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限制级军婚 > 419 你在为谁守身如玉


    卧室内:

    薄欢听着苏丽的话有些恍惚和诧异。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薄欢轻抿唇瓣,攥紧小手,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一片狼藉和下身的疼痛感,立刻起身向门外走去。

    苏丽见状立刻跟了上前。

    “欢欢,你怎么了?”

    “我要去调出监控……”

    苏丽:“……”

    苏丽神色一紧。

    完了,许娇娇该不会暴露了吧。

    这个可就是……麻烦了。

    ……

    薄欢直接乘坐电梯到了楼下,直接穿着睡衣就到了门卫那边。

    门卫见薄欢要调取监控,犹豫片刻,连忙开口道:“好的,薄小姐。”

    毕竟客人也是调查谁出入她的房间的。

    这也算是合理的要求。

    不过保安们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薄欢。

    近距离看……皮肤是真的好,长得是真漂亮啊。

    只穿了……睡衣,却还是硬穿出来了T台的感觉。

    ……

    “咦……奇了怪了……”

    见正在调查监控的保安神色难看,薄欢连忙开口道:“怎么回事?”

    “薄小姐,今天白天10楼的监控全部都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摄像头出现问题了。”

    薄欢:“……”

    伴随着男人困惑的开口,薄欢心彻底凉了半截了。

    呵……

    怎么会那么巧?

    薄欢凤眸暗了几分。

    自己找不到害自己的人。

    也找不到那个……做了自己解药的人了。

    薄欢轻抿唇瓣,随后缓缓地开口道:“嗯。”

    “薄小姐,您别着急,我们立刻找技术部门来维修。”

    “不必了。”

    薄欢淡淡的开口。

    自己相信……那个神秘的男人做了手脚之后。

    呵……

    一定会做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的。

    ……

    回去客房的路上,薄欢脸色苍白,黛眉蹙着。

    苏丽在一旁心理泛着嘀咕,但是又不敢开口。

    “欢欢,我给你准备了吃的,你要不要吃一点?”

    “不必了,丽姐,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苏丽还有些迟疑,见薄欢话语认真,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明天来接你……”

    “嗯。”

    薄欢嘴角挤出一丝笑意,整个人跌坐在沙发上,有些疲惫,抬手轻揉眉心。

    呵……

    真的是有够晦气的。

    Shit,如果让自己抓到陷害自己的那个女人,还有做了自己解药的那个男人,自己一定得虐死他们。

    一想到这儿,薄欢凤眸无比清丽。

    思索片刻,薄欢随即蹙眉。

    那个男人很奇怪,替自己摆平了贱人,明明和自己发生了关系。

    结果却瞬间消失了似的。

    他还能搞定监控……不必说,前台恐怕也都处理好了。

    还能……虐了贱人。

    这男人到底是谁?

    他的手腕……一定很不一般。

    轻抿唇瓣,手机响起,是个陌生的号码,薄欢眯了眯精湛的凤眸,随后接通了电话。

    “是你?”

    薄欢笃定的话语,不知道为何……这是自己的第六感。

    “嗯。”

    听着男人笃定的话语……薄欢攥紧小手。

    呵……

    竟然还敢找上门来。

    “是你对监控做了手脚?是你帮我处理了那批人。”

    “嗯。”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因为刻意压低的效果,所以薄欢并没有听出异样。

    薄欢攥紧小手,颤声道:“你是谁?想要害我的是谁?”

    这两个问题是薄欢现在最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良久之后,薄欢原本以为男人不会作答,结果却听到男人深邃低沉的话语。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你只需要知道想害你的人,我会让她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薄欢:“……”

    听着男人的话,薄欢浅眯凤眸,随后讥讽道:“是嘛?那你呢?你知不知道,你也害惨了我?”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缄默。

    心理战,到底是薄欢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男人低沉的话语再度响起。

    “今天的事儿,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薄欢:“……”

    嘟嘟嘟……

    薄欢还想开口说些,却听到电话那头嘟嘟嘟的挂断声。

    Shit……

    薄欢心里憋着火,但是却又不得不佩服男人。

    他将所有自己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自己了。

    例如……今天的事儿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再例如……那个罪魁祸首已经被男人给解决了。

    真的是深不可测的男人。

    ……

    薄欢随后迅速的翻看自己的通讯录,找到了谢成的联系方式,随后拨通了男人的电话。

    “谢成,麻烦你个事儿,帮我查个号码……号码我短信发给你了,我需要知道这个号码的主人一切资料。”

    “另外,这件事儿不要惊动我哥……”

    薄欢知道谢成虽然从军区离开了,但是该有的关系还是在的。

    “好的,薄小姐。”

    “嗯。”

    薄欢挂断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就接到了谢成打来的电话。

    “薄小姐……抱歉,那个号码查不到任何户主的消息。”

    薄欢:“……”

    呵……

    倒是个厉害的角色啊。

    薄欢樱唇抿起,随后点头。

    “嗯,我知道了,麻烦了。”

    顿了顿,薄欢下意识的开口道:“哥……现在在哪儿?”

