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篮坛紫锋 > 第十四章 尿检事件
“李教练,我们需要唐潜和我们走一趟。”正当中国队欢呼雀跃的时候,两个赛组委的人突然走到了李秋平的面前道。

    “什么意思?”李秋平收敛了笑意,皱着眉头问道。

    “美国队申诉要对中国队队员唐潜进行尿检,所以还请你们配合。”赛组委的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什么?尿检?”李秋平顿时拉下脸道:“美国队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泱泱大国,输不起吗?”

    “李教练,我们也是就事论事,而且根据世青赛的比赛规则,对方是有权利提出这个申请的,还请你们队的唐潜配合。”

    “你们是怀疑我服用了禁药,吃了兴奋剂?”唐潜听到声音,也走过来道。

    “不不不,唐,你这句话说得不对,不是我们赛组委质疑你,而是美国队质疑你,而且根据规定,他们也是有这个权利的。”赛组委的两人答道。

    “你们什么意思?”和唐潜刚刚并肩作战过的徐子羊也跑过来道。

    “你们别冲动,我们赛组委也是按照章程办事而已。”两个立陶宛人有些吃不住了,虽然他们的身高也不矮,但是放在篮球运动员的身上,那无形中就成为了小矮个,不值一提。

    “什么玩意?那我们也要申请,我们也要申请去检查美国队的队员!”马武语气十分生硬地道。

    两个立陶宛人,中文本来就是个半吊子,被中国队队员一围上,瞬间就开始舌头打结,支支吾吾了半天,又换成了英语道:“我们只是按照规则做事,唐潜要是没有服用禁药的话,耽误不了什么。当然,你们若是想要申请尿检美国队,这个要求也是完全合理的。”换成了英语,他们说话的速度瞬间恢复了正常。

    虽说立陶宛的官方语言是立陶宛语,但是相比拗口晦涩的汉语,他们还是觉得英语这个国际通用语更为亲切一些。

    “都别吵了。”李秋平低喝了一声,转头看着今晚的功臣唐潜,道:“小唐,你的意思呢?若是你不愿意……”

    “没事,李教练,我同意。”唐潜看了看对面的美国队,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唉,小唐,那就只能让你受累一趟了。”李秋平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歉意道。

    “没关系,李教练,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唐潜什么禁药都没有服用过,有什么好害怕的呢?您就放心先回酒店去吧。等我检测完了,再回去和您报告。”唐潜看出了李秋平的歉意,表示没有关系道。

    通过那一晚的长谈,唐潜知道眼前这个中年人,是个好人。

    “不,唐潜,要走一起走,我们大家就在这里等你,等你尿检完了,再一起回酒店庆祝!”徐子羊和马武站出来说道。

    “大家的好意我唐潜心领了,但是区区一个尿检,实在是用不着这样劳师动众的。”唐潜道。

    “小唐啊,我看小徐和小马说得有道理,今晚你可是我们大胜美国队的功臣,我们全队留下来等你,是非常应当的。”李秋平说话了,他的话在这支u17国青队中,有着“一言堂”的作用。

    “那好吧。”唐潜也不是扭捏墨迹的人,看见李秋平都这样讲了,也就不再推辞,平静地随着赛组委的两人,大步离开。

    “李教练,你说唐潜他……不会有事吧?”徐子羊看见唐潜离开,仍有些担心地道。

    “嗯,我相信小唐不是那样的人。”李秋平随口答道,因为在他的心里,突然间想到了很多徐子羊根本想不到的事情。

    中国,对于这种丑闻,一直是一种夸张夸大的“唯恐天下不乱”的态度。

    由于很多门户网站的作者,“毫无良知”,用看起来公平的说辞来“迷惑”广大群众,所以很多东西,都会被夸张化和夸大化。

    想到这里,李秋平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和一件事。

    亚运链球冠军张文修。

    这个事件普通人或许知道的不多,但是在国内体育圈,却是一件人尽皆知的“大事。”

    张文修,一个拿过两次亚运会冠军,四次世界级大赛铜牌,九次打破亚洲链球记录的“强人”,因为在仁川亚运会期间被检查出兴奋剂阳性,而被取消成绩,甚至收回了她的本届亚运会金牌。这个事件,后来被证明,就是个“冤假错案”,次年也被亚奥理事会官方宣布,张文修并没有违反反兴奋剂规则,并返还了那块本该属于张文修的亚运金牌。

    但是,这看起来一切都“沉冤得雪”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深的冤屈?多厚的煎熬?

