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九章 英罗比斗 张衍争剑
    钟磬一敲,陈长老嘴唇翕动,一篇驾驭剑丸的功法便传入众人耳中。

    张衍只觉随着那醇厚的声音,一道口诀直入心头,再在脑海中一一显现出来。

    对照着剑式细心琢磨了一下,便发现这门飞剑术的关键全在这篇法诀里。

    其中先是讲明了修士如何用灵气附着到剑丸之上,再驾驭飞走,接下来又详细阐述了诸般运转剑丸飞斩的诀窍。

    灵气由清浊两气炼化归一,自然能分能合,有阴阳变化,可使剑丸上下翻腾,前后挪移。

    不过张衍觉得,虽说这驭剑法在场上万弟子都可演练,但这法门实则只有明气二重之后的修士才能发挥最基本的威力,至于开脉修士,如果连一口清气也没有炼化出来,那根本就别想驭使剑丸,更别说飞剑伤敌了。

    所以这有资格争夺那枚星辰剑丸的人,也就是坐在前排的那些修士罢了,其他人只能观望而已。

    这时,张衍身旁的琴楠一声欢呼,只见她手中那枚剑丸居然升了起来,虚虚浮在半空,此刻她脸上全是兴奋雀跃之色,一把抓住张衍的袖子猛摇,喊道:“师兄,师兄,你看你看。”

    张衍只是笑而不语,片刻后琴楠便醒觉了过来,慌忙松手,脸上一红,道:“师兄勿恼,师妹我一时忘形啦。”

    张衍微笑道:“无妨,当初我凝练出第一口清气时,也是如师妹这般高兴。”

    他暗暗点头,这琴楠不知在哪位长辈门下修行,竟然须臾间就能凭着一口清气就能将剑丸浮游起来,纵然不能再更进一步,那也只是修为所限,资质却是绝高的。

    纵观周围的这些弟子,多数人无不是苦着脸对着剑丸发呆,或者还在皱眉运化口诀,有的干脆就是一脸茫然,哪里像她这般轻松?

    这名女修,有着一颗未经琢磨的赤子之心,无得失之念,是以才能神意相合,专一用剑。

    他再看了一眼前方那些明气二三重的弟子,见那些人手中的剑丸也已在上下盘舞,也不再犹豫,心神往残玉里一沉,原本坐在玉中的分身蓦然睁眼,驾剑而起,按照青石照壁上所观的招式,一笔一划仔细演练起来。

    外界虽只有十日,玉中却有大半年的时间供他慢慢参悟。

    琴楠见张衍坐在那里不言不动,只当是在参悟口诀,也知道此时不该打搅,一个人喜滋滋地摆弄着浮在空中的剑丸。

    这正源剑经中所述剑招,其实只是运剑法门,对敌时讲究寻机而变。

    对于张衍这个境界的修士而言,可以选择的攻击方式也并不多,所以他着重磨练是其中被称为“一气呵成”,“虹光天芒”,“重浪高叠”这三个最为重要的运剑技巧。

    整篇剑经都是以气御剑的诀窍,他相信,如果要评价一个人对这套剑术的领悟程度,只要看这三个技巧掌握的如何就可以了。

    虽然他悟性比不上一些绝顶资质的弟子,但是他胜在心性坚韧,也不去花费时间参悟其中奥妙,只是深信熟能生巧,于是他在残玉中反复演练,这三招剑式每天都要重复千遍以上。

    不过在玉中虽然身体不虞疲倦,心神消耗却是实打实的,外界每一天过后,他都会退出残玉,服下一枚养神丹,默默休息半个时辰之后这重新进入玉中。

    到了后来,他已经慢摸透了其中规律变化,不过他却感觉这门剑法似乎意犹未尽,好像还留有后手未曾传下。

    但这也是在情理之中,贪多嚼不烂,以在场众弟子的修为,如果连眼前的剑法都驾驭不好,更何谈之后的精妙剑术?是以他只顾巩固眼前成果,不去多想其他。

    十日时间匆匆而过。

    这一天辰时,一些连剑丸都不能祭起的弟子早已放弃,只有那些稍稍掌握了一些门道的众弟子仍在琢磨剑术变化,却闻石台上玉罄一响,只听有道童喊道:“十日已到,众弟子罢手。”

    全场飞腾的剑丸都停了下来,抬头一齐向石台上看去,陈长老目光往下一扫,虽然眼神温和不带火气,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过来的时候,众人却是心头一跳,纷纷低下头来,不敢与之对视。

    陈长老的目光最终落在冯铭身上,和颜悦色地说道:“冯铭,你演练得如何了?”

