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教练万岁 > 第二七九章 三代人的梦想
    李戴觉得,手中那个装钱的信封,突然变得千斤般沉重。

    “什么情况,怎么会有人给我送钱?朱峰的爸爸刚才说什么来着?好像提到国家队的事情?”李戴脑子突然有些停顿。

    “朱叔叔,你刚才说让朱峰进国家队?是怎么回事?”李戴继续问道。

    “李教练,我知道您上面有人,在国家队里能说得上话,有本事能把我儿子朱峰弄到国家队去,还请你一定要帮帮我们……”朱峰的爸爸接着说道。

    “我上面有人?”李戴突然笑了起来:“朱叔叔,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吧?我是一个从渔州那种小地方来的普通教练,上面能有什么人呢!”

    “李教练,您可千万推辞!”朱峰的爸爸指了指那个信封,接着说道:“我知道这些肯定不够,您去京城运作肯定还得用钱,需要多少尽管告诉我,我明天就给你送过来。”

    “不是,朱叔叔,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运动员弄到国家队去。”李戴立刻摆了摆手,接着反问道:“对了,你是从哪里听说,我上面有人的?”

    “乒乓球队里都这么传的。”朱峰的爸爸接着说道:“他们说你在京城里认识很多人,有很多都是当官的,在体育总局里都能说得上话。”

    “这都是哪跟哪的事情啊!”李戴自嘲的笑了起来:“我要是真有那本事的话,也不用在这里待着了啊,早就去国家队任职了。”

    “你以前不就是在国家队么!”朱峰的爸爸继续说:“他们说你现在回省队,就是为了混个基层工作的资历,等回到华京后,肯定会被提拔的。”

    “还有这样的谣言?我觉得自己都没地方说理去!”李戴有些无奈,他觉得自己有种莫名其妙被捧杀的感觉。

    “朱叔叔,你真的误会了,我确实没有那个本事。”李戴想了想,继续解释道:“而且我之前待的是国家田径队,而不是国家乒乓球队。要是田径运动员的话,我还能力去帮他们引荐一下,但乒乓球运动员,我是真的没办法。”

    李戴说着,将这装着一万块钱的信封递还给了朱峰的父亲。

    然而朱峰的父亲却觉得,李戴是嫌钱少,不肯帮忙,他没有接下这个信封,而是开口说道:“李教练,这就是我的一点心意,我知道肯定不够,我这里还有,你等我,我明天再来!”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李戴拿着信封强行的塞进了朱峰父亲的手中。

    “我懂,我懂!”朱峰的父亲却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转身告辞。

    ……

    李戴本以为这是一件简单的误会,只不过是有人讹传讹出了乌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晚上,他回到宿舍,刚打开房门,却看到地上又多了一个信封,一看就知道是从门缝里塞进来的。

    李戴打开信封,这一次里面不是钱,而是一张银行卡,里面还有一个字条。纸条上面写着“李戴教练请笑纳”几个字,后面还有六个数字,显然是银行卡的密码,落款则是朱峰的父亲。

    “怎么又来了!”李戴真的觉得非常无奈,同样还有些气愤,他看了看外面的走廊,却没有看到朱峰父亲的身影。

    “身为一个运动员,不好好训练,努力的提升自己的水平,净是去想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得了,我去找朱峰,直接把钱还给他,顺便得骂他一顿!”李戴想到这里,拿着信封向着运动员宿舍的方向走去。

    李戴身为教练,住的是单人宿舍,而朱峰做为运动员,住的则是双人宿舍。

    李戴来到运动员的宿舍楼,打听了朱峰的住在哪个房间后,便直接走了过去,他敲了敲门,便马上有人将房门打开。

    “李教练!你怎么来了!”开门的也是乒乓球队的选手,所以认得李戴。

    “朱峰是住在这里么?”李戴气势汹汹的问道。

    “你找朱峰啊,他还没回来呢。”对方开口回答道。

    “这都八点半了,怎么还不回来。是去网吧了?还是出去玩了?”李戴的眉头微微皱起。

    自律,是职业运动员所必备的素质,严格的作息时间,也是“自律”的一部分,一般情况下,运动员的休息时间最晚也不能超过晚上十点,睡得太晚,休息时间不够,肯定会影响第二天的正常训练。很多运动员晚上九点的时候,就已经上床睡觉了。

    算上睡前的洗涮时间,晚上八点的时候,运动员就应该回到宿舍,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到了晚上八点半以后,运动员还没会宿舍的话,那么这名运动员显然就有些太不自律了。

    听到李戴的质疑,朱峰的这位舍友马上解释道;“李教练,你别误会,朱峰肯定没有出去玩,他现在应该改在训练室里练器材吧!每天晚上,朱峰都会给自己加练的,差不多得练到快九点,才回来。要不你先进来坐着等一下,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提前回来。”

    “不用了。”李戴摆了摆手:“反正也不远,我还是去训练室里找他吧。”

    ……

    “每天晚上都加练,看起来这个朱峰,也是个挺努力的运动员!这种努力的运动员,为了进国家队却使用一些歪门邪道的方法,给教练送钱,这真让我出乎意料。”李戴一边琢磨着,一边走向了训练室。

    训练室的灯果然还开着,远远的就能看到里面人影晃动,李戴走进训练室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朱峰正在一台器材上挥汗如雨的练习。

    “还真在这里训练。”李戴望着朱峰一身大汗的样子,心中不由得对提升了几分好感度。

    作为教练,肯定都会喜欢努力的运动员。之前李戴觉得朱峰是不认真训练,想要走捷径去国家队,而如今看来,朱峰好像并不是这样的人。

    “或许其中会有什么隐情吧!”李戴想了想,他觉得还是还是先不要武断的下结论。

    而此时,朱峰看到了刚走进门的李戴,他立刻停下了手头上的训练。

    “李教练!”朱峰从健身器材上下来。

    李戴则从口袋中将那个信封掏出了,冷着脸递给了朱峰。

    朱峰表情尴尬的接过了信封,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戴一眼,试探性的问道:“李教练,是不是不够?”