    一共219天的时间。

    一共219天的时间,张文修都在舆论和质疑中煎熬着。

    虽然最终她“守得云开见月明”,但这个219天的中间呢?发生了什么?

    答案就是,整整219天,她没有办法去参加任何的正式比赛;答案就是,整整219天,她一直被中国的“某些人”说成是“空穴不来风”。

    李秋平记得,根据《全球反兴奋剂条例》,不管张文修是不是误服,兴奋剂检测首次呈阳性,她都将残忍的禁赛。可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不过是首都机场的一碗牛肉面罢了!一碗牛肉面中的瘦肉精,就把一个本该是国家英雄的人物,整整质疑了219天!这个期间,李秋平记得,网上还曾出现过关于张文修是否服用了兴奋剂的投票调查,然而投票结果,让人心惊,居然只有约一半的人认为张文修是被冤枉的。这也就是说,还有近一半的人,认为张文修是有可能主动服用了兴奋剂的。

    这就是目前的中国舆论的形势,只要结果不让人满意,甚至只要出现了这种类似的事件,大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对这个人,报以“不甚友善”的态度。

    而且李秋平是明白的,国内某些人,就是“搅屎棍”的类型,他们只求新闻的“劲爆”和“吸引眼球”的能力,所以稍加“修饰”,就要“煽风点火”,把怀疑作成真相,往往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李秋平不希望唐潜也陷入这个漩涡里面,所以那天晚上萌生的念头,再一次在李秋平的脑海中变得清晰有力了起来。

    必须要这么做了。

    而且是……越快越好。

    李秋平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道。

    唐潜跟着赛组委的人来到了世青赛的兴奋剂检测中心,不过老实说,对于尿检,他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唐潜有些害臊地取了尿样,然后分AB瓶装好,根据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的话,A瓶存入了50毫升,B瓶存入了25毫升。

    “这样好了吗?”唐潜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毕竟当着一个工作人员的面“干这个”,唐潜的脸皮还没有修炼到那个“荣辱不惊”的程度。

    这时又走进来了几个工作人员,他们用仪器稍微查了查唐潜的尿样,道:“高于1.010,pH数值也没有问题,可以密封带走了。”

    唐潜随后又签了几个字,签完后他道:“我可以走了吗?”

    “好的,唐,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尿样我们已经由专人护送去了实验室,一旦有什么进展将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的。”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道。

    唐潜回到了比赛体育馆,看见李秋平依然带着队员在这里等待,唐潜心中莫名的一暖,他加快步伐走过去道:“李教练,我回来了。”

    然而李秋平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等得焦急的徐子羊就率先开口道:“怎么样唐潜?情况如何?”

    “还不错,立陶宛的检测中心挺干净的。”唐潜笑着说道。

    “谁问你这个啊,我是说结果怎么样?”徐子羊着急地问道。

    “结果出来没有这么快。”李秋平替唐潜回答道:“你小子以为是逛菜市场买菜呢。”

    “啊?”徐子羊叫了一声,然后忿忿地开口说道:“这群美国佬,真不是个东西,输了球居然还要尿检唐潜,我真是要曰他们nnd的全家才好。”

    “毕竟我们赢了美国队嘛,对方要尿检唐潜,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就在这时,一个不阴不阳地声音响起道。

    “刘波,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情理之中的事情?”徐子羊一听,不乐意道。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某些人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厉害罢了。”刘波继续话中带酸道。

    “刘波!你这话怎么说的?难道唐潜帮我们击败了美国队,还有错了?”徐子羊大声说道。

    “赢了当然没错,就是怕某些人不择手段,为了‘赢球而赢球’啊!”刘波道。

    “你是说,我服用了禁药吗?”唐潜目光一转,折到刘波的身上道。

    “我可没有这样说啊,某些人干嘛这么大反应?莫非……”刘波“嘿嘿”一笑道:“是被我不幸言中了么?”