    冯铭连忙站起身,恭敬回禀道:“虽则还不能穷透其中之理,但也摸到了些许门径。”

    陈长老道:“如此,你可再上前演示一番,让我看看你比之十日前有何长进。”

    冯铭却是一挺胸,拱手道:“禀长老,只是演练的话,却显不出什么来,弟子愿以此新学剑术,与同门切磋一番,以证这些时日来的心中体悟。”

    陈长老闻言一笑,拂尘一摆,抚须道:“如此也好。”

    得了陈长老的许可,冯铭转过身,对着在场上万名弟子拱了拱手,大声道:“众位师兄中有谁自认在此剑术上领悟独到,有意一争星辰剑丸,皆可上来与冯某比试一番。”

    这话说得着实是傲气却是十足,仿佛台下诸弟子俱不放在眼中。

    当下就有人脸色不悦,站出来道:“冯师兄虽然入门比我早了两年,走在了前面,但是师弟我也有上进之心,愿意试一试师兄的手段。”

    冯铭寻声看去,见是一名身形矮小,貌不惊人的弟子,便大笑道:“原来是王昆王师弟,我差点没看到你,你本是昊浦王氏出身,想来也是家学渊源,师兄我就在这里领教一二了。”

    王昆听出了对方语种讥嘲之意,心中恼怒,哼了一声,疾步走上前去,冷声道:“冯师兄,留神了!”

    他将手中剑丸往上一抛,再伸手向前一点,白光一闪,剑丸便直直冯铭冲去。

    冯铭却是脸色轻松,法诀一掐,手中剑丸亦是腾起,迎着对方的剑丸不闪不避地撞了上去。

    只听“当”的一声,两枚剑丸撞在一起。

    冯铭的那枚完好无损,而王昆的那枚却当场碎裂,后者脸色一白,腾腾连退数步,瞪大眼睛骇然看着对方,指着他道:“你,你……”

    胜了对手,冯铭却仿佛做了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双手负后,道:“师弟你这‘一气呵成’练得不错啊,短短十日内便能气贯于一,可惜你本想以力服我,但你胸中至多只有二十四口灵气,再怎么聚气一处,又怎能与我胸中四十九口灵气相比?”

    听他说出这句话,底下众人一片惊呼,纷纷倒吸冷气,这苏铭竟然不声不响就练成了四十九口灵气?这是何等天资?就算门中一些杰出弟子,胸中灵气之数能达到三十六数已大不简单,更别说四十九数!

    要知道玄功有法曰:“灵气为种,玄光开化,元丹结果,功至成婴”。

    这灵气便是今后修炼一切道法的根基所在,气数越多,将来成就自然越大,胸中有四十九口灵气,这冯铭日后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王昆脸色惨白,垂首道:“师弟我技不如人,认输了。”

    冯铭摆摆手,道:“师弟不必气馁,门中切磋较技,胜负实乃平常之事,万不可牵挂于心,蒙蔽灵机,误了修行啊。”

    王昆咬咬牙,道:“师弟受教了!待来日再向师兄请益!”

    冯铭哈哈一笑,道:“随时恭候。”

    待王昆黑着脸回到座位上,冯铭环目四顾,道:“还有哪位师弟想要上来一试?

    “我来试试!”

    又是一名弟子跳出来,只是这人比之王昆却更为不如,不过这一次冯铭却颇给面子,与他纠缠了十几个回合后方才用剑丸轻点了一下此人的肩头,使其败下阵来。

    接下来连续又是几个弟子上前讨教,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些人都与苏铭互相熟识,上去与其说是较量,还不如说是捧场。

    连续十几场下来后,冯铭气势越来越盛,眼神也愈加凌厉,目光时不时撇向了场下几名世家弟子,隐隐有挑衅之意。

    这几名世家弟子纵然心头微恼,但自思的确不是冯铭对手,不说别的,光只是那四十九口灵气就足够压得他们没脾气了,因此索性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都是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石台上陈长老亦是微微点头,眼神中现出一丝欣慰之色。

    这个表情动作别人没有注意到,但却没有瞒过台下张衍的眼睛。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次青石照壁前演练剑法怕是早有安排,目的就是为了让冯铭得了这个星辰剑丸,不然陈长老为何两次三番点他的名字,而不提其他人?其中含义不言自明。

    事实与他猜测得也差不多。。

    陈长老本是师徒一脉,近些年来,因见世家后辈弟子中出色的越来越多,隐隐有压过师徒一脉的势头,是以想挑选几个天资杰出的弟子出来着重培养,赐予飞剑法宝,再借机造势,将他们扶上来对抗玄门世家一众后辈的咄咄逼人之势。

    这冯铭,便是内定人选之一,今次名为传剑,实则就是要将那枚由星辰精沙铸造的剑丸赏赐于他。

    此时若换了另一个人来,便是能胜过冯铭,只要读懂了其中内幕,怕是也要心生顾忌。

    但张衍却不以为然,修仙之举,没有半点温情可言,就是要争!要夺!你今番错过了这个机会,便落人一步,一步落后,步步落后,此时一切顾虑都应该斩断抛开,顺从本心,想到这里,他便下定了决心。

    这时,场上已经无人敢上前与冯铭交手,他又连喊了三遍也无人应声,正当他志得意满,转身想去领取星辰剑丸之时,张衍却站起来,道:“慢来,且让我来一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