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三十一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二)
    “不要跟他们打团呀,这时候你应该偷大龙的。”

    “......”

    “他们推高地了,快别打龙了,回访高地。”

    “......”

    “你去抓对面ADC,他一个人在下路......呃,被埋伏了。”

    “......”秦泽看她一眼:“请闭嘴好嘛,我大神还是你大神?”

    苏钰瘪着嘴,不服气又不敢顶嘴的模样。

    连输三盘后,她开始屏蔽秦泽闪闪发亮的大神光环,试着指点一二,然后胆子渐渐大起来,指点江山,要求秦泽按她的思路玩。

    但被秦泽怼了一句,立刻蔫了。

    或者说其实心里很享受?

    第四局又输了。

    秦泽烦躁的抓抓脑袋,恨不得砸键盘,来一发狮子吼。

    “你不是大神,你是假的。”苏钰泫然欲泣。

    “可他们都不听我的,我一个人怎么打五个。”秦泽辩解。

    “一打五都做不到,就是假的。”苏钰呜呜:“一天掉一段,连我都不如。”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那我下次带你上分好吧,你听我的智慧,肯定能赢。”秦泽羞愧的安抚她。

    苏钰别过头去,给他看自己精致白皙的左耳,表示不想和他说话。她很少在男人面前耍小脾气,就算父亲苏桐面前,也很少看到她娇嗔的小女儿姿态。

    “我们说正事。”秦泽说,他转头看向窗外,发现天已经黑了,时间是下午六点。

    “算了,先吃饭吧,附近有买菜的超市吗?”

    苏钰点头:“有的,你要做饭?”

    “嗯。”

    ............

    晚上七点半,苏钰捧着杯子,蜷在沙发上,听着厨房炒菜的声音,以及飘散出来诱人的香味。

    多少年了,自从父母离婚后,她再也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饥肠辘辘的等着母亲炒好菜,一边期待一边流口水。

    后妈倒是会做菜,但富家太太怎么能下庖丁呢,一应家务由保姆承担。苏钰自己也不会做菜,她两点一线的上班、回家,晚上要么下馆子,要么点外卖。

    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吃着孤独的晚餐。

    她眸子渐渐恍惚,渐渐迷离。

    这种感觉,真温馨啊。

    晚饭做好,三菜一汤。

    “可以吃了吗?”苏钰期待的眼神。

    “吃吧,”秦泽在桌边坐下:“自己去盛饭。”

    “哦。”苏钰屁颠颠跑厨房,给自己盛了半碗饭,“很好吃的样子。”

    “还好吧,别看闻着香,其实味道和裴姐差不多。”秦泽开玩笑。

    “那咱们还是点外卖吧。”苏钰回忆起了被裴南曼厨艺所支配的恐惧。

    秦泽哈哈大笑。

    苏钰也笑了,看出来了,大家都是受害者。

    她夹起一块炒肉片,小心翼翼咬了一口,浓郁的肉香和淡淡的芹菜味刺激着味蕾,盈满口腔。太好吃了,用某美食动漫的台词形容:啊!大脑在颤抖......

    错了,台词不对,重新来一遍:这种浓郁的味道真是不可思议,真个人都飘起来了,雅蠛蝶!!

    苏钰胃口大开,吃相很淑女,但下筷如飞,并且很护食,比如她喜欢芹菜炒肉,便不动声色的往自己面前拉,秦泽多吃几块,她就投来幽怨的小眼神。

    “秦宝宝这家伙,每天吃着你的营养餐么?”苏钰鼓着腮,含糊不清的声音:“好嫉妒。”

    营养餐?!

    “有空来我家做客,烧更丰盛的给你吃。”秦泽说。

    苏钰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摇头:“算了,我们要掐架的。”

    “就不能握个手做好朋友?”

    “不共戴天。”苏钰道:“秦泽,我要和你姐姐掐起来,你帮谁?”

    秦泽不由自主的脑补起来,怎么掐?掐胸还是掐脑袋?

