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章 阴阳贝王 玄珠谁主 二
    “是了,那只阴贝必定是从莹云贝场中跑来。”将身体谨慎地隐藏在洞穴背后,张衍思量着前因后果,“杜博来此,想是为了杜悠开脉一事。”

    “道友打算如何?”罗萧美目飘向张衍,“奴家观适才那人,乃是玄光期第三重境界的高手,了悟了‘玄光彻物’的修士,修为不在宁冲玄之下,有此人在,玄珠必入他手,张道友毫无一丝胜算,依奴家看,不如就此退去吧。”

    “退去?”张衍摇了摇头,一脸坚定地说道:“此物我志在必得!”

    罗萧轻蹙眉头,叹息道:“若奴家全盛之事,倒是也可与杜博一战,此刻……”她摇摇头,显然心中没有多少把握。

    “何需硬夺?岂不闻鹬蚌相争乎?”张衍用手指着下方,神色中毫无半点畏怯,“眼下阴阳贝王皆在此处,必会为护住玄珠而死命相拼,杜博虽勇,要拿下它们怕也不易,此便是我等机会!”

    罗萧却出言反驳,道:“贝王虽通灵性,但却仍是灵智未开的妖物,以此人的身手,略施小计,斩杀它们倒也不难,道友所说,只是一厢情愿!”

    张衍却自信一笑,十分断定地说道:“杜博杀不了它们。”

    “为何?”罗萧美目中闪过一丝不解。

    张衍拍了拍洞壁,微笑道:“罗道友莫非忘了,此处贝场本为凕沧派所有,贝王一死,贝场岂能维系?杜博定然不敢下手,只能设法擒拿贝王,这却比斩杀贝王还更为不易。”

    罗萧恍然,点头道:“说得不错,如此一来,我等倒还是真有几分胜算!”

    张衍目光越过那两只贝王,看向了它们背后的那处洞穴,暗道:“大机缘就在眼前,怎能就此退缩?前方虽则万般凶险,但若不试上一试,我又如何甘心?”

    对他来说,只要还存在一丝成功的可能,那就不可能放弃。

    他盯着下方那两只如同晶玉打造的贝王,突然转头说道:“道友想必熟知贝王对敌的手段?”

    “熟知谈不上,略知一二而已。”

    张衍拱了拱手,道:“还请不吝告知。”

    罗萧点了点头,并不多问什么,将自己所知的一一说出,此时她也想看看,张衍到底如何夺到那颗玄珠。

    张衍闭目深思,过了一会儿,当他睁开眼睛时,目光深处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彩。

    从罗萧所说的贝王对敌手段上来看,他发现己方并不是毫无机会,而是有一个最佳的时机切入,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了。

    洞穴另一处,杜博带着满脸喜意折返了回来,将两只贝王的情形一说,杜悠也不由狂喜,连声叫好。

    “尔等听好,贝王为孕出贝子,必然拼却全身,须得全力以赴,但切记这是掌门私物,不可伤了它们,只制住便可!

    杜博对着底下众人又交代了一番,便转身带着一行人冲入了洞穴中。

    原本两只已经有所不安的贝王立刻感觉到了不妙,贝翼一张,似乎就要扑腾起来。

    贝王在洞穴中时,依靠自身吐出的真露坚丝能发挥出数倍于己身的力量,但在外界,本领却少了一半,只是孕育贝子之时,进入洞穴中却会使得原本补益贝子的地脉精华被它们所扰乱,是以只能留在洞外。

    杜博不慌不忙走上前,他双手一张,身上立时迸出一丝蓝汪汪的水色光芒,“刷”的一下罩定两贝,竟然令它们一时间动弹不得,按照事先所说,他身后十名力士和两名明气期弟子立刻各自上前,人挤人围做一堆,死死将阴阳两只一尺大小贝王牢牢抱住。

    杜悠大喜,顾不上再说什么,急不可耐往洞府内冲去。

    两名贝王急得啾啾直叫,拼命挣扎了起来,蓝色玄光竟然一时间也压制不住。

    一股大力传来,十多个力士被摔了个滚地葫芦,两名明气期的弟子虽然没有脱手,但是身体被那股力量上下掀动了一下,体内气血不由一阵翻腾。

    杜博眉头一皱,大喝一声,身上的玄光居然发出了哗哗的流水之音,所散发出的蓝芒竟如海水一样浓稠,被光芒圈在其中的贝登时“啪啪”两声被死死压在了地上。

    眼见杜悠还有几步就能跑入洞穴中,贝王外壳上一层如腮状物忽然微微翕张了起来。

    一股难以言喻的难言的啸音向四面八方扩散,两名明气期弟子脸色霎时为之一白,身上再没有半点力气,那十名力士则被震得脚步不稳,头晕眼花,一股恶心的感觉从心底泛了出来,别说有所动作,两脚步都迈不动。

    而杜悠索性“扑通”一声直挺挺地载倒在地,他明明神志清醒,身体却仿佛不属于自己,一点也动弹不得。

    “灵贝妙音?”

