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四章 赠丹借舟 小浪妖蛟
    晁掌阁话语中带着一丝讨好之意,比张衍上次来时显得还要恭敬。

    丹鼎院中,周崇举喜爱著书炼药,闲杂诸事一概不管,因此院内事宜通常是由两名副掌院说了算。

    只是两名副掌院性格大不相同,古副掌院只管药田,此人心思不多,除开自己辖下余者皆不过问。

    而窦明则不一样,这人私心太重,为了几名族人能拜入凕沧派门中,一味巴结几个世家大族,甚至不惜奉上稀缺丹药,对下面压榨也狠,现在他一去,晁掌阁便感觉拨云见日了。

    张衍踏入大门,对着晁掌阁点点头,并向周围扫了一眼。

    琴楠本以为让晁掌阁前去匆匆迎接的是哪个前辈,此时看见张衍不禁惊喜道:“师兄,怎么是你?”

    张衍笑着点头,道:“还真巧,琴师妹可是来此换取丹药来了?”

    琴楠使劲点头,拉着身边女子道:“是啊,今日随汪师姐一起来换取几枚大元丹。”

    “可曾换得?”

    琴楠摇摇头,道:“我等灵贝带得少了点呢,却是换不起。”

    她身边的汪师姐看了张衍几眼,见他身份似乎颇高,但又不知道两人关系,有心开口,只是一时不敢冒失。

    晁掌阁心中却咯噔一下,他心思活络,不待琴楠开口,立刻身边管事问道:“近日药园那便可是又送来一批大元丹?”

    管事看惯颜色,哪里会不懂他的意思?马上接口道:“是啊,却是古掌阁刚刚命人送来,却是还未入册。”

    晁掌阁道:“你自去拿百枚大元丹来,予这二位道友。”

    管事会意,匆匆进入后房丹库,手脚麻利地从柜抽里中取出五只瓷瓶,再出来交到琴楠手中。

    琴楠瞪大了眼睛,道:“我手上只有百枚灵贝,要换取这么多大元丹怕是不够。”

    晁掌阁偷偷看了张衍一眼,见他神情淡淡,似乎没有什么表示,咳了一声,站出来正色道:“没有错,百枚灵贝换百枚丹药,道友收好便可。”

    如他们这等丹师,每年开炉炼制的丹药除了上缴给门派的,剩下多余的都是自己的,因此在门中也颇有一点地位。

    在晁掌阁看来,这张衍可是周崇举嫡系弟子,在门中又有监察一职,随时可以揪自己的错处,去了司职,怎么敢不曲意奉承?

    往日窦明在时,大部分的丹药被他吞去,揽入自己的腰包用来讨好一众世家弟子,如今他一死,下面丹师的腰囊又丰厚了起来,区区五十枚大元丹便能结好张衍,实在太过划算了。

    只是琴楠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她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收下,便拿眼光去求助那汪师姐。

    张衍一笑,道:“琴师妹,既然晁掌阁说没错,那你就收起来吧。”

    “是啊是啊,”汪师姐在身旁急急说着,又飞快地将那百枚灵贝塞入身旁管事的手中,似乎怕对方反悔。

    琴楠也是聪颖,听两人都这么说,明白是捡了便宜了,吐了吐舌头,喜滋滋地将五瓶大元丹收了起来。

    张衍看好琴楠万中无一资质,觉得她日后必然能大放光彩,因此不介意在此时助她一把,见此事已毕,他便与二人从院中走了出来,晁掌阁忙不迭在后面恭送。

    到了外间,汪师姐一眼便看见院中那只飞舟,不觉眼前一亮,媚声道:“这只登云飞舟可是张师兄的?”

    张衍道:“正是。”

    汪师姐不由多看了张衍几眼,暗道:“这位师兄身上竟有飞舟,在丹鼎院中似乎也颇有地位,莫不是哪个世家的弟子?”

    凕沧派中有规,修士一到明气境界,皆可乘坐登云飞舟,不过这却不是所有修士都能办到的,一艘飞舟所耗材料甚多,不是玄门世家,或者师徒一脉精英弟子别想使唤得起。

    譬如王盘那九艘飞舟,全是属于他个人所有,其余随他一起修行的族人却是没分。

    张衍见两人似乎没有飞渡之物,便客套了一句,道:“两位欲去何处?可需我载你们一程?”

