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南宋风烟路 > 第1402章 相顾不相识,长歌怀采薇
    说到郢王得势后的这一整个九月,身为“掩日”的莫非,除了继续在金军暗访以外,委实也没闲着,生活丰富多彩。

    曹王及其心腹被贬去环庆思过,降职者有楚风流、凌大杰、岳离,罢官者有黄鹤去、轩辕九烨……仔细琢磨,黄鹤去和轩辕九烨的情节严重程度哪里追得上楚风流?很显然他俩是因为楼阁中站错队被郢王秋后算账了。

    虽然曹王没带走多少兵马,却引去了林阡这个强敌,陇陕前线留下的金军阵容,乍看之下不输于南宋,倒是用不着为了个吴曦和初来乍到的寒泽叶多费心神。然而,曹王和他的女儿,合伙把郢王府高手排名的三四五六一战全消,郢王怎能不在王府侍卫里拔擢新人、看家护院?!要知道,他带来陇陕的高手只剩第一和七八了,第一还常在战场拼杀,七八则轮流护卫雪舞和雨祈,总不至于要把小豫王身边的段亦心和齐良臣挪来护他老人家?

    父王要选拔新人、举办比武,雨祈一听马上就感了兴趣,心思火热开始舞刀弄枪,莫非陪练时,表面淡定内心比她还激动,他知道他必须抓住这个向上爬的好机会——郢王现在是静宁秦州的金军总指挥,若能潜伏在他身边对盟军有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选拔比武那日,一路过关斩将杀出重围的莫非,意外没看到准备已久的雨祈,满怀疑虑地回来找她,终在雪舞的帐外不远驻足,依稀听到了她姐妹俩争执的只言片语。

    “就因为他是‘劲勇得众’?可是黄明哲也可以啊!”雨祈提到莫非,但前一个“他”不知指代谁?

    “听我说,雨祈,他雄踞叠州多年,是陇南蕃族中的雄强,将会对父王……”雪舞说的,好像是羌王青宜可。莫非理清脉络,这些日子雪舞一直在安抚羌人,才导致了莫非被雨祈霸占……不对,用霸占这词好像不大好。

    怎么?安抚着安抚着,察觉到对方军势重大,要与他进一步建立交往,培养和巩固郢王在陇陕的势力?是的,陇陕一带尤其边境,近三十年都是曹王势力深植,郢王必须随风潜入夜地在脉络里换血。

    “可是对姐姐你呢?”雨祈问,“姐姐自己的终身幸福?”

    莫非一怔,原来是想这样进一步建交?是了,和当年洛知焉对林阡一样,外托战义,内结姻亲,组合才能颠扑不破。不过,雪舞和羌王,无论是年龄、身份,似乎都不般配,如何可以委屈?

    “身为公主,怎能只顾自身。”雪舞眼底一丝惆怅,莫非远远隔帘偷望,想,该不会是郢王逼迫?不,不对,不是逼迫,经过这么久的观察,莫非发现郢王很宠爱他的两个女儿;雪舞是个懂事识大体又聪明的女子,是自发要为她父王分忧,那么这惆怅……该不会是为了他吧?为了那个传闻中已经牺牲的莫非?

    “那么,当初自告奋勇要来陇陕是为何?!”雨祈急问。

    “我只是想看一看……”雪舞面带忧郁。

    “姐姐难道不想爱一爱!”雨祈将她打断,气势上直接压倒。

    “他已不在,只是个面貌相似之人罢了。”所以雪舞从未主动来找雨祈要人。

    “岂不知,那个叫莫非的并不是你的缘分,只不过牵引了你和他的相见?我若是你,不会嫁除他以外任何人。”雨祈坚决说。莫非听得愣在原地,这个他该不会是黄明哲吧。

    “那就你嫁。”雪舞噙泪说,“倒也愿以我的中规中矩,衬你一辈子无忧无虑。”

    “姐姐……”

    她两人相对而立,本该是对方的镜子,一样的清秀鼻唇、白皙面容,却是截然不同的性格脾气、为人处世。莫非一时失神,想起同是双胞胎、面貌略有不同、气质有所相似、命途完全相反的林阡和林陌……可是,雪舞为什么会对雨祈这样好?

