了一下,道:“嗯,我喜欢。”

    好,有门!

    看见唐潜说话的神态,他就断定,眼前的这个高大男孩,绝对不是在敷衍。

    “那你想更进一步么?”程建国小心翼翼地问道。

    “更进一步?”唐潜没有听明白。

    “就是说,你未来想不想把它当成职业。”程建国双眼盯着唐潜道。

    为什么他前面要那样问,就是为了现在这句话做铺垫。

    因为在中国,也许喜欢打篮球的学生不少,可是真正以后要把它当成职业,或许就没几个人愿意坚持了。

    中国不是美国,篮球的受众虽然近几年呈现一种爆炸式增长的趋势,但那都是爱好,真正选择未来打职业篮球的,又有几人?貌似做白领,考公务员,经商,甚至是自己开店,都比这个要舒服要稳妥。别看近几年cba球员的高薪金层出不穷,但那是对于金字塔顶层的明星球员,至于绝大多数的普通球员,一开始也就一二十万一年,打了几年后,通常也就稳定在四十万至七十万之间。也许你觉得这已经不少了,但是职业球员的寿命是多长?撑死不过三十五六岁,这还要保证期间你不会受大伤。相比普通工作,一干可以干到六十岁,这点时间,连一半都不足。再者,职业球员每天都需要大量的运动量来保持状态,这种超强度的运动量,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当然,你可以说和nba的训练一比,cba不过小儿科毛毛雨,但这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已。nba是什么等级?cba又是什么等级?两者本就不能相提并论。记得曾经有这样一篇报道,能支撑住nba日常训练等级的人,本就是篮球天才,只不过nba是个天才聚集地,所以才不那么显眼而已。

    打个浅显的比方,一般人就是高中校队训练都感觉吃力,至于cba等级的,时间长了,直接练废你。而nba等级的训练,毫不夸张,像普通人的身体底子,搞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垮掉,强行坚持直接练死都不是没有可能(这一点小紫在大学校队感触颇深,虽然我只是个小替补)。难道中国这么多人,你觉得没有几个精神坚忍不拔的?有时候你的精神或许可以坚持,但是身体,却无法负荷。

    这就是程建国当教练几十年来的感悟。

    他也去过美国nba考察,他也近距离的接触过一些nba球星。

    然而越是接触,他的心中就越感慨,有些时候,身体的素质,当真不是一个简单的速度,力量,就可以概括的。譬如nba现下如日中天的科比,程建国最惊悚的不是他的臂展,也不是他的技术,他认为科比布莱恩特最为可怕的地方,就是能练。

    对,就是能练。

    像他的那种训练强度,就连nba大部分都承受不住,可是他却可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种身体的耐练性,几乎是到达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谁都知道打篮球要多练习,要多加强,可问题是,你要练,你要加强,首先你的身体能不能支撑得住。

    如果身体负荷不住训练的强度,那么任你的训练方法再好再精妙,亦都是毫无用处的。

    所以人们才老生常谈,要用科学的训练方法。

    否则,不是只需要“埋头苦干”即可?

    职业篮球,没那么简单,因此在问某些话之前,程建国需要搞清楚一个问题。

    那就是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他是不是真的喜欢篮球。

    发自内心的喜欢。

    “职业?职业篮球么?”唐潜这回毫不犹豫就道:“当然。”

    “这就是我一直的打算。”

    “是吗?”唐潜的回答让他惊喜,程建国压了压心头的情绪,道:“可是唐同学,我在这里要先给你提个醒,在中国选择打职业篮球,风险是很大的。甚至一个不好,就会浪费时间,蹉跎一生。”

    “这样你也愿意么?”

    “愿意。”唐潜不假思索道。

    “你为什么这么干脆?”程建国疑惑道。

    因为从唐潜的语气中,他听出对方并非一时的激动。

    “因为我喜欢打篮球。”

    “而且上帝也给了我这份机会。”

    “我没有再糟蹋的理由。”

    ……………………

    当天晚上,程建国吃完了晚饭,然后迫不及待地给一个老熟人拔去了电话。

    嘟~嘟~嘟~

    “喂,谁呀?”

    “我说老李啊,我的声音你都不认识了吗?还是说你根本没有存上我的号码?”

    “哦,是建国,这是哪里话,我刚刚一直在看球员资料,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老李啊,听说你准备带今年的u17青年队,对吧?”

    “是啊,怎么了?”

    “呵呵,我这里有个人选,想要推荐一下。”

    “推荐人选?这事儿可是少见啊?”电话那头也笑了笑,然后道:“不过大名单似乎已经拟好了,这个……”

    “老李,这就是你不厚道了吧,名单只是拟好了,又没有交上去,你稍微变通一下,不就好啦?”

    “这个……”

    “欸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你以前找我帮忙的时候,我可是没有拒绝的啊!”听见对方有些犹豫,程建国登时有些不乐意了,提高音量道:“你甭拿上面那套来唬我,这些筋骨关节的,我可是比你更清楚。一句痛快话,你帮是不帮?”

    “建国啊,你别这么着急么,我又没说不帮你,你怎么说着说着就急眼了呢?”

    “哦,老李啊,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没问题了对吧?”

    “嗨,我要是今天不答应你,你还不坐飞机来北京拆了我呀,我都老胳膊老腿了,可没你身体旺。”电话那头的人只能无奈苦笑道。

    “不过咱们有一点可要说好啊,就是你推荐来的人年龄绝对不能超过十七岁,只要是少一天我都没意见。”

    “怎么?看你的意思,这次u17又是大龄童子军咯?”

    “谁说不是呢,唉,你说我总不能都得罪了吧。”

    “哈哈,放心,我推荐的人绝对没有超过十七岁,我不会让你太难做的。”

    “那就行,年龄不到十八岁就行了,待会你把他的资料发过来,我好重新拟拟大名单。”

    “好嘞。”程建国爽快地答道。

    此时此刻,另一边,唐潜同样拿着手机在房间里说着些什么。

    “爸妈,这是个机会,我想去试一试。”唐潜对着手机道。

    “你想好了?”电话那边一个沉稳的男性声音道。

    “嗯,爸,我想好了。”唐潜点头道。

    “诶,孩子他爸,刚刚咱们怎么商量的,你怎么突然就变卦了呢?不行,儿子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怎么能不读书去打篮球?我不同意!”电话那头突然响起了一声中年妇女的声音,很显然,唐潜的父母开了免提扩音,所以之前唐潜和唐父的对话,唐母是听得一字不落。

    “妈,你不是一直都支持我打篮球的吗?”唐潜皱了皱眉道。

    “儿子啊,你如果只是玩玩,作为日常爱好,妈妈当然会支持你,可是听你的意思,你准备把它当成职业,这妈妈就不能同意了。”

    “为什么?”

    “儿子啊,运动员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你看看隔壁金叔叔家的小宝,不就是练长跑的么?现在怎么样?连脚都跑断了,也没挣到几个钱,后半生都要靠轮椅拐杖过了!”

    “妈……”

    “儿子啊,妈妈不是要你以后能挣多少钱,妈妈是害怕你受伤,万一受了重伤,落下了残疾,你叫我和你爸可如何是好啊!”

    唐潜闻言沉默了。

    他知道电话里的那个人有多爱他。

    可是有些事,自己不做,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他看了看镜子,看了看镜子里这个魁梧高壮的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妈,你知道么。”

    “这是上帝给我的一次机会。”

    “也是我一直渴望的机会。”

    “我……必须要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