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灵玉 > 第318章 嫁祸!
    这声音像是从喉咙里吼出来的一样,让人不自觉的浑身汗毛倒竖。

    在她说完时候,那个烟雾凝结成的鬼脸就向我扑来,我忍不住倒退两步,跌倒在了地上。身边的大姜因为抱着我,这会儿正好躺在了我身上。

    那张鬼脸停留在大姜面前,张嘴说道:“你是富贵之命,为何如此不惜命趟这浑水?赶紧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杀掉!”

    我刚准备把大姜推开,谁知这货突然雄起了一把,抬手把自己胸前的玉斧扯开拿在手中:“他是我兄弟,你敢动他我就用斧头劈了你!”

    我有些哭笑不得,玉斧根本没法对付厉鬼,大姜这样说不定会激怒她。为了不连累大姜,我用力把他推到一边。

    也不知道是玉斧真有威力还是那女鬼没想到大姜会突然爆发,她居然真的停住了。

    就在这时候,齐先生突然窜到我面前,抬手把我脖子上挂着的八卦玉佩拿在手中,同时拿着我的手指放在嘴里咬了一口,我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齐先生并没有做停顿,当我的手指上出现鲜血时候,连忙把玉佩凑上去,同时嘴里喊道:“以血为媒,以气为引,血色樊笼,开!”

    当我手指上的鲜血滴在玉佩上时候,玉佩上居然发出了一道红色的光芒,直直飞向那女鬼,把她完全笼罩了起来。刚刚不可一世的女鬼此时惨叫一声,想要躲开,那团红色的光芒却跟着她如影随形,一直把她笼罩其中。

    我没想到八卦玉佩还能这么用,看了看被齐先生咬破的手指,随手从地上的纸抽盒中抽出两张纸包了起来。大姜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半空中挣扎的女鬼,往地上啐了一口:“咬我啊!老齐,赶紧灭了她!娘的,差点被她收拾了。”

    这货还真是有个憨大胆,刚刚还浑身发颤,这会儿居然不害怕了。

    我俩凑在齐先生身边,问他下一步该怎么做。

    齐先生叹了口气,走到那团红色的云雾旁边说道:“现在,咱们能好好聊聊了吧。我是迫不得已,请你不要生气,这位兄弟的师父于我有再造之恩,我决计不能让你伤了他。而且他身上牵连的因果有很多,伤了他,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云雾中传来了那女鬼的声音,不过这会儿老实了很多:“哼,你们没一个好东西,害死我们母子俩的虽然不是你们,但是你们阻止我报仇,以后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到现在居然还在嘴硬,大姜说道:“老齐,跟她废什么话,赶紧除掉她!”

    那女鬼顿时发出一声尖锐的笑声:“除掉我?我身上牵扯的因果更多,你们不怕遭报应么?还有,真以为这樊笼能困住我?”

    齐先生冲着她做了个揖:“他少不经事,何必跟他计较?这位女士,你是哪里人?可还有家人?能否将这些告诉我们,有什么话需要我们传达么?”

    一说到这个,那女的就不吭了。

    在我以为她不搭理我们的时候,她突然说话了:“我是南方人,在山里面,很偏僻。大概四年前吧,那边有人去开厂,我们全村人都去打工,当时他们说孕妇工资高,我也去了。刚开始工作清闲,可是后来,在我即将临盆时候,他们突然趁着天黑把我们几个孕妇带到厂区最里面,然后杀了我们。”

    “假如他们只是杀了我们也好说,可是他们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孩子解剖出来,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孩子被他们切下脑袋。我晕过去就把我救醒,让我继续看……”

    大姜不知道血怨石,他忍不住爆了粗口:“他娘的这是什么畜牲?这种事情也干的出来?”

    齐先生说道:“血怨石的做法就是将母子二人的怨气全都吸收到孩子的头盖骨中,而在吸收之前,一定要将母子二人的怨气激发到极致。他们当着女人的面残杀孩子,就是为了她身上的怨气。这位女士,你继续说,你知道做血怨石的人长什么样子么?”

    那女子说道:“你先容我想想,现在好些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是今天从血怨石中出来才想起来的,之前我混混沌沌,好像还杀过人……把我孩子的头盖骨取下来做成血怨石的人很年轻,当时是个……是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不太高,好像长得清清瘦瘦的,而且……”

    随着她的介绍,齐先生和大姜逐渐把我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

    卧槽这什么情况?现在连我都觉得这女鬼是在说我!

    终于,那团红色的云雾向我飘了过来,并且那女鬼的声音也变得凄惨起来:“畜牲,还我母子俩的性命!”

    齐先生连忙用八卦玉佩控制红光,同时大声说道:“你肯定认错人了,他面相根本就不是做那一行的人,再说他是莫问天的徒弟,怎么会走那条路?你冷静点!这件事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四年前的事情,四年前他才多大?”

    终于,玉佩中射出一道金色光芒,这是玉佩的护体神光,射入红色云团中,那女鬼顿时凄惨的叫了起来。

    齐先生接着说道:“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兄弟,你告诉他,你四年前在做什么?”

    我挠挠头说道:“四年前,我参加了高考然后去上了大学。大姜当时跟我是同桌,他也知道。我从没有去过外地,更别是去南方开厂了,我师父也不允许我那么做,因为我是阴时生人,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能考上大学,将来找个工作远离这一行……”

    齐先生看着我好奇的问道:“你是莫问天养大的?”

    我点点头:“对,我是个弃婴,我师父收养了我。怎么了齐先生?”

    齐先生怔怔的自语道:“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你身上有那么多因果,原来是这样,果然一切都是天注定。兄弟,你师父在哪捡到的你知道么?”

    我想了想:“是一个山村外面,当时还下着大雪,我师父见我可怜就把我抱走了。因为我无父无母,加上命大,他说张姓是天姓,加上我是阴时生人不能碰这个圈子,所以就取名张文彬,意思是让我以后做个文质彬彬的人。齐先生,有什么不对么?”

    齐先生摇摇头:“不对,事情不是这样的。不过我现在可以确认,那个做血怨石的人不是你,但是跟你有关系。”

    我“啊”了一声:“什么?不可能吧?怎么会跟我有关系?”

    齐先生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你有个孪生兄弟!当时有个阴邪之人从一个村子抢了一对双胞胎,这对双胞胎一个是阴时生人,一个是阳时生人。因为生产时间太长,生这对双胞胎的母亲当时就死掉了。那阴邪之人准备把这对双胞胎培养成阴阳童子,不过被路过的莫问天撞见,对方为了逃命,丢下一个孩子跑了。丢下的那个孩子,就是你。”

    我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脑袋嗡嗡的疼。这些事情我师父从没有给我说过,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我拉着齐先生问道:“这是真的?你怎么知道这些?”

    齐先生无奈一笑:“因为当时那阴邪之人害我差点身亡,是你师父莫问天救了我。我跟他一起找那人复仇的时候,遇到了这件事。兄弟,我知道你现在有些接受不了,但是这是事实,今天中午你师父嘱托我让我告诉你,因为他看到了那块血怨石,就想到了这件事!”

    我有些发木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脑袋一片空白。这个差点害死我的血怨石,居然是我孪生兄弟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