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Make It Happen!
    由于牧野科技收购苹果的资金来源曝光,这给美国市场带来了很大的震撼。

    这种震撼一方面是因为牧野科技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背后竟然有央行的站台背书,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牧野科技在华夏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大到几天的工夫,就能筹集价值25亿美元的人民币资金,这个实在是太吓人了。

    好奇心极重的美媒立刻开始挖掘李牧的资金来源,很快,CSC俱乐部浮出水面。

    CSC俱乐部因为参与了老兵不死、抗击非典等慈善项目,并且给予了极大的慈善资金支持而在国内拥有极大的知名度,但是美国媒体一直没有关注过这个华夏本土的、以超跑为核心的爱兴趣俱乐部。

    但是,当媒体开始挖掘CSC俱乐部内核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看似普通的兴趣俱乐部,背后蕴含的能量极为惊人。

    可以这么说。

    华夏大部分四十岁以上、有超过18岁子女的富豪,他们的子女几乎都加入了CSC俱乐部。

    这是华夏高产阶级子女的聚集地,他们以跑车为由头,紧密的围绕在李牧的周围,对李牧有着极大的信任与推崇,而他们背后代表的资本力量,汇聚起来之后堪称恐怖,这还只是计算了自有资产,而没有计算每个人背后资本的杠杆实力。

    有的人资产有一个亿,如果需要,他这一个亿能撬动五个亿的资金,五个亿就是他的杠杆实力,而杠杆实力,是资本市场不可忽视的衡量标准之一,所有的基金、私募都是靠杠杆在运作。

    起底了CSC俱乐部之后,美国资本市场对李牧就更加忌惮,因为他虽然是单枪匹马杀进美国资本市场,但是他的背后,代表着来自华夏企业家群体的千军万马。

    因为这种忌惮心理,整个硅谷的企业家和创业者们都在提心吊胆,说不定李牧什么时候就指挥牧野科技的铁蹄去他们发展的领地横冲直闯,有这样的资本实力,搭配牧野科技本身的巨大优势,简直是无往不利般的存在。

    拉里·佩奇最近一直发慌也是因为如此,李牧找他要保护费的时候,他心里多少还有些恼怒,潜意识里有一种要卧薪尝胆、寻找机会逆袭反杀的冲动,但是,当李牧最近一直懒得搭理他的时候,他心里的恼怒,以及反杀的妄想已经全部烟消云散,他现在慌就慌在李牧对他的保护费根本就不在意了,现在他反而害怕李牧会拒绝谷歌的保护费,因为那就意味着,李牧对搜索引擎市场战意未消。

    李牧上次对拉里·佩奇的威胁,无意中形成了强烈的心理暗示能力,李牧说随时可以把百度那套东西拿出来,由牧野科技在华夏之外的市场操作,拉里·佩奇这几天越想越觉得害怕,因为这个理论他越琢磨,越觉得可行。

    如果百度真的不准备做海外市场,那么百度只要能守住国内市场,他的技术就可以有条件的开放给牧野科技,那样一来,牧野科技就可以直接在百度的基础上套一个壳子,搞一个“Muye”搜索,然后通过YY产品矩阵疯狂推广,迅速就能抢走谷歌的市场份额。

    此时的谷歌还远没成为日后的那个超级巨头,他们与百度的技术实力也并没有拉的很大,与牧野科技的技术实力相对接近,但整体要比牧野科技弱上一些,现在李牧又收购了苹果,一扭头就在整体技术实力上大大超过了谷歌,这种情况下,李牧如果想做搜索引擎,谷歌的前景无论是资本层面、用户层面还是技术层面,都将极度堪忧。

    出于这样的担忧,再加上李牧通过收购苹果的案例展示了肌肉,谷歌心目中对李牧的忌惮越来越强烈。

    最早,拉里·佩奇以为李牧会欣然接受5个点的份额,然后他带着自己的方案来到牧野科技,被李牧直接威胁了一通;

    紧接着,谷歌的高层几次开会讨论,初步定下了一个8个点的方案,股东层集体以低于市场价的估值稀释10个点的股份给牧野科技,以此来作为保护费,换取李牧放弃牧野科技在搜索引擎领域的发展潜力;

    现在,李牧以鲸吞之势一口吞下苹果,谷歌高层重新衡量了李牧的威胁以及李牧的胃口,最终股东层通过新的决定:稀释10个点给牧野科技,并且接受牧野科技上市后再支付收购款的条件。

    他们觉得,这个方案,李牧一定会欣然接受。

    然而,李牧的套路,不是他们能揣摩透的。

    ……

    拉里·佩奇最近一直通过李紫薇传递希望跟李牧见面的意愿,从心理战上首先就落了下风。

    华夏人生意很擅长讨价还价,而且有一条铁律,那就是要永远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

    真想要的时候,表现的很无所谓,不想要的时候,却表现的很感兴趣,老祖宗几千年前就把这套心理战术玩的滚瓜烂熟了,但谷歌的技术宅们却根本不明白,换句话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老谋深算的城府。

    拉里·佩奇越着急与李牧见面,越证明他对李牧有着强烈的忌惮。

    李牧上次威胁拉里·佩奇,拼的就是老谋深算的阳谋,直接告诉拉里·佩奇自己将来会怎么跟他竞争,而且让拉里·佩奇觉得,自己的每一个战略他都抵抗不了,拉里·佩奇只要从开始怂了,那他就会越来越怂,如果拉里·佩奇当时不怂,直接高谈阔论的跟李牧正面刚,自信满满的告诉李牧他会如何应对李牧的每一个战略,李牧的威胁手段就很难成功。