    “喂!”一恍惚,雨祈已跳到他身前,拍他肩膀,“在想什么?!哎呀不好了,本公主忘了比武的事了!”

    “早比完了……”他黑着脸,一把将她拉住,装作不知情,“你去哪里了?”

    “唉,劝我姐姐去了,她真固执,那个羌族人,有哪点配得上她?哎哎哎,不谈也罢!”雨祈举起袖子,一边挥一边先行一步。

    莫非一愣,从这句话可以听出,雨祈虽然天真无邪毫无心机,却有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种族之分。反观雪舞,好像就没那么多等级观念,一直致力于促成各族“致一”,理想和莫非不谋而合,加之雪舞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两姐妹里,他还是对她更敬重些,也盼望她能有个好的归宿。

    “雨祈,等等啊,上哪去?!”他远远见雨祈扳鞍认蹬,急忙跟过去。

    “心情不好,出去遛马,散心吧!”她目光狡黠,笑。

    “不行,这里靠近‘边镇’了。”莫非提醒她别惹祸。

    “有你在呢!”她迫不及待的语气,“快点啊!”

    “小的……不太会骑……”他余光扫及轩辕九烨的某个妻舅正在路过,“虽会些拳脚功夫,但骑马不甚精通。”

    “啊,那你在庆阳是怎么来的……哦,是马车,对。”她一笑,拉他上来,按在她身前,“上来,本公主教你!驾!”

    这一路她都在手把手地教他怎么骑马,他非常虚心地学习了一遍又一遍。

    

    九月上旬,由于雅州战火完全消隐、而静宁方面、凤箫吟身世揭穿使林阡受到波及,故此川蜀陇陕等地,宋军亦有诸多调度。

    首先是林阡与寒泽叶职责互换;其次,风鸣涧留守短刀谷而徐辕北上环庆相助;其三,听闻肖逝下天山也往环庆来,独孤清绝前往拜谒恩师,杨致信洛轻衣则赴平凉代守;其四,莫如、吴仕、王钺和吴曦麾下冯、杨、李几个官将都往秦州增补。

    还有大约半日,便会到秦州本营,这些日子两军交界不定,由于听闻金军常常出没于此“边镇”,为防节外生枝,众武将分批潜行如水入沙地,稍作乔装之后,由王钺护送莫如和吴仕这一队“商旅”,正午时候行过一片郊野总算遇到个竹寮,怕少主口渴王钺便提议稍作休憩,吴仕倒好,差点没代这家店的小二给莫如把端茶递水的活全揽了。

    “吴大人,谢谢……”对方没有表露心迹,莫如不知有否会错意,但直觉还是有稍许暧昧。虽然无法开口明示,但还是应该与他避嫌,故而莫如诸多感谢、退却、疏离,吴仕仍然好像不懂、步步紧逼,莫如只得继续暗示:“看见眼前层林尽染秋色,忽而想起夫君第一次教我骑马的情景……”

    原是转移话题,倏然沉浸回忆,眼前浮现出的是莫非手把手地教她策马的情境,绿意盎然的林子里,一男一女,少年情侣,亲密无间,欢声笑语……触景生情,鼻子一酸,赶紧醒来,不对,莫如你要坚强,怎能无端流起泪来,尴尬接过吴仕递来的手帕,不知何故回忆里的场景竟成了真——

    不远处,竟真的有一男一女,同乘一马,谈笑风生,往这边来。是她眼花?其中一人,正是她牺牲了两个多月的丈夫,莫非!哥哥,我是太想你了所以幻觉捏造出了一个你?可为何,那个与你有说有笑的人,不是我?