    “首长啊,今天参加完拍卖会之后便去军区开会去了。”

    薄欢:“……”

    虽然明知道……

    但是薄欢听了之后心里还是多番不是个滋味。

    不是他。

    抱着那么一丝希望也是落空。

    薄欢嗅了嗅鼻子,嘴角扯了扯。

    “好,我知道了。”

    薄欢挂断了电话之后,独自一个人在阳台上坐着,怅然失神。

    ……

    另外一边。

    薄欢所在楼层楼下。

    一辆暗色系的越野车内:

    谢成挂断电话之后看向坐在后座上的薄擎,随即开口道:“薄首长,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跟薄小姐说了。”

    “嗯。”

    薄擎淡淡的应了声,眸光深邃如海,随即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只手机,看着手机通讯录里唯一储存的号码—欢欢,唇角勾起。

    随后,薄擎点开通话记录,里面惟一一条通话记录就是自己原先拨给薄欢的。

    果然不出自己预料,薄欢很快打给了谢成,让他调查号码的主人。

    以及……询问了自己的行踪。

    薄擎心底尽是错杂和异样,俊脸更是骇人的苍白。

    嗯……刚刚体力透支,现在觉得自己都疼痛的厉害。

    最主要的是灼伤的疼痛感。

    ……

    “薄首长,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你打车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儿坐一会儿……”

    “是。”

    “嗯,今天的事儿,不许和任何人提及……包括我让你跟欢欢隐匿我行踪的事儿。”

    “是,首长。”

    谢成下车之后连忙打车离开。

    薄擎则是颀长的身子安静的坐在后座上,神色深邃,回忆着刚刚美好的点滴。

    身体的疼痛对于自己而言根本无足轻重。

    哪怕是此时此刻,自己心里想着她,身体的疼痛感不言而喻。

    薄擎就这么安静的想着她,缓缓地闭上眸子,一直在后座上坐到天明,直到看到薄欢娇小的身子走出酒店,随后坐上苏丽的车离开,才缓缓地收回视线,下车坐到驾驶位置上之后驱车离开。

    ……

    即使对方封锁了自己的所有后路,但是薄欢还是没有放弃寻找真相。

    嗯……

    自己并不是个遇事就怕事的人。

    所以……背后的人,自己一定要揪出来是谁。

    和自己有过过节的,薄欢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许娇娇。

    嗯……其他人都是畏惧自己,不敢和自己有直接的冲突,私下……说些坏话这类的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许娇娇算是公然的……试图让自己丧命的。

    结果自己也没有让她好过就是了。

    薄欢安排苏丽去调查许娇娇现在的情况,结果并没有获得有实际作用的信息。

    许娇娇如果已经跌至十八线……

    根本就查不到可靠的消息。

    这下子……薄欢还真的是有些眩晕了。

    嗯,到底是谁害自己。

    到底……那个背后的男人是谁。

    ……

    思来想去,薄欢也没有确切的结果,眯了眯凤眸,半个月之后,自己主动拨通了那个神秘的号码。

    号码在嘟声之后很快被接通了。

    薄欢直接开门见山的开口道:“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听着电话那头漫长的沉默,薄欢唇角的笑意浓了几分。

    “怎么?见个面吧,我们得谈一下这个孩子要不要的问题吧,毕竟她已经两周多了。”

    说完,没等对方回答,薄欢直接开口道:“就是上次我们睡过的地方,我在那边等你,晚上八点,不见不散。”

    薄欢随即挂断了电话,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薄欢深呼吸一口气,随后将自己从薄擎那边敲诈来的军刀佩戴在自己的腰间。

    自己……今天见了他之后,非得……削了他。

    ……

    晚上八点。

    薄欢准时的走到包间门口,浅眯凤眸,随后刷房卡准备进入。

    滴的一声。

    薄欢准备推门而入,下一瞬,整个人直接被一记力道一拉,随后自己整个人被男人钳制在怀里。

    房间黑漆漆的一片……窗帘也被男人事先拉起来了。

    薄欢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弄……

    这个男人为了隐藏他的身份还真的是深思熟虑啊。

    冷漠的气息……略带几分薄荷味。

    却极其熟悉。

    如果自己没有预估错误的话,男人的身高最起码在188以上。

    薄欢有丰富的表演经验,和自己搭戏的男演员非常的多。

    男人这样的动作,属于明显的壁咚。

    嗯……薄欢的小手也没闲着,顺势探向男人的腰身。

    身形不胖,虽然隔着衣服,也可以感受到男人健硕的身姿,应该是个经常锻炼的人。

    薄欢再度眯了眯凤眸,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对自己的心思似乎是很熟悉……

    ……

    明显的男强女弱。

    薄欢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弄,被男人这般胁迫在怀里,自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男人的气息变热。

    而且……热得很快。

    他对自己情动了……

    “我现在怀孕了,医生说,前三个月……不宜……”

    后面的话,薄欢还没有说完,男人已经径直的打断了自己的话。

    “不要胡闹。”

    男人的声线刻意的压低,掩盖住原先的原声,薄欢扯了扯唇。

    “是真怀孕了……唔,你自己做没做过,你会没数?”