    “我会帮你。”秦泽给出一个让苏钰意外的答案。

    “骗人,你是哄我开心吧。”虽然这么说,但苏钰还是笑弯了眸子。

    “你体育怎么样?”

    “很差。”

    “学过格斗或者跆拳道吗?”

    “没有。”

    “那肯定帮你啊,不然你被秦宝宝一只手按地上,多丢人。”

    苏钰:“.......”

    笑的太早了,以后要把笑容和感动留到最后。

    “我个子跟她差不多,”苏钰伸手比了比自己脑瓜:“我才不怕她。”

    秦泽不知该如何吐槽。

    我姐姐是女装大佬啊,两大必杀绝技:憋死人的洗面奶、夹死人的夺命剪刀脚。

    就算你的大神我,也妥妥的跪。

    吃完饭,秦泽不客气的说:“我做菜你洗碗”她拍着“中庸”规模的胸脯,说会!

    苏钰是一只手就能掌握的女人。

    秦泽站一旁目睹她刷碗全过程,苏钰得意道:“我小时候帮我妈刷过碗的。”

    说罢,挤了小半瓶洗洁精到盆子里。

    秦泽:“......”

    为什么我身边的美女都是生活低能儿?

    秦泽忍不住又想吐槽了。

    “苏钰,你洗衣服是不是要放一袋洗衣粉,或者一瓶洗衣液?”

    苏钰扭过头,闪亮亮的水润眸子看他,不理解他为何这么问。

    “我不洗衣服的,我送干洗店去。”

    壕的我无言以对。

    说起来,好像确实没有在她家看到洗衣机这种东西。另外,这样一个把家务活排除在外的女人,却在厨房配备着锅碗瓢,应该是出于心底对“家”的眷恋吧。吃和住,是一个家最重要的标志。

    没有锅碗瓢盆的家,大概只能算是住的地方。

    真是个让人心酸的女孩啊。

    诶,也不知道是女孩还是女人,毕竟暂时还不知道她的深浅。

    苏钰洗干净碗筷,不同于秦宝宝的懒惰和王子衿努力让自己做家务的强迫,她看起来很喜欢做家务。因为秦泽以命令的口吻说,我做菜你洗碗,知道么。

    她开心的同意了。

    “叮,宿主,系统要升级了,即将抽取一大波能量,请撑住。”

    脑海里忽然传来系统的声音。

    “升级?你还会升级?”秦泽一愣:“喂喂,说清楚啊,别挂机。”

    系统没理他,下一刻,秦泽感觉眼前一黑,虚弱感如海潮扑来,然后是疼痛。他软绵绵的摔在地上,四肢抽搐。

    苏钰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她的大神,一言不合就躺地上去了,一边抽搐,一边翻白眼。

    怎么会这样。是什么急性病突发了?

    她跪在秦泽边上,使劲推搡,嚷嚷着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但秦泽给她一个白眼,继续抽搐。

    这都翻白眼了,药丸。

    苏钰从裤袋里摸出手机,拨打120急救热线。

    “喂,赶紧来救护车,急需抢救,快快快!”

    客服安慰她别慌,并要了地址,然后问病人什么情况。

    “羊癫疯发作了......”苏钰含泪看一眼秦泽,“也有可能是小儿麻痹症?”

    挂断电话后,她又在群里@女装大佬:“秦宝宝,你弟弟是不是有什么病啊。他在我家里病倒了。”

    秦宝宝发来一个狐疑的表情:“你别拿我弟弟开玩笑,我会翻脸的。”

    苏钰当然没闲心开玩笑,拍了照片发过去:“是羊癫疯还是小儿麻痹症?”

    照片里的秦泽翻着白眼,歪着脖子,嘴角也歪斜了,如果配上“MDZZ”四个字母,绝对能成为风靡一时的嘲讽图。

    秦宝宝没回复,电话来了。

    苏钰接通,听见那头传来秦宝宝带着颤抖的声音:“地址地址,给我你家的地址。”

    “你别慌,我已经打120了,救护车马上来,回头我再给你医院地址。”苏钰安抚道,她听出秦宝宝声音里的焦虑和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