    越临越近,那十四五岁的少女笑盈盈地:“明哲,这里有家竹寮,咱们一起喝酒去!”

    “眼花么!这么大的一个‘茶’!”皮肤黝黑,身材魁伟,虽比莫非少了几分英气,但五官、轮廓无一不是他!

    莫如大惊之下本能站起:“哥……”

    “莫女侠?”吴仕第一次看到她瞪直了眼睛一脸痴相,一边环顾一边奇问。

    与她仅仅数步之遥的莫非,明明不可能看不见她,却只是作为黄明哲对那少女鞍前马后,就像吴仕此刻对她一样,就像莫非曾对她一样……重要的不是他对那女子怎样好,而是他听到她声音并没有回头应她。

    难道,只是个面貌相似之人!?她泪在眼角,无暇去擦,只呆呆望着擦肩嬉笑的这对璧人,是的,哥哥他,怎么可能认不出如儿。

    伫立良久,手脚冰凉,都不知那对男女是什么时候走。

    而他,莫非,擦肩不认,背道而驰,如何不是手臂发麻,腿脚灌铅!

    “如此接近南面,倒想看看,那个大散关呢。”雨祈兴致勃勃。

    “咦,你也知道大散关?”莫非强作笑颜。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马儿不停地往北行,风景不断地往南退,“记得你爹教你的那首《泊船瓜洲》么?写的就是这里啊!”“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怎么?想回去了?”“当然要回去,哼,爹说得不错,男人家花心,看见一个就喜欢一个。”遥远的淮南争霸,忽然就映现眼前,连一个字都没记乱。

    如儿,等我,这场举国北伐胜利后,必然回到你和莫忘的身边,陪你母子去江南的老家。我今日与你对面不识,是为了我的家国,能少几对夫妻像你我这般。他在心里默默说。

    “当然知道咯,父王最想的便是马踏大散关。”思绪回归,听雨祈一边霸气地说,一边继续手把手教他。

    

    老人带新人,手把手地教,策马如是,战场亦然。

    八月上旬就已着手往静宁调兵的寒泽叶,本意是想到此辅助主公林阡,谁知会遇上“主母是金国公主”这样一个八百年难遇的奇闻,这意味着,继林陌当了金国驸马之后,林阡也……就算寒泽叶,忠于主公、敬爱主母,也一时间难以接受事实,毕竟他父亲寒恩的死也受陇南之役的间接牵连。

    便连寒泽叶都有那么一段时间的晴天霹雳难掩介怀,更何况包括官军在内的直接相关者?他们的父亲兄弟,全是正面死在完颜永琏铁骑之下,愤慨罢战,情有可原,对此林阡自然是只教人平息事态而不予责怪。

    要解决这一祸事的方法倒也简单,郭澄麾下有谋士对林阡献策,为他排忧解难:“盟王只需对三军将士言明,先前蒙在鼓里、不知完颜永琏向您身边安插细作,如今恍然大悟被骗,与完颜暮烟的婚姻不作数,休了她!”

    “这也叫谋士?卷铺盖滚蛋。”林阡冷冷开口,那谋士还以为自己听错。

    “我林阡再如何头昏眼花,都不可能被枕边人蒙在鼓里,我娶她之前便清楚知她身世,娶她七年,只羡鸳鸯不羡仙。”林阡轰他出去,永远不识好人心。

    “师父!师娘她,怎可能是……?”静宁众将,孙寄啸赫品章百里飘云宋恒,庆幸都和陇南之役没什么联系,唯独这个表情繁复的辜听弦,到他身边时带着不可思议的口气和支离破碎的表情,他和师父关系最近,也和师娘感情最亲,万料不到才把杀兄之仇放下,现在杀父之仇也报不了了?