    其实拉里·佩奇上一次就算直接告诉李牧,你来吧,我不怕你,李牧也不会真的去跟谷歌正面刚,他手里重要的事情太多了,谷歌的优先级并不在最前面。

    如果以战争的形式来理解这其中的厉害干系,那便是:李牧如果投入大规模主力军去攻打谷歌,确实有很大获胜的几率,可是李牧的几个主力军都有更重要的战役要打,根本抽不空来打他,如果真抽出大规模主力军去打谷歌,就等于是犯了德国在二战中后期的错误,盲目向苏联开战、让自己陷入多线作战的困境。

    所以,对李牧来说,这场战争基本上就打不起来,如果拉里·佩奇真强硬一点,自己还真拿他没有办法,意气用事从来不是李牧的套路。

    可惜就可惜在拉里·佩奇以及整个谷歌的股东,都没有这个与李牧叫嚣的胆量。

    再次坐在李牧面前,拉里·佩奇心理压力比之前那次大了许多,他先是恭喜李牧道:“李总,恭喜你成功收购了苹果。”

    李牧笑道:“私有化还在进行,目前还没有完全收购。”

    拉里·佩奇笑着说:“纳斯达克已经通过了私有化方案,剩下的就只是时间问题,不会再有任何变数了,所以还是要恭喜你,恭喜牧野科技。”

    李牧微微点了点头,客气的说道:“谢谢你的恭喜。”

    说完,李牧略带几分抱歉的说道:“最近一直比较忙,去哈佛看了女朋友,又回来忙收购苹果的事情,抽不出时间跟你见面,实在是不好意思。”

    李牧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给拉里·佩奇施加更多的压力。

    你看,我都能从美国西海岸飞到东海岸去看我女朋友,光是在天上飞的时间就有十几个小时,可是我连一两个小时与你见面的时间都抽不出来,为什么?因为你不够重要。

    拉里·佩奇心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心底的紧张不由得更多了几分,如果李牧对谷歌已经丧失兴趣,那自己的愿望,今天恐怕就要落空了。

    心理压力很大,拉里·佩奇只能尴尬的顺着李牧的话说道:“李总你这么忙碌,还能抽出时间跟我见面,实在是太感激了。”

    李牧淡然一笑,说:“不用这么客气,收购苹果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我最近时间很充裕。”

    李牧的话,让拉里·佩奇更加郁闷。

    自己本来还想说感谢李牧抽时间见自己,可李牧却来一句,我现在有的是时间,那潜台词就是你不要自作多情,你对我没那么重要,我只有在这种时间特别宽裕的时候,才会跟你见面。

    拉里·佩奇长出一口气,随后调整了一下状态,继续笑着对李牧说:“李总,是这样,上次见面之后,我们的股东层认真考虑拉里你的提议,我们一致认为,如果能跟牧野科技达成资本层面的合作,对双方未来的发展都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们也非常希望能促成这项合作,所以我们愿意给牧野科技一个10%的入股方案,以6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入股的资金可以等牧野科技上市之后再支付。”

    听到这里,李牧心下一喜,但脸上没有任何表示。

    拉里·佩奇一直盯着李牧的表情、盯着他五官的每一个变化,希望能够捕捉到李牧的内心,哪怕让自己看出他隐隐有那么一丝丝兴奋,也足够自己判定李牧对这个方案是否真的满意了。

    可是,李牧偏偏一点点表现都没有……

    拉里·佩奇内心有些绝望,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到底有一颗什么样的内心?

    约莫三十秒钟,李牧一言不发,眼神并无任何波动,而他看向拉里·佩奇的时候,在那个瞬间,拉里·佩奇下意识的躲闪着他的眼神,只是这一瞬间的躲闪,李牧就在内心深处判定,拉里·佩奇对自己的报价没有把握。

    换句话说,拉里·佩奇对自己的胃口没有把握。

    他也不知道10%到底能不能喂饱自己的胃口。

    其实,李牧上次公然威胁拉里·佩奇,心理预期就是10%,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有机会再吃进一点。

    随即,李牧在沉默了一分多钟之后忽然开口,他看着拉里·佩奇,表情淡然,眼神却带着十足的坚决,语气平淡的说:“拉里,我把你当成朋友,也不想跟你拐弯抹角,其他条件不变,我要15%!”

    拉里·佩奇心里咯噔一下……

    这时候,李牧继续说道:“如果你接受它,牧野科技将于未来五年内,在重要产品内增加谷歌搜索作为搜索引擎的唯一入口,听好,是唯一入口;另外,牧野科技承诺未来五年内不从事任何搜索引擎业务,也就是说,未来五年你不用担心我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除非你主动在其他领域向牧野科技发起挑战,不过你放心,就算你在其他领域挑战牧野科技,牧野科技也不会撕毁搜索引擎的这份合约。”

    说到这儿,李牧顿了顿,又道:“如果不接受也不要紧,无论企业之间竞争到何种地步,我们还是朋友。”

    拉里·佩奇沉默片刻,表情颓然的看着李牧,用无比坦诚的语气说:“李总,15%实在是太多了,我决定不了,而且这确实很难实现……”

    李牧半躺在沙发上,向着拉里·佩奇伸出一根手指,用军官向士兵发布军令般毋容置疑时的语气,缓缓说出了三个单词:“Make-It-Hap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