    唐潜闻言,双眉一竖,脚下大跨一步道:“小矬子,你含沙射影的本事不错啊,看来你脑瓜子长这么圆,不是白长的,脑补能力一流啊。”

    “唐潜,你骂我?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呢?”刘波听见唐潜说自己“矬”,立刻就怒了,毕竟腿短,是他一生抹不去的伤痕。

    “我骂你?你哪只耳朵听见了?我只是说小矬子,我有指名道姓吗?”唐潜说完脸上故意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道:“看来我刚刚说的真的没有错,某些人啊,就是大脑发达,脑补能力无人能及啊。”

    “唐潜,你找打吗?”刘波大怒道。

    “找打?你打得过我吗?”唐潜看了看刘波那软绵绵的肌肉,不屑地道。

    “我.草.你.妈!!!”刘波说完就作势欲打,那撸管卷袖的动作,若是放在普通人看来,或许当真是有些杀伤力的。

    不过对于唐潜,则完全没有丁点的威胁。

    唐潜眼眸微微一眯,盯着刘波道:“光打嘴炮算什么?是男人就直接动手啊。”

    其实唐潜猜对了,刘波的这些“大吼大叫”,都是故意装出来,目的就是为了让唐潜知难而退。但是唐潜是什么人?他岂会畏惧区区一个刘波的叫嚣?

    “哗啦”一声,唐潜就伸手抓住刘波的衣领,道:“就像是这样。”

    “你敢吗?”

    “我.干.你.妹!!!”刘波从小是个娇生惯养的主,被唐潜这般“调戏”,怎么能忍得下呢?趁着怒火,他胆子一壮,便伸腿朝着唐潜的腹部给踢了过去。

    不过一秒钟后,唐潜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低头看着刘波道:“既然你先动手了,那我也就是正当防卫,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给我起!!!”

    唐潜一声大吼,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竟是双手把刘波给“揪”了起来。

    是真正的“揪”了起来。

    一点没有夸张搞笑的成分。

    凭借他那过人的蛮劲,一个瞬霎,刘波就双脚离地,整个人完全“悬空”了起来。

    “草!!!姓唐的,你妈给老.子放手!!!”

    “哟,嘴巴还挺硬的吗。”唐潜双臂稍稍一紧,刘波顿时就呼吸不畅了起来。

    “你……你……你……放……放手……”

    “行了!唐潜,还不放手!你这是在干什么,要谋杀刘波吗?”首发队员有人坐不住了,跳起来道。

    “谋杀?你们这些人啊,打篮球的本事不怎么样,乱扣帽子的能力倒是一流。如果把这份心思多放点放在篮球上,何至于被美国队打的落花流水呢?”唐潜淡淡答道。

    “你……你别以为今天战胜了美国队,你就是中国队的老大了,尿检结果还没出来呢,最后还指不定是个什么情况呢!”

    “看来。”唐潜声音变得低沉,道:“某些人是希望我尿检呈阳性了,是吧?”

    “小唐,够了,你先放刘波下来。”李秋平开口了,唐潜还是选择了听从,只是今天这个事件,让他觉得有些“心伤”罢了。

    自己自问从没有得罪过这些人,为什么他们要这么排斥自己呢?

    唐潜突然懒得多想了,因为有些事情,没说破还能留点面子,一旦说破了,那就连“里子”都剩不下了。

    “李教练,你看这个唐潜,他……”刘波一放下来就准备“连连诉苦”道。

    “行了,你也别说了。”李秋平眉头一皱,制止了刘波的话道。

    “李教练,这个唐潜也太目无纪律了,我认为……”

    “你认为?你认为什么?”李秋平见还有人要说话,立刻大声说道:“都给我闭嘴!现在全部给我回酒店去!马上!”

    迫于主教练的“权威”,刘波那边暂时偃旗息鼓了下来,不过整个乘坐大巴的气氛,沉闷得可怕,一点也不像是刚刚赢了球的样子。

    回到中国国青队入住的酒店后,李秋平便严令道:“刚才在体育馆发生的事情,谁也不许再说,否则接下来的世青赛,就用不着再参加了!”

    “现在,都给我回房休息,谁都不许再出去!”

    原本应该是一场狂欢的夜晚,就这样草草画上了句点。

    李秋平回到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拨通了程建国的电话。

    “喂,建国,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我想送唐潜去美国。”

    PS:

    关于上面张文修的事情,本来应该是发生在2014年的,但是为了剧情的需要,小紫还是擅自改动了一下时间,把它放在了2011年之前。

    今天看见下面有个书友留有,说唐潜在cuba是浪费天赋和时间,其实小紫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小紫压根就没打算写cuba的,至于什么时候去美国,应该下一章就是了。不过还是谢谢书友的留言和讨论,看书嘛,就是要个气氛和热闹,希望书评区也能尽快热起来才好。

    最后还是同样的话,小紫求求求……求收藏啦,求推荐啦!!!/(ㄒoㄒ)/~~

    哦,对了,差点忘了个正事,小紫的书已经签约了,还请各位大大放心观看,放心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