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霹雳娑婆之华 > 第35章 番外 一 有缘千里来相会
又是一年冬至,才酉时初,天就黑透了,街上人影也越发的稀少。白小白一脚跨过店门口一尺高的门槛露出半边身子朝着街上张望了一番,回过头对正在店内打理的老板说道,“叔,这个时辰了,哪里还有客人来嘛?今儿是冬至,咱们该早点打烊。您再晚点,我可赶不上苏记的汤圆了。”老板听这阵抱怨,心知小白这妮子心思早不在店内,想着今日过节,也不与她过多计较,反而笑道,“小白,我倒是要问一句,你去苏记买汤圆是自己吃呢?还是买给别个吃?”老板问的亲切,小白也不避讳,笑道,“叔,你该不会想着让我替你捎点吧?”老板忍不住又一笑,“用不着用不着,你且去吧。”

    小白欢喜的朝着老板福了福身,拈起裙子,又迈出了另一只脚跨过门槛……还未等她步下台阶,却见着有人迎面拾阶而上。

    那人在夜色里使人瞧不太清他的面孔,却有一阵好闻的清香浮了过来。白小白忍不住顿了步子,“先生……”

    “小姑娘,你们铺子是打烊了吗?可否容吾一刻间为我的妻子挑一支簪?”

    这声音平和之间隐含着微微的喘息,看来是走的急了。

    白小白心里还记挂着苏记的汤圆,片刻迟疑后,她道,“那先生跟我过来吧。”那人忙拱手致谢。

    老板见她去而复返,身后还随了一名陌生人,不由讶然问道,“小白,这是……”

    “叔,这位客人要替他妻子寻一支簪。这会子天色暗,我给客人掌灯,您继续张罗着。做完这单生意,您赶紧歇了吧,不然,婶子可急了。”小白声音脆,老板听了也忍不住笑这姑娘利落。

    那客人原是不需要灯火照明也是目光如炬之辈。但见这小姑娘举止伶俐,他便依言由她掌灯,自己细细看来。

    “每一样都好。却不知她爱哪一样?着实令吾犯难啊。小姑娘可有参谋?”客人问道。

    小白对店内物品熟稔于心,又仔细扫了一眼陈列中各类钗环,只道,“不知客人要哪个价位呢?”

    客人听得小姑娘如此反问,不觉一笑道,“便是推荐那好的来。”

    小白心道,不知此话是真是假。往日来的客人也都说只管来些好的,可七八番话磨下来,又总觉得价高了。

    “这一支是金质累丝点翠镶碧玺……”说着,小白就取了这支簪递给客人。那客人接过,却并不细瞧。小白看他如此,心想,恐怕并不喜欢这支吧。于是又随手捡过另一支继续说道,“这支福禄寿喜簪,工艺也是累丝……”

    “小姑娘,这两支都好。”客人声音清朗,但却是婉拒之意。小白心里叹气,她挑拣的这两支都是极为实惠的,看来这客人是别有心思了。她一面记挂着心里的事,一面也想做成这桩生意。因此少不得耐心耐烦的陪着客人相看。

    “既说两支都好,那便从中挑一支给尊夫人吧。”小白回道,“这碧玺莹白剔透,最适合女子姿容。福禄寿喜喻意美满,也是妇人喜爱之兆头。”

    小白又道,“如何呢?”

    那客人一笑道,“今日冬至,吾在此真是打扰了……”

    “不妨不妨……”老板插话进来,笑呵呵说道,“小白,你去忙吧,这客人就由老夫招待好了。”

    小白看了看老板大叔又看了看那客人,“既然是我引进门的客人,就由我自己负责到底好了。叔儿,时间不早了,你若再不回去,婶婶片刻就要来找你咯。”说完,白小白步到柜台后面,抽出一层屉子,那屉子上面铺了一层软绸,可知放在内中的东西价值高昂。