    “对不起众位,瞒了这样久。七年前我便知道,五年前她才知道。”林阡不得不对他们坦白所有真相,众将这才知道,他为何川东之战会理亏地与吟儿私奔,原来那个时候,天骄就已经知情,他为何黔西魔门会与盟军反目,原来那个时候,他以为天骄已经揭穿了吟儿身世。

    那么,林念昔是完颜暮烟会产生怎样的后果,早在七年前就已经在川东和黔西上演,主公和天骄早就知道会这样,竟还顺着云蓝的初衷,一起把她凤箫吟磨砺成南宋的不可或缺……

    “无需对不起,主公没有瞒。众将所见,只有林念昔,没有完颜暮烟。”寒泽叶虽介怀过,却很快就放下,对他说,在川东和黔西上演过的那些是错的,七年前的主母,虽然也曾为盟军身先士卒杀敌,到底不像后来为短刀谷披肝沥胆。陇南之役,最大的受害者是短刀谷,七年来,主母给短刀谷带来怎样的太平盛世。

    “师父……”辜听弦坐在山道的阶下想了半天抓耳挠腮,被路过的虫子蛰了一下忽然疼得茅塞顿开,相似场景令他想到了师娘这些年在他每次受伤生病或误入歧途时给予的关爱,急急忙忙回来找林阡说,“我想通了,为何师娘每次出事,师父和我们都这样急躁、惊慌,那不是因为我们胆子小,也不是因为她多重要,而是因为她值得。”为何她值得师父这样甘心牺牲林阡之名也要维护她?因为,身世不能选择,身份却可以,师娘她,早就用行动向世人宣告,她从始至终站在师父身边!

    七年前的川东和黔西发生什么,寒泽叶和辜听弦都是道听途说,因为那时候寒泽叶尚未归顺,辜听弦还是敌人,换而言之,他们甚至不如十三翼知道的内情多,只看到了阡吟在婚后的相互扶持,没看见他们在婚前就生死相依。但盟军的元老们,目前身在秦州的莫非、西山寨的杨致诚、龙门关的厉风行,都清楚记得往事,当时一头雾水,如今恍然大悟。

    “没有原因,为什么一定要有原因?”那是林阡人生中唯一一次无理取闹,换来的是天骄徐辕对他彻底失望:“今日我徐辕看得清清楚楚,你林阡,不是英雄,是佣兵!”——林阡为何对徐辕理屈词穷?

    当天骄问凤箫吟:“如果将来回过头来看,现在的林阡根本是一意孤行的,甚至是在对不起你的情形下,给你和他一起挖掘了一个坟墓,你……还会跟着他一起吗?”吟儿义无反顾说:“会,因为是他给的,就算是坟墓,我也跳。就算这一天要众叛亲离,也会站在他这一边。”——徐辕为何对吟儿问出林阡会众叛亲离?

    全部都有了答案!

    “结束了。”瞰筑塔下,当金国公主的身世被“揭穿”,天骄一声令下,整个盟军要置吟儿于死地,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林阡毫不犹豫地挡在塔下,哪怕围攻人群把他逼去了万分凶险的夺魂柩,“吟儿的敌人,那就全部是我林阡的敌人!谁要杀她,先过我饮恨刀!”那不是初涉江湖少年意气才会说的话,那句话即使放到现在他身经百战了他也一样说得出做得到。后来他疯魔一样命令她从塔上跳下来,紧紧揽住她,一刻不肯放:“要高一起高,要低一起低。你做不了盟主,我也做不得盟王!”最终在断崖上天骄率领八大高手围攻凤箫吟,他宁可将饮恨刀和他的命一起挥之出来保她:“她的罪,也由我来偿。”

    林阡对吟儿不负,那吟儿对林阡呢,得知身世前的她,为了救盟军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眼看林阡要为她再做逃兵,拼尽力气把林阡推了回去:“吟儿虽然最爱黔灵峰,但希望林阡最爱短刀谷……”得知身世后的她,山东之战处于和林阡的长期分离状态,孤军奋战对面的哪一个不是她的亲族恩人:“故国印象一脉相承,先辈志向薪尽火传,血中就有,脊梁在扛。如何没有资格?”她以一个尴尬至极的身份,替宋向金作出如是宣言……她那样一个单纯善良、爱笑阳光的人,是如何做得出来这数典忘祖、是如何甘当这两面不是人!

