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废土上的神 > 第98章 大奥传:列车
    大奥跟着先知来到了寒冬城的火车站,里面的工作人员似乎跟先知素有交情,在寒暄了几句后,先知便带着大奥“免票”进入了候车室。

    简陋的候车室里,等车的乘客只有零星几位。他们的衣着十分朴素,所携带的行囊也相对轻薄,想必是都做好了火车可能被劫的觉悟。

    离发车时间还剩下两个小时,与周围人们紧张的面容相比,先知则显得十分清闲,他平静的从黑色皮包里拿出了一本红色封面的书籍,仰在藏青色的座椅靠背上,安静读起里面奇怪的文字。

    无聊的大奥,在候车室里渡步,时而望着窗外的雪,时而看看墙上挂着的时钟。当他再坐下时,目光被一位孕妇所吸引。

    她挺着肚子,拖着硕大的行李箱走进了候车室里,由于箱子太重的原故,候车座椅前的几节阶梯对她来搬运的相当吃力。

    “让我来帮你拿吧夫人。”大奥快步上前替女人提住了箱子。

    而先知则抬头瞅了一眼女人,摇摇头,又继续埋下脸读他的书本。

    “谢谢你。”女人一脸感激的说道。

    “没关系,举手之劳。”大奥客气的笑着,“你是一个人来这坐火车吗?”

    “对啊,听说冰雪把城外的公路都封了,开车容易打滑,我想坐火车出行也许会更安全一些。”

    “你……不是本地人吧?”大奥皱起眉头问。

    “咦?你怎么知道?”孕妇在大奥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因为我听说这火车并不安全,没人告诉你吗?”

    “哦?为什么说它不安全呢?”女人一脸疑惑的望向大奥。

    大奥则用手背拍了拍先知的肩膀,“你之前说经常会遇见劫匪出没,来打劫这的火车不是吗?”

    先知没有抬头,他笑着嘀咕道:“不是经常会遇见,是每次都会遇见。”

    “我的天呢!可真没人告诉我啊,这下该怎么办呢?”女人表现得十分惊慌。

    “我不清楚,这人告诉我说会没事。”大奥把眼神移在先知的身上说,“是吧?”

    “嗯,是。”先知头都没抬。

    “为什么会没事?”女人瞪着她认为不礼貌的先知问。

    先知摸了摸颈背,他似乎不太乐意被人打断自己的阅读,索性合上书本,抬头看着时钟,平静的说道:“还有半小时就能出发了,我先去站台上抽支烟,一会过来找我吧。”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

    “你朋友真是个奇怪的人。”女人吐槽道。

    “我也不清楚,我和他也是刚认识。”大奥无奈的说。

    “你是贵族吗?”女人无意中看见了大奥脖子上的金项链,激动的说:“那么粗可不便宜啊。”

    “哦……”大奥急忙把项链塞进了衣领,他想到答应过林将军的条件,犹豫了会儿说“不,我不是贵族。”

    “那你是?”

    “一个生意人吧。”大奥随口编了个谎。

    “嚯,竟然有那么年轻的生意人。”

    “对了,你还要赶紧换别的方法出城吧,这很危险,你还怀着身孕呢。”大奥急忙转移话题。

    “可是我必须要在后天赶回火城,现在也没别的法子了。”女人问:“那些劫匪会伤人吗?还是只抢财物?”

    “我真的不知道。”大奥摇头说:“我也是第一次坐这火车。”

    “那好吧,也许刚才那个怪人只是和你开玩笑,这么大的火车哪有那么容易打劫的。”

    “也可能是。”大奥看着女人的肚子说:“但你的话,确定要冒险吗?”

    “我来这就是一次冒险呢。”女人笑的很灿烂,她的那双大眼睛里,流露出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自信,“我叫伊芙琳,你呢?”

    “大奥。”

    他们俩又聊了些家常,直到站台上的火车汽笛响了。大奥帮孕妇伊芙琳提着箱子,一同走下候车室右侧的通道,来到了火车旁。

    这辆列车十分隆长,它带着烟囱管的火车头后拖着六节车厢,前两节是坐人乘客的,后四节则是拉花岗岩的货厢。车身绿色的油漆像是近期刚上过色的,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它根本就不像是先知所说的,是一辆被劫无数的列车。

    先知正在客车厢的入口处与一位乘务员有说有笑的攀谈,当他看到大奥他们迎面走来时,便抬起胳膊摆了摆手,先行一步踏上阶梯,带头走进了车厢。

    车厢里十分宽敞,左右两边分别陈列着杏红色的塑料椅子。先知已经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大奥向他走了过去,举起伊芙琳的行礼箱,把它塞进了头顶上的储物架里。

    “谢谢。”

    “不客气。”

    大奥坐到了先知的边上,而伊芙琳则在他们俩的对面坐了下来。

    火车准时的出发了,它颠簸着加快了速度,在风中呼啸着,行驶在于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被大雪覆盖的废土上。

    起先大奥还问了先知一些关于列车行程路线的问题,但一心沉迷于书籍阅读的他,不是回答“嗯。”就是回答“哦。”

    这种明显的敷衍令大奥知趣的闭上了嘴,而坐对面的孕妇伊芙琳,则看起来十分的疲惫,她闭上眼独自打起了瞌睡。

    大奥只得望着窗外,看着白茫茫的雪景发呆。

    “你能直接挑重点说嘛?”林将军翘起了二郎腿,他靠在椅子上白了大奥一眼,“你没我老,却比我更唠叨了,谁要听你的旅行游记。”

    “马上就到重点了。”大奥从酒桌边站了起来,躺去了一张沙发上,“你能不能耐心点?”

    “呵!耐心?”林将军也站了起来,“谁要听你和一个孕妇的艳遇故事,我可是要去撒尿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希望你的火车已经抵达火城了。”

    “呵,你可别瞎说,我才没那么重口味。”酒醉的大奥朝着林将军的背影嚷道。

    “继续说下去吧。”我也喝的有些微醉了,撑着脑袋说:“后来你到底有没有遇到劫匪?”

    “当然了,一大堆,其中有一个在我还没上车前就遇到了。”

    “还没上车前?什么意思?”

    “你父亲先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劫匪啊。”大奥自说自话的笑了起来。

    “啊?”我张大了嘴,不明所以看着大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