    “这些也好,只是……平日里不拿出来的。你若再看不中,就只能去别家相看了。”小白一抬手将屉子摆在案上,又把灯挪得更近了。这样一来,上面的珍藏使人一览无遗。

    客人心下知道这定然是店内压箱底的好物,便点头道,“应当是可以挑到我妻子喜欢的……”

    老板看小白招呼客人,自己在一旁惬意的捋着长须。自然是对这个小丫头极为满意,遂轻声道,“小白啊,那钥匙放在老地方,你先招呼客人,我自去后院了。”

    “去吧,叔儿。我在这里就成。”小白应了一句,眸光还瞅着她面前仔细相看各类头簪的客人。

    也不知这客人到底是买还是不买。

    烛光掩映之下,那些金簪银簪玉簪骨簪各个都美轮美奂,选哪一个倒也让人犯难了。小白见眼前这个男人又抬头以眼神询问自己,不免轻叹道,“这支好……”说着,以手指点道,“金簪价格不菲。”

    “便只有这一个理由么?”客人不由会心一笑。

    小白看客人促狭的笑容,不由吐了一口气,抿了抿唇说道,“虽说是礼轻情意重,可贵的东西就是贵的,那也自然费了不少工夫,俗话讲是物有所值。您说呢?”

    “话是有道理。”客人点头附和,“只是我妻子并不是以价格论好坏之人啊。”

    小白想了想道,“那您……”

    “我妻子与姑娘的年龄倒是相仿。或许我买一个最贵的,她也会喜欢。”客人好笑的说道。

    小白心想,我好意待你,你却取笑于我。于是皱了皱眉头说道,“人各有所好。就是年纪相当,爱好也未必相同。方才进门,您说要些好的。那门口处的一排,最是实惠。可您眼光高,又看不上。眼前这些……”

    “嗯……真是劳烦姑娘你了。”说完,这人又把眼前所有的头簪都细看了一遍,伸手捡了一支道,“我便选这支吧。”

    看到客人选定,白小白心头松了一口气,立刻说道,“这支好,这支是如意。”

    客人会意的点头,只是笑,并不说话。

    白小白接过客人递来的银两,又放到秤上称了一称,核对无误后,安心笑道,“今天您这桩生意是本店最后一桩了。银货两讫。我给您把发簪包好咯……”

    “倒是耽误姑娘回家了。”

    “不耽误的,有生意来,我们做生意的高兴还来不及。”

    “那便好。我因有事,一路急赶,才寻到你家,别家俱是关张。幸而得姑娘相助,这番回去,我亦能可安心也。”

    “哈……”小白听闻一笑,又道,“尊夫人收了这礼物,包管要好吃好喝的照顾着您那。”

    客人轻笑道,“哪里舍得劳烦她呀……”

    白小白听这语气里都是疼惜之意,越发笑道,“就算您不舍得,您夫人总归是高兴。这一高兴,也不觉得苦也不觉得累了。”

    客人听后,着意看了眼面前的小姑娘。

    “咦,给您包好了。”说着,白小白将锦盒双手奉上。

    待得客人满意离开后,白小白忙忙的锁好店门,自言自语道,“唉呀……这苏记该不会要关门了吧。不管怎么说,今天……总算是忙完了。但愿那傻子还等得,别又睡了。”

    哈了一口气,小白两手窜进袖子里,这天儿是越来越冷了。她好歹是穿了裙子,可是步子倒是快,没一会儿就转过三条街。踮脚看了看前面,苏记门口还飘着热气呢,还有几个人影攒动,看来自己倒不是最晚的那一个。

    她买了芝麻馅儿的,因为这种最甜,又香。一手拎着汤圆一手拎着米酒,回去兑着再加些冰糖……真是腻到心坎里去了。

    杜宇山庄地处幽静,冬夜里,整个山庄却是热闹非凡啊。

    白小白还未走近就听得闹哄哄的一团,心道,果然是一群疯子的居所。不过,她竟然会喜欢上内中的一个傻子。想到此,她自嘲的一笑。柔桓师太正在护持病众,见得白小白来此,叹道,“小白,今日又要麻烦你了。”