    “告诉主公,致诚不用原谅她,因为她根本不欠我杨致诚什么。上一代是罪,下一代是情。”其它的话,致诚早在寒棺被杨家人围攻时说完了。

    “你俩的路会很难走,但是,一定是你俩的路,那就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厉风行隔空对林阡说。

    “都怨我没有救得出她。”莫非对他回信时,竟然还觉得自责。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通融,尤其是对吟儿并不相熟甚至本就忌恨的那些……林阡执意不和吟儿断绝关系的直接结果,必然是吴曦麾下官军的不忿不满和不乐意,眼看着新仇旧恨交叠、完颜永琏又去意叵测,林阡不得不暂离盟军,把静宁秦州全权托付给寒泽叶。

    他的原则一如既往:若林阡战能止战,则林阡战;若林阡退能止战,则林阡退。“吟儿,你我又一次成为了矛盾的起源。所以,不该留。”认清定位,必须离开。

    “我才刚来,主公便走……”寒泽叶虽然遗憾不能和林阡并肩作战,却明白这可能是暂时勾销矛盾的方法,而且环庆那边……怎这么巧,他才刚来,完颜永琏就去了?必有阴谋。

    “师父,先将师娘带回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思雨那边,我会叫她好好保护沂儿他们。”辜听弦拍胸脯保证。

    送林阡去环庆之后,静宁秦州的重担就都压在寒泽叶身上,好在他已习惯,做主公在天骄以外的第二后盾。辜听弦、孙寄啸等人也全是他在陇右便驾轻就熟的。

    倒是还有一个不陌生的新人……林阡临走前,交代最多是吴曦,交代最重的却是他,寒泽叶心念一动,已经看到他背影,驻足——“宋恒。过来。”

    “何事?”宋恒正在带兵操练,转过头来满头大汗,倒是十分投入和认真。

    “打完颜承裕,多操练锥形阵。”寒泽叶淡淡说。

    “哦。”宋恒言简意赅,“好。”

    那几日战斗集中在秦州静宁交界的秦安,多以寒泽叶为主、宋恒为副将,分工恰似雅州之战的王钺和风鸣涧,初次合作,对战完颜承裕和完颜璘,竟然出乎意料顺风顺水。

    尽管,他俩私底下相交淡如水。

    

    日暮。

    无论向东南西北哪个方向看,漫天遍地都是血色渐染,天幕上的日月星辰,好像要被那些杀伐声震落下来。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林陌策马东行,望着这夕阳西下,忽而想起唐人王绩的《野望》,这首诗既应景也像透了他,与身旁这些称呼他驸马的人相对无言互不相识,他自己的命途则徘徊不定不知归依何方。

    像透了我也像透了你,念昔,这世上,我们竟成了最像的人。

    “少爷,生辰快乐。”崇力那个鬼灵精,还知道去跟后面就地休息的厨子们要了一碗长寿面,此刻捧着热乎乎的长寿面追上前面马不停蹄的兵马。

    “谢谢。崇力。”他难掩感动地接过。

    “别谢我,谢谢扶风吧!我忘了日子,亏得她提醒呢。”崇力笑着指着后面。

    “她……可醒了吗。”他问的她却显然不是扶风,囫囵吃了两口面,面容里全然关切之意。

    “少爷……”崇力略带不满,“为何!对你好的不搭理,那个该死的女人却……”

    “别说了。”他知道他被贺思远说中了,这一生都吊死在一棵树上,或许,差点得到又意外失去的永远是最好的……九年前,险些到手却不翼而飞的爱情,情到浓时却戛然而止的苦悲,悲冷生活里忽然闯入的欢乐,从此混淆了年岁,能令他动容的每个人都像她,眼角眉毛,嘴唇鼻子,总有一处是像她的,不过,只是动容而已,不曾动过心,心早给了她。

    “那么,老爷的仇,就不报了吗!”崇力怒其不争,“她杀了老爷啊!”

