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盛宠毒女风华 > 第315章 大婚前奏


    随着熠王与南侯府大小姐大婚的临近,盛京一时之间也是莫名的涌现出了许多的江湖人士,且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号的大帮大派,然来的也都是门主帮主等人,可谓是轰动了盛京。

    更有不少人纷纷私下里猜测这些人出现的缘由,众说纷纭,不过这些门主帮主等人却是安分守己,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一时之间倒是更加让人捉摸不透了。

    音府。

    兰诺快步走到书房,看着自家主子正悠然自得的躺在美人榻上看着书,顿时轻叹了口气道:“我说小姐啊,如今这盛京可都已经是乱作一团了,您可还有心思在这看书啊?”

    “怎么?难不成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沐音眉梢轻挑,眸光却是依旧停留在手中的书籍之上。

    兰诺道:“还不是江湖上那帮人,如今就连九华门的人都来了,照这么下去再过两日恐怕整个江湖上的门派都来了。”

    沐音勾唇淡淡道:“他们愿意来就来好了,就算是整个江湖上的人都来了,那也是官府需要担忧的事,你在这里着急忙慌的操的是哪门子的心?”

    “我这还不是因为……”话说道一半,兰诺撇了撇嘴道:“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来盛京明摆着是冲着小姐的婚事来的,还有三日就到大婚的日子了,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安分。”

    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盛京,傻子都能看出这里面肯定是有文章的,不怕他们暗地里搞什么事情,就怕在明面上出什么乱子,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什么事情显然不怎么让人愉悦。

    “既然知道他们的目的,那也应当明白此番他们的出现定然是收到了什么消息,如今尚且不清楚他们来此究竟要做什么,倒不如静观其变随机应变的好。”沐音扬了扬眉,将手中的书淡淡的掀了一页。

    兰诺柳眉微蹙,心中却是明朗了许多,自家小姐身为云门门主的消息江湖上知晓此事的人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人,且这几人自然也是绝不可能将此事外泄的,唯一的可能也就只有他们收到了什么隐秘的消息,这才纷拥而至,不过这散播消息的幕后之人的目的可就值得深思了。

    “要不要派人去暗中查探一番?”

    “不必了。”沐音淡淡道:“既然如今还未曾对咱们构成威胁,咱们倒也不必慌着上前,更何况现下这一醉楼可也住了不少人,这两日让胡掌柜多留意一番也就是了。”

    兰诺闻言微蹙的眉宇倒是舒展开了些,点了点头道:“胡掌柜这两日也正想着此事,应当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沐音勾了勾唇,道:“师傅那边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可安排妥当了?”

    现下这傅海正居一醉楼,两人可谓是见面不到半个时辰便能打起来的主,将他们放在一起,就算不将一醉楼拆了,那也绝对得关门休整一段时日,与其让他们这么折腾,倒不如将两人分开安置的好。

    “苏师傅他……”兰诺面色闪过一抹犹豫道:“他如今正在琉璃阁暂住。”

    “恩?!”沐音执书的手猛然一顿,凤眸溢满了震惊:“你说师傅暂住在……琉璃阁?”

    这琉璃阁可不是酒楼,虽然里面的人也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女子,但是对于师傅这种从不沾半点女色,甚至见之便躲三丈远的人而言,这可真不是一个好去处。

    兰诺看着自家小姐震惊的神情,心里不由也是默默的叹了口气,当初苏师傅亲口告诉她要暂住琉璃阁之时,她可也是震惊异常啊,不过现在想想前因后果倒也释然了,眨了眨眼解释道:“苏师傅如今正想瞧一瞧天机阁的大炮,所以……”

    “所以他就缠着司空奕,暂住在琉璃阁内了。”沐音接话道。

    兰诺点了点头道:“苏师傅大意差不多是这样的。”

    沐音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有这么一个做事不着边际的师傅也实在是太累,依照司空奕的性子,哪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应下此事?自家师傅怕是还得费些功夫,不过这倒也不是个坏事,在司空奕的地盘上倒也不用担心会出什么事。

    “暂且就先在哪里吧,让司空奕头疼两日也好,免得他再无聊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倒也是。”兰诺赞同的点了点头,自从这温初言跟着来到这盛京之后,这天机阁主的性子可越是难加的琢磨了。

    正在此时,几声咕声在窗外响起,兰诺眉眼微沉,快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赫然看到一只白鸽正盘旋在窗外,淡淡抬手,那白鸽仿若通灵般扑闪着翅膀霎时间便是落到了窗前,兰诺抬手快速的将那绑在白鸽脚边的信筏解下,那白鸽完成了人物翅膀一闪便是飞向了上空。

    兰诺将打开的信筏送到沐音身前道:“小姐,熠王送来的消息。”

    沐音挑了挑眉,打开信筏,只见其上也只是寥寥的几字而已。

    兰诺看着自家小姐霎时间愉悦的神情,不由好奇道:“小姐,莫不是有什么事?”