    李戴却气的好悬没笑出来。

    “你觉得呢?”李戴的语气无比的冷寂,他接着说道:“你爸爸糊涂,你也糊涂么?你觉得国家队的选拔是儿戏么?国家队是花钱就能进的么?”

    “我……”朱峰表情显得有些挣扎:“我只是想试试,他们都说,你上面有人。”

    “呵呵,就算是我上面真的有人,也不会帮你,至少不会为了钱帮你。”李戴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一个运动员,如果你想要进国家队的话,应该用你的实力,而不是去走一些歪门邪道!”

    “对不起。”朱峰低着头:“我也不想这样,但我怕自己没有机会了。我今年已经20岁了,如果再不能入选国家队的话,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对于乒乓球国家队的选拔来说,20岁的确是一个高龄运动员。在国家乒乓球队中,很多老百姓能够叫得出名字的知名选手,都是十四五岁就入选国家队的二队,那些到了十八九岁才被选入国家队的,已经是年纪比较大的了,超过20岁的话,对于国乒队来说,或许就失去了培养的价值。很多一线选手,在二十六七岁的时候,如果不能继续保持良好的状态,大概就会选择退役。

    所以20岁的朱峰,他的年轻如果放在其他的运动中,还可以算是新星,而在人才济济的乒乓球项目上,他却因为年龄太大,即将失去入选国家队的资格。

    然而李戴却并没有同情朱峰,他开口说道:“这不是你使用歪门邪道的理由。你这么做,不仅仅是在侮辱我,也是在侮辱你自己,侮辱你运动员的身份。”

    “对不起。”朱峰又一次的道歉,他显然也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事情。

    “其实你的实力,在咱们省队已经是数一数二了,就算是你没有能够进入到国家队,但你依旧可以在比赛中证明你的实力,你依旧是一个优秀的乒乓球运动员。虽然进不了国家队就参加不了国际的比赛,但还是可以参加国内的比赛,国内的乒乓球比赛,比国际比赛更加残酷,难道也更加的大。你还可以参加俱乐部的比赛,以你省队第一的身份,去俱乐部打乒超联赛,应该没有问题吧!”李戴接着说道。

    “李教练,你不明白,进入国家队,是我的梦想,也是我们一家三代人的梦想。”朱峰语气显得有些激动起来,他接着说道:“其实,我们家也算是乒乓球世家,我爷爷年轻的时候,也当过乒乓球运动员,当时他是军人,他还代表部队,参加过第一届的全运会。”

    “第一届全运会?那资格可够老的!”李戴开口说道。

    李戴在学校里学过,他知道第一届全运会的意义非比寻常,可以说正是这第一届全运会,奠定了国内体育事业的基础,国内各项体育运动的体系,也正是那之后开始建立起来的,如果没有第一届全运会的话,国内的体育事业或许会像印度那样,只会自嗨的玩着板球,却在国际比赛上毫无建树。

    朱峰则接着说道:“在那个时代,几乎没有职业运动员的说法,更没有什么专业的教练。我爷爷也是因为打乒乓球打的好,就被部队派去参加全运会,全运会结束后,我爷爷虽然没有取得名次,但是却得到了国家乒乓球队的邀请。”

    “但当时我爷爷是现役军人,所以他放弃了去国乒队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也让我爷爷抱憾终身,因为在全运会结束的两年后,第26届世乒赛上,咱们国家队第一次拿到了金牌,男子团体的金牌。”

    李戴点了点头,虽然那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事情了,但第一枚世乒赛团体金牌的荣誉,却足以让人挂念终生,那一次,国家队第一次亲吻到了斯韦思林杯,那是每个国家队成员都会铭记一辈子,并为之骄傲一辈子的事情!

    然而朱峰的爷爷,却错过了……

    李戴觉得,如果是换做自己的话,肯定也会后悔一辈子的。

    只听朱峰接着说道:“进入国家队,是我爷爷一辈子的心结,后来,他就开始培养我爸。我爸七岁进入到业余体校,开始学习乒乓球,九岁的时候入选了市少年队,十二岁进入市体工队,十四岁的时候就成为了咱们省体工队的运动员。当时我们全家人都认为,我爸他肯定能够入选国家队的。”

    “但就在国家队来选人之前,我爸他却得了肺结核,虽然最后治好了,却留下了后遗症,呼吸经常有问题,运动过量的话,还会产生气胸,所以他的运动员之路,从此也断绝了。”

    肺结核,古时候称之为痨病,数千年来都是一种致人死亡的严重传染病,历史上有很多的名人,都是死于痨病。

    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不断的发现可以抗击结核的药物,肺结核的流行性才得到控制,而在国内,这种疾病一直到八十年代,才有了比较稳妥的治愈方法。

    在那个年代,国内肺结核的发病率大概是十万分之七百一十多,当时每年会有超过三十万人死于肺结核,朱峰的父亲感染肺结核,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肺结核属于可传染的慢性疾病,就算是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完全治愈后,肺结核也会造成肺部出现钙化,这肯定会影响到呼吸系统。而在过去,医疗技术还不发达的时候,所留下的后遗症就更多了。

    就比如朱峰的父亲,因为肺结核引起了后遗症,运动过量会发生气胸,这等于是一辈子别指望当运动员了。人家别的运动员训练累了是去食堂大吃一顿恢复体力,他训练累了是120拉到医院吸氧,这种情况,任何一个训练队也不敢收,更别提去国家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