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至圣 > 第223章 定山东七
    叛军的老巢登州被兵不血刃的攻陷之后,那么李九成和孔有德唯一的根据地也就等于说是丢了,不但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连军队最基本的补给都跟不上。

    如果李九成知道登州失守的话,又两种可能的结果。

    一是立即挥军回返将登州再夺回来,毕竟登州守军并不是很多,再次攻打登州要比莱州容易些。

    第二个结果就是破釜沉舟,全力拼死了攻打莱州。

    无论这两个结果中的哪一个,李九成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必须快速占领,一旦苏白衣或者徐从治能够拖延一个月的时间,那么李九成的队伍也就不攻自散了。

    当然了,对于苏白衣来说最简单的法子就是将李九成和孔有德这两个匪首给擒获,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今晚就要启程前往莱州大营,云台,我相信凭你的智慧和手段,加上李孔二人和你平时的交情,若是突然发难,他们必会措手不及!”苏白衣淡淡的说道。

    耿仲明额头冷汗直冒。

    虽然苏白衣说的很对,他如果亲自跑到莱州的话,见到孔有德和李九成应该不难,自然有下手的机会,可莱州大营不是登州府,那边是李九成和孔有德的根据地,即便到时候突然发难控制或者斩杀了二人,后续怎么办?

    士兵会不会哗变?

    孔有德和李九成的亲兵亲信一大堆,如何处置?

    也就是说,即便能够出其不意的斩杀孔有德和李九成,他耿仲明也无法彻底控制局面。

    所以,冒着冷汗,耿仲明看着苏白衣,面色为难的发苦,道:“莱州大营不比登州,大人让小人去取了那孔有德和李九成的项上人头容易,就怕军士哗变。”

    “你和孔有德关系如何?”苏白衣问道。

    “亲如兄弟,手足之交!”

    “那你和李九成关系如何?”

    “李九成乃是野心之辈,况且我杀了他的儿子,可谓生死大仇!”

    “好!”苏白衣眼中杀意微微外露:“那就招降一人,然后杀一人。”

    整个山东的局势苏白衣目前还算清楚,他知道当初吴桥兵变的时候,孔有德个人来说是不想反的,都是李九成在背后撺掇士兵哗变,然后孔有德不得已被绑上了战车。这一点从孔有德攻陷登州之后没有将所有人都杀掉,而是放了孙元化求诏安便可以看得出来。

    所以,孔有德算是一个可以拉拢的人。

    “若是只杀李九成,留着孔有德,你能不能做到。”

    这件事自然是有风险的。

    耿仲明就是再厉害也不是孔有德肚子里面的蛔虫,不可能掌控孔有德时时刻刻的心里变化,杀了李九成之后孔有德投降还好,整个莱州大营尚可以节制;但如果李九成一死孔有德就一条道走到黑和朝廷死磕,那么等待他耿仲明的下场只有一个:被宰!

    但富贵险中求,胜利自然也是一样,将领出身的耿仲明明白,没有十成十的胜仗,一旦胜率超过五成,就可以干了。

    “末将去试试!”耿仲明眼中精光闪烁,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冒险去一趟莱州大营。

    毕竟,刚刚只是拿了个投名状,他对于苏白衣来说并没有立功的表现,如果朝廷追究责任的话筹码还是略显单薄。

    再者,他认为和孔有德二人之间的关系还有孔有德对于朝廷的态度,说服他投降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所以,耿仲明连夜出城,朝西方出发了!

    带着的人很少,只有两百骑兵。

    登州距离莱州很近,同样也是个靠海的滨海城,两城之间的直线距离仅仅只有不足一百公里,按照明朝的尺度来算,二百里左右。

    如果消息传播的足够快的话,最迟明日下午便能够得到。

    因为登州距离莱州实在是太近,所以苏白衣不敢耽搁,立即马上调集所有的士兵,清点了一下人数,除了被耿仲明带走的二百骑兵之外,城中还有可用的士兵二千人左右。

    火铳、鸟铳一千支,加上毛承禄从东江镇带来的三百支,共有一千三百支,其余守城大炮六十门,移动火炮五十门,火药充足,炮弹不多但也不少。

    士兵们得到了实在的好处,干起活来分外卖力,看着他这个朝廷派下来的“大官”也顺眼多了。

    安排好守城的事宜之后,还有一件事。

    将写好的奏疏拿过来,交给一名锦衣卫道:“带几人出城,先乘船到之前咱们上午的那个荒岛,告诉李锁登州已得手,毛承禄的家眷看押即可,不比杀掉。”