    “不甚麻烦。”白小白道,“师太,今日冬至。我在苏记买了汤圆回来……”一边说着,白小白还要防范着随时扑过来的各路疯子。

    “师太,他们不听话,你便打他们一顿就好了。”白小白笑嘻嘻的说着,顺脚踢了踢癫不乱,又道,“癫不乱,乱不颠,别碰坏了我的汤圆……”

    柔桓师太一边拦住几个病人一边说道,“厨房……倒也还干净呢,你自便吧。这几个病患,我先送他们回房……”

    “好叻。师太最好了……用完了厨房,我定然将厨房收拾干净,不给您留麻烦。”小白笑道。

    “甚好甚好。”说着,师太忙揪住癫不乱,拖着他朝后院去。

    与师太打过招呼后,白小白想着先去见见那个人,不知道他几日过的怎么样。来到他门口,白小白先敲了敲门,内中无人应声,她才推开了门。见那人正独自坐在灯下,一身布衣,形单影只。听得声音,他先抬头,见到是熟人,便又垂下头去,不发一言。

    白小白看他样子,这是不太高兴啊。

    “今天是冬至,我给你带了汤圆……”走近他,她才开腔说着,声音里透着轻松与安抚的意味。

    照例这个人的话很少。白小白也不介意,她习惯他沉默不言,只道,“冬至吃汤圆是咱们这里的风俗,汤圆圆又圆,甜的很,还是芝麻馅儿,咬一口,又香又滑……”

    看他还不说话,小白又道,“柔桓师太说你的病症快好了。等你好了呢,我就带你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外面的世界很大,大的让你难以想象。而你,再不用拘束在这山庄之内,可以做一个自由人了。”按理说,自己这番话该是个好消息,怎么眼前这个人还是毫无反应。白小白不得不蹲下身仰头看着他。

    “嗯……你今天……”她话还没说完,他忽然伸手轻轻抚在她脸上,嘴里还道,“又香又滑……汤圆……”

    白小白被这举动惊得目瞪口呆……两眼直愣愣的看着他,他慢慢展开唇角,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不解的望着她。

    “你为什么摸我?”白小白质问道。

    “你也经常这样摸我呀。”

    “我摸你可以,但是你不能摸我。”

    “为什么?”

    “因为我摸你,与你摸我的意思不一样。”

    “你摸我和我摸你的意思就是一样。”

    “我摸你,是……”

    “是什么?”

    “你摸我是什么意思?”

    “又香又滑,汤圆……吃……”

    “吃?!”白小白枉费心机,她道,“我在你眼里就只得一个吃吗?”

    “你来此,日日都给我带些好吃的。”他认真回道,“一片关心之意,吾怎么会不了解。”

    “原来你与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白小白愤恨难当啊,情不自已。

    “柔桓师太待我们也是如此。”他继续道,“只是……师太的脸却不似你这般又柔又滑。”

    “什么!!!你居然还摸过师太的脸???”白小白陡然站起身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他亦仰起头望着她,不明所以道,“师太的脸不能摸吗?”

    “当然不能。”白小白气道,“今日,你活该吃不到汤圆了。”说着,一转身就准备走。

    等她气呼呼来到厨房时,他竟然也跟来了,她道,“你跟来做什么……不要以为你讨好两三句话,我就饶了你。我对你很失望。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你真是……”

    她语速快,说话好似连珠炮。

    “莫气莫气,我待师太,尊敬有加,不敢亵渎……”他解释道。

    白小白道,“你胆大包天。”

    “我是病人,你不能体谅一些吗?”他说道。

    “仗着你自己是病人就胡作非为?”白小白一边生气一边忙着煮汤圆,生气也不能饿肚子。她站在灶边,锅里扑腾而升的热气缠绕着她,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惹人可爱。她一手举起锅铲道,“是病人更不能乱吃。”