    他那时只看着这碗里的面条失神,九年前在淮南,她王婆卖瓜说她煮面好吃,在她师兄开的店里给他献宝,夹了一筷子面却越吃越长,最后才发现原来和他碗里的连在一起,顺带着把他那份也吃了大半,差点没让他尝到她的手艺。

    可是,沧海桑田,淮南的人都来了陇陕,却是来体验这一出出物是人非。他忽然再也吃不下,想起那足以要她命的一剑竟然出自她大师兄之手,想到这人世几回伤往事,着实伤魂。

    “驸马!扶风公主说,暮烟公主醒了。”扶风,实在是个贤惠的好妻子。

    他来不及去感谢扶风,喜不自禁:“真是个再好不过的生辰礼物。”

    “唉。”崇力摇头,长叹一声,望着他的背影。

    

    吟儿清醒后,听到侍女们七嘴八舌,才知自己闯下怎样的大祸,

    追悔莫及,她怎能向完颜永琏伸手?竟然引得他忘情失态,当众揭穿她是他的小牛犊!

    事实上,中剑后发生了什么她都不大清楚,昏睡了足足八天八夜,原本记得的也快忘光了。

    甚而至于问自己,怎么胜南没有来?我明明见到了他……

    

    胜南怎么没有来?他显然跟来了环庆,可惜今年的九月初六,陪在他身边的又不是她。

    日夜兼程向环庆去,到九月中旬,终于与程凌霄和独孤清绝见面、亦等到天骄徐辕来会合。吟儿身世揭穿那几日徐辕刚好在边境准备送风鸣涧出征,闻讯便知这是林阡命途的一劫,当即将短刀谷交托给风鸣涧镇守,继而亲身北上襄助林阡。

    转魄的情报中称:轩辕九烨将原计划在静宁的婚礼照搬到了环庆。

    “必须把主母抢回来!”胡弄玉闻言,二话不说给林阡出谋划策,她见不得有情人难成眷属。

    “如此急迫?会否有诈?”独孤清绝因这娇妻在畔,增长了不少警觉性,见他们好像要谈如何抢亲,示意隔墙有耳进帐再谈。

    “念昔伤势未愈,就如此着急嫁娶,恐怕是看穿了你会心急抢亲。金军既张网设伏、又高手如云,若去,不仅死路一条,而且环庆盟军必被谋夺,你的人手够吗。”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林阡略带惊喜转头:“云前辈,竟也来了环庆?”

    云蓝一如既往,面色漠然地站定。

    吟儿的行踪,虽不至于像遇刺前那般“绝密”,却因为她身体虚弱、而完颜永琏又铁了心要拴住她的关系,“飘忽不定”。只有在和林陌的婚礼上她才可能出现,对,那也只是“可能”而已,礼成之后却终将隐入江湖、踪迹难觅。稳操胜券的完颜永琏,不管是下明棋还是设骗局,都只问林阡一句你敢不敢来。

    “但若不去,却会令他夫妻二人永不再见,终至抱憾终身。”程凌霄作为吟儿的另一个师父,和云蓝互相见礼,都为对方气质所惊。

    “请你三思,孰轻孰重。如何决定,我皆听从。”一起进到帐内,徐辕对林阡如是说。

    往事今朝重震,关于身世和理想的对立,徐辕却早就已经抛弃了偏见。

    那女子,是他在云雾山亲手选定、在泰山内心承认的武林盟主。

    做盟主时,意气风发,刀山火海都敢闯。

    做主母时,策马扬剑,指天下谁人可挡。

    他早知道林阡会做什么决定,无条件支持的同时,却必须提醒林阡,此行慎重,不得辜负盟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