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崛起军工 > 第三百零五章 再补一刀
    消化了好一会儿,总后首长才将心中的惊骇平复下来,可既便如此,他也不相信所推测的都是真的,于是想了一会儿,便冲着老唐问道:“你再跟我说说柏毅是怎么搞出这些东西的,还有他有没有说搞出这些东西究竟想要干什么?”

    看着总后首长怒意渐消,老唐心下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禁皱眉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就像我之前说得那样,里面的内容大部分是柏特派员提供的,之后就交给几个德国战俘誊抄,而后交给一位名叫冯·莱曼的老头,不到一个星期,原本崭新的纸张就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

    柏特派员有时会拿上一两本看一看,有时一本都不要,时间一长,这种本子就堆了不老少,大家伙看着这么多废纸留着也是浪费,便挣得柏特派员的同意后,就成了我们点火和擦屁股的东西。

    至于柏特派员说过什么……好像也没特别强调,只说这东西一旦流出去必然能坑死人,不用看,也不用学,直接当废纸好了,所以我们就照办了!”

    “你从西伯利亚出发时一共带了几本?”

    “6本!”

    总后首长闻言,将目光投向桌子,上面算上那本被老唐摧残成半本的日记,一共才五本,老唐也知道桌上的数量有些出入,便开口解释道:“交流打靶的前一天晚上,柏特派员从我这里拿走一本!”

    听了老唐的话后,总后首长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背着手在屋子内来回踱了几步,尽管某些细节还不明白,但整个大体的脉络,总后首长还是大致推敲出来了,苏联人之所以能够不怀疑柏毅,并答应释放他回国,多半是应该从他身上搜到了那本日记。

    里面的军工技术令得苏联人为之疯狂,于是便有了白天米高扬所开出的优厚条件,以日记换取中国冶金工业全产业链的技术设备,别说是能够坑人的伪技术,就算是真正的核心技术,总后首长乃至中央领导也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

    毕竟中国要的是完整的工业化,至于那些所谓的前沿技术,要是没有一个完整工业体系作支撑,但就那一条条发黄的纸张,还真跟擦屁股的废纸没什么区别。

    就如同解放战争刚开始时一样,放弃大城市,实施战略转移,并不是因为怕了敌人,而是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所做出的战略举动,一旦军队站稳脚跟,力量积蓄到一定程度,敌人吃进去的也必将全部会吐出来。

    工业化与技术之间的关系也是一样,在没有实现工业化之前,就算有技术也无法变成现实,还不如稍稍等一等,待工业化完全实现,相关的技术必然水到渠成,否则只强调技术,不重视实现的手段,只能说是无根之木,早晚都会断掉。

    于是在这一刻总后首长打定主意,无论日记里的技术是真是假,只要能够换取中国工业化必须的技术和设备,这些日记即便成为筹码,他也会在所不惜。

    想好了便去做,是总后首长的一贯作风,于是他将老唐打发出去,随后来到通讯室,叫通了米高扬的电话……

    此刻的米高扬刚刚睡下,猝然被电话叫醒,很是有些不情愿,耐着性子抓起话筒,想听完了再接着睡,却没想到,当电话那头的总后首长声音随着电话线,与他的耳膜开始共振的那一刻,米高扬的身子便如同真的被电流击中了一般,整个人登时睡意全无,一把抓住双边的衣服,也不管穿没穿上,往身上一套,便急切的冲着说了一声:“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到!”

    米高扬居住的别墅,距离中国驻苏联大使馆可不算近,但一脸焦急的米高扬还是用他强有力的命令,让他的司机开足马力,用汽车拉力赛般的速度,风风火火的赶中国大使馆,待他见到总后首长时,便急急的问道:“你说得都是真的,还有一本有关航空方面的专著?”

    总后首长点点头:“没错,是一本阿尔弗雷德·卢克所著的《喷气式发动机简论》,我是出于谨慎,吩咐人去柏毅的住所再找一找,没想到还真找到了,只可惜……”

    总后首长说着说着,不禁叹了口气,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近乎咬牙切实的愤恨道:“只是没想到,柏毅这小子竟然……竟然……竟然把这本好好专著当了厕纸,硬生生被他毁了一半!”

    听了总后首长的话,米高扬又是惊喜,又是鄙夷,连带着还有点溢于言表的可惜,惊喜自不必说,阿尔弗雷德·卢克撰写的《喷气式发动机简论》必然是该领域的前沿之作,要知道德国在二战时期便是喷气式战斗机的佼佼者。

    而这项超越盟国所有战机的划时代机种,正是德国“末日计划”中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作为该项计划的实际负责人,阿尔弗雷德·卢克应该比谁都清楚喷气式发动机的技术情况,因此他写的专著必然是前沿中的前沿,精品中的精品。

    至于鄙夷自然是针对柏毅的,只要想想柏毅这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将阿尔弗雷德·卢克专著当做厕纸在用,米高扬就气得牙根痒痒,恨不得下一秒就跑到关押柏毅的地方,直接将那个有眼无珠的害人精掐死了事。

    连带着对总后首长也鄙夷起来,看看吧,这就是你竭力培养的“接班人”?一个拿着无价之宝当垃圾的极品“人才”?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蛋!

    现在想来能把柏毅这种蠢人当成宝贝疙瘩的上级,个人的品性也好不到哪去,不说别的,白天刚跟总后首长承诺苏联方面的支持,到了晚上便将所有东西都亮出来,这种为了上位而不折手段的讨好,甚至谄媚的做法,实在是令米高扬感到不耻。

    只是鄙夷归鄙夷,现如今米高扬还是很需要总后首长的不耻,要不然他又如何能轻而易举的获得足以改变东西方力量格局的前沿军工技术呢?

    于是所有思绪归于一处,便是心里乐开了花,只不过如果此刻米高扬沾沾自喜的态度被柏毅知道的话,估计更是会仰天大笑,因为他最敬爱的总后首长,干了一件他现如今想干却没办法干的是——照着苏联人的后腰再狠狠的补上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