    他一伸手就捏住了她的手腕,她顿了顿,好似有点不生气了。

    “我尊敬师太。”他说得认真不似作伪。

    白小白心知他绝不会对师太有逾矩的行为,她生气不过是掩饰她的慌张,她慌张也不过是因为他方才真情流露抚她的脸颊。她本以为他傻的忘了自己的前尘,也不期待这样一个呆子能对自己的情意有什么回应。可他偏偏在此时此刻,今日今地给了她一个回应。这回应,让她惶恐……

    “那你便不尊敬我了么?”似忧似喜的心思揉捏了半晌,她才折腾出这么一句反问,也不知这个人能否懂。

    他一想,才说道,“也……不是不尊敬,只是,我瞧着灯下你的脸,白腻腻的,像个瓷娃娃。你又说汤圆圆又甜,我便忍不住……我真不是故意如此。”

    小白撇过脸傻傻一笑,忙又一本正经的转过脸看着他道,“记得不能在人前如此待我。”

    他忙点头。

    “你可记得了。别忘了!”她狠狠的叮嘱了他一句。他重重的点头回应,保证自己不会在人前摸她的脸。

    给他盛了一大碗汤圆,她坐在一旁看他吃。

    “今天的生意与往日一样……不咸不淡。”白小白说着,她心思想得远,如果自己能有一份营生,说不定可以带眼前这个人远走高飞。所以,她一直也都有努力的攒钱。

    “师太说你的病症快好了。不知道等你好的时候,我的钱是不是攒够了……”白小白两手撑着下颌,转过脸看他吃的认真,又继续道,“你挑水来,我织布……”说罢,嘻嘻一笑。

    他也望着她一笑。

    白小白瞅了他一眼,“你笑什么?我说什么,你哪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你一笑,我也跟着笑。”他回道。

    “吃你的吧。话多。”白小白嗔了他一眼,想了想,又道“你可还记得你以前有没有什么银票田契地契之类的呀……”

    “小白,我真的不记得了。”他说道,又继续舀汤圆吃。

    白小白心道,我当初救你时,就该第一时间询问这些有用的话。我那时候竟然慌的只晓得问你死没死?唉!她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柔桓师太也被白小白请来了厨房。

    “师太,你日日都辛苦了。”白小白给师太端来汤圆。

    柔桓师太道,“虽然辛苦也是修行。”

    白小白就是佩服这样心性坚定的修行之人。

    “我看他啊,他的病症已经稳定,脾气也好了许多,也不似初来时的疯癫。”柔桓师太说道,“小白,这也多亏了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白小白笑了笑,“我只是随手而为……”

    柔桓师太听她如此说,不觉无奈一笑,“虽是无心,但到底也是善事难得啊。你这么说是谦虚了。”

    白小白心道,真不是谦虚啊。

    柔桓师太见她面色如常,继续说道,“小白,你用心良苦,这个人……他以前,可并不是如今这样。”

    “师太,你又是老话重提。”白小白嘟嘴,师太又是一番劝退之意。

    柔桓师太慈爱的一笑,“武林之人,风波随身,我怕你吃亏。”

    “他若记起,我又不会拦着。”白小白说得轻松。

    柔桓师太不信,又问道,“当真么?”

    “比真金还真。”白小白立刻说道。

    柔桓师太叹了叹,“你可晓得山庄里还住着一位姑娘,那姑娘为情所伤为情所困,所托亦是非人。我只感叹,也不能帮到她一分一毫。只有这山庄让她有一屋檐可安身罢了。”

    “师太啊,人与人不同……”白小白只说了一句,就瞧着那个人站在屋外探头探脑。她立刻站起身道,“师太,那傻子在等我。我先出去了。”

    还未等到柔桓师太说话,白小白已经极快速的窜了出去。

    “你等我做什么?”白小白问道。

    “送你回去。”他道。

    白小白哼道,“还算有点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