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茅山小道李云龙 > 88章,小观
88章,小观
人都知道那李云龙胆大,可是绝对想不到那小贼胆子这么大!
李云龙正要往紫竹林中走去,不料那好学而又虚心的金毛吼又发问了,它十分诚恳的问道:
“大师请留步,恕弟子愚钝,尚未想明白那‘窥斑见豹’的道理,还请大师能再点拨一二。”
嗨,机会来了!深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归?珞珈山圣地,遍地为宝。先不说其他东西,单说眼前这紫竹林,李云龙就有极大的兴趣。金毛吼你想知道“窥斑见豹”的道理?那咱就先来个“以管窥豹”吧。
你还别说,李云龙这小贼,还真有做先生的潜质,他到还懂得循循善诱的道理。只见他背负双手,摇头晃脑道:
“所谓‘窥斑见豹’,也就是‘以管窥豹,可见一斑’的意思。好比说从小小竹管中……”
那老熊猫人李云龙边说边示范,他取下腰间吹箭竹筒,先在自个眼前比划了一下,又往金毛吼眼前一放,便住口不说了。
金毛吼刚听到一半,正在兴头上,连忙接着问道:
“大师,从竹管中做什么啊?”
那老熊猫人李云龙摇了摇头,说道:
“我这竹筒对你来说太细小了,咦,哪里有合适的竹管呢?最好粗一些你才能用……”
竹管?嗯?金毛吼一抬眼,满眼可都是竹子啊!有竹子,还怕没竹管吗?那金毛吼连忙道:
“有有有!大师,你看咱这紫竹林,遍地不都是竹子嘛。”
那老熊猫人李云龙心中暗喜,小黄毛啊,你终于上道了。可他表面上还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拍自己的脑袋,感叹道:
“哎呀,可不是嘛,瞧我这脑袋,还真老糊涂了。倒是你年轻反应快,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你稍等片刻,待我找根合适的竹子做竹筒。”
好一个胆大的李云龙,那小贼往竹林深处一钻,噼里啪啦一阵乱砍。他这从小到大砍柴砍了好几年,左手一把柴刀,右手握着“青丘剑”,说话间功夫,大大小小粗粗细细砍了百十来根。他是在找一根竹子吗?明明说一根,可他一眨眼砍了一大片!幸好这紫竹是仙家之物,坚韧无比,李云龙的柴刀基本也就是个摆设,他能砍倒紫竹,全凭那把“青丘剑”。
李云龙随便挑了根紫竹,将剩下的全都收入如意戒,又拿“青丘剑”砍去那根紫竹的根梢两部分,一剑分作两半,截取尺许来长竹竿做了个竹筒。回到林间小路上后,老熊猫人李云龙将竹筒交给金毛吼,说道:
“来来来,这个竹筒大小正合适,你透过小孔看看,看能看到什么。”
金毛吼费力的用爪子举起竹筒,通过小孔一看,说道:
“咦,大师,还真看到东西了,我好像看到一只毛绒绒的爪子。”
“啪”,李云龙手中不是还有半截竹竿吗?他用这竹竿当戒尺,在金毛吼脑袋上敲了一下。呵斥道:
“什么毛绒绒的爪子,这是我的手掌!你通过竹筒虽然只能看到我的手掌,那就应该想到竹筒对面是我!这就是‘以管窥豹,可见一斑’!”
金毛吼连连点头,说原来是这样。李云龙将那竹筒往下一压,对准脚下的一小块山石,说道:
“来来来,你再看看,看这回能看到什么。”
金毛吼透过竹筒一看,是块小石头。可怜的金毛吼这下子就想多了,它想,方才看到只爪子,其实那是只熊猫;这回看到了石头,嗯……珞珈山上的石头,那肯定是看到珞珈山了!金毛吼觉得灵光一闪,觉得依稀抓住了什么,它兴冲冲的道:
“珞珈山!大师,我看到了珞珈山!”
“啪”,脑袋上又挨了一下。那老熊猫人李云龙板着脸,呵斥道:
“石头就是石头!你怎能看到珞珈山?道理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怎么就这么笨呢!你看到手掌能想到我,那是因为手掌是我的一部分;而这小石头跟珞珈山连着吗?”
若是那金毛吼脸上没毛的话,此时定然能看到它早已满脸通红,它觉得老熊猫人说的没错,自己也太笨了。李云龙看将这金毛吼教训的服服帖帖,右手一抬,搓了搓手指说道:
“哎,点拨你可真费劲,不知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看这小贼,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还想讨些好处。他也不想再怎么说,金毛吼也是人家的坐骑,一只宠物浑身上下光溜溜的能有什么宝贝呢?再说那金毛吼还将这只老熊猫人奉为佛师呢!它还以为这大师只是发发牢骚表示不满而已,哪知道这所谓的大师是真索取好处呢?
因而金毛吼也只是说说晚生愚钝,让你老费心了的话,并没拿出什么东西表达心意。
嗨,感情我是白白费了半天口舌?这怎么可能!李云龙索性决定自己下手,他上下一打量,金毛吼浑身上下半件披挂也没有,那也不行!可恶的小贼一脚踩住金毛吼的尾巴,抓着尾巴尖用力一揪,硬生生扯下一撮毛来,喝道:
“你的执念就如这撮毛,非得用力才能拔下来!我走后,你可不能懈怠,要静心寡欲,反复思量,切记!切记!”
可怜的金毛吼望着自己光秃秃的尾巴,还不敢吭声,只是一个劲的点头,看着那“大师”离去。它还善意的提醒那老糊涂了的“大师”道:
“大师啊,你走错了。旁边才是紫竹林,你去的方向是菩萨的潮音洞。”
那老熊猫人大师背着小背篓,扛着竹竿,头也不回,摇摇晃晃的走着。边走边说道:
“嗯,嗯,我就是要找那小观去。方才蘑菇采多了,我给她送点蘑菇,让她尝个鲜。以管窥豹,可见一斑;以管窥天,反是枉然哪……”
再看那金毛吼,趴在小路上,十分崇拜的目送那老熊猫人大师往潮音洞去了。哎,大师就是大师,走路那么有个性,说的话道理又这么深奥。你看那大师为人多随和,他方才给菩萨叫什么?小观!瞧,多么亲切的称呼。金毛吼口中反复颂念“大师”方才说的话:
“以管窥豹,可见一斑;以管窥天,反是枉然……”
那三尺来高的老熊猫人,此时在金毛吼的眼中仿佛高达万丈,显得无比的伟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