    薄擎:“……”

    薄擎眯着眸子,在黑漆漆的光线之中,自己几乎是看不清她的五官,但是自己却可以感受得到她说这句话时候的张扬和自信。

    答案肯定是否认的……

    如果真的怀孕了,苏丽不会不清楚。

    她每天的日程安排,自己比她要更加清楚。

    如果真的怀孕了,她也不会如此话语充满着玩味和镇定。

    ……

    静谧的黑色。

    两个人身子相贴,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无比。

    薄欢见男人缄默,显然是对于自己的话不屑一顾,浅眯凤眸,下一瞬,直接伸出小手迅速的从自己腰间将军刀掏了出来,直接踮起脚尖,抵在了男人的颈脖处。

    “别动……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薄擎:“……”

    事实上,当薄欢首先有小动作的时候,自己就有所察觉了。

    只不过自己并未表露出来。

    想要看看她到底能做出什么事儿来的。

    呵……

    没想到她直接用刀抵着了自己的颈脖,想要自己的命。

    薄擎的眸光无比深邃,不着痕迹的攥紧大手,并不担心自己会出什么事儿,而是最担心的是她会不会误伤了自己。

    “嗯,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说完,薄欢按照自己记忆力缓缓地伸出小手,准备寻找周围墙壁的开关。

    打开灯之后……自己就可以看清他的脸了。

    只不过薄欢刚伸出小手,很显然,漆黑的夜色之中,男人的动作更快,男人直接钳制住了自己握住军刀的手腕,伴随着男人的大手用力,薄欢吃痛的松开小手。

    手中的军刀应声而落。

    薄欢脸色微微一变,下一瞬,男人的大手直接钳制住了自己。

    “呵……”

    头顶是男人愉悦的嗓音,薄欢心里憋着火……直接抬腿准备攻击男人双腿之间。

    但是更显然的是……男人的动作真的很快。

    仿佛自己的任何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说,你到底是谁?”

    薄欢忍不住厉声道,声音很是犀利。

    “唔……”

    没有等到男人的回答,男人的薄唇却落在了自己的唇瓣之上,薄欢诧异的睁大凤眸。

    该死的。

    这个男人居然敢……

    ……

    薄擎忽然觉得这样真好。

    夜色之中,她不知道是自己……

    从自己走进房间开始,一想到她,自己身体就抑制不住的灼热起来,那一抹灼伤疼痛感非常的强烈。

    但是……自己却并不在意。

    这些疼痛,自己默默忍受就好。

    现在,拥她入怀……想要她的想法十分强烈。

    明明知道,要她会加大身体的疼痛感,让自己体内蛇毒里的情毒更强烈了。

    但是,自己却并不在乎。

    她不知道是自己就好。

    自己怕她对自己继续情动……因为爱得越深,到时候自己真有什么意外,对她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如果能用现在这个神秘的身份,让她忘记薄擎,对于自己而言也是不错的选择。

    ……

    “唔……”

    之前是自己意识不清的情况下,两个人算是半推半就。

    但是现在自己意识清楚,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再发生了。

    薄欢想要挣扎,结果却被男人越吻越深。

    男人吻得深沉……好似男人心头有错杂的情愫,急需要倾诉一般。

    薄欢美眸一怔……

    他这样会让自己误以为……他爱自己的。

    意识到自己有些胡思乱想,薄欢很快中断了自己的想法。

    绝无可能……

    自己的人生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事实上……男女在这件事儿上的力量都是悬殊的。

    薄欢很快被男人吻得有些眩晕。

    似乎……在他的吻下面,自己会情不自禁的沦陷。

    那种滋味……很是不舒服。

    薄欢试图挣扎,但是男人有力的臂膀已经把自己带到沙发上。

    下一瞬,男人低沉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薄欢,你在为谁守身如玉。”

    薄欢:“……”

    听着男人深沉的话语,薄欢美眸颤了几分。

    自己……总不能说在为薄擎吧。

    而且……还守什么……

    分明已经没有了。

------题外话------

    嗷呜……大概是那种逻辑,薄擎哥哥自己身体有数,所以不想和薄欢相爱,怕自己死了……薄欢奔溃……

    如今好巧,换了个身份和薄欢纠缠……而且已经开始了,倒不如……借这个机会和女人纠缠不清好了,消耗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说了这么多,重点来了,九月五个月了,今天打疫苗,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