    “多谢大人!”旁边的毛承禄跪地,这次是真真实实的感谢苏白衣了。

    “还有!”苏白衣淡淡的瞟了毛承禄一眼,又继续对那锦衣卫士兵道:“到了那荒岛之后,在跑一趟天津卫,将我这封奏疏送到天津卫锦衣卫处,连夜八百里加急密奏陛下。”

    “是!”士兵接过奏疏连夜出海。

    苏白衣活着还有登陆山东拿下登州城的消息现在基本上处于封锁状态,除了黄龙之外也就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知道,骆养性上午的时候乘船回了天津,现在出去追击,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明日一大早还能追上。

    “大人,属下能做些什么?”毛承禄老是跟在苏白衣身后晃荡,这都跑了大半夜了,旁的将领一个个都有事做,就他毛承禄显得比较清闲。

    “你什么都不用做,先等着!”苏白衣瞥了他一眼。

    其实,还真有事需要毛承禄跑一趟,可毛承禄这货也不是什么好人,又没像耿仲明那般纳了投名状只能死心塌地,所以苏白衣不放心用他。

    这种主人和敌人都随时上上去咬一口的狗,还是暂时拴在身边比较好。

    “哦,对了!”苏白衣回过头来,看着毛承禄:“之前让耿仲明放了俘虏来的官员,现在这些人都在哪里?”

    “大人,在后面阁楼上!”毛承禄拱手。

    “好,你去将所有的人都请过来,还有,把晚上准备招待兄弟们的饭菜上来两桌,本官要招待他们。”

    “是!”

    “等等!”石电一把死死的将毛承禄蜡烛,吓得毛承禄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切,你看看那怂样,老子又不打你。”石电嘿嘿笑了两声,先是看了看苏白衣,发现他没有呵斥反对之后,便大摇大摆的道:“爷我也饿了,给老子上一桌。”

    晚上接风洗尘的时候刚吃了两口就开始打架,然后跟着苏白衣一阵跑动,石电此刻自然是饿了:“对,就那鲍儿,多给老子搞一些,饿死老子了。”

    “嘿嘿!”苏白衣道:“锦衣卫的兄弟们也都没吃呢,多上些吧,连同那些官员一起招待。”

    十分钟之后饭菜就上桌,比之前还多,足足有十来桌的样子。

    毛承禄从衙门后面的阁楼上领着一众官员鱼贯而入,走进大厅。

    苏白衣抬眼看了看,猛地吃了一惊。

    你妹的,这是什么情况?

    还有洋鬼子?

    只见毛承禄身后,先是紧跟着几名头发乱糟糟的大明官员,再往后竟然是二十多个大个子外国人,有的长头发波浪卷,有的留着浓密的胡须,个个高鼻梁蓝眼睛,全都是异域人士啊。

    可惜啊!

    苏白衣砸吧砸吧嘴,都是些雄性动物,如果能来个金发碧眼的波米希亚妹子让咱尝尝异域风情,今晚就不寂寞了。

    “拜见苏大人!”毛承禄喊了一句。

    然后,后面所有人呼呼啦啦全部给苏白衣跪倒在地,稀稀拉拉的喊道:“拜见苏大人。”

    苏白衣笑呵呵的让众人起身,道:“诸位深受牢狱之祸,都受苦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如今登州防务重回朝廷手中,回头还要多多仰仗各位。”

    “是!”

    众人起身落座。

    然后,耿仲明留下的一个小吏堆满了笑容,指着在座的官员一个个给苏白衣介绍:“苏大人,这是王徵王大人,是辽海监军,原本在登州协助孙元化孙大人练兵,其实是个百工大师,登州城不少造炮的技术都是王大人求证而出。”

    “不敢,雕虫小技让大人见笑了!”一个看上去五十来所长得圆圆的矮个子站起来,朝苏白衣拱手。

    苏白衣不敢托大,同样也站起来朝他拱手。

    “王大人不必过谦!”那小吏又朝苏白衣道:“钦差大人请听小人细说,王大人可不得了,和咱们内阁首辅徐阁老一起,可是号称南徐北王,都是涉猎百工的大师。”

    苏白衣的目光猛地一闪,他想起来了。

    王徵啊,大名鼎鼎的存在!

    他是大明朝最先开始研究西学的一批人,第一个翻译西方自然科学和经典力学的人物。

    说他是个经典科学家也不为过。

    他去对于大明朝科技的贡献,其实要比徐光启大得多。

    这家伙不但研究了经典力学,而且还是个机关大师,很多火炮的设计就是他完成的。苏白衣看着王徵,眼中充满了微笑,那微笑了暗藏这一丝欣喜,更多的则是贪婪。

    对于人才的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