    杜博见状,从身上取出一枚丹药吞入口中,嚼碎了吞下去,不多时,原本那蓝色的玄光渐渐变成了深蓝色泽,仿如凝成了实质一般,此时他脸上青筋涨起,血色上涌,与蓝光交映在一起,看起来像是浮起了一层紫色。

    他大声道:“汝等听好,待我将贝王拖入洞窍深处,稍后相机而上,将其后路堵死。”

    他又转头向趴在地上的杜悠交代了一句,“贤侄不必惊慌,此妙音只能制人不能伤人,且音声不过传递二三十丈之远,待我等将贝王远远拖走,你即刻冲进去将玄珠吞下!”

    言毕,他往后退了一步,两道蓝光仿佛两只大手一般,死死拽住了贝王,拖着它们也一起跟着他动了起来。

    此时正在上方洞穴观战的罗萧不免心惊,赞道:“这人好生了得,用玄光伏敌时竟然还能开口出声,分明是已将玄光练到了纳物摄微的地步,即将一步跨入化丹之境,人身修士果然在修炼一道上进境强我妖族十倍!”

    她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张衍,要论道心坚定,张衍是她所见人中第一,不知道他最终又能走到哪一步呢?

    此时张衍则是看着下方一眨不眨,从对方的举动中,他感觉到自己所企盼的机会就要出现了。

    杜博额头上也是汗水直冒,显然贝王对他的压力也不小,可他脚下依旧沉稳无比,如老牛拉犁一般一点点向后挪动着,将两只贝王往自己来处的洞穴中拖去,尽管它们扭动不止,却仍旧挣脱不得。

    待杜博的身影渐渐退入了洞穴中,进去了大约二十余步后,十名力士和两名明气期弟子身上的压力一轻。他们不敢怠慢,赶忙一起冲入了洞穴,将两只贝王的后路彻底堵死。

    杜博声音从洞穴深处传出来道:“贤侄还不速去,更待何时?”

    杜悠此时也感觉那股奇异的压力消失了,他努力站了起来,一人迈着踉踉跄跄地往洞内跑去。

    此刻洞穴前只剩下杜悠一人,而余者都进入了那处洞穴中参与压制贝王,罗萧和张衍对望了一眼,两个人同时从眼中看出了闪动的惊喜之色。

    机会!

    两人同时纵身,眨眼间就尾随着杜悠一起冲入了洞穴中,由于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贝王身上,尽然没有人发现他们。

    杜悠破开被真露封堵的洞穴,抬头就看到了那枚精气湛然的玄珠悬在一处石钟乳下,银光流转,闪烁迷离,欣喜万分下上前一把抓住,大喊道,“博叔,我已找到玄珠。”

    外面也是隐隐约约有声音传进来:“好好好,洞中真露亦不可浪费,贤侄快快吞下玄珠,再炼化真露,开脉破关,博叔我可坚持三日,务必要在三日内消融其力。”

    杜悠不再犹豫,把玄珠送到嘴边,正要一口吞下的时候,突然似有所觉,手往衣袖中伸去,还未来得及出手,后脑便遭重重一击,两眼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手上一松,玄珠滚落了下来,却被及时赶到的张衍一把接住,顿觉一阵温热直透心脾。

    罗萧急急说道:“张道友,玄珠到手,我等速退。”

    张衍微微一笑,道:“为何要退?”

    他凝视着手中散发着流光溢彩的玄珠,悠然说道:“此地外有玄光期第三重境界高手护法,内有真露玄珠丹药,分明是一处绝佳的开脉之地。”

    “道友是说……”

    张衍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杜悠道:“此人一日不出去,杜博便一日不敢放任贝王行走,他说能坚持三日,那就不妨让他再多坚持几日,好好磨一磨他的火气。”

    罗萧沉吟道:“道友所想虽美,但若杜博起疑,或命人进来查看,岂不糟糕?”

    “前三日当无妨,且有杜悠在手,待他醒来自可逼他虚言诓骗杜博几日,他若不从,杀之再走不迟。”

    张衍早已做好打算,杜悠在自己手上可谓奇货可居,怎么能不好好发挥价值呢?

    罗萧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可行,道:“既如此,还请张道友速速吞下玄珠加以炼化,奴家为道友护法。”

    张衍点头道:“有劳罗道友了。”

    他不再犹豫,张嘴将那枚玄珠一口吞了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