    离大婚之日还有三日,依照礼仪,男女双方在大婚的前三日是不可见面的,熠王此番飞鸽传书,必然是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沐音淡然一笑道:“是有事情要办。”

    不过不是现在。

    兰诺蹙眉,还是依然不解,不过看自家小姐没有说的意思,待业不再多问,不过心里倒是悄然的升起了一丝念头来。

    入夜。

    寒冬腊月的夜色必然是漆黑浓重的,且伴随着萧瑟阴寒的冷风呼啸而过,甚是感觉到一股幽深的凉意。

    不过甚为异常的是,今日的夜空却是布满了星辰,虽然圆月依旧被乌云浓雾遮掩,但是一颗颗闪亮的星星却是给浓重的夜色增添了些许暖意。

    且就在这星空下的一间竹屋内,倒映着两道高低不一的身影,只见两人一同坐在窗边,侧首看着上空的夜色,仿若定格一般,较之那美丽的画卷还要美上几分。

    “这间竹屋是师兄特意准备的?”沐音侧首看着身旁之人,淡淡的问道。

    “恩。”祁瑾熠点了点头,抬手将身侧的人儿拥入怀中,温声道:“十多年前一次无意游历之时,走到了这里,当时便想着要在这里建这么一间竹屋,闲暇时抬头看看星辰的夜空,有这些作陪倒也不算孤单。”

    “不过,现在变了。”抬手轻轻的将怀中人儿那滑落到脸颊的青丝束到耳后,在那白皙嫩滑的脸颊上落下轻柔的一吻:“有音儿在侧,这漫天的星辰我只想与你独享。”

    沐音转眸,上挑的凤眸对上那灿若星辰的双眸,唇角微勾,淡笑道:“师兄这算是在于我求婚么?”

    “求婚?”祁瑾熠蹙眉:“是求得音儿嫁给我的意思么?”

    沐音点头笑道:“难道师兄不是这个意思?”

    祁瑾熠笑了,眉眼间溢满了柔情:“恩,我是在跟音儿求婚,我打算在日后的每一晚都能陪着音儿看尽这漫天星辰,直至白首。”

    沐音凤眸微眯,唇角扯出一抹深深的笑意:“若是我不愿意呢?师兄?”

    话落,原本搂在肩侧的左手赫然收紧了几分,眼前的人也在刹那间低下头来,两人鼻尖对着鼻尖,彼此温热的呼吸如此清晰,低沉愉悦的嗓音悠然响起:“你会不愿意么?恩?”

    沐音笑了,笑的十分愉悦,是啊,她不会不愿意,她怎么会不愿意呢?

    一心相守到终老,看尽繁星万里辰,这样的誓言她怎能不愿呢?!

    “三日后,音儿必然成为最美的新娘。”祁瑾熠眉眼宠溺含笑淡淡道。

    沐音眉眼一动,心中却是一时复杂莫名,重来一世,没想到所有没有得到奢求的全都得到了,何其有幸,她能遇到他,他也能遇到她。

    看着怀中人儿沉思莫名的模样,祁瑾熠眉眼含笑,悠然道:“音儿是紧张了么?”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怀中的人陡然一动,凤眸闪过一丝淡淡的羞恼之意,转瞬即逝,下一刻半躺的身子便是要直立起来,不曾想还未等直起身子,一股强劲的力道却是又陡然间将其重新拉回了怀中。

    下一瞬,唇瓣便被一双温热的双唇覆上,那般的小心翼翼,那般的呵护有加,那般的……辗转反侧……

    夜幕下的漫天星辰在这一刻好似更加闪耀了几分,凛冽的寒风似乎都轻柔了不少。

    大婚前一日,沐靖南却是从凉州赶了回来,不过待回到府中才赫然发现原来沐音并未回到南侯府,当即便是协同阮侨玉悄然的去了音府,此时的音府早已布置好了一切,就连府门前该挂的该贴的全部都准备的一应俱全,沐靖南与阮侨玉见此自然也都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但是沐音始终是南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如何能不在南侯府出嫁?!被旁人知晓这南侯府的脸面又要往哪里放?!

    计划好了一切说辞,不曾想竟是连府门都不曾进得便被拒在了门外,尽管两人有意遮掩,但是音府正处在这大道的位置上,难免不会招人注意,是以,南侯府侯爷与夫人被南侯府大小姐拒之门外的消息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便已是不胫而走,人云亦云了。

    这个节骨眼上,还能有谁不清楚这南侯府大小姐出嫁乃是直接从音府并不在南侯府的?!南侯府也正是因此处在了极为尴尬的境地,嫡女出嫁,府门前不准备任何东西?显然不可行,准备东西?人却不在府中出嫁!这倒是让南侯府再次陷入了纷扰之中。

    不过,沐靖南不知道的是,南侯府的一切这才只是刚开始而已。

    题外话

    下一章就是大婚了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