    汪师姐哀叹道:“不瞒师兄,我等此行还要去小洛海与一众师兄师姐汇合,由师傅带我们去海眼真宫中修行,坐渡船可要足足七日夜呢。”

    凕沧派中大比在即,各处洞府,各处灵峰都在督促弟子尽力提升修为,所以此时一些上等洞府也俱都向门下弟子敞开,她与琴楠此行,便是去祖师那里修行。

    琴楠却觉不好意思,小声道:“还是不要麻烦张师兄了吧。”

    张衍想了想,道:“也罢,我与琴师妹一见投缘,便帮你一次。”他从袖囊中又拿出一只飞舟,并把牌符塞到琴楠手中,道:“此飞舟便算借于琴师妹的,日后有暇我再来取。”

    也不等琴楠回绝,他便上了飞舟,腾空而去,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汪师姐推了推有些发怔的琴楠,凑过来小声道:“琴师妹,你在哪里认识这位张师兄的?”

    琴楠道:“这位师兄……是那日在青石照壁前听道结识的……对了,这位张师兄好生厉害呢,那日比剑,似乎冯师兄连也不是他的对手。”

    汪师姐瞪大了眼睛,“那日冯师兄便是输在这人手中?”

    琴楠点点头,她摆弄了一下手中牌符,最后一挥,却见飞舟眨眼间便在面前放大,不禁欢喜之意溢于言表,纵身跳上了飞舟,招手道:“师姐快来,有了这艘飞舟,便能早到小浩海,也叫几位师兄师姐吃上一惊。”

    待汪师姐登上来后,琴楠一催牌符,飞舟便从地面缓缓浮起,不多时便到了云层之中,稍稍顿了顿,便如风驰电掣般往目的地飞遁而去。

    过了一会儿,汪师姐看了看正在兴致勃勃操弄飞舟的琴楠,走上去几步,仿佛不经意地问起,“师妹啊,不知道这位师兄叫什么名字,改日遇上也好感谢,”

    琴楠摇摇头,道:“师妹不知,便是这位师兄姓张也是今日方才知晓啊。”

    汪师姐撇了撇嘴,却是不信,只以为琴楠不肯告诉她。

    又看了这登云飞舟,心中又妒又羡,成家大郎平时看起来气派,说话也豪气的很,却也没这么大的手笔。

    一条飞舟说借就借出去了,看样子那位张师兄似乎并不想讨还了,想不到这小娘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在门中还有这么的臂助,今后倒是不能小看了她。

    不去管这两人的心思,张衍一路回转灵页岛。

    既然要去昭幽天池,不管其中有何玄机,总是要做好完全的准备才是。

    将洞府关了,拿起那枚星辰,咬破舌尖,一点精血喷吐在上面,然后默掐法诀,按照剑经上所载法门徐徐炼化。

    一共用了十六天时间,他才大功告成。

    此刻这枚剑丸已与他心血相通,哪怕远在数里之外,信手一招便能飞来,只是他尚不能发挥其中的全部功用,如若凝结了玄光之种,便能借用此剑飞遁,不知比飞舟快了多少。

    想到这里,他寻找云砂的心思更为迫切。

    将一众法宝都带在了身上,命罗萧变化为一条小蛇躲入他的袖中,便出了洞府,起飞舟,往北方飞去。

    数个时辰之后,前方便出现一片在平原上起伏蜿蜒的山岭,此地名为小浪山,过了此山,再行百里,便是昭幽山的地界了。

    只是此刻,他转眼一瞥,却见身侧相隔里许外,也有一条飞舟在云中飞渡,大约五六人在上面指指点点。

    仔细一看,却意外发现,那天在青石照壁前比剑的冯铭也在其中。

    飞舟上几人也正往这里看过来,冯铭见了张衍,脸色却微微一变,把头扭了过去。

    其中为首一人道:“冯师弟,怎么,你认识对面那位师兄?”

    听到此人问话,冯铭不敢不答,道:“回禀方师兄,此人便是张衍,那日青石照壁前败我之人。”

    “哦,那人便是张衍,真传弟子?”

    方师兄听见这话,不禁来了兴趣,一转头,在张衍脸上扫了几眼,眼神也陡然间变得犀利了几分,看罢后,他微微一笑,道:“我观这张衍,除了修为有些看之不透,似乎有些门道外,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他在十日内参悟剑经竟能胜了师弟,有机会我倒要好好领教领教。”

    冯铭却摇头道:“那日陈长老说不要招惹这张衍,而且此人拜在周掌院门下,身份有些特殊,辈分又比我等高,能不照面还是不照面的好。”

    方师兄一想,道:“也是,不过待我此次取回那条泥鳅的一身皮,凑足十五小功,便能在功德院中领一仙职,到时即便见了门中长辈,也不用讲那么多规矩了。”

    冯铭又朝张衍那里看了几眼,道:“看这张衍,似乎也是前往小浪山,难不成他也是去一杯羹的?”

    方师兄浑不在意,道:“不奇怪,那条妖蛟化形失败,实力大损,得知这消息的师兄弟都在往那里赶吧?怕什么,到时候各凭手段便是,难不成他还能凭着真传弟子的身份硬夺不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