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不速客 > 第31章 偶遇张三丰
    大活人怎么可能蹿到房顶上去?

    韩阳大吃一惊。

    只见那老者脚尖一点飞檐,整个人直接从房顶又跳了下来,然后几个箭步就蹿到众人眼前。

    韩阳这一看,还从来没见过那么邋遢的老头。

    头戴逍遥巾,上面都是泥巴,身穿青色长衫,让油污都脏透了。

    左边挂个酒葫芦,右边褡裢里放着半只烧鸡。

    脚下踏着一爽千层底,不沾尘埃,着实仙人风范。

    可这一路狂奔,还没到近前,一股脚气味扑面而来。

    秦瑶的猛地打了两个喷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心道:“哪里来的老流氓,怎么那么不修边幅?”

    韩阳看了这老头两眼,却大吃一惊。

    因为这老头,龟形鹤背,大耳圆目,龟形鹤背,须髯如裁。

    这造型颇像自己当年学习武艺之时,武当山那群小牛逼子口中的张三丰一个模样。

    想到这里,韩阳不由分说,探手便是一记八卦撞掌打了过去。

    那老者慈眉善目,前来说情,哪里料到对面这年轻人不由分说便给了自己一掌。

    那老者暗道:“若是我年轻闯荡天涯之时,遇到此子必会好生教训一番,如今到了自己这境界,与这小子争强,反而失了身份。”

    当下拿出最近正在体悟的太极拳相迎。

    韩阳的八卦掌虽然嘴里说是半吊子,但是通过战场上的厮杀,早就到了极高的境界。

    一旦动武,身形似游龙,腰如轴立,拧裹钻翻,圆活不滞,身随步动,掌随身变,步随掌转,上下协调。

    周身一动无有不动,拧旋走转似流水,上下翻动如骄龙。

    那老者本想考校韩阳一番,没想到这小伙儿竟然有那么高的造诣。

    尤其是其步法,竟然与自己新创建的武艺有暗合之处。

    当下毫不犹豫,将自己正在体悟中的太极拳淋漓尽致的使用出来。

    以静制动,以柔克刚。避实就虚,借力打力。

    结果就成了韩阳不停的游走,而老者立身不动,只不过韩阳每一次发力,都被对面轻松化解。

    邋遢道人这趟拳,绵绵不断,如行云流,松沉自然;动静之中如绵里藏针,刚中带柔,柔中有刚,刚柔相含,含而不露。

    最后韩阳明白两者之间天大的差距,身形一甩,跳出圈外。

    一旁小家伙看的都傻眼了,心想这个坏人竟然可以跟老神仙打的难解难分,他如果要赶我们走,我们可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想到这里,在场的小家伙一个个紧张兮兮的。年长一些的更是将竹竿紧握,一脸仇视的看着韩阳,随时准备打架。

    秦瑶起初颇为看不起张邋遢,将他定义为老流氓的行列。

    结果韩阳跟他一动手,秦瑶就知道自己看走眼了,眼前这老头,是高人中的高人。

    虽然秦瑶学的是散打,但是不代表他对武学一点儿见识都没有。

    那老者使用的,就是后世颇有威名的太极两仪拳。

    虽然看起来还有些生涩,但是已经有了古朴而精深的韵味。

    韩阳一撩衣襟,躬身行礼,满脸的尊敬之色,“敢问老神仙可是全一真人张三丰,张君宝?”

    那老者见到韩阳竟然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也颇为吃惊,不过想到韩阳刚才使得武艺,暗含八卦之道,想必也是江湖名人之后,若是如此,知道自己的名号也不为奇怪了。

    张三丰摆摆手,随意往一颗枣树上一靠,丝毫没有高人的模样。

    一只手抓着跳蚤,另外一只手提着酒葫芦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那抓完跳蚤的手,往褡裢里一身掏出半拉烧鸡来,往嘴里放了两口。

    看着旁边的小家伙们一个个吞咽口水,将烧鸡直接扔了过去。

    “便宜你们这群臭小子了!”

    小家伙们是一哄而散,领头的小家伙局中,捧着沾了泥吧的烧鸡,就跟捧着宝贝一样。

    一小块一小块的撕下来,然后从小到达往后发。

    最后到自己这里,就剩下快大腿骨。

    那小家伙硬是将大腿骨咯吱咯吱咬碎了,一口不剩。

    韩阳看的是颇为心酸,但是却没有说话。因为自己还在给对面的老人家见礼呢。

    长者不发话,焉有起身的道理。

    那老者见韩阳虽然有几本本事,但是却不骄不躁,尤其是看向那群小家伙的时候,面带怜悯之色。

    知道自己找对人了,这才开口说道。

    “什么真人假人的。你就叫我张邋遢就可以了。小子,我看你功夫不错,不知道你你哪个老家伙的后辈?”

    韩阳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老神仙并没有因为自己动手而恼火。

    不过要说我是谁的后辈?这让我怎么说?

    八卦宗师董海川的传人?

    可是董海川还没出生呢。

    见到韩阳垂头不语,张三丰笑了笑,“不说也罢,如今太祖立朝,能人异士但凡漏了名号,就要被征召入朝,那寻找老道的检校都上了万了。

    老道每日烦都烦死了。

    你不愿意说你师傅名号也无可厚非。不过小子,这些孩子都是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你为什么要欺负他们呢?”

    韩阳挠头将经过讲了一遍,张三丰点点头,说道:“原来你是这庄园的新庄主,不过小子,你可知道此乃何处?”

    韩阳拿着地契说道:“此处乃是常氏庄园啊!郑国公常茂将此处庄园转给我的。”

    张三丰摇摇头,笑道:“此处乃是常氏庄园不假,但是他还有个别的身份,叫常氏育婴堂,住的都是常遇春将军昔年收养的无家可归的婴儿,常遇春将军本想靠这庄子的收入养活这些孩童。

    谁想到天妒英才,常遇春将军英年早逝,他那不孝子常茂又不善经营,久而久之这庄园也就荒废了,这群孩子也就无人照看,老夫云游四海,看到这群孩子可怜,便留在此处照看了些时日。

    小子,你既然是这庄园的新主人,这些孩子你准备如何处置?”

    这些孩童都不傻,尤其是张老神仙没有必要欺骗他们。看来这个凶悍的大汉真的是这庄子的主人。

    小家伙们一个个可怜巴巴的看着韩阳,更有几个泪眼往往的跑到秦瑶面前磕头。

    秦瑶心软,最见不到这种可怜兮兮的小家伙,当下忘记了,自己跟韩阳现在穷的连房贷都还不起,就一个个搀扶起跪在地上的小家伙对韩阳说道。

    “韩阳,你还在犹豫什么?这些孩子如此可怜,以后就让他们继续在庄子里呆下去吧,以后这里改名叫韩氏育婴堂。”

    韩阳点点头说道:“收养这些孩子无可厚非,他们都是无家可归的孩子,可是咱们现在自身难保,怎么养活这些孩子?”

    秦瑶怀里抱着朱高煦,头上插着朱高煦新拔来的野菊,天真烂漫,大小姐风范十足,“我管你怎么养活,反正当初结婚的时候,你说养我一辈子的,你就算是去搬砖,你也没让我受苦,这一次,你还得自己想办法!??

(本章完)